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人容易骗:5大骗局

不说你不知,白人拉惹James Brooke的王朝是“骗”回来的。不要误会,没有要诋毁白人拉惹的意思,历史上出尔反尔和兵不厌诈,是官场和战场上平常事。由于好莱坞电影《Rajah》目前正在古晋开拍,而忆起了当时华人矿工的幸酸过去。 当年,帽山(也就是如今的Bau 石隆门)有一个源自印尼的华人社群,叫做‘十二公司’。这约有4000人的自治共和国,继承了兰芳共和国的制度,拥有自定法制和货币,以采金矿为主要经济活动。 James Brooke在砂拉越(当时的领土只有古晋市区范围)被封为王之后,十二公司也被逼缴税。后来因为税赋而引发纷争,华工起义在黑中火烧布洛克宫,白人拉惹破荒而逃。 简单扼要地说,后来Brooke假意和刘善邦谈和,岂知却是一场骗局。华工中计被袭击诛杀,华工不计妇孺老少全被杀害,帽山血流成河尸臭万里,而有了Bau (臭)的名字由来 (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有争议)。 所以,没有所谓的敌人,也没有所谓的朋友,如果太投入太认真相信你的敌人或朋友(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下场恐怕都会很心酸。由于近日骗术多民心乱,Watching Malaysia 综合以下近年著名“骗局”,提醒你...(苦)笑着小心看待! 1.投资致富计划:好康头留给你 这种投资计划很多,包括政府填海计划、外劳村、私人码头及房地产等,也有投资中国餐饮业、金条、海外地皮投资等等。让投资者将资金注入一家基金投资公司,承诺的回酬高达40%,心动吗?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投资计划拥有庞大规模,和单纯的金字塔式骗局不同,也有很多“大人物”涉入为其宣传。但不少类似计划最终都成了骗局,连许多老马识途的投资者都摔跤! 2. 一通电话几十万:瞬间迷失 这种电话骗局实在多不胜数, 此前统称澳门骗局,开始的时候都是说中了马票之类的,要付手续费方可以拿到奖金。如今,骗法已经逐渐改良多样化,也有许多冒充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执法人员、冒充绑架家人、手法五花八门,一不提防就上当! 很多受害者就是因为一通电话,担心自己涉入‘洗黑金’的圈套,担心自己银行户口的钱被冻结,而相信电话另一头的陌生‘执法人员’,毫无预警将自己幸苦的血汗钱白白送走。几十千或是几十万,多年积蓄瞬间消失! 3.情场高手:帅哥变黑人 受害者很多是中年女性,歹徒透过Facebook交友平台,取得对方的手机号码后,通过WhatsApp等社交通讯软件跟受害者连系。一旦获取受害者的信任与爱慕,诈骗歹徒就会以各种理由要求汇钱,以此骗取受害者的血汗钱。骗情骗色还骗钱,很多受害者事后痛不欲生,根本就不能接受被骗的事实,更加不敢报警,真悲哀! 很多爱情诈骗集团以大马为据点,被骗的女性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地。各国警方联合捣毁诈骗集团,多名嫌犯来自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和泰国,还有女翻译员翻译诈骗脚本,你说厉害不厉害 4.1MDB – 骗了全世界 有谁不知Jho Low?他风光的时候,坐世上最豪华游艇、和大明星出入、和Paris Hilton等名媛在全球各地疯狂砸钱开香槟party的情景,令多少大马年轻人羡慕。 那里知道,这些钱都是来自人民的血汗钱,很多都是来自砂拉越的资源!!! 《鲸吞亿万》作者说他骗过金融界的顶尖高手,买通政要,设局掏空国家,是这数十亿美元诈骗案的幕后主使者。 希盟在2018年509前的竞选宣言,就是要拿回这些钱和举控涉及的前首相纳吉。如今,希盟政府“履行承诺”将纳吉控上庭,让平民百姓知道这些官要的惊人收入和挥霍无度。而主角之一Jho Low,却逍遥法外。有人说,这个胖子或许已经整容过着一样奢华的好日子。而大马政府也真的知道他藏身之处,却没有进一步行动。 这场世纪骗局最终会如何结束,或许要等多一段日子,才会知道到底有没有被骗。 5.新的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U-turn   希盟的曾诺,真的“欺骗”了很多大马人,特别是砂拉越人。砂希盟的7大承诺,包括20%石油开采税,分发石油现金给砂人民,还有很多其他的(见: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单单说石油就好了,希盟已经坦白说,归还20%石油税给砂拉越,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其实,砂拉越人民已经不敢期望可以分得石油现金,只是万万想不到,连承诺的便宜油价也是“骗人的”。执政一年后的希盟,已经在开始准备取消石油津贴。本来,石油生产州的砂拉越人,希望投希盟拿回自己的权益(现金也好,石油税也好),那里知道却变成要付昂贵的油价! 最离谱的是希盟竞选宣言的第一条:也就是“废除消费税,并推出各项惠民福利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如今,希盟竟然说GST比较好,如果人民要的话会考虑重新恢复。原来,是因为希盟做出很难的承诺,老马说:“大选期间作出承诺是很容易的,但是当胜选后,要兑现时就很难了。” 怪不得很多人说,希盟的政权,是骗回来的! 希望联盟的斗争,不以种族、性别和宗教为单位,我们要保障的是所有人民的福祉,我们要停止破坏国家体制和公共机关,并且恢复法治,以便这些机关能良好、独立的 运作。 是时候由希望联盟带领全民,在黑暗中找到出路。 让我们一起昂首阔步,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希盟竞选宣言。 说你不知,和其他诈骗案件一样,很多当事人和受害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骗,直到诺干年后,才惊觉… oh 怎么U-turn了呢?  

