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公正党内斗延烧到砂拉越,昔日20年来与安华abang adik,或者把安华当神来拜的战友们,今天摆明立场与Azmin敏派同一阵线;为了西马领导人的恩怨导致砂拉越公正党四分五裂,上演砂公正党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内讧。 砂公正党大会本订于本月23日在美里举行,不过,砂公正党领袖此前发表联合文告,取消在美里举行的砂公正党大会。但是,砂北部的领袖却说,党主席安华已经指示砂州大会如期举行。那么,到底这个星期六的砂公正党大会还举行吗?会有多少人出席?后果又会如何? Tanjung Piai 补选火辣辣一巴掌 虽然砂公正党大会和刚刚结束的Tanjung Piai 补选成绩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却有一个重大的关联。首先,看看希盟领袖们怎样分析形容Tanjung Piai的惨败成绩。  安华说,我们也需要通过兑现承诺,重新赢取人民对希盟所落实政策的信心。公正党副主席阿兹敏说,不应互相指责而是应该继续挺马哈迪。原以为国阵的多数票不会超过2000张的老马,说他会认真、深入和诚实去检讨这次败选的真正原因。而大方和Zakir吃饭的土团党青年团总团长赛沙迪却在面子说上向马来西亚人深深致歉,并指希盟要以行动来回答所有的悲愤。 希盟在上届大选中胜出,确实很多曾诺没有实现,在打击贪污、远离种族政治和降低物价等方面恍如一场春秋大梦。白字黑字的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直接侮辱选民的智慧。不承认统考文凭、爪夷文事件、不兑现砂拉越的承诺、继续老马时代的朋党主义、推行第三国产车、飞行车、很多很多等等。如今这些希盟领袖们以为人民只是不满“改变的步伐”而惩罚希盟, 还真好笑。  选民是要惩罚希盟,因为希盟骗人、不听民意、走回老马时代旧路。  政客忙着做爱搞政治 希盟整天忙着内斗,争权夺利,从男男性爱短片事件到如今的砂公正党内讧,有完没了地搞政治动作,在大事小事上把人民付托的重任放在脑后,也是真正原因之一。 (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砂公正党高层取消在美里举行的砂公正党大会,是因为要和Azmin战在同一阵线,以行为抗议阿兹敏不被邀请出席公正青团大会及主持开幕礼。 这敏派都是砂拉越公正党的重要人物,包括公正党砂州主席巴鲁比安、署理主席Baharudin、第一副主席Willie Mongin、第二副主席Nicholas Badwin、第三副主席兼全国妇女组副主席温夏妮、第四副主席兼砂妇女组主席Nurhanim、砂州选举委员会主任施志豪,以及全国副主席Ali Biju。 而北部支持安华的派系包括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及Julau国会议员孙伟瑄,共20个区部主席,他们直批恫言取消砂大会的一些砂州领袖傲慢,还忘了安华昔日的战斗。 为了挺敏走火入魔 公正党北部领袖呼吁党员们全力站在党主席安华背后,继续推动党斗争。张有庆也说,党员们已准备好出席大会,若一些领袖因为搞政治动作,扼杀基层党员的机会是残酷的行为。而且,一些代表们已买机票、安排好住宿及交通工具,临时取消大会对他们不公平。 砂公正党内部纠纷,自从去年党选爆发内斗至今长达一年仍未平息。当时是Azmin VS Rafizi,而如今是安华 VS Azmin。  一些区部领袖在安华到古晋时拒绝前往机场迎接,让场面看起来很少人,反之Azmin到来时却盛大欢迎,还有人挂Azmin任相的横幅。 Baru Bian 州主席地位不保? 一些区部已经联署拉倒公正党砂委员会主席Baru Bian,表明不支持Baru Bian 及Azmin的立场。这项保密的联署已经见报多次,据说许多区部已经安排签名及各别寄给吉隆坡党中央,一旦党中央收集到足够的签名就会撤换砂委员会。这个星期六的党大会或或许会有‘好戏’上演。 砂公正党的内讧,进一步证实了希盟领袖的重心,还是不断的政治活动,罔顾党员和人民,Tanjung Piai人民给希盟的“教训“无论是多么地强烈,对于这些政客而言,都没有自己的利益来的更加重要。

