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钱包到底安全吗?

COVID-19下的新常态,加速了无现金交易的使用。根据报道,电子钱包平台估计单单在行管令期间,注册电子钱包的商家增加了约20%。这种情况在砂拉越也同样显著。如今在一些菜市场,也可以看到Sarawak Pay砂支付的通行。 除了“零”接触之外,保持安全距离之外,电子钱包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有回扣! 见:用电子钱包赚钱? 不过,仍然有一些商家选择不用电子钱包。并不是他们不会用,而是他们担心钱进了一个“看不到“的钱包,没有安全感,担心他们的血汗钱会不翼而飞,所以宁愿不用。 到底电子钱包有什么潜在危机,我们来分析一下。 电子钱包的钱被骇客偷走 很多大妈刚开始使用电子钱包的最大忧虑就是担心钱不见了!不对吗,平时出门的时候包包都要抱紧紧,更何况这是看不到的“钱”,后来在回扣的利诱下,方使用砂支付来换水电费,赚下高达5%的回扣,长年累月可是不少的数目。 如今越来越多人用电子钱包,感觉也就比较安心了;不过为了安全第一,只是放少少钱在电子钱包内。有需要用到的时候,如缴付电单的时候,方加入几百块。 况且电子钱包也保证,如果钱包被骇客偷走,将全额赔偿给受害者。不过使用至今,还没有听说有人的电子钱包被偷了。 那么大费周章来偷几十块,也太不实际了吧! 电话不见了怎么办? 比起被骇客偷钱,其实最担心的还是电话不见了。虽然可以设密码(电话和电子钱包),电话不见后,找回的几率也非常低。 而且上传身份证私密证件,是否有泄漏个人信息安全的隐忧?特别是电话被偷走后,那不是什么私隐都没有了? 如今的电话设置可以取消所有DATA,如果真的是那么不小心,也就只好这样了。 太多电子钱包怎么办? MCO期间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自然就光顾网购平台。而这些著名的网购平台,如Shoppe 和Lazada,或是淘宝,是不接收Sarawak pay, Boost Pay 或是 Grab Pay的。 没错,前朝政府给的30大元,竟然不能上网购物!见:政府大派钱:怎样拿政府钱? 要在这些平台购物,使用他们的各自的电子钱包Shopee Pay, Lazada Pay 才能享有优惠。 要叫外卖Grab Pay,则必须使用Grab Pay。 其他电子钱包还有Samsung Pay, Touch n Go Pay,但砂拉越没有那么通用。 最通用的电子钱包Boost,存额度从原本RM1500变成RM4999,但是钱包如今不能过账到银行户口。 那么多电子钱包,入钱容易,出钱难,虽然勉强而言可以当作是贮蓄,但是没有利息,而且增加消费的几率。精明的大妈们还是看着来小心用。要买什么必要的东西,放刚好的钱就好了。   骗子盯上电子钱包 使用电子钱包最大的危机不是怕骇客、电话不见或是有太多电子钱包,而是提防老千和骗子。 手法是雷同的,说你中奖,获得巨额奖金之类的,被选中荣获免费电话等等,只是如今是针对电子钱包用户。很多人都收到这类的短讯,千万不要按进短信内的链结,以免“失手”失财。 如果Sarawak Pay 要送钱给你,直接过账就好了,比如砂拉越政府给全砂小贩的RM1500救援金,就是通过Sarawak Pay。并不会要求你进入其他管道,输入个人资料等。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有疑问,直接联络Sarawak Pay或Boost,而不是听信陌生人的短讯。   若有一天,砂拉越人人使用Sarawak Pay, 将后联邦政府给援助金的时候,用过砂支付就好,这样就可以避免郊区没有ATM或银行的困处,民众也不需要在疫情严重的时期到银行烈日下排队整天来领钱!

砂盟加入国盟,是大势所趋还是自掘坟墓?