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大家都知道,砂拉越资源丰富,但是砂拉越人始终是全国最穷苦的一群。 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的时候,砂拉越已经有产石油了。后来Petronas 成立,在1974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PDA)下直接接管砂拉越境内的石油和天然气,并答应给砂拉越5%的石油税。 就这样,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被Petronas拿走。Petronas的盈利和收入居全国之冠。所以说,砂拉越对于整个马来西亚这些年来的建设功不可没,看看那雄伟壮观的KLCC就知道! 没有砂拉越,就没有今天的马来西亚 而产油砂拉越,这几十年来连一条highway都没有,从原本的合作伙伴,渐渐沦为“最穷州属”。每年都等待联邦“施舍”,乞求财政预算案中僧多粥少的拨款。也因为这样,砂拉越郊区的学校越来越残,学校宿舍倒塌学生受伤的新闻时有所闻(见:很惨! 砂拉越郊区学校真的惨惨惨) 自从Petronas接管砂拉越的资源之后,联邦到底给了砂拉越什么?根据报导,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2017年贡献了505亿给联邦。令人纳闷的是,国油竟然不愿公布砂拉越到底有多少的石油储存量。 在多年前,所有的砂拉越领袖,包括来自当时的国阵以及仍然是反对党的火箭,都一律要求20%的石油开采税。在已故前首长Adenen Satem时期,在砂立法议会一致通过,要向当时的首相Najib领导的联邦政府索20%石油税。 那时,所有砂拉越人和政治人物都是同一条心:为了砂拉越,拿回砂拉越应得的,也就是20%的石油税。还有恢复砂拉越和马来亚同等伙伴的地位。   是谁承诺的20% 石油税? 为了要得到选票,石油税在上届大选当然是热门课题。 希盟还将这这些承诺白字黑字下来,还有火箭的官方录影,新闻报导等。除了曾诺提高石油税到20%之外,也曾诺石油现金。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在Ubah官方Youtube 中说:希盟白字黑字写下,提高石油税到20%!为砂拉越带来真正的自主权。  “希盟政府将把沙巴和砂拉越以及其他石油生产州的开采税,增加至 20%或同等 价值的收入,这是更公平分配石油收入的步骤之一,让这些州属能够自主承担 更多的州内发展。”取自希盟竞选宣言承诺(3) 共享国家财富 砂希盟的7项承诺。 终于盼到改朝换代,从希望到失望,说好的承诺的都变了样。 众所周知,希盟已经执政超过一年。很多曾诺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比方说要关闭的Lynas,承认统考文凭,还有就是归还砂拉越20%的石油税。 首相马哈迪虽然是老油条(见:全球最老’油条’ – 马哈迪!),但绝不不含糊其辞。马哈迪说: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而是指南。 (摆明告诉人民他不会遵守宣言)。近日,他说:20%的石油开采税予砂拉越和沙巴是行不通的。 马哈迪说的是实话。虽然希盟不遵守曾诺,而把重心放在第三国产车,飞行车计划,5年电缆计划等穷苦人民非常不解的“大方向”,至少老马没有继续骗砂拉越人的意思。 不敢怪老马,不敢向西马争取 反之,砂拉越的希盟领袖却言行不一。他们不敢怪老马、不敢向西马争取,反而将所有的错归咎在砂拉越政府的身上。 2018年7月。张健仁说:20%石油税,将会是税后盈利的20%。 2018年10月。张健仁说:联邦可以给20%石油采税和给回50%砂拉越税收,条件是砂拉越政府全权负责教育和医疗的费用。 今年,财政部长林冠英还说,国家经济不好,所以不能归还20%石油税。但是张健仁却一直说是砂拉越政府自己不要的。难道履行承诺还钱需要砂拉越同意吗? 在这种情况下,张健仁还敢说,不是希盟违背承诺。而他的秘书黄庆伟说:砂拉越要共享资源的联邦精神。 以前敢敢向国阵要求20%石油税的火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再车大炮! 综合以上张健仁团队的说法,可以总结以下三点:(1)张健仁的所有说辞都没有经过马哈迪的同意和认可,马哈迪并没有说过什么条件和盈利等等说法  (2)张健仁团队并没有向联邦要求砂拉越的权益,包括遵守曾诺归还20%石油税。他们只是在老马发言后,根据老人的意愿来‘拍马屁’。 最后,张健仁团队的所有解释都只是试图把错推到别人身上。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承诺根本就不能实现,但是张健仁还要强词夺理,坚持不敢承认‘希盟说到做不到’,所以只好硬硬车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