Tanjung Piai补选 VS 两个月花红

还有几天就是Tanjung Piai 补选了。 这是自2018年5月9日后的第九场补选,也是那么多补选中,最有趣的一场,因为胜负难料,怪象乱出。很奇怪的是,跟其他补选比较,砂拉越人对这场补选兴趣乏乏。 有人说,这场补选所造成的社群分裂,是值得研究的课题。也有人说,选民的投票倾向,可以预测希盟在下届国选可否保住江山。还有人说,补选的成绩,可影响砂拉越州选会否会于明年进行。 如果希盟惨败的话,特别是失去华裔选民的支持的话,一些政治分析家认为这是希盟失民心的最好证明,也就说明了这是砂拉越执政联盟GPS进行州选的最好时机。趁希盟的乡村管委员会尚未成熟成为“武器”前,火速进行州选,这对GPS而言绝对有利。   见:希盟全力攻砂,被网友骂翻天 今时不同往日,ceramah冷冷清清  根据报导, 在Tanjung Piai补选的希盟活动上,即使是土团和行动党部长撑场,都吸引不到人潮。只有公正党主席安华在丹绒比艾第一次露面的政治讲座会,才看到人潮。基本上,民众的反应就是冷漠。 希盟的支持率跌倒低谷,马哈迪又赖死不退,从爪夷文、统考、拉大拨款、马来人尊严大会、年轻部长脸带笑容和Zakir的合照、一名土团党国会议员安排Zakir出席大型祈祷活动很多人都很想“惩罚和教训”不守承诺的行动党。 见: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而砂拉越人,对这补选就更加不感兴趣。 从多名候选人和有关竞选活动,都好像不关事。 砂拉越的年轻人,比较关心越开越多的珍珠奶茶店。大妈们在盘算省钱绝招:2020年开学攻略。 而公务员正在等待前所未有的两个月花红。 https://www.facebook.com/SCSarawak/posts/10157698943152118 无论补选的结果是什么,拿了花红后的砂拉越人,心情大好,又逢佳节的来临带动经济购买力,全民乐融融,还有什么时候比这个时候举行州选更好呢? 但是,根据报导,砂首长AbangJo却说砂拉越不会在2020年上半年举行砂选举。那么州选是在后年举行的话,砂拉越的公务员们岂不是还有机会在明年拿多两个月的花红?那真的是发咯!

暗势力阻止‘同性恋首相’就任?

雪州伊斯兰高庭近日判处5名同性恋者监禁、鞭刑和罚款,而引起社会关的注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宗教法中,肛交和同性恋是非法的,公正党主席及“候任”首相安华就曾经在鸡奸被控入狱,不是第一,而是两次。(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去年8月,瓜拉登嘉楼州首次公开鞭笞一对女同性恋伴侣,而成为国际新闻头条。在今年4月,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而遭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判处罚款3300令吉以及鞭打 这对年龄32岁和22岁的女同性恋,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被罚公开鞭笞长达16分钟,以及监禁,以作为这对女同性恋和对公众的一个提醒。 据了解,这对女同性恋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们也认为比起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同性关系更加有安全感。在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还在车内搜出司机驾驶座上,有一具人造的男性生殖器官。 在马来西亚的做爱危机 无论是男男或是女女,企图发生性行为,被人知道之后,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令人不禁想到数个月前的登上国际头条的男男性爱短片事件。(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性爱短片“真”的,那又怎样?。 事情闹大后,一名公正党成员承认自己男主角之一,在警方多月的专业调查后以“不能够确定另一男主角的身份”早早了事。虽然有视频为证,但却没有人受到对付,那是被判坐牢和鞭笞的同性恋者一定很不甘,真是同人不同命。 无所不在的暗势力? 近日,《砂拉越报告》网站报道,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一家旅行社告上法庭,指他未偿还所欠下约33万令吉的旅行费,不仅包括他与家人今年元旦期间到摩洛哥旅游,以及5月赴山打根政治演讲的行程。这也是该男男性爱短片的事发地点。 砂拉越报告在这个时候张贴此闻,让人不禁联想到近日马哈迪澄清阿兹敏不是他的继承人,2020年不交棒,以及有关“暗势力”的消息。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这男男性爱短片的流传,是暗势力在操作?但是,有关的视频至今无法证实也没有人受到对付,是不是也是暗势力,《砂拉越报告》这时的帖文意味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暗势力? 林冠英公开说,行动党人被指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在国安法令下被逮捕,是暗势力的运作。如今涉虎案未控先撤,是不是也是暗势力了?希盟执政年代,有“暗势力”要对付现任政府。这个暗势力要对付行动党,要对付阿兹敏,是否也是要对付安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说是暗势力,现在这个政府真是匪夷所思!

Tauke, 你到底怕老板什么?