国盟政府看样子是暂时保住了江山。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政变、在抵抗疫情的同时,见证了政治青蛙的弹性后,很多人都对政治再次反感,两年前的热情难以重燃,大部分的人还真的是懒得理了。 就如最高元首的“训诫”那样,政治人物不要再次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边缘,尤其在大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人民面对诸多问题以及艰难的未来。 这些政治青蛙在上届大选时说,是为了国家的将来人民的未来,结果跳来跳去,竟然还有面目说:是为了人民??   犹如元首陛下所说,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 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元首陛下 事与愿违,如今几乎全部政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下届选举可以胜出。 https://www.facebook.com/mkinicn/posts/10157946782550465 国盟6个执政集团正式成立国民同盟PN,就是为了巩固地位,至于在下届国选中可以如愿胜出,还要看议席怎样分配,毕竟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很多议席都是重叠的。 联合文告当中,六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主席制订“国盟共识备忘录”(Memorandum Persefahaman Perikatan Nasional),提出五大要点,向正式成立国盟迈进。 这篇文告是由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州政党联盟(GPS)主席AbangJo、沙巴团结党(PBS)麦西慕(Maximus Johnity Ongkili)和沙巴国家团结党(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简称STAR,前称作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联合签署。 备忘录也提到,国盟制定加强马来西亚半岛与沙巴、砂拉越之间的共享精神,以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目标和愿景。 砂拉越的GPS此前也在国阵中数十载,无法取回砂拉越的权益是一直以来的争议。后来退出国阵之后,还信誓旦旦说可以义无反顾地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一切以砂拉越为先 Sarawak First !  在GPS成立初期,努力和西马政党划清界线,全砂走透透宣传GPS这个“独立”属于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人奋斗的本土政党联盟。  在和希盟政府周旋的期间,GPS并没有多大成效,无可厚非。希盟政府虽然承诺归还20%石油税,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和西马的同等地位,但是却食言,欺骗了选民的辜负了人民的支持。 如今GPS 又加入了PN,犹如重怀国阵怀抱,和西马的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宗教种族色彩浓厚的西马政党合作,以他们马首是瞻,这基本上和国阵时代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很多政治分析家质疑,加入PN并不会为GPS加分,现在更加不是搞联邦政治的时候,因为砂拉越的州选即将到来,与其和西马政党挂钩,应该专注应付州选。 而砂拉越土保党副主席Abdul Karim却澄清说,GPS并非注册政党正式成立PN,只是联盟的关系。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60414744045446 这和砂GPS秘书长Alexandra Linggi的说辞有出入。根据报导,他说,“GPS确实是PN的一份子,因为我们认为国盟比希盟更加适合。”  砂盟正式加入国盟,就给了反对党一个最好攻击的理由,就像以前攻击国阵一样:出卖砂拉越!  在上届大选会支持BN的还是会支持PN,但是不投国阵的人,会不会更加不投PN呢?而那些大部分的支持砂拉越权益的选民,又会怎么想?GPS,到底是被慕尤丁逼着摆明立场,还是自掘坟墓?

Covid Trace,开始追踪病毒了吗?

砂拉越政府开放的病毒追踪程序Covid Trace,你下载了吗? 这个手机追踪病毒程序,之前只能在苹果iOS下载,如今也可以在Android下载了,步骤很容易,很简单,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aunty们已经开始在流传着这个追踪病毒的神奇功能了! 怎样都无法追踪的神秘人 这个COVID Trace可在手机下载,开着蓝牙(这是重点),就会和其他用户(也是有下载COVID Trace和开着蓝牙)交换讯息。简单来说,只要你有下载这个程序和手机开着蓝牙,就会知道你接触过什么人! 前提是:必有有一台“像样”的手机。第二,必须安装这个程序,第三,蓝牙必须是开启的,而且是可以运作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有用户确诊,便可以协助追踪到曾经接触的人,以便尽快进行检测和治疗。 如果不能确保所有接触的人都是COVID Trace用户,这个应用程序就如同虚设。当局真的有必要大事宣传并“强制”砂拉越人都安装这个程序。除了Dr Sim在面子书上大力鼓励民众下载这个程序之外,其他部门和领袖们也必须配合大力宣传,才能事半功倍。 砂拉越政府开创的另一个app iAlert 是宣布官方新冠病毒资讯的平台,竟然在这里都没有宣传Covid Trace,或提供衔接,实在... 太对不起政府的用心,还有纳税人的贡献! 开斋节的20人open house有用吗? 如今最令人争议的政策,便是不能open house,但可以20人群聚欢庆佳节的措施。如果“不开门”,只算人数,每次最多20人,每当1人离开,另1人便可以进入,这样行吗? 如果再加上量体温,还有每人都是安装COVID Trace,这样是否万无一失呢? 这个病毒很狡猾,不但没有症状,有些还是检验很多次以后放检测到,而且复阳的几率非常高。这个佳节,还是电子open house, 用Sarawak Pay给青包吧!

