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十大骗话

外国的媒体很专业的,对于位高权重的总统依然敢敢评击。新政府上任后的大马,由旧首相组成的团队对于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方面大致上没有很大的改变,所以媒体还是很听话的: 以前听国阵的话,现在听希盟的话。差别是,以前不停话的独立媒体或网络媒体,如今也变得很听话。 看了这篇分析Donald Trump 于2019年内的所有言论,精选每月最大谎言共12大骗话,Watching Malaysia 也依样画葫芦,整理以下大马版的十大谎言。排名不分先后,也不按月份,只共参考和分享,让你看懂大马! 1. 黑鞋黑袜怎么啦? 恭喜那些有看省钱绝招:2020年开学攻略的读者! 2020年的第一个星期,教育部长马智礼下台,成为首位下马的希盟部长。你知道谁最难过吗?就是买了黑鞋的父母亲。 那些廉价抛售白鞋的商家,也应该非常痛心。当时,突然间说要穿黑鞋,后来又延迟到2021年才全面执行。那么现在,黑鞋还是白鞋呢?平民百姓最关心的并不是所谓的什么国家经济大事,而是穿鞋这一回事。到底黑鞋会不会成为骗话,实在好关心。 民意这回事还蛮有趣的。之前很多人上网要求教育部长下台,但是政府首相都好像听不到,现在在首相的劝告下终于下台,却有人要求他复职,也不知道这些诉求有人听到了吗? 2.砂拉越三年内破产 去年6月,身为财政部长的林冠英,大言不惭指砂拉越会在3年内破产。今年12月,标普全球向砂拉越发出“A-”信用评级,直接打脸林冠英。林财长发表不负责任只为拉票的言论后,至今没有再度发表相关言论,或作为解释。 3.救国基金救不了国 去年5月,财政部宣布,截至2019年1月14日,大马希望救国基金的最后捐款日为止,一共募集了2亿300万。 去年11月,财长部长林冠英指出,总额达2亿零500万令吉的希望基金已全部用完来偿还。结果,大马还是欠下一屁股债,救国基金原来只是杯水车薪! 4.老马的三年交棒承诺 因为还没有成功“救国”,所以2019年最常听见的就是 - 老马还没有退位的打算。老马甚至还说,他从来没有承诺过两年内退位。一定是马来西亚人都记错了! 无论多少个内阁部长下台,怎样都轮不到老马,因为他的roti canai功无人能比。 5.重启GST 不是开玩笑!老马说,只要人民想要,政府可以考虑重新实施当年间接造成前朝国阵倒台的消费税(GST)。你要吗? 6.承认统考 希盟在竞选宣言中承诺100天内承认统考文凭,如今不断拖延,还要顾虑马来人的感受。已经下台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当时缺席统考会议,却被抓包去看电影,也不知这是不是他被炒的原因之一。(见:我是独中生I & 我是独中生 II) 7.部长们的野鸡文凭 不少部长卷入假文凭、假学歷丑闻,包括财政部部长林冠英的专业会计师资格。原来,连学历和经验都是骗人的!(见:1-1=?野鸡算术?) 8.第三国产车 财政部长林冠英曾经大派“定心丸”,曾诺第三国产车计划不会使用公共资金,也不会使用政府的钱,发展资金将来自私人投资。  结果,第三国产车照跑,还是由一家政府投资的“私人公司”主导。 9.大马最厉害的飞行车 如果不是用了那么多钱(到如今都没有透明公开到底用了多少公币),这可说是年度最好笑的骗话!这个很厉害的飞行车到最后都没有飞起来! 见:飞行车能‘飞’到砂拉越吗? 10.印度没有要求大马引渡Zakir  Zakir去年抢尽风头,不单单是马来西亚的新闻版位,也包括国际媒体、印度媒体等。印度三番四次要求引渡这名“恐怖分子”,但老马竟然说“睁只眼谎说”印度总理没有做出要求。(见: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其他的大大小小骗话还有2020工业国、向印尼抗议烟霾、Lynas不毒了、砂拉越石油税等等,这些2019年的骗话在2020年应该也会recycle,政治这一回事,笑笑就好,太认真就输了!

