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又一宗性丑闻!如今的新马来西亚实在太龌龊,花太多的时间精神稿一些和人民国家没有关系的性事。而如今涉入其中的不是他人,而是经验丰富被控告及入狱多次的候任首相安华。 再普通的平民百姓都会想,那么多前车之鉴的安华,怎么又会傻到“重犯”?就算是重犯,怎么又会再让人抓到痛脚?再深入想想,国家那么多重要大事和民生问题,而国际社会上有许多关键的课题,包括贸易战和刻不容缓的气候问题等等,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偏偏执意关注‘断袖之癖’的肛门问题? 见: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连续不断的肛门问题 这也是续不了了之的男男性爱短片之后,希盟执政期间的第二个性丑闻。但是却没有劲爆的男男A片,只有一名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在面子书新设的专页 (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上发布的新闻发布会片段,以及他自己的法定宣誓书。而这个所谓的记者会片段,长达8分钟多,只见一个麦克风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所谓的‘受害者’低头读稿。 新闻曝光之后,公正党的内斗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许多人互相指责、否认和提出阴谋论等等,也有人指此类的断袖性丑闻在马哈迪的领导之下司空见惯,已经是烂到不能烂的超级烂招。很明显地,这个所谓的性丑闻,应该不会掀起如‘男男性爱短片’的轩然大波,因为有关指控实在有点虚拟。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些有关受害者和所谓的性侵指责。 受害者: 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Muhammad Yusoff Rawther,26岁,负责社会经济课题和政策的研究,也负责写安华的演讲稿。 根据有关法定声明,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8年9月23: 安华前往拜访Yusoff过世的祖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安华给了Yusoff他的手机号码,叫Yusoff来跟他工作。此后,安华几乎每天都Whatsapp Yusoff.  2018年9月25日:Yusoff在安华办公室开始上班,互动频密。 2018年10月2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Yusoff前往安华住家送讲稿。后来在安华的书房,安华亲吻其脸颊,后来还在他耳边轻声说:give me a blow job (帮我口交)。后来安华自己脱裤把阳具拿出来放到Yusoff的手中,问他:you suka? (你喜欢吗?)。 据Yusoff的宣誓书,他说他害怕,他说‘不’,他收回自己的手,安静站一旁并摇头。 接着下来,安华继续挑逗,包括拥抱摸屁股,要揭开Yusoff的裤子和爱抚他的阳具,但被Yusoff坚持婉拒。 安华并没有放弃。他在Yusoff的耳边轻声细语说:I want to fuck you (我要XX你)。之后安华还用强的,转过一个年轻伙子的身子,要上演霸王硬上弓。 Yusoff推开安华,生气道:stop being a fucking cibai (不要像cibai那样)! 强的不行,安华就“软硬兼施”,展示他硬硬的阳具求说:please lah Yusoff, just a blowjob。 而这时的Yusoff却走向上锁的房门。 他说,安华凶神恶煞一脸怒容地将鸟鸟放好穿好裤子,置入密码将门打开。 最奇妙的是Yusoff临走前和安华的剖心对白: Anwar: I want to do this … Continue reading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国会议员不上班的理由