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根据2018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砂拉越人口 279万,男人比女人多,分别是52%和48%。但在参政的代表中,砂拉越女性还不到10%! 在上届砂拉越州选举当中,很多政党(砂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民进党SPDP)的候选人甚至是清一色男人! 为什么女性参政的代表那么少?明明砂拉越有差不多一半的人都是女人,难到是女人不喜欢参政吗?还是女性的根本没有机会上位? 根据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在全球149个国家当中名列101,所得的平均分只有0.7%,甚至还排在泰国、越南和新加坡之后。其中最大的影响事项,就是在于我国女性的政治赋权和代表性依然缺乏! 马来西亚成立前的女中豪杰  在马来西亚成立前,也就是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前,砂拉越政坛其实有数名非常著名女性领袖。 她们极力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在战后反对砂拉越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她们走上街头,拿布条示威抗议,参加政治演说。 这些当代巾帼让当时的英国人惊讶,但是如今要找关于这些女中豪杰的资料,还真是难找。她们是 Ajibah Abol 和 Hafsah Harun 。 Ajibah Abol后来在1972年也成为砂拉越第一位女部长。如今,在网络上,根本找不到她的照片或相关资料,唯一找到的,就是古晋的Jalan Ajibah Abol,政府为了纪念她的贡献,以她的名字来命名那条路,这条路就是市中心Dormani酒店的位置。除了这条路,也不知道有多少砂拉越人还记得这位女中豪杰!  Ajibah Abol在1976年去世后,Hafsah Harun取而代之在1976直到1986之间成为砂第二名女部长。她如今是砂公正党顾问,前朝希盟政府副首相也委任她为东马特别官员,见报率并不高。 砂拉越传奇伊班女性  砂拉越第一名女州议员Tra Zehnder曾经在政坛风云一时。她在马来西亚成立前, 1960年当选为州议会代表(也就是如今的YB)直到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  当年的议会选举和如今的非常不同,分为三级,即由县议会至省议会到州议会。先选全砂24个县议会,共429名县议员,后由24个县议会选出5个省的省议会,共109名省议员,后再由各省议会选出36名议员。 她在Cobbold Commission 中代表达雅人对于参组马来西亚的意愿。  如今在Ebay上售卖的20年代婆罗洲明信片。 她也是砂拉越首位女性天猛公(并没有叫天猛婆)。她成立达雅女性组织,在捍卫女性和土著权益上不留余力。因为她,砂拉越才没有将半裸伊班女性的照片做为明星片来推销砂拉越的旅游。因为她,6月1日才成为如今公认的达雅庆典。 她在2011年与世长辞,其贡献和努力,至今仍然令后人津津乐道。 砂拉越的华裔议员  砂拉越81名州议员当中,华裔只占了18.5%(共15名)。而女性州议员只有7名,华裔代表有2个半! 为什么是两个半?慢慢看下去你就懂了。 这7人分别是砂妇女福利部长Fatimah Abdullah, 两名助理部长Sharifah和Rosey, Lingga州议员Simoi Peri, Tanjung Datu州议员Jamilah Anyu,朋岭区议员杨薇讳和Bukit Assek州议员郑爱鸰。 Sarawak state assemblywomen 砂拉越女性州议员 其中,Jamilah是已故最爱前首长阿德南的妻子,而郑爱鸰是已故砂行动党主席黄和联的妻子,两人都是在丈夫去世后代夫从政。 Fatimah Abdullah是续Hafsah Harun之后,砂拉越的第三位女部长。自2010年被委任至今,口碑甚佳,努力工作,为女性为儿童请命。    Fatimah的华文名是陈赛明,这身上流着华裔血统的女部长自小由巫裔家族领养长大。所以怎样说,也可以算是半个华裔代表!只要她会工作,其实种族背景有时也不是那么重要。 陈赛明@Fatimah时常衣冠得体,通常都是Baju Kurung,化整妆和头巾笼在梳到美美的头发上,就算是疫情期间也不马虎,在外走动时也会穿便装布裤,很接地气。 最爱美的议员 各花入各眼,谁也不敢断定谁才是最美的华裔议员。但是说到最爱美,肯定非“小辣椒”莫属! 外号小辣椒杨薇讳在2006州选举初出茅庐,小刀撼大树,击败人联党强人中央秘书长沈庆辉。当时只年纪轻轻的她非常嫩和清纯,也是砂拉越火箭第一名女议员。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辣椒爱上夸张式发型,看起来比较成熟,而这“贵妇”头也从此成为她的象征,在ceramah唱歌的时候挺着这个头、无论白天黑夜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这个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洗头。 如今许多政治人物到处派送物资给有需要帮助的人,杨薇讳也是同一发型。 … Continue reading 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你还敢出门买菜吗?

