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万岁,人民难睡

在举国抵抗疫情的同时,所有PN国盟国会议员或将掌握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一事,引起热议。虽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但是却足以让MCO期间的少数民众,包括笔者,难以安眠。 看到很多口是心非,以及虚伪政客的真面目,更加想吐。   政治酬庸在马来西亚政坛一直是一项很严重的陋习,也就是把自己人安排到政府相关公司内担任高职,管你会不会做工有什么能力,薪水照拿!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用阿公的钱,养一批“忠心的狗”,共享“肥水”! 从以前到现在,从国阵到希盟,从希盟到国盟,这种陋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来,GLC公司越来越多,除了一些非常关键的公司,也有许多不知实际功能是什么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要职,从巫统的手,转到土团的手,现在又转到土团另一批人的手。 早在国阵时代,人民已经非常厌恶这种陋习。希盟当时也意识到人民求变为求清廉政府的心态,将这列入竞选宣言内: 希盟竞选宣言承诺(22):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 岂知,希盟执政之后就立刻反口了,继续政治委任,包括在选举中败将,也被委任为政府机构董事。砂拉越内也有许多大家熟悉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被委任GLC的要职。希盟食言,不守承诺,还用诸多借口合理化这种政治委任。 很多希盟领袖在GLC的要职如今也随着换政府而没有续任。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很多希盟部长也强词夺理。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见:换联邦政府前文章,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见:希盟升官发财? 大部分政治委任也随着希盟的倒台后,陆续被踢走。 希盟下台,有人说是报应或是因果循环,或是因为内斗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政客,无论是来自什么政党或是什么阵营,基本上本质不变,只为自身利益,所以根本没有求变的决心,也根本无法割舍政治委任这块肥猪肉。 身为一名国会议员,就应该做一名国会议员应该的事,而不是去做什么政府投资公司的顾问或是油棕局的董事什么的。一,他有何能干可以管理公司吗?二,他有多余的时间吗? 三,真正有能干的专才还有机会吗? 这根本不就是利益冲突吗? 如今,PN还要将政治委任“发扬光大”到每名PN的国会议员,只要没有担任部长或副部长的,都将出任 GLC高职,令人难以置信。 这时,看到一些希盟领袖对这项GLC委任的评论,以五十步笑百步,简直是火上加油。Rafidah痛诉,议员们参选难到是为了官职?安华批评这是朋党的行为,是犯罪行为。 是,你们说的都对。为何希盟执政的时候不杜绝这陋习,为什么希盟就可以,其他人都不可以? 在大马,政客什么时候时候方可让能者居之。

为什么希盟是一届政府?

鼠年的到来,心情被很多大事件占据,美国伊朗交火一度让“第三次世界大战”成为热搜。 一场导致176人死亡的“空难”,最终证实是伊朗的“意外操作”。 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导致多人死亡,病毒火速在世界各地扩散,令人忆起痛苦的SARS。新加坡、西马和砂拉越都已经失守了,又到了口罩贵卖的日子。 在马来西亚,西马的领导们却在不断争吵,为了争权夺位撕破脸还大打出手...... 搞到“希盟一届政府”成为这个鼠年的政治八卦,当然也登上国际媒体新闻头条。 首相马哈迪表示,如果不做出一些改变,希望联盟可能是一届政府。 由马哈迪领导的希盟,在2018年5月的全国大选中,击败了长期执政的国阵。但自那以来,希盟输了5场补选,包括最近的Kimanis补选,而且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政府的支持率下降。 根据路透社的报导,(也转载于加拿大报章、美国报章等世界媒体),希盟自两年前意外获胜后,因不能实现治国和人权改革的承诺,依旧环绕着保护多数马来人的权利,而受到越来越多的评击。而马哈迪交棒给安华的承诺,也同样是个未知数。 新闻内容也提到老马当初交棒的曾诺- 也就是大选两年后交棒! 当然,老马如今一拖再拖,还是没有订下确定的时间。而这个两年承诺,却已经被同伴们忘得一干二净! 还是老马厉害,面对民众和多人的“逼宫”,他说,如果希盟四成员党领袖要他退位,他立刻退。土团党当然不会逆老马的意,公正党党魁安华当然不敢重滔覆撤,而最令人失望的是林冠英,竟然对老马恭恭敬敬,连讲都不敢讲,还不许党员们提起这个退位的事情! 老马曾经有句名言,意思是说人民是很善忘的。慢点,希盟成员党或许都忘了他们许下的承诺!忘了他们欺骗了选民,只会怪人民愚昧,竟然还会支持“盗国”的前首相纳吉(bossku)。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09574145796175 根据南华早报的报导,老马说路透社的报道断章取义,他认为希盟绝对不会成为一届政府!他说,输了补选,不代表希盟在来届大选会败仗。 根据Merdeka最新《马来西亚最新政治轨迹与发展》调查显示,超过6成(61%)的国人认为国家正朝向错误的方向前进,而选民对希望联盟政府的支持也已经减弱。 老马可以怪公正党内斗,可以怪前朝留下烂摊子导致经济不好,可以怪人民愚蠢支持纳吉,什么都可以怪就是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恋权、霸道、不遵守承诺和民族主义。如果希盟真的是一届政府,"静静“的行动党还敢出声吗?为了党争大打出手的公正党敢对老马兴师问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