马来西亚国会议员缺席议会、迟到早退、睡觉、挖鼻屎、发白日梦、玩电子游戏等等,是一直以来都存在的真实状况。 和学生们一样,国会议员也是人,他们也有懒惰的,狡猾的,喜欢请病假的,喜欢打游戏的等等。 学生们旷课会受到处罚,成绩不好会留级或休业;上班族表现差会扣薪炒鱿鱼 (见: 炒部长鱿鱼,公保清蒸123)但是国会议员呢,他们基本上有5年的时间可以“为所欲为”或“不务正业”,在这期间就算不上班不做工,薪水照拿! 特别是马来西亚的国会议员,水准和素质令人称奇,就连以前拼命喊‘革命’‘改变’一有机会就走上街头很努力表现的希盟议员们也是一样,现在不见人影。 近日国会议员的超低出席率几乎导致一些法令腰斩,令人质疑为何这些议员那么懒惰,拿了人民的薪水却不上班。 国会议员是不是一定要去议会呢? 我国第14届国会下议院共有 222 国会议员, 130多名是“旧”国会议员,以及多达90多位“新人”,这是历来年首次当选国会议员者最多的一次。 每名国会议员代表一个选区,国会议员有权对任何课题发表言论,无须对外界声讨负责,免于司法检控;只有国会特权委员会可以对议员实行制裁。 2019年国会下议会开会日期为: 第2季第1次:3月11日 – 4月11日 ,为期20天第2季第2次:7月1日 – 7月18日,为期12天第2季第3次:10月7日- 12月5日,为期36天 和上班族全年工作,一年12天年假比较,国会议员只需代表投选他的人民去发言和开会 68 天!   人都哪里去了? 国会议员的薪金 至于国会议员们的薪水,每月16,000。飞机票或车程全部都包到完,还有很多津贴!就算是一届国会议员,卸任后还享有津贴! 这些钱可是纳税人的钱,也就是说人民出粮给国会议员,让他们代表人民去国会发言和出声。 拿了工钱而不上班,就是欺骗(人民)老板! 国会并没有打卡,记录出席表,或打手印签到,做为老板的人民根本都不懂他们所选的议员们有没有上班、迟到早退、或是在国会走廊吃饭打架等,这其实是非常不公平的。 很遗憾地,国会无意公开缺席国会会议的国会议员名单。要知道你的国会议员去哪里,可以致函国会,或是直接一点,跟踪他们的IG。 https://www.instagram.com/p/B42hbVNFNKa/?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国会议员缺席的理由 最新国会议会“空空”的殿堂成为新闻头条。与其反省自过,或由上司加压,或向人民道歉保证不再重犯,一些国会议员们反而振振有词地解释他们缺席的原因。 这些原因包括: 冷气太冷、太累、反对党太吵和工作时间太长 !! 图取自网络。 还以为是因为政治、派系、还是缺席抗议老马,原来只是因为受不了坐在冷气房,看来,有些人真的不适合做国会议员这份工作!