失策吉隆坡峰会,老马风光不再

曾经在回教国家叱咤风云的马哈迪,执意在12月18 日召开了只限回教国家参加的“2019年吉隆坡峰会” ,登上国际新闻头条。 对于这个峰会的目的和成效,褒贬不一,老马依然敢怒敢言,但显著的是,此马已非彼马,马哈迪已不复当年勇,已经不再是当年在回教社会的“英雄”了。 出席者称为国际媒体焦点 于12月21日结束的峰会, 大马政府宣称有56个回教国家的450名代表参与其盛,但在开幕仪式的大合照上,只有三个回教国家的领导人出现在台上,即,伊朗总统Hassan Rouhani、土耳其总统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 卡塔尔(Qatar)国王Sheikh Tamim bin Hamad Al Thani。 这三个领导都是和沙地阿拉拍关系不睦的国家,印尼没有出席,第二大回教国巴基斯担也碍于压力最后大退堂鼓,让这个回教国峰会被国际媒体路透社、新加坡海峡时报、New York Times 等,形容为“反阿拉伯”的小型聚会。 出席者和缺席者,都自然而然成为外国媒体的的主要焦点,至于峰会所讨论的内容,既然不能代表回教国家,根本就是自己讲自己爽。  浪费时间浪费钱 这篇报导形容马哈迪的马来西亚企图成立一个新的穆斯林联盟,偷走沙地阿拉伯的光芒,但是却只有数个国家的参与。 报导直评马来西亚根本是浪费钱和时间,因为根本没有讨论实际性的国际课题。报导说这个所谓的峰会只是几个不受欢迎的过去领袖的“自爽”的旅程。事实是,大马根本就不能从这个联盟国家中获益。 值得一提的是,一篇深入报导指,西方国家标签为武装恐怖分子的Hamas,也参与此峰会。基于公共的敌人以色列,这个组织和老马一直友好。 马来西亚一直以来强烈反对以色列,马哈迪从未错过任何机会来表达自己对以色列的不满。 以前大声抗衡西方国家而获得回教国家赞赏的老马,此时已经无法相仿相效。 老马的秘密 很多人质疑马哈迪召开回教国家2019年吉隆坡峰会的真正用意。 在回教合作组织(OIC)的极度不满下,直接点名批评吉隆坡峰会将造成回教徒分裂,不符合回教国家利益,老马仍旧一意孤行,不惜矮化自己说大马是小国,无意对抗,但不惜得罪大国坚持举办峰会。 见:老马得罪全世界,人民迟早吃草 峰会过后,老马得罪的不只是OIC,还有印度和摩洛哥等国家。南中国早报这篇深入评论,直指老马的外交关系严重“老马失蹄”。 如果马哈迪的用意是借着峰会与OIC分庭抗礼,以突显自己是回教国家的重要领袖,他就实在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而严重失策。如果老马只是为了提高自己在马来西亚内回教徒的地位,以抵消伊斯兰党及巫统对当地回教徒的影响力,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马来西亚人才懂的Manglish!part 1