最近网络上都是砂拉越财政预算案的新闻,褒贬不一,有人很开心很期待明年的“福利”,有人觉得这根本就是在分糖果。 如论你在上届大选支持哪一个阵营,或者在来届州选将神圣的一票投给阿猪阿狗或阿猫,你都不能否认:任何政策,只有是利民,都是好的,因为人民才是真正的老板! 以前,反对党不断地提醒执政党和选民,人民才是老板。令人遗憾的是,无论是以前的国阵或是如今改朝换代后的希盟,政客们从来都不怕人民这些真正的老板。 西马老板效应 身在希盟的砂拉越议员们也因为“怕老板”而不敢为砂拉越发言为砂拉越争取福利,犹如只听命于西马希盟的大哥大,而忘了他们之所以可以当选,是因为砂拉越的人民。 或许因为西马老板太厉害或利益熏心,因为“怕老板”而静静不敢出声的案例数不胜数,其中包括:为砂拉越取回20%石油税、为砂拉越争取建设计划、为砂拉越取得应得的拨款、承认统考文凭等。 这个 afraid of boss“怕老板”课题也在州议会内掀起骂战,导火线是因为希盟取消了砂拉越3项大桥计划,即Batang Lupar, Igan和Rambungan 大桥。这三个计划是前朝国阵政府根据人民需求而批准的,但希盟执政后却宣布终止相关计划。更甚的是,砂希盟代表并没有为砂拉越继续争取,表现得犹如“怕老板”般,静静不敢出声。 工程部长Baru Bian解说,取消这些计划是因为这些路段均隶属砂州道路,因此相关工程的权限应归于砂政府负责。前文提到,任何计划都应该以民为本,因为人民才是老板,Baru Bian大哥,虽然你是联邦部长,同时也是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争取联邦拨款来建设利民的计划,难道有错吗?  要继续和联邦分享? 再来就看2020联邦财政预算案的拨款。希盟答应给予砂拉越同等地位,也就是三邦之一,还以为拨款也是三分之一,非也非也,希盟政府答应将联邦的总发展拨款30%分配予砂拉越,其实也没有,虽然贡献最多石油,砂拉越获得拨款的比例只有多一点点(多过柔佛但是少过沙巴)。 针对这点,希盟砂主席张健仁却不是帮砂拉越获取更多拨款,却帮西马老板美言说拨款已经比前朝多。 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可是反对党以前最执着的课题之一,但是如今,迟迟不愿承认统考文凭,张健仁却还要人民‘顾虑马来人的感受‘。而身为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的张健仁,扬言对刘天球采取纪律行动,原因就是因为刘天球直接批评老马,“得罪老板”的下场,张健仁比谁更懂,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人。 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真正“马”车:第三国产车 关于20%的石油税,这可是白纸黑字写在竞选宣言内的。希盟政府却说没有钱。但是却有钱实行其他很多东西,如飞行车、第三国产车、5年光纤计划等。而来自砂拉越的州议员,却要砂拉越有“联邦共享精神“,也就是和西马继续分享我们的资源,不要计较付出和得失,Tauke,这真是叫砂拉越人情何以堪? 

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如果老马是实权财长,那么林冠英是什么? 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发表掷地有声的研究报告GLC Monitor 2019: State of Play Since GE14 report,指财政部辖下9家主要公司的掌控权,直接移交给首相署的经济事务部丶企业发展部和乡区发展部。 IDEAS Terence Edmund 指马哈迪才是实权财长。 IDEAS研究员Terence Edmund直截了当指出,马哈迪才是掌握“实权”财政部长,而林冠英的财政部实际上只是政府财政支出的监管者。 财政部管辖范围内的主要政府企业,包括国库控股Khanazah和国民投资公司(PNB)已移交给首相署。林财长也负责监督一些表现不佳的公司。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控股(FGV)纳入经济事务部,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RISDA)由乡区发展部管辖,企业发展部则控制着占据国内98%企业的中小企业。” 这些部门辖下的公司几乎涵盖马来西亚整个公司领域。 “其中,企业发展部丶乡区发展部都是由土团党部长所领导,企业发展部长是“飞行车”Redzuan Yusof,而乡区发展部长则是Rina Mohd Harun;而经济事务部则由公正党的Azmin Ali所领导。” 全部都是老马的心腹。虽然Azmin还是公正党领袖,但是已经慢慢变红了。 换句话说,马哈迪是实权财长,土团是中央政府,如假包换。 这和国阵政府时候的文化,几乎是同出一辙的,只是名义上的财政部长如今是负责“常年财政预算案开支的看管者”的林冠英。 林冠英立刻在国营电视澄清,说他不是傀儡。很遗憾,他没有举出任何实际证据来反驳IDEAS研究报告的所有论点。换句说,该报告所指出的都是事实。林财长唯一的反驳是,其他人欲中伤希盟。 希盟竞选时,曾经做出很多承诺,其中包括首相不兼任财长,政治人物不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职位。 结果,老马就“无何奈何”之下将财长的职位让给了华裔林冠英,但把最重要的管钱单位移到首相署,同样重要的移给亲信,而政府相关公司,从巫统的手,换到土团的手。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各部长都否认。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只有老马直言不讳,此前回应自己政治秘书的妻子祖乃达,受委马来西亚计划信托基金(Amanah Ikhtiar Malaysia)主席问题时就说,希盟会继续政治委任。 见:希盟升官发财? 看到这种“新马来西亚”,还是这个贴切:笑骂从汝,好官须我为之 ( 意即:要耻笑要唾骂随便你,这油水肥肥官位我坐定啦 )! https://www.facebook.com/kwkohmy/posts/716181198863623