Malaysia最年轻的新娘

16岁结婚,17岁做母亲,38岁的时候生第10个孩子,而最小的孩子和大孙子同龄,这种现象在砂拉越内陆山区的一些部落当中,还真有其事。  没有上学的女孩们,在发育后就选择伴偶结婚,延续下一代,然后不停地生。听起来好像很荒谬,但却是砂内陆地区的真实情况,而且很多还是近亲。 这是因为贫穷,没有机会受教育,满足人类生殖定律?还是其他原因?这和奉子成婚或‘先奸后娶’,是不一样的,但仍然是童婚, 在马来西亚依然普遍。 数据显示,2018年砂拉越有104宗涉及18岁以下的童婚,都是根据伊斯兰家庭法进行注册,仅次于沙巴和吉兰丹之后。从2019年至今年10月初,砂拉越就有93宗童婚,是所有州属中最高的。 砂拉越的童婚居全国之冠。 把投票年龄降低到18岁的法案可以史无前例顺利地通过,但是把最低结婚年龄提高到18岁以禁止童婚,在马来西亚确是困难重重。   虽然政府已经将民事婚姻的法定年龄提高到18岁,但是由于回教法属州政府权限, 目前只有雪兰莪州将穆斯林男女适婚年龄,从现有最低16岁调高至18岁。 有些州属即将效法。但有七个州属,包括砂拉越,却碰礁不修法禁止童婚。 马来西亚的童婚事件,和政坛上的性爱事件(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同样地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媒体头条。Watching Malaysia 整理以下三件让马来西亚红遍全世界的童婚事件。 7岁定情,11岁完婚 数年前吉兰丹的一名41岁男子与一名11岁女孩结婚的新闻,令全球傻眼。 这名新郎是一名来自吉兰丹的橡胶买卖商Che Abdul Karim Che Hamid,也是受人尊敬的伊斯兰祈祷室领袖。他和小新娘“阿育”(Ayu)在泰国南部完婚。 新郎已有两名妻子,且各别育有2名和4名孩子。他说,他对Ayu是真心的,自她7岁的时候就爱上了。 据说,他是偷偷到泰国结婚的,但是事后已经得到妻子们的认同。 他们的婚姻受到社区和媒体的指指点点,后来被大肆报道后政治领袖也试图关注这童婚,也无阻他们的婚事。新郎还答应会等小女孩16岁才同住,女童也是非他不嫁。 依规定,16岁以下的穆斯林妇女欲结婚需宗教法庭认可,但这桩婚姻并未通过允许,最后也只是罚款了事。 这也成了很多童婚的先例,其后有更多类似童婚事件不断上演。 先奸后娶,9岁青春期  这全球转载红到发紫的‘先奸后娶’论是来自前巫统(如今已加入土著团结党)的国会议员Shabudin Yahaya 。他也是回教法庭前法官。 他的惊人语录是:强奸犯与受害者结婚没有什么问题,有些12、15岁的女孩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她们的身体像18岁的女人,且有些女孩年仅9岁就进入青春期,在生理及精神上已准备好结婚,虽然强奸是一种刑事罪,但强奸犯和受害者应该有「获得重生的机会」。 林冠英如今和“怪物”是盟友。 Shabudin认为,受害者嫁强奸犯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一种方法。此言论遭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大力谴责,称之为 monster。他们之间不咬弦的原因,还包括林冠英曾因低价买房风波,以及檳州区域发展机构低价售地事件。 509大选时,Shabudin以81张多数票险胜,是多数票最少的国会议席。他也因为遭质疑选举成绩而上庭。后来,Shabudin堂堂正正加入土团党。 如今,成为希盟盟友,再度重提先奸后娶论,并强调不收回言论。而火箭团队,包括以前最大声的林冠英,再也没有出声了。 “我娶了受害者,so?” 家里的女孩受到了侵犯,马来西亚仍然有些保守家庭选择不让家庭蒙羞,而将受害者嫁给强奸过她们的人。很多强奸犯就这样逃过刑罚,然后离婚,给受害者一批款项了事。 2013年的41岁沙巴餐馆经理先奸后娶案,曾经轰动一时,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该名经理有4名孩子(2到17岁),他在车上两度强奸12岁女童,还是在受害者友人面前逞欲。 后来,他给受害者的父亲RM5000,要求销案,也答应迎娶女方为妾。 这名男子当时的态度很嚣张。他说:许多人都与未成年少女结婚,我不觉得我做的与其他人有何不同。他也说:我娶她了,怎样? 后来,在控方的坚持下,该名强奸犯被控,并判入狱12年。后来上诉的结果维持原判。受害者因为羞愧而失学,目前的身份仍然是施暴者的妻子。 恋童癖者"霸王硬上弓" 我国法律阐明,合法性交年龄是16岁,无论是否两情相悦,都被视为强奸罪,面对最高30年监禁的刑罚。很多偷尝禁果未的成年情侣因为被判刑。就算结了婚,也是可以被控‘婚内强奸’。 但是却因法律的漏洞,竟然可以娶了不算强奸,藉着“结婚”,作为避免被控强奸或性诱的挡箭牌。那么对于自己喜欢的女童,霸王硬上弓后,再跟她说负责任娶她就好了,是吗?这岂不是让恋童癖者找到最好的犯罪天堂?在这种情况下,要如果保护我们的女孩呢?

