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后,大妈最怕的5件事

2020年,大马见证了政客的龌龊真面目。千万不要再说什么是为了人民,更不要马后炮说什么希盟差点就承认统考文凭。没有实现承诺就是没有,现在也一了百了,不用再为不能实现承诺来找什么理由。 政变后的内阁没有什么华裔代表(没有华裔财政部长),其实华社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失落。虽然当时林冠英当上财长的时候真的有点雀跃,但是过去的22个月足以证明“能力”比肤色重要。 大妈我无法举出很多例子,就这3个: 强制实行爪夷文事件、不承认统考还要华裔为其他族群着想,为难砂拉越不修理残校!  政变开始时,普罗大众苦追连续剧那样紧张兮兮到如今尘埃落定,生活还是一样过。如今政变后,大妈们担心的不是什么没有什么华裔代表,或是什么回教党很恐怖,大妈们真正担心的,只有以下几件事: 1。COVID-19 还是杀到了! 隔了南中国海的砂拉越最后也沦陷了。3月13日,古晋出现3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2名确诊者,曾出席吉隆坡宗教集会,另一人是他们家属。之后,确诊数目不断增加,在17日,出现了第一宗死亡病例。 到如今全国施行行动管制令,大妈的心情跟此前追看政变的新闻真的是不言而喻。如今全世界都“闭关锁国”大家都人心惶惶。真的,不管你谁做政府,最重要的是要人民安全。看到砂拉越政府严正以待,部长们和医药人员们马不停地工作,真感动,真的还好有你们! https://www.facebook.com/dr.sim.kui.hian/posts/1100439516957586 2. 为什么还是没有MASK好买?  从希盟政府到如今的国盟PN政府,无论政府设的订价是多少,如今依然是一罩难寻。一些药剂行一有货就与一大堆人排长龙,还有一些aunty无助到在Facebook向Dr Sim求助。 之前有寄口罩给中国的亲友们,如今轮到他们寄口罩来给砂拉越的亲戚。真的是好心有好报。也是患难见真情! 3。那个要命的黑鞋怎么办? 和以上两点比较起来,这个突然都变得不重要了。由于之前希盟推出的黑鞋或白鞋政策,搞到母亲们很担心,又换了政府后,到底是穿什么颜色的鞋子上学? 4。现在到底是英文还是马来文教数理? 不说你不知,英文教数理是老马很多年前推出的。后来慕尤丁成为教育部长的时候推翻了。岂知,老马重回政坛成为第七任首相后又重推英文教数理。现在也不知道什么学校已经开始施行这教学政策,成为第八任首相的慕尤丁会不会再次推翻呢? 几何的英文叫 Geometric, 马来文叫Geometri;解剖的英文叫Anatomy,马来文叫做 Anatomi,懂吗? 换来换去, 疫情过后,妈妈们才来头痛,headache , sakit kepala!   5。砂拉越的学校还修不修? 这是比较关键的。 希盟在位22个月,诸多推搪,要砂拉越先低声还要先还钱,到最后...至少在政变前,都还没有开始修理残校。 行动管制令过后,新政府该好好开工了!

