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根据2018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砂拉越人口 279万,男人比女人多,分别是52%和48%。但在参政的代表中,砂拉越女性还不到10%! 在上届砂拉越州选举当中,很多政党(砂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民进党SPDP)的候选人甚至是清一色男人! 为什么女性参政的代表那么少?明明砂拉越有差不多一半的人都是女人,难到是女人不喜欢参政吗?还是女性的根本没有机会上位? 根据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在全球149个国家当中名列101,所得的平均分只有0.7%,甚至还排在泰国、越南和新加坡之后。其中最大的影响事项,就是在于我国女性的政治赋权和代表性依然缺乏! 马来西亚成立前的女中豪杰  在马来西亚成立前,也就是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前,砂拉越政坛其实有数名非常著名女性领袖。 她们极力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在战后反对砂拉越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她们走上街头,拿布条示威抗议,参加政治演说。 这些当代巾帼让当时的英国人惊讶,但是如今要找关于这些女中豪杰的资料,还真是难找。她们是 Ajibah Abol 和 Hafsah Harun 。 Ajibah Abol后来在1972年也成为砂拉越第一位女部长。如今,在网络上,根本找不到她的照片或相关资料,唯一找到的,就是古晋的Jalan Ajibah Abol,政府为了纪念她的贡献,以她的名字来命名那条路,这条路就是市中心Dormani酒店的位置。除了这条路,也不知道有多少砂拉越人还记得这位女中豪杰!  Ajibah Abol在1976年去世后,Hafsah Harun取而代之在1976直到1986之间成为砂第二名女部长。她如今是砂公正党顾问,前朝希盟政府副首相也委任她为东马特别官员,见报率并不高。 砂拉越传奇伊班女性  砂拉越第一名女州议员Tra Zehnder曾经在政坛风云一时。她在马来西亚成立前, 1960年当选为州议会代表(也就是如今的YB)直到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  当年的议会选举和如今的非常不同,分为三级,即由县议会至省议会到州议会。先选全砂24个县议会,共429名县议员,后由24个县议会选出5个省的省议会,共109名省议员,后再由各省议会选出36名议员。 她在Cobbold Commission 中代表达雅人对于参组马来西亚的意愿。  如今在Ebay上售卖的20年代婆罗洲明信片。 她也是砂拉越首位女性天猛公(并没有叫天猛婆)。她成立达雅女性组织,在捍卫女性和土著权益上不留余力。因为她,砂拉越才没有将半裸伊班女性的照片做为明星片来推销砂拉越的旅游。因为她,6月1日才成为如今公认的达雅庆典。 她在2011年与世长辞,其贡献和努力,至今仍然令后人津津乐道。 砂拉越的华裔议员  砂拉越81名州议员当中,华裔只占了18.5%(共15名)。而女性州议员只有7名,华裔代表有2个半! 为什么是两个半?慢慢看下去你就懂了。 这7人分别是砂妇女福利部长Fatimah Abdullah, 两名助理部长Sharifah和Rosey, Lingga州议员Simoi Peri, Tanjung Datu州议员Jamilah Anyu,朋岭区议员杨薇讳和Bukit Assek州议员郑爱鸰。 Sarawak state assemblywomen 砂拉越女性州议员 其中,Jamilah是已故最爱前首长阿德南的妻子,而郑爱鸰是已故砂行动党主席黄和联的妻子,两人都是在丈夫去世后代夫从政。 Fatimah Abdullah是续Hafsah Harun之后,砂拉越的第三位女部长。自2010年被委任至今,口碑甚佳,努力工作,为女性为儿童请命。    Fatimah的华文名是陈赛明,这身上流着华裔血统的女部长自小由巫裔家族领养长大。所以怎样说,也可以算是半个华裔代表!只要她会工作,其实种族背景有时也不是那么重要。 陈赛明@Fatimah时常衣冠得体,通常都是Baju Kurung,化整妆和头巾笼在梳到美美的头发上,就算是疫情期间也不马虎,在外走动时也会穿便装布裤,很接地气。 最爱美的议员 各花入各眼,谁也不敢断定谁才是最美的华裔议员。但是说到最爱美,肯定非“小辣椒”莫属! 外号小辣椒杨薇讳在2006州选举初出茅庐,小刀撼大树,击败人联党强人中央秘书长沈庆辉。当时只年纪轻轻的她非常嫩和清纯,也是砂拉越火箭第一名女议员。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辣椒爱上夸张式发型,看起来比较成熟,而这“贵妇”头也从此成为她的象征,在ceramah唱歌的时候挺着这个头、无论白天黑夜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这个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洗头。 