炒部长鱿鱼,公保清蒸123

希盟上台18个月以来,多次传出内阁改组的消息;虽然人民不断complain众多无能部长,所有诉求和冤屈都直接石沉大海。终于,希盟在Tanjung Pia补选“ 惨不忍睹”的成绩,让首相马哈迪终于有一点点醒悟。事实是,人民实在厌恶希盟,那些烂泥扶不上壁的部长,可能有需要清理,不然老马自己的位置可能不保。 至于安华有没有机会入阁,老谋深算的老马自有“慢慢”安排。老马自己还说:若认为对国家有利,希盟大可开除我。如果有人真敢讲老马的不是,应该第一个被踢出内阁。很多民调都指出,希盟实在有太多表现差劲的部长,而首相马哈迪也在十大榜首之内。 这些差劲的部长到底应该怎么炒,油炸、公保、椒盐、干烧还是清蒸,让Watching Malaysia 来分析分析。 俊俏青年部长Syed Saddiq:公保🦑 这名在上届大选以俊俏外形赢得民心的年轻国会议员,曾经一度成为‘盗版’广告王子。卖手机的、卖burger的、卖手工艺品的,全都擅自用他的海报来打广告。 现在,随便去咖啡店问问,无人不对这帅哥摇头叹息。 转泪点是今年8月。Syed Saddiq 炮轰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Zakir针对大马兴都教徒和华裔的言论,形如攻击全马来西亚人民,并支持将其遣返印度。几天后就亲自邀请Zakir要私邸吃晚餐,让人大跌眼镜。 大大声说要为Foodpanda 外卖骑士情愿却无法解决问题,还说要训练蚊型脚车basikal lajak 为国手,现在又要发展电子运动竞赛,足以证明他的虚伪和马后炮精神。 大选前后都乖乖跟在老马身边比狗更贴服,全部举动都为了讨好马来群众,很合老马口味,被拉下马的几率其实非常小。如果要炒这种虚伪部长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公保,多加🌶️。 原产业郭素沁Teresa Kok:油炸🦑 看过这名行动党副秘书长的YouTube影片的人,要忍住不喷饭。那种低俗的搞笑,和她的衣着品味一样,实在不知所谓、令人吃不消。 重点是,这名女部长将她的个人品味带到专业工作中,令马来西亚成为笑话,还是很烂的那种。为推广大马油棕,她叫国人一天吃一汤匙粽油,还在国会一人送一瓶;为协助橡胶园主,她建议设遮雨器还叫小园主们养鱼;她还说,纳吉入狱后她送前首相粽油。 我国的精明领袖们真的有必要告诉郭部长她的笑话很烂,请塞住她的嘴巴别让我国继续丢人现眼,真的非炒不可,最好就是油炸,还要用红粽油! 全民教长马智利:清蒸🦑 他的中文名字取得好,骗话连篇的Maszlee实在有辱这个名字。问任何教育界的人士、所有家长、特别是所有砂拉越人,真实对他咬牙切齿。 网络上早已发起炒掉这名无能部长的情愿书,见:网络‘炒’马智礼热爆。 他的‘创举’数不胜数:黑白鞋、营养早餐、爪夷文、统考文凭、不开统考会议去看电影、马来尊严大会的举行(在大学也就是他的部长管辖之下),还有很多很多。最好‘炒’他的方法就是先将他活生生清蒸,乱炒后丢掉,让他没有翻身的机会。 至于假文凭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报复拉曼又对砂拉越非常不友善,是行动党的最高代表也是难得华裔部长。虽然伊党公开要求撤换林冠英,但他的职位应该没有很大威胁,因为他现在只是做文书的工作(见: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至于老马,要炒他的机会门都没有,就算放再多的姜来炒,谁敢吃?

飞行车能‘飞’到砂拉越吗?