自3月18日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MCO)以抑制COVID-19至今,马来西亚已有超过2万名违反行管令的人士被捕,多人被控上法庭。  在行管令下,当局规定民众只有在购买生活必需品、药物或就医时才能离开家园范围,且不能超过住家的10公里,同时只能单独出门。 根据2020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条规(在疫区措施)》第7(1)条文下,违反限行令若罪成将面对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最高监禁6个月,或两者兼施。 在砂拉越,每天均有多人被捕和被控。被逮捕的原因很多,包括群聚喝酒聊天、打麻将、斗鸡等,还有近日开档卖Buka Puasa 食物的被警方逮捕。 为了买菜而坐牢? 所谓民以食为天,被捕的平民百姓很多都是因为“吃”惹的祸!其中包括老夫妇一早起来去买菜,去买鱿鱼给怀孕的太太解馋、叫朋友载送去ATM提钱买吃。是的,这样也被警察抓!警方的效率,还真是前所未有的高效严厉!  疫情当前,大家必须严守条例一共抵抗,但是,真的有必要那么严厉吗? 60多岁老夫妇去买菜就不能给予口头警告吗?  整版都是被逮捕的新闻。问你怕了没有? 反观西马,很多政治人物完全不理会行动管制令,还上载到社会媒体上炫耀,真是让砂拉越的普通老百姓情何以堪! 没错,就是指卫生部副部长Noor Azmi Ghazali与霹州行政议员 Razman Zakaria 。他们两人涉嫌违反限行令的风波爆发超过1周之后,公开道歉,如今将上庭面控。 Noor Azmi Ghazali在4月17日在面书上载一组照片,显示他率团拜访霹州玲珑一所宗教学校,更与主人家围坐共食,同时交流聊天。这种违反限行令的情节,引起网民和朝野政治领袖的抨击。 虽然该贴文之后已在面书删除,但贴文截图在社交媒体上广传。当时,Razman Zakaria 也陪同在侧。Razman Zakaria 也是霹州伊党主席。随后,两人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 只许官兵Party,不许百姓买菜 身为国家官员,理应以身作则,必须为他们的“坏榜样”负上政治责任。就像英国苏格兰首席医疗官考尔德伍德(Catherine Calderwood)那样,4月初因被拍到违反当地隔离令,和丈夫及小孩离家前往度假屋度假而宣布请辞。另外还有新西兰卫生部长克拉克(David Clark),因违反封城令,开车离家20公里带自己的家人去海滩散步,而被该国总理降职处理。 尚未被控的还有前副首相、现任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长女,努鲁希达雅因(Nurul Hidayah Ahmad Zahid)。她是IG红人,有将近10万人追随。 这名没有任何官职或公务在身的权贵之女在MCO期间,去拜访了负责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和环境部副部长,还把自己和两位正副部长的合照上传到Instagram。 出门派粮做政治宣传 隔了南中国海的砂拉越,很多部长们都尽最大努力还站在前线一同努力抗疫,大部分领袖都以身作则,可许可嘉! 一些政治人物也不断派粮,照片数量大到惊人,好像每派一卢人家,都要摆pose拍很多照片或也视频放上网。这些工作人员成群结队,虽然有戴口罩,但是却明显没有保持社交距离。还有脱下口罩一起吃饭的照片,令人咂舌! 是的,帮助有需要帮助的民众,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是可贵的。但是搞到很像政治秀那样,那也实在太做作了! 见: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宅在家的日子,小道资讯特别丰富,每天WhatsApp传来得图文视影录音,比报纸新闻甚至面子书都还快。这些资讯真真假假,你分得清楚吗? 记得潮州大妈的录音吗?这个有潮州口音的aunty说哪里哪里有病毒,敦促人们不可以去那里。很多理性的人虽然会质疑这些消息的真伪,但是因为安全理由,还是会避免去这些地方。大妈我本身就是例子。还有很多“好人“或蠢人,就会传发这些讯息。 事实上,这些资讯也影响人们的判断,大量的垃圾资讯污染了我们的思维,如今很多人是什么都不相信,也有很多人是“宁可信其有”。 