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的钱,就是来自砂拉越

国油公司(Petronas)总裁致辞,原来是因为他不同意联邦政府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此前,国家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突然致辞的消息震撼全城。 坊间流传他辞职的理由,与政府计划修正《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有关。 他将在下月调任为马航主席,而东姑莫哈末道菲将成为国油新主席。 拒绝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如今路透社引述5名内幕消息来源,独家报导他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同意支付砂拉越的石油销售税。 知情人士指出,Wan Zulkiflee 不同意首相慕尤丁缴付砂拉越4.7亿美元销售税。 在新型冠状病毒抑制油价的同时,额外的付款将冲击国油和国家的预算。 国油是大马唯一一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公司,而Wan Zulkiflee已掌舵国油5年,并由2018年4月1日起续约3年。Wan Zulkiflee在1983年加入国油后,就以此为其毕生事业。 砂拉越开始征收石油销售税之后,石油一直拒绝缴付。希盟政府上台之后,双方控上法庭。国盟政府近日方和砂拉越达致协议,同意缴付石油销售税。 希盟的空头支票:20%石油税 砂拉越的自主权和石油税,是长期以来的课题。砂拉越和沙巴在南中国海水域拥有我国最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砂沙长期为大马贡献60%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但仅获得5%的石油税。 希盟在上届国选以归还20%石油税作为竞选宣言, 捞取不少选票,岂知大选过后完全跳票,国油还入禀法庭拒绝缴付砂拉越一分一毫。 Wan Zulkiflee曾公开表示,砂拉越“没有法律权限”要求增加石油税,强力反对砂拉越要求增加石油税的要求。 马哈迪此前还是首相的时候表示,政府无法满足各州提出将开采税提高至20%的要求,并考虑出售能源巨头国家石油(Petronas)的股份,以便为负债累累的政府筹集资金。此举还可能让砂拉越和沙巴等州在国油的经营中拥有发言权。 由于油价暴跌,国油公司(PETRONAS)2020财政年首季(截至3月31日止)净利按年猛挫68%,至45亿令吉,去年同期为142亿令吉;营收从620亿令吉,按年倒退4%,至596亿令吉。 国油指出,虽然石油产量增加和美元走强,但首季业绩依然令人失望,归因于原油、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LNG)平均售价暴跌,再加上资产减值大增,导致净利大幅萎缩。

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大家都知道,砂拉越资源丰富,但是砂拉越人始终是全国最穷苦的一群。 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的时候,砂拉越已经有产石油了。后来Petronas 成立,在1974Petroleum Development Act (PDA)下直接接管砂拉越境内的石油和天然气,并答应给砂拉越5%的石油税。 就这样,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被Petronas拿走。Petronas的盈利和收入居全国之冠。所以说,砂拉越对于整个马来西亚这些年来的建设功不可没,看看那雄伟壮观的KLCC就知道! 没有砂拉越,就没有今天的马来西亚 而产油砂拉越,这几十年来连一条highway都没有,从原本的合作伙伴,渐渐沦为“最穷州属”。每年都等待联邦“施舍”,乞求财政预算案中僧多粥少的拨款。也因为这样,砂拉越郊区的学校越来越残,学校宿舍倒塌学生受伤的新闻时有所闻(见:很惨! 砂拉越郊区学校真的惨惨惨) 自从Petronas接管砂拉越的资源之后,联邦到底给了砂拉越什么?根据报导,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2017年贡献了505亿给联邦。令人纳闷的是,国油竟然不愿公布砂拉越到底有多少的石油储存量。 在多年前,所有的砂拉越领袖,包括来自当时的国阵以及仍然是反对党的火箭,都一律要求20%的石油开采税。在已故前首长Adenen Satem时期,在砂立法议会一致通过,要向当时的首相Najib领导的联邦政府索20%石油税。 那时,所有砂拉越人和政治人物都是同一条心:为了砂拉越,拿回砂拉越应得的,也就是20%的石油税。还有恢复砂拉越和马来亚同等伙伴的地位。   是谁承诺的20% 石油税? 为了要得到选票,石油税在上届大选当然是热门课题。 希盟还将这这些承诺白字黑字下来,还有火箭的官方录影,新闻报导等。除了曾诺提高石油税到20%之外,也曾诺石油现金。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在Ubah官方Youtube 中说:希盟白字黑字写下,提高石油税到20%!为砂拉越带来真正的自主权。  “希盟政府将把沙巴和砂拉越以及其他石油生产州的开采税,增加至 20%或同等 价值的收入,这是更公平分配石油收入的步骤之一,让这些州属能够自主承担 更多的州内发展。”取自希盟竞选宣言承诺(3) 共享国家财富 砂希盟的7项承诺。 终于盼到改朝换代,从希望到失望,说好的承诺的都变了样。 众所周知,希盟已经执政超过一年。很多曾诺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比方说要关闭的Lynas,承认统考文凭,还有就是归还砂拉越20%的石油税。 首相马哈迪虽然是老油条(见:全球最老’油条’ – 马哈迪!),但绝不不含糊其辞。马哈迪说:竞选宣言不是圣经而是指南。 (摆明告诉人民他不会遵守宣言)。近日,他说:20%的石油开采税予砂拉越和沙巴是行不通的。 马哈迪说的是实话。虽然希盟不遵守曾诺,而把重心放在第三国产车,飞行车计划,5年电缆计划等穷苦人民非常不解的“大方向”,至少老马没有继续骗砂拉越人的意思。 不敢怪老马,不敢向西马争取 反之,砂拉越的希盟领袖却言行不一。他们不敢怪老马、不敢向西马争取,反而将所有的错归咎在砂拉越政府的身上。 2018年7月。张健仁说:20%石油税,将会是税后盈利的20%。 2018年10月。张健仁说:联邦可以给20%石油采税和给回50%砂拉越税收,条件是砂拉越政府全权负责教育和医疗的费用。 今年,财政部长林冠英还说,国家经济不好,所以不能归还20%石油税。但是张健仁却一直说是砂拉越政府自己不要的。难道履行承诺还钱需要砂拉越同意吗? 在这种情况下,张健仁还敢说,不是希盟违背承诺。而他的秘书黄庆伟说:砂拉越要共享资源的联邦精神。 以前敢敢向国阵要求20%石油税的火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再车大炮! 综合以上张健仁团队的说法,可以总结以下三点:(1)张健仁的所有说辞都没有经过马哈迪的同意和认可,马哈迪并没有说过什么条件和盈利等等说法  (2)张健仁团队并没有向联邦要求砂拉越的权益,包括遵守曾诺归还20%石油税。他们只是在老马发言后,根据老人的意愿来‘拍马屁’。 最后,张健仁团队的所有解释都只是试图把错推到别人身上。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些承诺根本就不能实现,但是张健仁还要强词夺理,坚持不敢承认‘希盟说到做不到’,所以只好硬硬车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