耗资超过1亿令吉来研发,每辆售价是150万令吉,还没有试飞已经知道吉隆坡飞槟城只需1小时行程,(由四个廉价电风扇制成)飞机模型令我国在国际媒体上被人笑翻天的“飞行车”,终于要面世了! 当举国上下都在引颈长盼,期待企业发展部长Redzuan试飞大马首架飞行车,交通部长陆兆福就当头一棒直接揭破,说:这飞行车(flying car)就是drone (无人机),也就是在淘宝几千块就可以买到的那种。 毫无意外,这飞行车成了国会的热议课题,也成了热搜,社交媒体上议论纷纷。 飞行车的造型也在网路媒体上提前曝光,各大报也相续报导,也有眼尖的网友指出,这根本就是中国制造。 成为世界笑柄的大马飞行车。 这名来自土团党的部长Redzuan,因为怕飞机飞不起来,而决定不公开试飞,最后应该只是“试坐”而已;也有议员建议Redzuan带降落伞,真的是笑死人了。 https://www.facebook.com/OrientalDailyNewsMalaysia/posts/2907456379315230 来看看一些网友的留言:  新政府,新方向,新气息,新笑话!地上走的都搞到亏本,还来搞天上飞的,极品!!唯才是用对老马来说是一个笑柄 老马就是喜欢用两种人,第一就是无能的,这样比较容易让他操控,像这个,教育部长,青体部长等等。第二就是喜欢舔他屁股的,比如林氏父子,阿兹敏等等。。。。 这成为全世界笑柄的低能部长,至今都没有透明公开政府到底用了人民多少钱,给私人企业去发展这“无人机”。他从头到尾没有公布这家研发飞行车的私人公司是谁,在众人的追问下一直否认政府资助一分一毫。 而他的上司马哈迪,曾说:如果人人有飞行车,天空需要交警,但仍由Ridzuan继续胡闹。 这一亿令吉,足以修建砂拉越多少的残校?但希盟却罔顾砂拉越人民和学生们的生命安全和未来。 要试飞,最好就是在砂拉越,看看这片为马来西亚贡献最多石油和天然气的土地,如今连一条像样的路都还没有做好。告诉砂拉越人民,用飞行车游走砂拉越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

暗势力阻止‘同性恋首相’就任?

雪州伊斯兰高庭近日判处5名同性恋者监禁、鞭刑和罚款,而引起社会关的注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宗教法中,肛交和同性恋是非法的,公正党主席及“候任”首相安华就曾经在鸡奸被控入狱,不是第一,而是两次。(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去年8月,瓜拉登嘉楼州首次公开鞭笞一对女同性恋伴侣,而成为国际新闻头条。在今年4月,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而遭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判处罚款3300令吉以及鞭打 这对年龄32岁和22岁的女同性恋,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被罚公开鞭笞长达16分钟,以及监禁,以作为这对女同性恋和对公众的一个提醒。 据了解,这对女同性恋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们也认为比起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同性关系更加有安全感。在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还在车内搜出司机驾驶座上,有一具人造的男性生殖器官。 在马来西亚的做爱危机 无论是男男或是女女,企图发生性行为,被人知道之后,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令人不禁想到数个月前的登上国际头条的男男性爱短片事件。(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性爱短片“真”的,那又怎样?。 事情闹大后,一名公正党成员承认自己男主角之一,在警方多月的专业调查后以“不能够确定另一男主角的身份”早早了事。虽然有视频为证,但却没有人受到对付,那是被判坐牢和鞭笞的同性恋者一定很不甘,真是同人不同命。 无所不在的暗势力? 近日,《砂拉越报告》网站报道,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一家旅行社告上法庭,指他未偿还所欠下约33万令吉的旅行费,不仅包括他与家人今年元旦期间到摩洛哥旅游,以及5月赴山打根政治演讲的行程。这也是该男男性爱短片的事发地点。 砂拉越报告在这个时候张贴此闻,让人不禁联想到近日马哈迪澄清阿兹敏不是他的继承人,2020年不交棒,以及有关“暗势力”的消息。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这男男性爱短片的流传,是暗势力在操作?但是,有关的视频至今无法证实也没有人受到对付,是不是也是暗势力,《砂拉越报告》这时的帖文意味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暗势力? 林冠英公开说,行动党人被指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在国安法令下被逮捕,是暗势力的运作。如今涉虎案未控先撤,是不是也是暗势力了?希盟执政年代,有“暗势力”要对付现任政府。这个暗势力要对付行动党,要对付阿兹敏,是否也是要对付安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说是暗势力,现在这个政府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