老马得罪全世界,人民迟早吃草

马哈迪曾说,他最讨厌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没完没了说教”。如今相爱相杀的故人都不在了,只有老马继续“说教”,说华人、马来人、土著、新加坡人、犹太人、印度人、美国人,还有“间接”批评中国人。 他再度上任后不断抨击和谴责他不喜欢的每个国家,似乎世界围绕着他而旋转。他抨击了美国,香港,印度,以色列,新加坡甚至缅甸。他侮辱了印度教徒、中国人、犹太人、美国人以及几乎所有非穆斯林。 老马:懒惰马来人;钩鼻犹太人  对于希盟政府继续扶持的马来族群,马哈迪也是常常批评的。老马一边说马来人懒惰,可是在政策上和行动上仍然偏帮马来人,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最新的财政预算案,也写明了这一点。 他参与马来人尊严大会光明正大讨论种族议程,是他身为马来人的权力,但董教总商议爪夷文课题,老马却说人家是种族主义者。 见:先对付‘种族主义’董总,或“恐怖分子”Zakir? 马哈迪对犹太人的憎恨是举世闻名的。他甚至人身攻击,说 “钩鼻” 的犹太人,是让中东局势混乱的始作俑者。他也质疑600万犹太人在二战被杀,发表许多仇恨犹太人的争议性课题。   面对他人的批评,老马是不能接受的。当他人批评老马对犹太人的言论时,他说他有“言论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在国内也一样,土团党的Rais Hussin说:“立刻大选希盟会输”,老马立刻扬言对付破坏组织形象的领袖。 近日,火箭的刘天球批评老马,说马哈迪是“纸老虎”,且说即使少了土团党,希盟依然可以组成一个政府。刘天球看样子很多会被火箭“牺牲”,因为现在的火箭和当年的马华一样,很怕老马。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很少人敢说老马了。连昔日的张健仁(砂希盟主席和砂火箭主席)如今也是看老马脸色做人。 敢敢得罪印度 大家都知道马哈迪有印度血统,但是他对印度也一样性不改,继续煽风点火。 现在大马印度的外交风波已经是全球热搜。刚刚挨过寒冬的大马油棕,如果印度真的杯葛,大马很多人会更恨老马,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因为老马 – 他那张臭嘴,还有维护Zakir的代价。  马哈迪指责新德里“入侵并占领”Kashmir,印度政府表明不满大马干预印度内政。印度商人发起杯葛大马粽油运动。这将可能会压低价格并损害农民收入。棕油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农业出口产品,而印度是最大的客户。很多部长都冒冷汗寻找方策,但是老马就是老马,他拒绝道歉,据对收回言论。 还有,马哈迪顽固而傲慢地选择保护Zakir Naik,也触怒了印度。Zakir是印度的通缉犯,涉嫌散布仇恨言论,洗黑钱和资助恐怖主义;但是老马坚决庇护Zakir.   见: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在世界舞台上“口不择言”  他应该非常想念他首次担任首相的光芒(从1981年至2003年)。当时,他被视为反对西方的穆斯林英雄。 老马说以色列是侵害巴勒斯坦人的犯罪国家。他谴责缅甸人民对罗兴亚穆斯林的待遇。他曾间接抨击中国镇压,压迫和压制穆斯林维吾尔人。他好像期待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世界的鼓掌和欢呼,但是:什么都没有。 很奇怪地,老马不敢直接讲中国不好。他利用Zakir来谴责中国对罗兴亚穆斯林的不公对待。但是他却多事地介入香港内政,说香港特首应辞职。 新加坡,中国和美国是马来西亚的三个最大出口目的地。另一方面,印度是马来西亚在2018年的第七大贸易伙伴。香港去年是马来西亚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毫无意外,马哈迪已经以某种方式冒犯了这些所有国家。 而这得罪全世界的代价,或许就是我国经济贸易一落千丈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