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砂拼命省钱,槟城乱乱花

希盟政府执政后,重新检讨许多国阵时期的发展计划合约,包括Pan Borneo Highway。之后,联邦政府宣布终止砂拉越Pan Borneo Highway项目交付伙伴(PDP)合约,财政部长林冠英大言不惭说,这可为中央政府节省了RM31亿。 他说,取消了PDP,使工程成本从219亿缩减至188亿,成本节省高达14.2%。但是,他却无法指出,取消PDP如何节省高达14.2%的成本。而工程部长Baru Bian在正式移交合约时也说,必须在结算后再确认终止工程合约可省多少?财政部长的专业,实在令人质疑。 而已经落实了一半的PDP被强制取消后,导致500人因此失业;林财长也没有什么表示。 林冠英的双重标准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联邦政府在砂拉越取消PDP以节省工程成本,但是在槟城却又委任PDP来进行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令人费解。 如果PDP只会增加成本,为何在槟城却依然继续进行PDP? The Edge 财经报导Gamuda将和槟城州政府签署槟城交通大蓝图PDP合约。 根据报导,Gamuda的子公司SRS将在近日和槟城州政府减速槟城交通蓝图计划的PDP合约。 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耗资460亿令吉,资金是Pan Borneo Highway的两倍。如果取消PDP可以节省高达14.2%的成本,那么槟城交通大蓝图取消PDP是不是省下60多亿呢? 身为砂拉越人的工程部长Baru Bian,也不敢对财政部长开声。 备受争议的槟城交通大蓝图,早在2015年8月当林冠英还是槟城首席部长时,就提PDP合约,工程资金从原本的270亿令吉增加至后来的460亿令吉。槟州政府颁布PDP给金务大(GAMUDA Bhd)、宏升产业集团和骆宝燕控股组成的SRS财团。 这个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包括填海计划和基础设施。槟城民间团体过去一再批评槟城交通大蓝图,指该计划对人民、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影响。他们指出,填海计划是多余的,因槟城不需要更多土地兴建卖不出去的房屋,而环保组织也质问有关项目是否为了建造豪华住宅,完全没有惠及老百姓? 在反对浪潮下,槟城依旧进行这项庞大计划,资金是砂拉越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条highway的两倍以上。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林冠英所领导的槟城州政府认为PDP是可行的,为何Pan Borneo Highway 的PDP合约却被强制终止呢? 林冠英不公不实 根据Focus Malaysia的一个最新报导,林冠英为了要求槟城桥电缆独特的设计,不惜将成本提高数倍增加额外数千万令吉。这些钱可以在砂拉越乡区建设多少街灯为道路使用者照明而减少致命车祸? 林冠英不但对砂拉越的PDP持有双重标准,在其他方面也是不公不实,一直在砂拼命省钱,却在槟城肆意大花,这难道都是他林家的钱吗? Focus Malaysia 的报导揭露林冠英的属意塔架设计将槟城桥成本提高数倍。

Pan Borneo Highway 将收费?

希盟对于消除大道收费的承诺,和很多其他承诺一样:做不到!最终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降价18%,合约截止为止,保持不涨价。  但是,代价是合约延长多20年!本来人民是要还toll到2038年,如今延长多20年,人民要一直还toll到2058年。也就是说你有生之年都可能要一直还toll,而你的下一代也是要一直还…   把痛苦留给下一代 到2058年这将近40年的时间,很多事情都会变。届时汽车和巴士会不会还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呢?还是飞行车时代会真的会到临呢?都还是个未知数。 住在砂拉越的朋友们真的不晓得西马的同胞们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承诺”! 本来RM10,现在还RM9.20 (18%折扣),可是要还多20年!!!! 不是讲好希盟执政后将废南北大道收费站吗???  笔者不是bossku粉丝,但前首相兼前财政部长就直接指出了这其中厉害。  https://www.facebook.com/najibrazak/posts/10156664705425952 一些网络专家也提出了简单的算术。无论怎样算,答案就是人民将付更多的过路费。 马哈迪竟然还大言不惭说,未来20年维持一样收费,人民将受惠。  https://www.facebook.com/SinChewDaily/posts/3189430097782076 说好的承诺呢? 不单单是西马人,很多在西马工作的砂拉越人都呱呱叫。其实,砂拉越人最担心的是,在林冠英的管理下,马来西亚建国至今东马终于要有的Pan Borneo Highway,会不会有一天也会收费??  虽然白字黑字说好Pan Borneo Highway 不收费。但是今时今日,我们大家都知道政府的话是不能信的。 有专家说,希盟政府,特别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应该放弃两个不切实际的承诺 – 那就是取消GST和取消toll收费的承诺。因为这才是会国库着想的良策。 但是,希盟一上台后就火速履行承诺消除前朝的GST,可是却怎样也无法承认统考文凭、取消前朝制定的爪夷文等。后来马哈迪还透露口风,借题说有意重新推行GST,而toll收费则从原来的取消变成“减价但延长收费”。 事到如今,我们大家都已经知道- 竞选宣言不是圣经,很多承诺都无法做到,因为希盟没有想过会赢。 但是为何一些艰难的承诺(如GST)硬硬可以做到,一些简单利民的承诺(承认统考文凭)反而做不到?总得来言,履行承诺确实是事在人为,从希盟的表现可看,政治考量远远超越了以人民的权益为出发点! 居住在砂拉越的居民对toll是很陌生的。曾经一度也有一些路段有过路费,而前首长阿德南上任后就立即宣布取消过路费。他曾经说过,TOL后面加OL就是TOLOL(愚蠢),他也说西马不承认统考文凭很bodoh! 如今老马和林冠英的说法,就是因为他们认为人民又tolol又bodoh! 一些醒目的网民也提出,Pan Borneo 的维修费用,大道上的厕所等,将后由谁付钱埋单呢?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14079852012271 万一希盟权力过大,或又说没有钱什么的,或是砂拉越bankrupt什么的,砂拉越期望已久的泛婆大道,会不会有一天也要收费呢????

