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鸡

近日,两名大马前首相在社交媒体吵架,让人民知道不少内幕,也明白了人民在这些大人物的心里,就像鸡。 真难为他们的网络兵,老板不停吵架,三更半夜了还要加班删除留言,甚至还封锁留言的网民。 鸡的故事是这样的,马哈迪日前在接受网媒当今大马访问时曾以“偷鸡论”嘲讽里扎案。他形容里扎案就像是“偷了11只鸡后只还回一只鸡”就平安无事。 不过纳吉以“还鸡论”作出反击,声称里扎其实是“收到11只鸡,之后归还13只”。他也说,老马在任的时候整个鸡舍都被他的朋党宰杀。 马哈迪也说,他的孩子不曾获得政府的合同,要求纳吉出示证据,并重提一马公司弊案,坚称纳吉继子里扎靠台底交易脱身。 结果,纳吉还真的拿出证据。  “他(马哈迪)要我出示证据,我就给他看,我们在等第七任首相的回应。过去22年他(自称)为民族与宗教斗争,最后他的孩子成为第二富有的马来西亚马来人/回教徒。其他1600万没能像他孩子那样成功的马来人,都因为懒惰,妒嫉其他有钱人。 纳吉也列举马哈迪三个儿子涉及台底交易的指控,其中包括米占在1990年代成立船务集团公司。 他问道:“他是你儿子吗?1998年爆发经济危机时,这家公司最终需要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通过马来西亚国际船务公司(MISC)出手拯救?当时,MISC和国油不是要向任相的你汇报吗?” 他还说,马哈迪次子莫扎尼1997年成为班台医院集团最大股东并获得外劳医药检验有限公司特许权和政府医院供应合约,以及2002年创立肯查纳石油及获得马石油合约时,马哈迪都还在担任首相。 他说,当马哈迪幼子慕克力在2003年掌控OPCOM控股时,财政部指示马电讯直接颁发一份总值2亿令吉以上的合约给该公司,当时的首相和财政部长正是马哈迪。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2020年值得关注的官司

随着Pujut YB 陈长锋一案落幕,即联邦法院维持砂拉越州立法会议上的决定,撤销陈长锋的州议员资格,2020年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案件呢? 以下为Watching Malaysia 为读者整理2020年不可错过的官司: Indira VS IGP  很多人告警方,成功控告警方的案例也很多,但是这宗案件特别值得关注。除了索求RM1亿赔偿之外,这是一宗家庭悲剧,一名母亲的悲痛,一个超过10年无法见到爱女的深深剧痛。 这个震撼国际社会的案件,经过冗长的斗争,原本随着法庭的多次裁决,理应落幕。但是法庭的裁决却没有受到多方面的遵守,包括警方。 2009年,Indira的前夫改信伊斯兰后,也擅自替3名子女改教,当时只有11个月大的幼女也被其前夫带走。  民事高庭已在2010年把子女抚养权判给Indira,并在2014年发出职务履行令(mandamus order),指示时任全国总警长卡立在7天内逮捕英迪拉的前夫,并将幼女归还母亲。联邦法院于2018年1月做出标杆性裁决,裁决其前夫单方面为孩子改信伊斯兰无效。  至今,警方仍未有行动。 所以,Indira决定入庭起诉警方。最令人气愤的是,总警长竟然说他知道其前夫的位置,还说希望此事可以有个“圆满结局”。难道警方的权力在法庭之上吗? Indira的幼女,还记得母亲吗?  Sarawak VS Petronas  大家都知道,砂拉越资源丰富,生产石油天然气造就了富有的Petronas傲人的KLCC,但是砂拉越的乡区学校却依旧残旧还是危楼。 原本承诺的20%石油税又成了‘谎言’。砂拉越政府开始征收的5%州销售税,但是Petronas却成为唯一一家没有缴纳销售税的油气公司。 于是,砂拉越政府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入禀公堂取回公道和💰💰。  法庭程序涉及许多法律知识条款,平民百姓虽然不懂技术上的那些司法检讨,但是却明白砂拉越都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之前一直说支持砂取回权益的行动党张健仁和同僚,至今未有表态。 Petronas针对砂拉越政府征收销售税所提出的司法检讨申请一案,高庭法官定3月13日作出裁决。 人民 VS LYNAS  去年,本来说大选后就关掉Lynas的希盟政府最终允许Lynas更新执照,人民好像被浇了一盆盆的冷水。 见:官字两个口:Lynas不毒了,电讯塔无辐射了? 根据报导,拯救大马委员会(SMSL)主席和另2民众入禀高庭,控告Lynas和大马政府。 他们在上个月获得庭令,以进行司法审核,挑战内阁于去年议决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6个月的决定,并把包括首相在内的4方列为答辩人。 答辩人包括首相代表的内阁、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原子能执照局(AELB)及Lynas。内阁是因为篡权,部长则是失责,AELB则没有履行职责及Lynas莱纳斯是利益关系者。 历年来Lynas也面对不少官司,所有控告都被驳回,其工厂从前朝到新政府仍然是所向无敌,如今仍然运作如故。而乱乱指控Lynas, 还会吃官司被告毁谤呢! Malaysia VS Najib  不知不觉,这个“世纪审讯”的案件就快要一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可告一段落,也不知大马可以拿回被“盗取”的钱财吗! 官司开始的时候像看戏那样,但是随着日子越拖越久,人民关心的热度难免有点下降。想不到的是,Najib竟然因此成为搞笑版的网红!虽然如此,这个仍在进行的审讯,造就了许多大马人茶余饭后的佳话,或国际笑话。 Jho Low下落仍然成谜,Najib真的是听老婆话。在案子结束前,唯有继续看戏吧! Malaysia VS Rosmah  终于,Rosmah也被控上庭了。Rosmah于2018年11月15日在地庭面临2项在砂拉越369所乡区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中,索贿1亿8750万及收贿150万的指控,惟她皆不认罪。 她于2019年4月10日在地庭面对1项加控罪状,指她在上述合约中,收贿500万令吉,她同样否认有罪。 除了她的膝盖的伤势之外,人民其实对她的衣着和容貌、发型、身型,更有兴趣。你又什么重大发现吗?

