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国州选举年

40多年来,砂拉越州选没有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今年,会不会迎来这个世纪第一场国州同选呢? 近日来,闪电大选的传闻不间断,即使安华和老马已经为了首相的位置而再度翻脸,首相慕尤丁或许不需要立即举行国选;坊间仍有闪电大选的传闻,老慕或许可以乘敌人内乱的时刻,让自己名正言顺坐正,给自己5年的时间稳坐首相位。 比连续剧精彩,只是主角都太老 至于巫统会不会过河拆桥把老慕踢出局,还言之过早。而老慕又会否再度支持老马?行动党会否继续紧抱老马大腿?在大马,政局变幻比连续剧更难料,人民恐怕已经司空见惯! 如今严重疫情已过,全国闪电大选会不会举行还要看老慕有没有这个信心。至于砂拉越州选,在明年9月之前势必举行。 如果进行闪电全国大选,砂拉越GPS政府预料也会同期举行州选。因为届时,西马反对党领袖忙于西马战情,而无暇兼顾砂拉越的情况,对GPS而言比较有利。 砂拉越是全国唯一没有和全国大选同期举行选举的州。这其实和砂自主权没有关系,也和砂拉越地理环境位置也没有关联。其实,这牵涉砂行动党张氏家族的”小气“和恩怨情仇。 最小气家族,见: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私人恩怨,成立砂行动党 马来西亚于1969年成立后的首两次大选,砂拉越州选和全国大选都是同期举行的。 所以关键是1978年的时候,砂拉越政府没有同步举行选举,而只是进行国选。州选是延后一年才举行。 1978年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的砂首席部长是拉曼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 当年,人联党芦勃区立法议员张守江退党,引渡西马的行动党,在砂拉越成立第一个外来政党,也就是如今的火箭。因为担心砂拉越执政党的内乱影响战绩,耶谷将州选延迟一年。 君子报仇,30年未晚 据说,张守江是因为个人恩怨,所以一气之下引渡行动党。根据这篇报导,张守江觉得他被砂人联党领袖“出卖”,因为当时的党领袖致函给当时的州首长说他坏话,他怀恨在心而退出人联党。 据说,当时张守江在成立砂行动党的时候,是有咨询耶谷的。此前耶谷使用砂移民自主权,拒绝行动党强人林吉祥进入砂拉越。 据这个报导,耶谷告诉张守江,如砂拉越有行动党支部的话,他将允许林吉祥进入砂拉越。而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分化砂人联党在华人区的影响力。事实也确实如此,如今也只有华人区严重被分化。当年华人议席占了砂拉越全部议席差不多一半,如今只有不到20%!而砂人联党和行动党却只拼命在这少数城市议席拼个你死我活。 至于张守江是怎样被人联党“背叛”,据说是因为官位。他后来屡次三番在(泗里街)芦勃国州议席再战人联党,均失败收场。直到2011年行动党的另一名战将方成功拿下芦勃州议席。用了30多年的时间,方成功“报仇雪恨”!所以坊间流传,宁可得罪小人,千万不可得罪张氏家族!看那些“不听话”的前行动党领袖,如温利山、房保德、黄锦河,就知道了!

砂盟加入国盟,是大势所趋还是自掘坟墓?