在国外留学的,或者工作打拼的,都有这种体验,听到家乡的manglish (Singlish 也可以啦)备感亲切。就算是那些努力“变调”扮假洋鬼子的,听到或说到以下这些特有的大马英文slangs时,立刻穿帮! 话说这英文程度,砂拉越人的英文程度在马来西亚成立以前是蛮有水准的,但是现在………很多大学生连简单的英文都说不出来,一些政府官员好像都没有说过英文。 根据国际语言学习机构─英孚教育(EF Education First)发布的报告,大马2019年英语水平指数降跌了四名,从此前的22名,降跌到如今的第26名。大马的得分是58.55,在亚洲国家中排名第三,在新加坡(66.82)和菲律宾(60.14)之后,依然是属于具有高(high)英语水平能力的国家。 许多政治人物都公认国人的英语水平差劲。以前可以骂过国阵,现有又忘了骂自己。教育部的重心是黑鞋啦、硬硬要介绍爪夷文啦,千万不要讲统考啦,如果还是万事以马来文为先,以赢取巫裔选票为教育政策的出发点,以下manglish应该会继续发扬光大。 看看以下十分大马的manglish,你不能不说的,有那些? 1. LengChai & LengLui  广东话直接翻译过来的靓仔(帅哥)和靓女(美女)在西马各族之间通用。 砂拉越人或许比较含蓄。对于年纪比较小的就叫小弟弟或小妹妹,年龄差不多的就叫小姐或先生,而有点年纪的就直接叫aunty或uncle! 很多西马的靓女来到古晋,突然变成aunty,还真不好意思呢! 2.Boss 在大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boss,特别是在大马风味十足的mamak档。服务员称呼顾客为boss,顾客要埋单的时候也叫服务员:Boss, kira! 千万不要纠结称呼你的上司或老板为boss,在大马,boss只是服务员罢了! 3.Chia 这可不是健康食品chia seed! 生日的时候要chia,结婚的时候要chia,升职也要chia,这是福建话"请客”的意思,在砂拉越通用,还有人真的以为这是英文来的! 4.Gostan 当年在外国念书时,和友人同车去游玩,遇上紧急时刻脱口而出:Gostan, faster faster! 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gostan的英文字是什么?你想到了吗? 5. Topeng 这也是非常砂拉越的词汇,也不晓得西马人通用吗?就是“倒转”的意思,常用的是衣服穿topeng,帽子戴topeng,还有superman的底裤穿topeng。 6.Cincai 当砂拉越人在选择吃饭的时候说cincai,他其实并不是想吃青菜。  也不知这词汇源自何处,福建人说cincai,客家人说cincai,潮州人也说cincai,必达友人和伊班人也是cincai,同音同意,不是指青菜,而是“随便”的意思。 7.Bojio 这时下最in的社交媒体新词语,有朝一日收纳在牛津英文词典内,马来西亚人功不可没,意思是“没有约”。找找 #bojio,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8.Paiseh 这福建话在台湾新加坡等地也通用,在大马不同之处是,各族都明白。意思是“不好意思”,羞涩的意思。 9.Tapao 很多马来西亚人到国外就读或工作时,竟然忘了如何叫takeaway。同样的,一些外国人来马来西亚叫外卖时,说:"put in a doggie bag", 马来西亚的服务生会说: huh? you want tapao, right? 10. S4S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成为每个砂拉越人的特有词语:Sarawak … Continue reading 马来西亚人才懂的Manglish!part 1