如今许多政治人物到处派送物资给有需要帮助的人,杨薇讳也是同一发型。 … Continue reading 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宅在家的日子,小道资讯特别丰富,每天WhatsApp传来得图文视影录音,比报纸新闻甚至面子书都还快。这些资讯真真假假,你分得清楚吗? 记得潮州大妈的录音吗?这个有潮州口音的aunty说哪里哪里有病毒,敦促人们不可以去那里。很多理性的人虽然会质疑这些消息的真伪,但是因为安全理由,还是会避免去这些地方。大妈我本身就是例子。还有很多“好人“或蠢人,就会传发这些讯息。 事实上,这些资讯也影响人们的判断,大量的垃圾资讯污染了我们的思维,如今很多人是什么都不相信,也有很多人是“宁可信其有”。 社交媒体平台如面子书,以及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根本无法知道究竟什么人以及有多少人看过某则假资讯。也没有办法向看过相关假资讯的人士澄清。最后的结果是,一人传十,十人传百,就算是假话,也有人相信了! 废人制造假新闻 如今全球受疫情严重影响,全世界都人心惶惶,到底是什么“废人”有这些闲情来制造“假新闻”。在这点上,这些人更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载老婆去医院而被警察罚款的穷苦平民。 网络上流传着不少关于冠病的预防方法和民间疗法。其实很多也是没有根据的假新闻。 星洲日报也设立了“求真”版,厘清一些流传的假新闻。但是,事实或真相如何,很多人都不在意了。就算知道是假新闻,很多人也不以为然,就算事后获得澄清,人们多已不在意,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已造成。 很多人相信或不加质疑假新闻,或许这些资讯迎合其偏见和刻板印象,就认为是真的,或不在意是否为真。 政客不断炒新闻 除了废人制造假新闻之外,也有政客不停地炒新闻。 这些垃圾资讯,一样荼毒人民的思维。不同的是,这些“做乱”的炒新闻,并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否想过,如果一般大妈都可以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潮州大妈的语音, 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蓄意抹黑,将会如何影响人民的心态?  在抵抗疫情方面,各单位都尽能力做到最好。很多前线人员不幸染上病毒,大家都给予祝福,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砂拉越很多YB前线都不幸感染病毒,而行动党的前议员却借此“炒新闻”评击砂政府抗议差强人意,令读者看了难受。 身为公众人士,言行举止要慎重。再查看陈长峰的面子书,负面言论甚多,正面的资讯和播放正能量的帖文少之又少。 https://www.facebook.com/tingtiongchoon/posts/10213104238599719 蓄意毁谤假新闻    在MCO期间,行动党不断消费砂政府的努力,并努力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虽然疫情当前,但是这些政客并没有忘了州选即将到来的事实,火箭并不能放下打倒敌人(砂人联党)的最终目标。 这是火箭的一贯伎俩,如今站在前线的沈桂贤医生(人联党主席)深获人民拥戴,行动党当然不可以放过任何机会,不能让人联党打动人民的选票。所以,一有机会,火箭就会把矛头和责任推到人联党身上。 在政府的食物援助计划上,目的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通过政府委员会来派送食物。只要能够帮到人民,虽然那些扛米的照片很像政治秀,怎样说都是好事。 但是火箭却不断把矛头指向沈桂贤个人,指他滥用赈灾资金,而不是责问政府或其他单位,或有关单位的办事能力。说白了,根本就是为了打击个人的形象,为州选做准备! 娱乐新闻  很多西马的高官- 妇女部长、卫生部长、高教部长,以为天天都是愚人节。尤其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创意”,所闹的笑话不仅让马国人全都“恼”了,还红到国外去,成为全球笑柄。 多国和地区的媒体和新闻网站皆报导大马妇女部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冠病19)疫情肆虐期间,提供给国内女性的相关劝告,其中包括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台湾《台北时报》、沙地阿拉伯《 Arab News》、新加坡《海峡时报》、“路透社”和香港《南华早报》等。 卫生部长频频失言,虽然没有红到国外去,也足以让人民笑翻天。 庆幸砂拉越的部长们还有保持清晰的思维,保持办事能力, 千万不要效仿西马部长们那样沦成笑柄,也不要像火箭那样不断炒新闻,现在最重要的是齐心抗疫。砂拉越加油!

