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要吃回头草:巫统,万岁!

可以一面骂「窃国盗贼」,一面「扎希,你准备好了吗?」脸都不红,气也没喘,华人最大党,真有你的! 华人新年初六,华人最大党的恩公敦马哈迪公开表白── 1.他仍爱巫统,而且很愿意重回巫统。2.必须极力协助马来人提升竞争力,让马来人共享国家富裕,否则马来人根本无法与华人竞争。有关敦马的巫、华种族贫富论,华人最大党自从「乌巴」之后,就改走「马首是瞻」路线,哑然怂恿敦马论述。至于巫统,敦马会否「老马识途」吃回头草一直都令人怀疑,不过,华人最大党始终要华社相信,敦马不吃回头草!如今,老马却坦然告白,他仍爱巫统,而且很愿意重回巫统,这才是他的初衷。他说,若巫统回到为民族、国家、宗教斗争的初衷,他愿意回家,他只是不能跟被控上法庭的巫统领袖合作而已,其它的没问题。毫无疑问的,敦马不忘初心,始终如一。他在接受马来媒体《阳光日报》的访谈时,一面说出他爱巫统,要重回巫统,同时也重複他的「大多数马来人都贫穷,而大多数华人都富有」的种族贫富论,可见他还是他,初衷不改。华人最大党之所以在2018年大选赢得95%华人票集中支持,成为华人最大党,是因为它号召华人票发力,推倒巫统专政60年的国阵极权及窃国盗贼统治。结果倒巫统改革宣传说动了华人,但没马来族群的政治市场,马来人与穆斯林的选票只有不到30%投给希盟,公正党、土团党及诚信党并不是巫统和回教党的对手。全马222国会选区,有122是巫裔选区。至于全国马来选票, 35-40%投给国阵,巫统依然是马来人最大党。另外30-33%投给伊斯兰党。这样的政治形势吓得希盟连做了政府都坐立不安,华人最大党也进去布城执政后更怕权位不保,总叫华人对最大族群的感受千万要保持高度敏感。一年前喜来登政变至今,太不争气的希盟只是个牧羊童,不时不时就放话说凑够席位回巢,但大话讲多了早就被认定是空谈,谎话讲多了却还是谎话。希盟从执政内讧到下台,依然鬆散不堪,成事不足。最后还得接受一个残酷的政治现实──谁想执政,谁就得靠拢巫统。这就是为什么华人最大党讲了一大堆梦话,为了靠拢巫统!连华人最大党不管如何忽悠,事实上已认命,从霹雳先开门,勾搭巫统,还公然问:扎希,你准备好了吗?可以一面骂「窃国盗贼」,一面「扎希,你准备好了吗?」脸都不红,气也没喘,华人最大党,真有你的!唉,事到如今,老马垂涎三尺,要再吃回头草,大家能说什么?把巫统咒骂得最凶的人和党现在彷彿在喊:巫统,万岁!

花钱买醉,砂政党大炒禁酒课题

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禁酒课题,已经从原本的酒醉驾驶交通问题,演变成种族课题、最有效的政治武器、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刑事案件。   上个月,还在CMCO期间,发生了数宗涉及酒醉车祸的事件。伊斯兰党通讯主任嘉玛鲁占便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以减少日益攀升的酒驾事故,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同时,伊党也要求海关和地方政府当局暂停所有在24小时便利店公开出售的所有酒精饮料的执照。 他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来显示大马人爱喝酒。WHO将大马列为全球酒精消费量清单的前10名中, 2016年大马国人在酒精饮料上的消费超过20亿令吉,平均每人均饮用15升。  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有21宗醉驾车祸,夺走8条人命。但与其他成因相比,酒驾只占大马车祸命案的0.0008%。 华社反对禁酒 最先表态的是华总,表明支持修法严惩酒驾,但是反对为了对付酒醉驾驶而“暂停所有酒类生产、业务及销售”,因为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多元国情。 伊党也不是第一次提出禁酒的课题,如今该党在联合执政联邦政府内,应该还会陆续有来。 近日的数宗酒后驾驶车祸,再次给了伊党机会“借题发挥“。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表示,因为如今的政局对立情况,这个酒醉课题也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工具,以马来人为主的PN联邦政府,针对以华人主导的最大反对党行动党。  新国的网络媒体《红蚂蚁》更搞笑,竟然这样形容马来西亚的高官: “至于是暂时之举还是要持续停发执照,抑或要等加重酒驾刑罚修正后再商议,不得而知。就算你问当事人,很可能也是无解,因为马国部长或部门即兴发言而没有详细研究是常见的事。” 又回到种族政治课题 马来政党用禁酒课题来获得支持,而行动党却以这个课题来评击联邦政府。 几乎所有砂拉越的火箭议员都努力“大炒特炒”这个课题,说支持PN的砂GPS政府和PAS为伍,对禁酒课题没有表态,还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各方每天努力发文告,为行动管制令期间版面空空的报纸免费撰文。 而退出砂内阁后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语气和行动党同调,培养出反对党对课题的敏感度,立刻表态反对。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课题在多元种族和蔼融洽的砂拉越,竟然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刑事案!!! 古晋国会俞利文在其社交网站专页上,针对伊党建议禁售酒精饮品以解决酒驾事宜分享看法,不料遭到一群极端网民在他在帖文中,发表具有种族歧视和分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等过分言论。 这种事情在砂拉越是很罕见的,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些极端网民或许并不是砂拉越人。 虽然州选要到了,难得有课题可以让反对党发挥,但是可以不要越炒越过分,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种族课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