国盟政府看样子是暂时保住了江山。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政变、在抵抗疫情的同时,见证了政治青蛙的弹性后,很多人都对政治再次反感,两年前的热情难以重燃,大部分的人还真的是懒得理了。 就如最高元首的“训诫”那样,政治人物不要再次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边缘,尤其在大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人民面对诸多问题以及艰难的未来。 这些政治青蛙在上届大选时说,是为了国家的将来人民的未来,结果跳来跳去,竟然还有面目说:是为了人民??   犹如元首陛下所说,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 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元首陛下 事与愿违,如今几乎全部政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下届选举可以胜出。 https://www.facebook.com/mkinicn/posts/10157946782550465 国盟6个执政集团正式成立国民同盟PN,就是为了巩固地位,至于在下届国选中可以如愿胜出,还要看议席怎样分配,毕竟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很多议席都是重叠的。 联合文告当中,六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主席制订“国盟共识备忘录”(Memorandum Persefahaman Perikatan Nasional),提出五大要点,向正式成立国盟迈进。 这篇文告是由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州政党联盟(GPS)主席AbangJo、沙巴团结党(PBS)麦西慕(Maximus Johnity Ongkili)和沙巴国家团结党(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简称STAR,前称作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联合签署。 备忘录也提到,国盟制定加强马来西亚半岛与沙巴、砂拉越之间的共享精神,以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目标和愿景。 砂拉越的GPS此前也在国阵中数十载,无法取回砂拉越的权益是一直以来的争议。后来退出国阵之后,还信誓旦旦说可以义无反顾地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一切以砂拉越为先 Sarawak First !  在GPS成立初期,努力和西马政党划清界线,全砂走透透宣传GPS这个“独立”属于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人奋斗的本土政党联盟。  在和希盟政府周旋的期间,GPS并没有多大成效,无可厚非。希盟政府虽然承诺归还20%石油税,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和西马的同等地位,但是却食言,欺骗了选民的辜负了人民的支持。 如今GPS 又加入了PN,犹如重怀国阵怀抱,和西马的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宗教种族色彩浓厚的西马政党合作,以他们马首是瞻,这基本上和国阵时代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很多政治分析家质疑,加入PN并不会为GPS加分,现在更加不是搞联邦政治的时候,因为砂拉越的州选即将到来,与其和西马政党挂钩,应该专注应付州选。 而砂拉越土保党副主席Abdul Karim却澄清说,GPS并非注册政党正式成立PN,只是联盟的关系。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60414744045446 这和砂GPS秘书长Alexandra Linggi的说辞有出入。根据报导,他说,“GPS确实是PN的一份子,因为我们认为国盟比希盟更加适合。”  砂盟正式加入国盟,就给了反对党一个最好攻击的理由,就像以前攻击国阵一样:出卖砂拉越!  在上届大选会支持BN的还是会支持PN,但是不投国阵的人,会不会更加不投PN呢?而那些大部分的支持砂拉越权益的选民,又会怎么想?GPS,到底是被慕尤丁逼着摆明立场,还是自掘坟墓?

Tauke, 你到底怕老板什么?

最近网络上都是砂拉越财政预算案的新闻,褒贬不一,有人很开心很期待明年的“福利”,有人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分糖果。 如论你在上届大选支持哪一个阵营,或者在来届州选将神圣的一票投给阿猪阿狗或阿猫,你都不能否认:任何政策,只有是利民,都是好的,因为人民才是真正的老板! 以前,反对党不断地提醒执政党和选民,人民才是老板。令人遗憾的是,无论是以前的国阵或是如今改朝换代后的希盟,政客们从来都不怕人民这些真正的老板。 西马老板效应 身在希盟的砂拉越议员们也因为“怕老板”而不敢为砂拉越发言为砂拉越争取福利,犹如只听命于西马希盟的大哥大,而忘了他们之所以可以当选,是因为砂拉越的人民。 或许因为西马老板太厉害或利益熏心,因为“怕老板”而静静不敢出声的案例数不胜数,其中包括:为砂拉越取回20%石油税、为砂拉越争取建设计划、为砂拉越取得应得的拨款、承认统考文凭等。 这个 afraid of boss“怕老板”课题也在州议会内掀起骂战,导火线是因为希盟取消了砂拉越3项大桥计划,即Batang Lupar, Igan和Rambungan 大桥。这三个计划是前朝国阵政府根据人民需求而批准的,但希盟执政后却宣布终止相关计划。更甚的是,砂希盟代表并没有为砂拉越继续争取,表现得犹如“怕老板”般,静静不敢出声。 工程部长Baru Bian解说,取消这些计划是因为这些路段均隶属砂州道路,因此相关工程的权限应归于砂政府负责。前文提到,任何计划都应该以民为本,因为人民才是老板,Baru Bian大哥,虽然你是联邦部长,同时也是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争取联邦拨款来建设利民的计划,难道有错吗?  要继续和联邦分享? 再来就看2020联邦财政预算案的拨款。希盟答应给予砂拉越同等地位,也就是三邦之一,还以为拨款也是三分之一,非也非也,希盟政府答应将联邦的总发展拨款30%分配予砂拉越,其实也没有,虽然贡献最多石油,砂拉越获得拨款的比例只有多一点点(多过柔佛但是少过沙巴)。 针对这点,希盟砂主席张健仁却不是帮砂拉越获取更多拨款,却帮西马老板美言说拨款已经比前朝多。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可是反对党以前最执着的课题之一,但是如今,迟迟不愿承认统考文凭,张健仁却还要人民‘顾虑马来人的感受‘。而身为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的张健仁,扬言对刘天球采取纪律行动,原因就是因为刘天球直接批评老马,“得罪老板”的下场,张健仁比谁更懂,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人。 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真正“马”车:第三国产车 关于20%的石油税,这可是白纸黑字写在竞选宣言内的。希盟政府却说没有钱。但是却有钱实行其他很多东西,如飞行车、第三国产车、5年光纤计划等。而来自砂拉越的州议员,却要砂拉越有“联邦共享精神“,也就是和西马继续分享我们的资源,不要计较付出和得失,Tauke,这真是叫砂拉越人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