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又一宗性丑闻!如今的新马来西亚实在太龌龊,花太多的时间精神稿一些和人民国家没有关系的性事。而如今涉入其中的不是他人,而是经验丰富被控告及入狱多次的候任首相安华。 再普通的平民百姓都会想,那么多前车之鉴的安华,怎么又会傻到“重犯”?就算是重犯,怎么又会再让人抓到痛脚?再深入想想,国家那么多重要大事和民生问题,而国际社会上有许多关键的课题,包括贸易战和刻不容缓的气候问题等等,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偏偏执意关注‘断袖之癖’的肛门问题? 见: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连续不断的肛门问题 这也是续不了了之的男男性爱短片之后,希盟执政期间的第二个性丑闻。但是却没有劲爆的男男A片,只有一名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在面子书新设的专页 (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上发布的新闻发布会片段,以及他自己的法定宣誓书。而这个所谓的记者会片段,长达8分钟多,只见一个麦克风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所谓的‘受害者’低头读稿。 新闻曝光之后,公正党的内斗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许多人互相指责、否认和提出阴谋论等等,也有人指此类的断袖性丑闻在马哈迪的领导之下司空见惯,已经是烂到不能烂的超级烂招。很明显地,这个所谓的性丑闻,应该不会掀起如‘男男性爱短片’的轩然大波,因为有关指控实在有点虚拟。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些有关受害者和所谓的性侵指责。 受害者: 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Muhammad Yusoff Rawther,26岁,负责社会经济课题和政策的研究,也负责写安华的演讲稿。 根据有关法定声明,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8年9月23: 安华前往拜访Yusoff过世的祖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安华给了Yusoff他的手机号码,叫Yusoff来跟他工作。此后,安华几乎每天都Whatsapp Yusoff.  2018年9月25日:Yusoff在安华办公室开始上班,互动频密。 2018年10月2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Yusoff前往安华住家送讲稿。后来在安华的书房,安华亲吻其脸颊,后来还在他耳边轻声说:give me a blow job (帮我口交)。后来安华自己脱裤把阳具拿出来放到Yusoff的手中,问他:you suka? (你喜欢吗?)。 据Yusoff的宣誓书,他说他害怕,他说‘不’,他收回自己的手,安静站一旁并摇头。 接着下来,安华继续挑逗,包括拥抱摸屁股,要揭开Yusoff的裤子和爱抚他的阳具,但被Yusoff坚持婉拒。 安华并没有放弃。他在Yusoff的耳边轻声细语说:I want to fuck you (我要XX你)。之后安华还用强的,转过一个年轻伙子的身子,要上演霸王硬上弓。 Yusoff推开安华,生气道:stop being a fucking cibai (不要像cibai那样)! 强的不行,安华就“软硬兼施”,展示他硬硬的阳具求说:please lah Yusoff, just a blowjob。 而这时的Yusoff却走向上锁的房门。 他说,安华凶神恶煞一脸怒容地将鸟鸟放好穿好裤子,置入密码将门打开。 最奇妙的是Yusoff临走前和安华的剖心对白: Anwar: I want to do this … Continue reading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暗势力阻止‘同性恋首相’就任?

雪州伊斯兰高庭近日判处5名同性恋者监禁、鞭刑和罚款,而引起社会关的注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宗教法中,肛交和同性恋是非法的,公正党主席及“候任”首相安华就曾经在鸡奸被控入狱,不是第一,而是两次。(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去年8月,瓜拉登嘉楼州首次公开鞭笞一对女同性恋伴侣,而成为国际新闻头条。在今年4月,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而遭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判处罚款3300令吉以及鞭打 这对年龄32岁和22岁的女同性恋,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被罚公开鞭笞长达16分钟,以及监禁,以作为这对女同性恋和对公众的一个提醒。 据了解,这对女同性恋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们也认为比起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同性关系更加有安全感。在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还在车内搜出司机驾驶座上,有一具人造的男性生殖器官。 在马来西亚的做爱危机 无论是男男或是女女,企图发生性行为,被人知道之后,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令人不禁想到数个月前的登上国际头条的男男性爱短片事件。(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性爱短片“真”的,那又怎样?。 事情闹大后,一名公正党成员承认自己男主角之一,在警方多月的专业调查后以“不能够确定另一男主角的身份”早早了事。虽然有视频为证,但却没有人受到对付,那是被判坐牢和鞭笞的同性恋者一定很不甘,真是同人不同命。 无所不在的暗势力? 近日,《砂拉越报告》网站报道,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一家旅行社告上法庭,指他未偿还所欠下约33万令吉的旅行费,不仅包括他与家人今年元旦期间到摩洛哥旅游,以及5月赴山打根政治演讲的行程。这也是该男男性爱短片的事发地点。 砂拉越报告在这个时候张贴此闻,让人不禁联想到近日马哈迪澄清阿兹敏不是他的继承人,2020年不交棒,以及有关“暗势力”的消息。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这男男性爱短片的流传,是暗势力在操作?但是,有关的视频至今无法证实也没有人受到对付,是不是也是暗势力,《砂拉越报告》这时的帖文意味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暗势力? 林冠英公开说,行动党人被指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在国安法令下被逮捕,是暗势力的运作。如今涉虎案未控先撤,是不是也是暗势力了?希盟执政年代,有“暗势力”要对付现任政府。这个暗势力要对付行动党,要对付阿兹敏,是否也是要对付安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说是暗势力,现在这个政府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