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的钱,就是来自砂拉越

国油公司(Petronas)总裁致辞,原来是因为他不同意联邦政府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此前,国家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突然致辞的消息震撼全城。 坊间流传他辞职的理由,与政府计划修正《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有关。 他将在下月调任为马航主席,而东姑莫哈末道菲将成为国油新主席。 拒绝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如今路透社引述5名内幕消息来源,独家报导他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同意支付砂拉越的石油销售税。 知情人士指出,Wan Zulkiflee 不同意首相慕尤丁缴付砂拉越4.7亿美元销售税。 在新型冠状病毒抑制油价的同时,额外的付款将冲击国油和国家的预算。 国油是大马唯一一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公司,而Wan Zulkiflee已掌舵国油5年,并由2018年4月1日起续约3年。Wan Zulkiflee在1983年加入国油后,就以此为其毕生事业。 砂拉越开始征收石油销售税之后,石油一直拒绝缴付。希盟政府上台之后,双方控上法庭。国盟政府近日方和砂拉越达致协议,同意缴付石油销售税。 希盟的空头支票:20%石油税 砂拉越的自主权和石油税,是长期以来的课题。砂拉越和沙巴在南中国海水域拥有我国最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砂沙长期为大马贡献60%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但仅获得5%的石油税。 希盟在上届国选以归还20%石油税作为竞选宣言, 捞取不少选票,岂知大选过后完全跳票,国油还入禀法庭拒绝缴付砂拉越一分一毫。 Wan Zulkiflee曾公开表示,砂拉越“没有法律权限”要求增加石油税,强力反对砂拉越要求增加石油税的要求。 马哈迪此前还是首相的时候表示,政府无法满足各州提出将开采税提高至20%的要求,并考虑出售能源巨头国家石油(Petronas)的股份,以便为负债累累的政府筹集资金。此举还可能让砂拉越和沙巴等州在国油的经营中拥有发言权。 由于油价暴跌,国油公司(PETRONAS)2020财政年首季(截至3月31日止)净利按年猛挫68%,至45亿令吉,去年同期为142亿令吉;营收从620亿令吉,按年倒退4%,至596亿令吉。 国油指出,虽然石油产量增加和美元走强,但首季业绩依然令人失望,归因于原油、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LNG)平均售价暴跌,再加上资产减值大增,导致净利大幅萎缩。

2020年值得关注的官司

随着Pujut YB 陈长锋一案落幕,即联邦法院维持砂拉越州立法会议上的决定,撤销陈长锋的州议员资格,2020年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案件呢? 以下为Watching Malaysia 为读者整理2020年不可错过的官司: Indira VS IGP  很多人告警方,成功控告警方的案例也很多,但是这宗案件特别值得关注。除了索求RM1亿赔偿之外,这是一宗家庭悲剧,一名母亲的悲痛,一个超过10年无法见到爱女的深深剧痛。 这个震撼国际社会的案件,经过冗长的斗争,原本随着法庭的多次裁决,理应落幕。但是法庭的裁决却没有受到多方面的遵守,包括警方。 2009年,Indira的前夫改信伊斯兰后,也擅自替3名子女改教,当时只有11个月大的幼女也被其前夫带走。  民事高庭已在2010年把子女抚养权判给Indira,并在2014年发出职务履行令(mandamus order),指示时任全国总警长卡立在7天内逮捕英迪拉的前夫,并将幼女归还母亲。联邦法院于2018年1月做出标杆性裁决,裁决其前夫单方面为孩子改信伊斯兰无效。  至今,警方仍未有行动。 所以,Indira决定入庭起诉警方。最令人气愤的是,总警长竟然说他知道其前夫的位置,还说希望此事可以有个“圆满结局”。难道警方的权力在法庭之上吗? Indira的幼女,还记得母亲吗?  Sarawak VS Petronas  大家都知道,砂拉越资源丰富,生产石油天然气造就了富有的Petronas傲人的KLCC,但是砂拉越的乡区学校却依旧残旧还是危楼。 原本承诺的20%石油税又成了‘谎言’。砂拉越政府开始征收的5%州销售税,但是Petronas却成为唯一一家没有缴纳销售税的油气公司。 于是,砂拉越政府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入禀公堂取回公道和💰💰。  法庭程序涉及许多法律知识条款,平民百姓虽然不懂技术上的那些司法检讨,但是却明白砂拉越都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之前一直说支持砂取回权益的行动党张健仁和同僚,至今未有表态。 Petronas针对砂拉越政府征收销售税所提出的司法检讨申请一案,高庭法官定3月13日作出裁决。 人民 VS LYNAS  去年,本来说大选后就关掉Lynas的希盟政府最终允许Lynas更新执照,人民好像被浇了一盆盆的冷水。 见:官字两个口:Lynas不毒了,电讯塔无辐射了? 根据报导,拯救大马委员会(SMSL)主席和另2民众入禀高庭,控告Lynas和大马政府。 他们在上个月获得庭令,以进行司法审核,挑战内阁于去年议决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6个月的决定,并把包括首相在内的4方列为答辩人。 答辩人包括首相代表的内阁、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原子能执照局(AELB)及Lynas。内阁是因为篡权,部长则是失责,AELB则没有履行职责及Lynas莱纳斯是利益关系者。 历年来Lynas也面对不少官司,所有控告都被驳回,其工厂从前朝到新政府仍然是所向无敌,如今仍然运作如故。而乱乱指控Lynas, 还会吃官司被告毁谤呢! Malaysia VS Najib  不知不觉,这个“世纪审讯”的案件就快要一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可告一段落,也不知大马可以拿回被“盗取”的钱财吗! 官司开始的时候像看戏那样,但是随着日子越拖越久,人民关心的热度难免有点下降。想不到的是,Najib竟然因此成为搞笑版的网红!虽然如此,这个仍在进行的审讯,造就了许多大马人茶余饭后的佳话,或国际笑话。 Jho Low下落仍然成谜,Najib真的是听老婆话。在案子结束前,唯有继续看戏吧! Malaysia VS Rosmah  终于,Rosmah也被控上庭了。Rosmah于2018年11月15日在地庭面临2项在砂拉越369所乡区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中,索贿1亿8750万及收贿150万的指控,惟她皆不认罪。 她于2019年4月10日在地庭面对1项加控罪状,指她在上述合约中,收贿500万令吉,她同样否认有罪。 除了她的膝盖的伤势之外,人民其实对她的衣着和容貌、发型、身型,更有兴趣。你又什么重大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