2019年十大骗话

外国的媒体很专业的,对于位高权重的总统依然敢敢评击。新政府上任后的大马,由旧首相组成的团队对于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大致上没有很大的改变,所以媒体还是很听话的: 以前听国阵的话,现在听希盟的话。差别是,以前不停话的独立媒体或网络媒体,如今也变得很听话。 看了这篇分析Donald Trump 于2019年内的所有言论,精选每月最大谎言共12大骗话,Watching Malaysia 也依样画葫芦,整理以下大马版的十大谎言。排名不分先后,也不按月份,只共参考和分享,让你看懂大马! 1. 黑鞋黑袜怎么啦? 恭喜那些有看省钱绝招:2020年开学攻略的读者! 2020年的第一个星期,教育部长马智礼下台,成为首位下马的希盟部长。你知道谁最难过吗?就是买了黑鞋的父母亲。 那些廉价抛售白鞋的商家,也应该非常痛心。当时,突然间说要穿黑鞋,后来又延迟到2021年才全面执行。那么现在,黑鞋还是白鞋呢?平民百姓最关心的并不是所谓的什么国家经济大事,而是穿鞋这一回事。到底黑鞋会不会成为骗话,实在好关心。 民意这回事还蛮有趣的。之前很多人上网要求教育部长下台,但是政府首相都好像听不到,现在在首相的劝告下终于下台,却有人要求他复职,也不知道这些诉求有人听到了吗? 2.砂拉越三年内破产 去年6月,身为财政部长的林冠英,大言不惭指砂拉越会在3年内破产。今年12月,标普全球向砂拉越发出“A-”信用评级,直接打脸林冠英。林财长发表不负责任只为拉票的言论后,至今没有再度发表相关言论,或作为解释。 3.救国基金救不了国 去年5月,财政部宣布,截至2019年1月14日,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的最后捐款日为止,一共募集了2亿300万。 去年11月,财长部长林冠英指出,总额达2亿零500万令吉的希望基金已全部用完来偿还。结果,大马还是欠下一屁股债,救国基金原来只是杯水车薪! 4.老马的三年交棒承诺 因为还没有成功“救国”,所以2019年最常听见的就是 - 老马还没有退位的打算。老马甚至还说,他从来没有承诺过两年内退位。一定是马来西亚人都记错了! 无论多少个内阁部长下台,怎样都轮不到老马,因为他的roti canai功无人能比。 5.重启GST 不是开玩笑!老马说,只要人民想要,政府可以考虑重新实施当年间接造成前朝国阵倒台的消费税(GST)。你要吗? 6.承认统考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100天内承认统考文凭,如今不断拖延,还要顾虑马来人的感受。已经下台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当时缺席统考会议,却被抓包去看电影,也不知这是不是他被炒的原因之一。(见:我是独中生I & 我是独中生 II) 7.部长们的野鸡文凭 不少部长卷入假文凭、假学歷丑闻,包括财政部部长林冠英的专业会计师资格。原来,连学历和经验都是骗人的!(见:1-1=?野鸡算术?) 8.第三国产车 财政部长林冠英曾经大派“定心丸”,曾诺第三国产车计划不会使用公共资金,也不会使用政府的钱,发展资金将来自私人投资。  结果,第三国产车照跑,还是由一家政府投资的“私人公司”主导。 9.大马最厉害的飞行车 如果不是用了那么多钱(到如今都没有透明公开到底用了多少公币),这可说是年度最好笑的骗话!这个很厉害的飞行车到最后都没有飞起来! 见:飞行车能‘飞’到砂拉越吗? 10.印度没有要求大马引渡Zakir  Zakir去年抢尽风头,不单单是马来西亚的新闻版位,也包括国际媒体、印度媒体等。印度三番四次要求引渡这名“恐怖分子”,但老马竟然说“睁只眼谎说”印度总理没有做出要求。(见: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其他的大大小小骗话还有2020工业国、向印尼抗议烟霾、Lynas不毒了、砂拉越石油税等等,这些2019年的骗话在2020年应该也会recycle,政治这一回事,笑笑就好,太认真就输了!

为什么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

90年代,很少东马的独中生前往拉曼升学。当年都是双联课程的天下,在本地念完几年的学院课程,再前往外国一两年,取获人生的第一个大学文凭。 为什么前往拉曼升学? 真的忘了。应该是学费便宜,文凭吃香。 所以,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拨款的事项。最重要的是,为何不能关注我们选出来的政府如何善用,或滥用,我们的钱财和拨款。 当初,希盟说要减少拉曼拨款,是因为经济不好。同时也砍了很多前朝的大型计划。但是,玛拉保持37亿拨款,飞行车计划照跑,还有惠及首相马哈迪一家的五年光纤计划。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后来,财政部长说只要马华放手拉曼,就立刻拨出3000万,再后来,又说可以提高拨款。 原来政府是有钱的,只是选择不要拨款给拉曼,以及修理砂拉越的残校。因为拉曼是马华创办的。如果这不是政治报复,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政教分离,大多数的人是同意的,真的没有人质疑。但是要求别人政教分离,自己却分不清什么是职责、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教育,一个要求两个标准,那就真的很有问题。 政治和教育分开真的没错 拉曼1969年创立后,不间断获得政府拨款。 2013年之前,其获得政府一元对一元的法定资助。在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后,政府将一元对一元的资助转换成每年5000万的行政开销及1000万的发展开销拨款。 不过到了2017年,国阵政府在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有关拨款减半至3000万。这么多年来,拉曼累计共获得10亿1231万4910令吉行政拨款,发展拨款则有3亿4097万3642令吉。 拉曼是马华创办的没错,但拉曼可是专业由专人管理的学府,如今因为拨款的课题,搞到乱七八糟,连最不关心政治的学院生们都莫名其妙。 更离谱的是林财长神经错乱的说法“拉曼增加学费,就是惩罚学生“ “马华自私”“马华走火入魔”“马华不甘愿你当财长” 强词夺理又幼稚。 拨款是国家的钱,不是行动党的钱,用国家的钱来惩罚政敌,那可是滥用职权。 以前的行动党很会批评他人,现在人民看不惯行动党那样“霸道”,只是关心拉曼拨款的事情,却也被行动党骂成“帮凶,自私,卑劣”。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只有行动党才可以骂人,连人民要过问政府如何善用我们的钱都不行吗?