平安夜,失津贴

平安夜,失身夜,而马来西亚的一些公务员,即将失去的不是初夜,而是非常关键的津贴。事件严重发酵引起诸多讨论和政治人物关注,也揭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一些困扰人的问题:政府的钱到底都花去哪里了?  原来我国有那么多津贴! 公共服务局于12月20日宣布,2020年1月1日开始,新聘请公务员不再享有“关键服务津贴”(BIPK),受影响的包括医生、护士、药剂师、工程师、讲师等专业领域共33类职业的公务员, 根据报道,“关键服务津贴”只是政府取消的9项津贴之一,其他停付津贴为排污津贴、打爪夷文津贴、政府给于机要秘书与高级机要秘书的娱乐津贴、土地税助理官员特别津贴、发电操作员津贴、打字房主管津贴、三角测量津贴、英语水平津贴。 这些诸多百怪的津贴,一般平民百姓还真没有听闻,果然成为公务员后就是个“铁饭碗”! 部长的津贴原来是秘密! 政府取消这津贴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些职位目前没有出现人力资源短缺情况。也就是说,现在医务人员太多了。现在在读医的学生们,可以直接考虑到国外工作,不用回国了!😢 社交媒体日前流传一篇剪报,列明了我国内阁部长每月的薪资及津贴,其中包括了高达5700令吉的停车费津贴,多过任何一名医生的总收入。 许多部长已经否认澄清没有这停车费津贴。但是有关报导却让读者了解一件事。原来,部长和政府行政人员的薪俸和所获津贴总额资料是不对外公开的,因为属于《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的保护范围。希盟上台以来,新任老首相几乎飞了半个地球几圈,真好奇他的津贴有多少? 钱都花去哪里了? 高官们以上任以来减薪10%为鉴,说明财库吃紧而必须节源开流的无奈。但是在另一边厢,在一些特定项目,却不见缩水,反而还依然挥霍的样子。   比方说,政府计划在明年推行的大马@工作(Malaysians@Work)计划,凡失业至少12个月的毕业生一旦被雇用,将可获得每个月500令吉的薪酬奖掖,为期2年! 这个计划据称在5年内将耗资65亿令吉! 而砂拉越的破旧学校,虽然严重威胁学生的生命安全,但是在2020年的预算案内,却只有少过7亿令吉的翻修费用。 😡 耗资1亿令吉来研发的飞行车(OR无人机)计划,涉嫌使用公币2000万令吉。而第三大马车计划(见:真正“马”车:第三国产车),也不知“暗暗”用了多少人民的钱。 而直接入老马家人口袋的5年‘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 National Fiberisation and Connectivity Plan (NFCP),耗资216亿令吉!!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在开源节流的前提下,牺牲的是砂拉越以及很多人的津贴,而其他涉及重要人物的计划却“亿亿”地前进,如今大马,还当真矛盾。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又一宗性丑闻!如今的新马来西亚实在太龌龊,花太多的时间精神稿一些和人民国家没有关系的性事。而如今涉入其中的不是他人,而是经验丰富被控告及入狱多次的候任首相安华。 再普通的平民百姓都会想,那么多前车之鉴的安华,怎么又会傻到“重犯”?就算是重犯,怎么又会再让人抓到痛脚?再深入想想,国家那么多重要大事和民生问题,而国际社会上有许多关键的课题,包括贸易战和刻不容缓的气候问题等等,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偏偏执意关注‘断袖之癖’的肛门问题? 见: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连续不断的肛门问题 这也是续不了了之的男男性爱短片之后,希盟执政期间的第二个性丑闻。但是却没有劲爆的男男A片,只有一名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在面子书新设的专页 (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上发布的新闻发布会片段,以及他自己的法定宣誓书。而这个所谓的记者会片段,长达8分钟多,只见一个麦克风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所谓的‘受害者’低头读稿。 新闻曝光之后,公正党的内斗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许多人互相指责、否认和提出阴谋论等等,也有人指此类的断袖性丑闻在马哈迪的领导之下司空见惯,已经是烂到不能烂的超级烂招。很明显地,这个所谓的性丑闻,应该不会掀起如‘男男性爱短片’的轩然大波,因为有关指控实在有点虚拟。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些有关受害者和所谓的性侵指责。 受害者: 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Muhammad Yusoff Rawther,26岁,负责社会经济课题和政策的研究,也负责写安华的演讲稿。 根据有关法定声明,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8年9月23: 安华前往拜访Yusoff过世的祖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安华给了Yusoff他的手机号码,叫Yusoff来跟他工作。此后,安华几乎每天都Whatsapp Yusoff.  2018年9月25日:Yusoff在安华办公室开始上班,互动频密。 2018年10月2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Yusoff前往安华住家送讲稿。后来在安华的书房,安华亲吻其脸颊,后来还在他耳边轻声说:give me a blow job (帮我口交)。后来安华自己脱裤把阳具拿出来放到Yusoff的手中,问他:you suka? (你喜欢吗?)。 据Yusoff的宣誓书,他说他害怕,他说‘不’,他收回自己的手,安静站一旁并摇头。 接着下来,安华继续挑逗,包括拥抱摸屁股,要揭开Yusoff的裤子和爱抚他的阳具,但被Yusoff坚持婉拒。 安华并没有放弃。他在Yusoff的耳边轻声细语说:I want to fuck you (我要XX你)。之后安华还用强的,转过一个年轻伙子的身子,要上演霸王硬上弓。 Yusoff推开安华,生气道:stop being a fucking cibai (不要像cibai那样)! 强的不行,安华就“软硬兼施”,展示他硬硬的阳具求说:please lah Yusoff, just a blowjob。 而这时的Yusoff却走向上锁的房门。 他说,安华凶神恶煞一脸怒容地将鸟鸟放好穿好裤子,置入密码将门打开。 最奇妙的是Yusoff临走前和安华的剖心对白: Anwar: I want to do this … Continue reading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大马“凤凰”:戴头巾女摔跤手

这名外号“凤凰”的年轻女子,凭着自己的努力勇敢打破偏见,在今年7月初击败四名男子,获得了马来西亚摔跤冠军,成为全球首位带头巾的女摔跤手冠军,登上国际媒体头条为国争光! https://www.instagram.com/p/B5Z81INp5Zu/?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她叫Diana, 娇小玲珑,身穿火焰图案的裤子,黑色头巾,就像凤凰那样,身手敏捷将对手随空提起,令人口瞪目呆。 Diana日常在在医院工作,她在社交媒体上有39k 追随者,经常上载比赛的照片,以及日常生活照,就和一般的年轻女孩一样。 https://www.instagram.com/p/B0HoUHuAdX0/?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根据亚洲时报的报导,这位19岁的女孩不仅没有因为投身摔跤运动而受到保守派人士的批评,反而在社交媒体上走红,让其他戴头巾女性也对摔跤有了兴趣。 她打破了人们的偏见,戴着头纱的穆斯林也可以追想梦想,如果她能做到,我们大家都能做到。#满满正能量 #真正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