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万岁,人民难睡

在举国抵抗疫情的同时,所有PN国盟国会议员或将掌握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一事,引起热议。虽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但是却足以让MCO期间的少数民众,包括笔者,难以安眠。 看到很多口是心非,以及虚伪政客的真面目,更加想吐。   政治酬庸在马来西亚政坛一直是一项很严重的陋习,也就是把自己人安排到政府相关公司内担任高职,管你会不会做工有什么能力,薪水照拿!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用阿公的钱,养一批“忠心的狗”,共享“肥水”! 从以前到现在,从国阵到希盟,从希盟到国盟,这种陋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来,GLC公司越来越多,除了一些非常关键的公司,也有许多不知实际功能是什么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要职,从巫统的手,转到土团的手,现在又转到土团另一批人的手。 早在国阵时代,人民已经非常厌恶这种陋习。希盟当时也意识到人民求变为求清廉政府的心态,将这列入竞选宣言内: 希盟竞选宣言承诺(22):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 岂知,希盟执政之后就立刻反口了,继续政治委任,包括在选举中败将,也被委任为政府机构董事。砂拉越内也有许多大家熟悉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被委任GLC的要职。希盟食言,不守承诺,还用诸多借口合理化这种政治委任。 很多希盟领袖在GLC的要职如今也随着换政府而没有续任。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很多希盟部长也强词夺理。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见:换联邦政府前文章,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见:希盟升官发财? 大部分政治委任也随着希盟的倒台后,陆续被踢走。 希盟下台,有人说是报应或是因果循环,或是因为内斗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政客,无论是来自什么政党或是什么阵营,基本上本质不变,只为自身利益,所以根本没有求变的决心,也根本无法割舍政治委任这块肥猪肉。 身为一名国会议员,就应该做一名国会议员应该的事,而不是去做什么政府投资公司的顾问或是油棕局的董事什么的。一,他有何能干可以管理公司吗?二,他有多余的时间吗? 三,真正有能干的专才还有机会吗? 这根本不就是利益冲突吗? 如今,PN还要将政治委任“发扬光大”到每名PN的国会议员,只要没有担任部长或副部长的,都将出任 GLC高职,令人难以置信。 这时,看到一些希盟领袖对这项GLC委任的评论,以五十步笑百步,简直是火上加油。Rafidah痛诉,议员们参选难到是为了官职?安华批评这是朋党的行为,是犯罪行为。 是,你们说的都对。为何希盟执政的时候不杜绝这陋习,为什么希盟就可以,其他人都不可以? 在大马,政客什么时候时候方可让能者居之。

希盟升官发财?

老天真有眼吗?6年前,15岁女动漫迷吴易甜到网友家后离奇失踪。被发现时,娇小身躯塞在行李箱内,毫无声息。 涉嫌强奸不果再将她活活砸死并藏尸行李箱的被告,去年被判谋杀罪成判绞刑。但,上诉庭上月把谋杀罪名改为误杀后,改判监禁22年。扣除假期共14年多的牢狱生活,也意味着被告再多几年就可以重获自由,这令受害者的母亲崩溃。 吴妈妈在脸书上的留言,字字写到心坎里,心痛心酸又不甘。没有什么比失去更痛。可以理解为何反对政府废除死刑。 在甜甜生日那天,吴妈妈写给爱女的一封信,看到大妈我泪流满面。 “世事多变化。我们换了政府,从国阵换成希望联盟政府,却不见得充满希望。唯一不变的,是对你的思念。妈咪每天想你,一直都在想你。”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769045623106564&id=100000034604567 很多理想,包括拥抱希望重建家园、公平正义的经济发展、美好的马来西亚和伸张正义等,事实证明都是改朝换代不能实现的。 这个希盟政府和当年的国阵政府一样,当人民是傻子,不断U-turn。这篇文本来要说为官之道,却看到吴妈妈给女儿的信而挥不去哀愁,顺带提起她说的没有希望一事,此外没有其他意思。 变,从当官开始 做了官之后是不是真的会变呢?希盟已经告诉人民:会!  砂行动党领袖在还没有当官之前,常以华社受到的不公对待做文章,任谁也想不到,如今的行动党竟然会为“种族主义”护航,处处献媚讨好联邦政府。 未执政前不断评击国阵进行政治委任的行动党,如今拼命老命就为了要当官,分点好处,彻底忘了之前欲废除政治委任的承诺。 这要叫大妈们怎样教导孩子?不用努力念书不用努力工作,不用才能,最重要加入政党??? 希盟政府上台后,入阁做官的砂拉越人只有2人:分别是工程部长Baru Bian(砂公正党主席)和副贸消部长张健仁(砂行动党主席兼砂希盟主席)。  肥水不流外人田 部长职位不够分,唯有进行政治委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或重要机构担任要职,无论有没有做工,工钱福利继续分。砂拉越希盟成员被委任重要职位的包括: 1.行动党南兰MP刘强燕-  受委为国家职业安全与卫生研究院主席 (最新!) 2.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 - 新政府在砂州受委的第一位上议员,也是马来西亚棕油局董事。 3. 砂最富有MP孙伟瑄 - 大选后加入公正党,受委出任马来西亚胡椒局主席。 4. 公正党砂州领袖温夏妮 - 受委地方政府及房屋部特别事务官员 5. 行动党砂州领袖John Brian Anthony受委民都鲁海港局主席。 希盟去年大选前曾承诺,一旦胜选将不像国阵过去那样进行政治委任。希盟当时指国阵过去的政治委任经常沦为酬庸及“所托非人”。那里知道,换了政府,首相马哈迪立刻就成为国库控股Khazanah的主席。在短短3个月内,批准191政治委任官员。 西马还有更多党要,或是党要的家属,受委出任官联机构重要职位。 Khazanah 的董事,眼熟吗? 马哈迪医还曾公开保证,希盟政府绝对不会像前朝政府那样,为了巩固政权而做政治委任,导致许多公务员并不是为民选政府工作,反而是为了协助所属政党稳住政权而工作。如今,马哈迪显然已经忘了这项保证,还说会继续政治委任。 显然地,官联公司的职位不够分,不够普及化不能够渗入基层,希盟唯有在砂拉越进行另一种变相的委任,也就是砂拉越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可以顺理成章为下届州选合法化招兵买马。 无论委员会主席的每月津贴是RM300,RM500还是RM3,500,都是为了收买人心,委任自己人以巩固实力。这样的新政府,和国阵有什么不同,你说还看到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