为什么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

90年代,很少东马的独中生前往拉曼升学。当年都是双联课程的天下,在本地念完几年的学院课程,再前往外国一两年,取获人生的第一个大学文凭。 为什么前往拉曼升学? 真的忘了。应该是学费便宜,文凭吃香。 所以,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拨款的事项。最重要的是,为何不能关注我们选出来的政府如何善用,或滥用,我们的钱财和拨款。 当初,希盟说要减少拉曼拨款,是因为经济不好。同时也砍了很多前朝的大型计划。但是,玛拉保持37亿拨款,飞行车计划照跑,还有惠及首相马哈迪一家的五年光纤计划。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后来,财政部长说只要马华放手拉曼,就立刻拨出3000万,再后来,又说可以提高拨款。 原来政府是有钱的,只是选择不要拨款给拉曼,以及修理砂拉越的残校。因为拉曼是马华创办的。如果这不是政治报复,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政教分离,大多数的人是同意的,真的没有人质疑。但是要求别人政教分离,自己却分不清什么是职责、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教育,一个要求两个标准,那就真的很有问题。 政治和教育分开真的没错 拉曼1969年创立后,不间断获得政府拨款。 2013年之前,其获得政府一元对一元的法定资助。在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后,政府将一元对一元的资助转换成每年5000万的行政开销及1000万的发展开销拨款。 不过到了2017年,国阵政府在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有关拨款减半至3000万。这么多年来,拉曼累计共获得10亿1231万4910令吉行政拨款,发展拨款则有3亿4097万3642令吉。 拉曼是马华创办的没错,但拉曼可是专业由专人管理的学府,如今因为拨款的课题,搞到乱七八糟,连最不关心政治的学院生们都莫名其妙。 更离谱的是林财长神经错乱的说法“拉曼增加学费,就是惩罚学生“ “马华自私”“马华走火入魔”“马华不甘愿你当财长” 强词夺理又幼稚。 拨款是国家的钱,不是行动党的钱,用国家的钱来惩罚政敌,那可是滥用职权。 以前的行动党很会批评他人,现在人民看不惯行动党那样“霸道”,只是关心拉曼拨款的事情,却也被行动党骂成“帮凶,自私,卑劣”。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只有行动党才可以骂人,连人民要过问政府如何善用我们的钱都不行吗?

华人尊严大会

朋岭区YB杨薇讳说,既然砂盟(GPS)政府认为砂拉越人有尊严,不需要拐杖政策的扶持,那阿邦佐哈里就该命令他的马仔不要再对预算案2020呱里呱叫! 依据杨薇讳的逻辑,砂拉越人有尊严,所以不需要联邦的援助,包括金钱援助。从杨薇讳的言论逻辑,凡是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有不同意见的人,都是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的马仔;凡是支持希盟的人,都不可以反对希盟政府制定的财政预算案;希盟的财政预算案不许人民(阿邦佐哈里的马仔也是持有马来西亚身份证的马来西亚人)呱里呱叫;希盟是高高在上,不会出错的政府;有错的,都是前朝。 Violet Yong 在FB的帖文。 杨薇讳的语气逻辑,显示了她那高高在上和希盟不容被质疑的地位,显示了她的阶级是主,人民是卑微的。 支持希盟,就不可呱里呱叫? 身为马来西亚的公民和砂拉越的子民,我担忧着国家的未来,担忧着政治的走向,担忧着砂拉越被希盟政府忽略,更担忧着华社在希盟政府领导的国家里失去了尊严却不自知。 这些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些担忧都显现在财政部长林冠英提呈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华小获得5000万令吉拨款,华中获得2000万令吉,独中获得1500万令吉,总共8500万令吉拨款。 反观国小在2020年获得拨款3亿令吉,全寄宿学校5000万令吉,玛拉初级理科学院5000万令吉,政府资助宗教学校5000万令吉,宗教学校5000万令吉,民办宗教学校和私立宗教学校2500万令吉注册宗教私塾学校2500令吉,玛拉教育机构13亿令吉,土著学生贷款20亿令吉,土著教育领导基金专业文凭课程1亿9200万令吉,总计40亿4200万令吉。 说好的平等伙伴呢? 而砂拉越2020年的特别拨款3200万令吉,沙巴5340万令吉,5年后沙巴的特别拨款可以翻倍到1亿680万,而砂拉越5年后可怜兮兮的只得5400万令吉;另外,砂拉越的发展开销44亿令吉,沙巴51亿令吉。 砂拉越的面积全马最大,发展最落后,迫切需要发展。以砂拉越和沙巴的面积比例和发展程度,砂拉越所得的拨款有公平可言吗? 也许希盟执政让杨薇讳的地位暴涨了,砂拉越政府也得礼遇三分,但是请别让自大蒙蔽了双眼,无视砂拉越受到打压,还对联邦政府吹捧到底,请记得选你的人民都是来自砂拉越,你捍卫了自己的选民的权益了吗? 是的,人民的权益是人民代议士的责任,还记得吗,行动党曾经告诉选民,选民是老板、YB是仆人。如果人民代议士有为人民传达信息,人民何须为自己的权益发言? 当YB叫阿邦佐哈里的马仔不要呱里呱叫的时候,逻辑上也等于叫砂拉越人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当YB为华小、独中的少少拨款而欢呼的时候,逻辑上也等于放弃了身为华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