多功能警察:查坏老婆

纳吉任相期间的“秘密”录音曝光后,揭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劲爆机密”,除了其“后宫听帘”政策足以让世人“八卦”之外,马来西亚的国家安全和警方的操守实在值得令人关注。 这些录音片段,(共9段电话录音·)是由MACC反贪会首席专员拉蒂法在1月8日记者会上公布,揭露前首相纳吉及相关人士犯下泄露机密、掩盖罪行、妨碍司法公正等罪行。 其中最著名的有Rosmah吼老公的: Can I advise you something。 她又骂又darling前darling后,想到堂堂大丈夫被妻子牵着鼻子来走,还真好笑。犹如谐星的纳吉还不断自嘲,这个词句竟然还在网上红了起来! https://www.facebook.com/najibrazak/posts/10156644052505952 录音哪里来的? 这是很多人的疑问。窃听的这种事,间谍那样,好像007电影才看到的事,原来在大马一直上映。相信这不是外国间谍的行为,而有这种本事的,相信就只有犹如间谍的神秘special branch (政治部)。 原来,内政部不断窃听大马人的电话,包括首相在內。而电讯公司就是同党。而高官对于这件事仿佛觉得理所当然!言下之意,是不是如今的政府高官也被偷偷窃听?一旦又“换”了政府,就可以用来“换”好处? 很忙的警察 而反贪污委员会是如何拿到电话录音的呢?虽然我们都很爱八卦,特别是前首相如何被老婆骂、怎样骗钱等,但是这样窃听电话还公布出来,到底是合法、道德的行为吗? 有专业人士,包括大马律师公会、希盟在內的议员,都不赞同反贪污委员会公布录音谈话的做法。纳吉也打算告MACC,增加案件的变数。 收到这些录音的警方也讲援引3项条文,包括泄密等条文,调查反贪会首席专员拉蒂法! 拉蒂法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屈服于阴谋论,也要报警。就这样,大马警方突然间又多了很多工作。 多功能大马警方 大马的警方是很多功能的。警方可以窃听任何人的电话,有能力打击国际恐怖组织,针对《合艾和平协议》签署30周年纪念聚会的所有出席者展开调查,但是却无法鉴定男男性爱短片中的男主角。 https://www.facebook.com/zaobaosg/posts/3418897674848043 来自玻璃市的马来社运分子安里仄末(Amri Che Mat)和牧师许景裕(Raymond Koh),都是遭“强迫失踪”的受害者,而绑架者正是警方政治部人员。如今,仍然下落不明。 大马警方可以查到任何人的行踪,但是对于Indira Gandhi女儿的下落,始终有心无力。 马哈迪兼任内政部长?调查土团党议员涉毒? 警方属于内政部的管辖,而内政部的重心和优先,在很多事件上都令人摸不着头。 因为内政部的无能,无法改善牢內不断上升的死亡事件等侵害人权事件,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博士还特别撰文讽刺说,马哈迪应该也兼任内政部长一职。 如今,令人瞩目的土团党议员涉毒一案,且让大马和全球拭目以待,看内政部会如何“秉公”处理,大马警方如何发挥其多功能!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PressCP/posts/2787807491311678