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如果老马是实权财长,那么林冠英是什么? 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发表掷地有声的研究报告GLC Monitor 2019: State of Play Since GE14 report,指财政部辖下9家主要公司的掌控权,直接移交给首相署的经济事务部丶企业发展部和乡区发展部。 IDEAS Terence Edmund 指马哈迪才是实权财长。 IDEAS研究员Terence Edmund直截了当指出,马哈迪才是掌握“实权”财政部长,而林冠英的财政部实际上只是政府财政支出的监管者。 财政部管辖范围内的主要政府企业,包括国库控股Khanazah和国民投资公司(PNB)已移交给首相署。林财长也负责监督一些表现不佳的公司。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控股(FGV)纳入经济事务部,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RISDA)由乡区发展部管辖,企业发展部则控制着占据国内98%企业的中小企业。” 这些部门辖下的公司几乎涵盖马来西亚整个公司领域。 “其中,企业发展部丶乡区发展部都是由土团党部长所领导,企业发展部长是“飞行车”Redzuan Yusof,而乡区发展部长则是Rina Mohd Harun;而经济事务部则由公正党的Azmin Ali所领导。” 全部都是老马的心腹。虽然Azmin还是公正党领袖,但是已经慢慢变红了。 换句话说,马哈迪是实权财长,土团是中央政府,如假包换。 这和国阵政府时候的文化,几乎是同出一辙的,只是名义上的财政部长如今是负责“常年财政预算案开支的看管者”的林冠英。 林冠英立刻在国营电视澄清,说他不是傀儡。很遗憾,他没有举出任何实际证据来反驳IDEAS研究报告的所有论点。换句说,该报告所指出的都是事实。林财长唯一的反驳是,其他人欲中伤希盟。 希盟竞选时,曾经做出很多承诺,其中包括首相不兼任财长,政治人物不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职位。 结果,老马就“无何奈何”之下将财长的职位让给了华裔林冠英,但把最重要的管钱单位移到首相署,同样重要的移给亲信,而政府相关公司,从巫统的手,换到土团的手。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各部长都否认。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只有老马直言不讳,此前回应自己政治秘书的妻子祖乃达,受委马来西亚计划信托基金(Amanah Ikhtiar Malaysia)主席问题时就说,希盟会继续政治委任。 见:希盟升官发财? 看到这种“新马来西亚”,还是这个贴切:笑骂从汝,好官须我为之 ( 意即:要耻笑要唾骂随便你,这油水肥肥官位我坐定啦 )! https://www.facebook.com/kwkohmy/posts/716181198863623