社交媒体平台如面子书,以及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根本无法知道究竟什么人以及有多少人看过某则假资讯。也没有办法向看过相关假资讯的人士澄清。最后的结果是,一人传十,十人传百,就算是假话,也有人相信了! 废人制造假新闻 如今全球受疫情严重影响,全世界都人心惶惶,到底是什么“废人”有这些闲情来制造“假新闻”。在这点上,这些人更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载老婆去医院而被警察罚款的穷苦平民。 网络上流传着不少关于冠病的预防方法和民间疗法。其实很多也是没有根据的假新闻。 星洲日报也设立了“求真”版,厘清一些流传的假新闻。但是,事实或真相如何,很多人都不在意了。就算知道是假新闻,很多人也不以为然,就算事后获得澄清,人们多已不在意,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已造成。 很多人相信或不加质疑假新闻,或许这些资讯迎合其偏见和刻板印象,就认为是真的,或不在意是否为真。 政客不断炒新闻 除了废人制造假新闻之外,也有政客不停地炒新闻。 这些垃圾资讯,一样荼毒人民的思维。不同的是,这些“做乱”的炒新闻,并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否想过,如果一般大妈都可以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潮州大妈的语音, 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蓄意抹黑,将会如何影响人民的心态?  在抵抗疫情方面,各单位都尽能力做到最好。很多前线人员不幸染上病毒,大家都给予祝福,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砂拉越很多YB前线都不幸感染病毒,而行动党的前议员却借此“炒新闻”评击砂政府抗议差强人意,令读者看了难受。 身为公众人士,言行举止要慎重。再查看陈长峰的面子书,负面言论甚多,正面的资讯和播放正能量的帖文少之又少。 https://www.facebook.com/tingtiongchoon/posts/10213104238599719 蓄意毁谤假新闻    在MCO期间,行动党不断消费砂政府的努力,并努力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虽然疫情当前,但是这些政客并没有忘了州选即将到来的事实,火箭并不能放下打倒敌人(砂人联党)的最终目标。 这是火箭的一贯伎俩,如今站在前线的沈桂贤医生(人联党主席)深获人民拥戴,行动党当然不可以放过任何机会,不能让人联党打动人民的选票。所以,一有机会,火箭就会把矛头和责任推到人联党身上。 在政府的食物援助计划上,目的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通过政府委员会来派送食物。只要能够帮到人民,虽然那些扛米的照片很像政治秀,怎样说都是好事。 但是火箭却不断把矛头指向沈桂贤个人,指他滥用赈灾资金,而不是责问政府或其他单位,或有关单位的办事能力。说白了,根本就是为了打击个人的形象,为州选做准备! 娱乐新闻  很多西马的高官- 妇女部长、卫生部长、高教部长,以为天天都是愚人节。尤其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创意”,所闹的笑话不仅让马国人全都“恼”了,还红到国外去,成为全球笑柄。 多国和地区的媒体和新闻网站皆报导大马妇女部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冠病19)疫情肆虐期间,提供给国内女性的相关劝告,其中包括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台湾《台北时报》、沙地阿拉伯《 Arab News》、新加坡《海峡时报》、“路透社”和香港《南华早报》等。 卫生部长频频失言,虽然没有红到国外去,也足以让人民笑翻天。 庆幸砂拉越的部长们还有保持清晰的思维,保持办事能力, 千万不要效仿西马部长们那样沦成笑柄,也不要像火箭那样不断炒新闻,现在最重要的是齐心抗疫。砂拉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