大马人容易骗:5大骗局

不说你不知,白人拉惹James Brooke的王朝是“骗”回来的。不要误会,没有要诋毁白人拉惹的意思,历史上出尔反尔和兵不厌诈,是官场和战场上平常事。由于好莱坞电影《Rajah》目前正在古晋开拍,而忆起了当时华人矿工的幸酸过去。 当年,帽山(也就是如今的Bau 石隆门)有一个源自印尼的华人社群,叫做‘十二公司’。这约有4000人的自治共和国,继承了兰芳共和国的制度,拥有自定法制和货币,以采金矿为主要经济活动。 James Brooke在砂拉越(当时的领土只有古晋市区范围)被封为王之后,十二公司也被逼缴税。后来因为税赋而引发纷争,华工起义在黑中火烧布洛克宫,白人拉惹破荒而逃。 简单扼要地说,后来Brooke假意和刘善邦谈和,岂知却是一场骗局。华工中计被袭击诛杀,华工不计妇孺老少全被杀害,帽山血流成河尸臭万里,而有了Bau (臭)的名字由来 (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有争议)。 所以,没有所谓的敌人,也没有所谓的朋友,如果太投入太认真相信你的敌人或朋友(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下场恐怕都会很心酸。由于近日骗术多民心乱,Watching Malaysia 综合以下近年著名“骗局”,提醒你...(苦)笑着小心看待! 1.投资致富计划:好康头留给你 这种投资计划很多,包括政府填海计划、外劳村、私人码头及房地产等,也有投资中国餐饮业、金条、海外地皮投资等等。让投资者将资金注入一家基金投资公司,承诺的回酬高达40%,心动吗?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投资计划拥有庞大规模,和单纯的金字塔式骗局不同,也有很多“大人物”涉入为其宣传。但不少类似计划最终都成了骗局,连许多老马识途的投资者都摔跤! 2. 一通电话几十万:瞬间迷失 这种电话骗局实在多不胜数, 此前统称澳门骗局,开始的时候都是说中了马票之类的,要付手续费方可以拿到奖金。如今,骗法已经逐渐改良多样化,也有许多冒充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执法人员、冒充绑架家人、手法五花八门,一不提防就上当! 很多受害者就是因为一通电话,担心自己涉入‘洗黑金’的圈套,担心自己银行户口的钱被冻结,而相信电话另一头的陌生‘执法人员’,毫无预警将自己幸苦的血汗钱白白送走。几十千或是几十万,多年积蓄瞬间消失! 3.情场高手:帅哥变黑人 受害者很多是中年女性,歹徒透过Facebook交友平台,取得对方的手机号码后,通过WhatsApp等社交通讯软件跟受害者连系。一旦获取受害者的信任与爱慕,诈骗歹徒就会以各种理由要求汇钱,以此骗取受害者的血汗钱。骗情骗色还骗钱,很多受害者事后痛不欲生,根本就不能接受被骗的事实,更加不敢报警,真悲哀! 很多爱情诈骗集团以大马为据点,被骗的女性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等地。各国警方联合捣毁诈骗集团,多名嫌犯来自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和泰国,还有女翻译员翻译诈骗脚本,你说厉害不厉害 4.1MDB – 骗了全世界 有谁不知Jho Low?他风光的时候,坐世上最豪华游艇、和大明星出入、和Paris Hilton等名媛在全球各地疯狂砸钱开香槟party的情景,令多少大马年轻人羡慕。 那里知道,这些钱都是来自人民的血汗钱,很多都是来自砂拉越的资源!!! 《鲸吞亿万》作者说他骗过金融界的顶尖高手,买通政要,设局掏空国家,是这数十亿美元诈骗案的幕后主使者。 希盟在2018年509前的竞选宣言,就是要拿回这些钱和举控涉及的前首相纳吉。如今,希盟政府“履行承诺”将纳吉控上庭,让平民百姓知道这些官要的惊人收入和挥霍无度。而主角之一Jho Low,却逍遥法外。有人说,这个胖子或许已经整容过着一样奢华的好日子。而大马政府也真的知道他藏身之处,却没有进一步行动。 这场世纪骗局最终会如何结束,或许要等多一段日子,才会知道到底有没有被骗。 5.新的马来西亚:希盟政府的U-turn   希盟的曾诺,真的“欺骗”了很多大马人,特别是砂拉越人。砂希盟的7大承诺,包括20%石油开采税,分发石油现金给砂人民,还有很多其他的(见: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单单说石油就好了,希盟已经坦白说,归还20%石油税给砂拉越,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其实,砂拉越人民已经不敢期望可以分得石油现金,只是万万想不到,连承诺的便宜油价也是“骗人的”。执政一年后的希盟,已经在开始准备取消石油津贴。本来,石油生产州的砂拉越人,希望投希盟拿回自己的权益(现金也好,石油税也好),那里知道却变成要付昂贵的油价! 最离谱的是希盟竞选宣言的第一条:也就是“废除消费税,并推出各项惠民福利以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如今,希盟竟然说GST比较好,如果人民要的话会考虑重新恢复。原来,是因为希盟做出很难的承诺,老马说:“大选期间作出承诺是很容易的,但是当胜选后,要兑现时就很难了。” 怪不得很多人说,希盟的政权,是骗回来的! 希望联盟的斗争,不以种族、性别和宗教为单位,我们要保障的是所有人民的福祉,我们要停止破坏国家体制和公共机关,并且恢复法治,以便这些机关能良好、独立的 运作。 是时候由希望联盟带领全民,在黑暗中找到出路。 让我们一起昂首阔步,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希盟竞选宣言。 说你不知,和其他诈骗案件一样,很多当事人和受害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骗,直到诺干年后,才惊觉… oh 怎么U-turn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