希盟全力攻砂,被网友骂翻天

砂公正党领袖一直强调说成立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是为了传递联邦政策,不会分化人民,重点是以民为本,努力撇开这是最黑暗政治斗争的开始。岂知,前来拉票的火箭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却自打嘴巴,说明MPKK是冲着砂拉越州选而来的,目标是要在第12届砂州选举矢尽全力攻克砂拉越赢得执政权。 其实,希盟执意进行MPKK,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由林冠英嘴巴说出来,希盟领袖们如今再也不用掰或强词夺理,说什么合法不合法,不会分离人民造成分裂等等,这摆明就是为了招兵买马为州先“买“票而来。 林冠英又承诺“找钱” 林财长在砂行动党常年代表大会上说,联邦内阁已批准在砂拉越成立逾6000个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MPKK),为基层做好准备及培训。 林冠英说明,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除了协助联邦政府在砂拉越实现各项承诺之外,也是为确保未来希盟执政砂拉越后,能有一个更完善的行政管理工作。 他在还承诺,财政部必会想办法"找钱"应付砂州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的庞大开销,因为这关乎砂拉越。 (见: 以学生性命威胁砂拉越 ; 很惨! 砂拉越郊区学校真的惨惨惨) 贱‘箭’人被网友骂翻天 这个新闻一出,立刻被网友骂翻天。 一些留言还相当搞笑:  以前当神来拜,现在看到了不可一世的官威嘴脸,还真想巴他两巴掌。Pan borneo 部长你每个星期来回驾一次,砂人的石油税拿回来,砂人民每人每个月拿2000,我投你 https://www.facebook.com/SCSarawak/posts/10157647342867118 这和509全国大选前的情况比较天差地别。那时候,只要有人说火箭不好,就会被人网络凌霸。本地女歌手芊芊当时只是唱歌,都被人欺负到要关闭面子书。真是今时不同往日。 https://youtu.be/lZCFbdazGzY 到底是MPKK好还是JKKK好?   MPKK与JKKK形式上是一样的,目的都是为乡民福祉的管理委员会,也是执政党与地方人民之间沟通的政治桥梁。问题是:砂拉越的执政党是GPS,而联邦如今是希盟政府,大家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巩固乡区政治势力,也就是拉票。 村长或长屋屋长,理所当然也是JKKK的主席,受委的社区领袖都是政治委任,都享有津贴。而希盟的MPKK在砂召集人马,当然也是以希盟的人为优先考量。主席及秘书分别享有500令吉及300令吉固定津贴,其他委员则每出席一次会议将获得50令吉津贴。 然而在同一个社区,同时出现两个管理委员会,地方人民该听从哪个委员会?若MPKK和JKKK同一天举办节庆活动,地方人民又该出席哪个?这岂不是硬硬将和睦相处的砂拉越分化,将一座长屋或一家人分成两派。这样的管理委员会,对平民百姓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林冠英“硬上”刘三姐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之后,看着民间、华人社会、政党和国家领袖对刚出炉的财政预算案有不同的看法、意见和反驳,而此时我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人。 不知道你看过《刘三姐》吗?戏里的财主莫怀仁贪图刘三姐的美色,威逼利诱纳妾不成,便以讨租、强索田地来威胁刘三姐。 威迫利诱‘大财主’ 马华创办的拉曼大学学院一直以来得到国阵政府的一对一拨款,以可负担的学费,培育了我国无数的华裔子弟。 很多选择拉曼大学学院的华裔子弟,他们因为被拒于国立大学,也跨不过玛拉工艺学院的门槛,更无法负担私立学院的昂贵学费,幸好有拉曼提供合理可负担的学费,让他们可以完成大专教育。 然而,自从希盟执政后,希盟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大刀一挥,砍断了拉曼大学学院发展拨款,只剩下了550万令吉。当时,除了马华在跳脚,华社里有的人暗笑、有的人像吞了一颗鸡蛋。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拉曼是马华的,政治色彩太鲜明了。希盟政府不会拨款给政敌,除非马华把拉曼拱手相让,政府马上恢复拨款。 拉曼确实是马华所创办,但是创办机构为拉曼大学教育基金会,在拉曼里没有政治色彩,身为信托人的马华领袖甚至没有薪水。但在政党该有的气节上,马华怎么可能在希盟政府的威胁利诱下,放弃自己的尊严呢? 于是,第一年的威胁利诱不果,财政部长林冠英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愉快的宣布拉曼大学学院的发展拨款100万令吉。 公器私用进行报复 林冠英在事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已经说过了,只要马华放弃信托人身份,政府会发出今年3000万令吉以及明年3000万令吉的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令人讶异的是,拉曼大学学院无法在2019年预算案获得任何拨款是于去年在国会通过的,而昨日,林冠英竟然表示,如果马华领导人辞去其信托局成员的职务,他可以“退还”3000万令吉2019年的发展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财政部长此举显而易见的是公器私用,也是对马华的侮辱。 希盟为什么要逼迫马华放弃拉曼?首先,拉曼是一所财力雄厚的大专院校。其次,拉曼是一间具有规模和拥有知名度的大专院校,吸引了许多外国学生前来就读。第三,拉曼是一间惠民的非盈利大专院校,学费只有私立大专的三分之一,拥有它就拥有了美名。 如今,为了马华的尊严,为了华裔学子的升学道路,马华、拉曼该如何抉择?一旦拉曼提高学费,踩不进国立大专和私立大专的华人子弟该何去何从? 林冠英为了打压政敌,为了从马华手中夺走这间学校,为了达成目的,罔顾人民乃至华人子弟的利益,这与《刘三姐》里的强盗头有何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