2019年砂拉越人被骗了什么?

2019年,你有被骗吗?马来西亚年度汉字“骗” 出炉后,有什么感想? 年度十大汉字:骗、厌、马、乱、忧、困、悔、税、霾、爪,除了“马”字,其他每个字都是负面意义的字。 见:大马人容易骗:5大骗局 而“马”当然不是“马到功成”那个马啦,你我都知道这个“马”是代表什么,所以呢,这十个汉字真的是大马人民今年的痛苦心声。 “骗”字是以最高票数6276票(24.62%)胜出,成为2019年度汉字。其次则是“厌”字2989票(11.72%),以及“马”字2688票(10.54%)。 主办单位说,2019年度汉字是全体人民为国家把脉诊断后,所总结出来的病情。 “这个字看起来负面,但从正面的意义来说是一件好事。早点发现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正面还是负面? 去年人们选了“变”字,完全符合国家改朝换代的国情,今年人们选了“骗”字,很大程度上与希盟政府在若干政策上的违诺与U转有关,虽然如此,也有人将矛头指向前首相,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人民对“骗人”的“马哈迪”希盟政府的“厌恶”。 举办单位不知道是乐观,还是担心被人秋后算账,解释说“骗”字的当选,并非针对任何人、团体或政府,只是普遍人民所选出的感受,可能因为经济方面没有好转,或者花红不如期待等问题,令一些人民深感失落,或有被骗的感觉。 “任何汉字的中选,只是心中一把尺,不论正面或负面,都必须要面对,并且继续向前走。” “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字的负面,而有失落感,反之应以这个字为启示,再加把劲,将所有事情更努力做好;我们也期盼明年所选出的年度汉字,会是快乐和振奋人心。” 过去8年的年度汉字分别是2011年的“转”、2012年的“改”、2013年的“涨”、2014年的“航”、2015年的“苦”、2016年“贪”、2017 年的“路”,以及2018年的“变”。 砂拉越被骗最多 是人都看得出,这个“骗”无论如何解说,都是指向当今希盟政府。 无论是真心骗,无意的骗,因为没有想过会赢,现在赢了又怕失去马来选票,受伤害的都是那些曾经深信改变会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砂拉越人。 记得以前那些🚀代表,大大声喊砂拉越权益、归还20%石油税、大大声喊公平对待大马各族、要求透明施政、归还砂拉越的教育和医疗自主权等等。现在,居然以联邦为主、把马哈迪当神来拜、以西马高官的姿态,说一切都是因为前朝的错,他们已经比前朝好了,好像忘了马哈迪就是前朝的代表。 见: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所以,有人这样诠释这个“骗”子:马篇百姓、马的欠骗、大马陈水扁。对砂拉越人而言,被骗的不只是选票也不是钱,而是砂拉越人的感情!

暗势力阻止‘同性恋首相’就任?

雪州伊斯兰高庭近日判处5名同性恋者监禁、鞭刑和罚款,而引起社会关的注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宗教法中,肛交和同性恋是非法的,公正党主席及“候任”首相安华就曾经在鸡奸被控入狱,不是第一,而是两次。(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去年8月,瓜拉登嘉楼州首次公开鞭笞一对女同性恋伴侣,而成为国际新闻头条。在今年4月,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而遭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判处罚款3300令吉以及鞭打 这对年龄32岁和22岁的女同性恋,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被罚公开鞭笞长达16分钟,以及监禁,以作为这对女同性恋和对公众的一个提醒。 据了解,这对女同性恋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们也认为比起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同性关系更加有安全感。在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还在车内搜出司机驾驶座上,有一具人造的男性生殖器官。 在马来西亚的做爱危机 无论是男男或是女女,企图发生性行为,被人知道之后,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令人不禁想到数个月前的登上国际头条的男男性爱短片事件。(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性爱短片“真”的,那又怎样?。 事情闹大后,一名公正党成员承认自己男主角之一,在警方多月的专业调查后以“不能够确定另一男主角的身份”早早了事。虽然有视频为证,但却没有人受到对付,那是被判坐牢和鞭笞的同性恋者一定很不甘,真是同人不同命。 无所不在的暗势力? 近日,《砂拉越报告》网站报道,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一家旅行社告上法庭,指他未偿还所欠下约33万令吉的旅行费,不仅包括他与家人今年元旦期间到摩洛哥旅游,以及5月赴山打根政治演讲的行程。这也是该男男性爱短片的事发地点。 砂拉越报告在这个时候张贴此闻,让人不禁联想到近日马哈迪澄清阿兹敏不是他的继承人,2020年不交棒,以及有关“暗势力”的消息。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这男男性爱短片的流传,是暗势力在操作?但是,有关的视频至今无法证实也没有人受到对付,是不是也是暗势力,《砂拉越报告》这时的帖文意味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暗势力? 林冠英公开说,行动党人被指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在国安法令下被逮捕,是暗势力的运作。如今涉虎案未控先撤,是不是也是暗势力了?希盟执政年代,有“暗势力”要对付现任政府。这个暗势力要对付行动党,要对付阿兹敏,是否也是要对付安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说是暗势力,现在这个政府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