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醉,砂政党大炒禁酒课题

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禁酒课题,已经从原本的酒醉驾驶交通问题,演变成种族课题、最有效的政治武器、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刑事案件。   上个月,还在CMCO期间,发生了数宗涉及酒醉车祸的事件。伊斯兰党通讯主任嘉玛鲁占便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以减少日益攀升的酒驾事故,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同时,伊党也要求海关和地方政府当局暂停所有在24小时便利店公开出售的所有酒精饮料的执照。 他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来显示大马人爱喝酒。WHO将大马列为全球酒精消费量清单的前10名中, 2016年大马国人在酒精饮料上的消费超过20亿令吉,平均每人均饮用15升。  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有21宗醉驾车祸,夺走8条人命。但与其他成因相比,酒驾只占大马车祸命案的0.0008%。 华社反对禁酒 最先表态的是华总,表明支持修法严惩酒驾,但是反对为了对付酒醉驾驶而“暂停所有酒类生产、业务及销售”,因为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多元国情。 伊党也不是第一次提出禁酒的课题,如今该党在联合执政联邦政府内,应该还会陆续有来。 近日的数宗酒后驾驶车祸,再次给了伊党机会“借题发挥“。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表示,因为如今的政局对立情况,这个酒醉课题也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工具,以马来人为主的PN联邦政府,针对以华人主导的最大反对党行动党。  新国的网络媒体《红蚂蚁》更搞笑,竟然这样形容马来西亚的高官: “至于是暂时之举还是要持续停发执照,抑或要等加重酒驾刑罚修正后再商议,不得而知。就算你问当事人,很可能也是无解,因为马国部长或部门即兴发言而没有详细研究是常见的事。” 又回到种族政治课题 马来政党用禁酒课题来获得支持,而行动党却以这个课题来评击联邦政府。 几乎所有砂拉越的火箭议员都努力“大炒特炒”这个课题,说支持PN的砂GPS政府和PAS为伍,对禁酒课题没有表态,还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各方每天努力发文告,为行动管制令期间版面空空的报纸免费撰文。 而退出砂内阁后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语气和行动党同调,培养出反对党对课题的敏感度,立刻表态反对。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课题在多元种族和蔼融洽的砂拉越,竟然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刑事案!!! 古晋国会俞利文在其社交网站专页上,针对伊党建议禁售酒精饮品以解决酒驾事宜分享看法,不料遭到一群极端网民在他在帖文中,发表具有种族歧视和分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等过分言论。 这种事情在砂拉越是很罕见的,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些极端网民或许并不是砂拉越人。 虽然州选要到了,难得有课题可以让反对党发挥,但是可以不要越炒越过分,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种族课题吗?

司法公正: 换了政府就无罪?

联邦政府政变前后,几度流传纳吉和巫统领袖如今面临的贪污案将会被撤销。一张刘特佐求神拜佛的照片,内容是说换了政府终于可以回家,早在政变之前就疯传。 换了政府,官司就有可能会被撤销,正说明了人民对于国家司法公正的质疑。对于三权分立,很多人是不信的,包括法官们都曾经沥血吐苦水。不得你不信,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曾经在为22年的第四任首相,以及此前在位22个月的前首相马哈迪。 普罗大众会那么认为并不是没有根据的。负责检控的总检查司 Attorney General均是由现今首相所推荐委任的。Najib为首相的时候,突然委任 Apandi Ali,结果怎样大家都心照不宣 。 所谓的司法公正 希盟还未上台时对此有许多怨言。上台后,AG的人选竟然是林冠英的律师,没有做过法官的Tommy Thomas。Tommy在政变后辞职,也坦言自己是政治委任。如今首相Muhyiddin提升的联邦法官Idrus Harun为现任AG。  AG就是政府的首席律师。在宪法下,他的确拥有“自行斟酌来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犯罪诉讼”的权力。简单来说,一个案件是否提控概由他说了算。 而如今换了联邦政府后,面对贪污案的巫统领袖没有入阁。所有案件也还没有如“火粉”预测般被撤销。纳吉仍然面控。刘特佐目前还是不知所踪。 但是,在希盟执政时期,一些被撤销的案件,却有可能重新调查- 也就是行动党议员涉及支持恐怖主义的案件。 据报道,刚上任的内政部长将会内部讨论这件事。 去年,两年行动党议员因涉嫌支持 “淡米尔之虎”(LTTE)恐怖组织,被逮捕以及面控。但前总检察长Tommy Thomas于2月21日后来宣布撤消控状。当时时任内长Muhyiddin慕尤丁(现任首相)则认为内长有权根据《2001年反洗黑钱和反恐融资法令》将任何人或组织列为恐怖组织,该部将继续把淡米尔之虎组织列为恐怖组织。 希盟上台后撤销的案件 除了这宗涉及行动党的案件被撤销之外,希盟上台后也撤销了许多案件。 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林冠英涉嫌滥权购屋的案件。希盟上台后,总检察署正式撤销财政部长林冠英被控廉价购屋案,法庭也宣布林冠英及原屋主彭丽君无罪释放。 Tommy Thomas 在2016年曾经是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购买洋房案中的代表律师。 成为AG后,立即变撤销此案件,而且还是在法律程序还在进行当中就撤销,其后也没有给予合理的解释。 还有其他一些毁谤之类的案件,也不知为了什么而控,又草草撤销了事。 这里就不一一详细指出。 无官不贪?槟城隧道舞弊事件  《今日大马》上载的海底隧道的机密文件显示,槟城隧道特许经营公司同意将公司10%的股份交给行动党领袖,以换取一项最终价值可达数十亿令吉的大型项目。 反贪会在第14届大选前就针对案件进行了几个月的彻底调查,并传召和扣押了多名涉案人士;然而,案件还未来得及进行提控,希盟政府上台案件就不了了之。林冠英其后在逼问下说,没有任何舞弊,因为是公开招标的。 从案件被揭发,直到希盟政府倒台,希盟从未在国会下议院内外否认调查文件的真伪。  如今新政府上台,前首相纳吉紧咬槟城海底隧道贪污案,还授招给新政府,指这宗贪污案足以置行动党于死地。 “如果新政府要将行动党置于死地,只要彻查在去年年头被揭发的槟城海底隧道贪污案,以及反贪会外泄的调查报告是否属实,就这么简单。” 现在希盟已经下台,AG如欲重新提控淡米尔之虎涉案人士,这个涉及数十亿的槟城海底隧道,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