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和回教党,难兄难弟谁怕谁?

很多人很怕回教党,一听到回教党PAS好像是魔教还是十恶不赦那样,特别是华人。 不说你不知,西马很多人也是很怕行动党DAP,一听到行动党就好像也是魔教要杀死全家那样,特别是回教徒。 大家会怕的原因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无知,还有政敌渲染的偏见。 华人怕PAS,主要是因为害怕伊斯兰法。PAS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建立回教国和落实伊斯兰法,这是他们的政治奋斗宗旨。在伊斯兰法下,有人担心没有猪肉吃,被人强奸只有在4名男性回教徒的供证方可入罪,戏院理发分男女,还有没有酒喝。 PAS近日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为减少酒驾事故,就令人相当不安。 禁止销售啤酒真的可以减少酒驾事故吗? 马来人怕DAP,主要是怕所有生意机会等都被华人垄断,还有失去特权还有地位等,什么东西都被华人抢光。还有人竟然说,行动党是猪。  PAS不明白华人为何怕回教法 华人也不明白马来人为何怕DAP 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党派,竟然曾经一度携手合作。最后也因为目标理念实在不同而分裂。后来PAS也分裂出Amanah,继续和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 砂拉越人是非常抗拒PAS的。这里大部分的是信奉基督教的土著,而且民风相当不同。过去选举PAS一直全军覆没的成绩足以让人明白,这个党在砂拉越没有出路。  以前DAP和PAS合作的时候,政敌便加油添酱和煽风点火,说DAP支持回教法。  那时,DAP说,回教党有什么可怕?费尽心机说PAS的好处。 2011年州选时,PAS精神领袖聂阿兹 Nik Aziz来到砂拉越到石角政治演说,我记得张健仁在台上大声说:你看,他有什么可怕?  现在很多华人没有那么怕回教党,归功于行动党。 2011年州选举已故回教党精神领袖Nik Aziz为行动党站台拉票 如今,PAS加入国盟,在联邦政府有4名部长。砂盟GPS也在国盟内,所以和PAS成为同事伙伴的关系,也成为砂反对党挑起的议题。  是谁出卖了砂拉越? 风水轮流转,行动党把矛头指向GPS,说GPS支持回教法。以前行动党为了选票就美化壮大回教党,如今来个360度大转;又是为了选票,把矛头指向GPS和其成员党,说他们出卖砂拉越。  已故首长阿德南曾经说过,砂州政府绝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案。他说,砂州乃至土保党都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因为砂拉越是个多元种族的州属,穆斯林仅占人口大约25%。 在维护砂拉越权益上,砂拉越政府的立场并不含糊。  但是,很多领袖却忘了自己以前说过什么,就像他们忘了他们的竞选宣言那样。但是伟大网络仍然有许多记载。“不偷不抢,你怕什么回教党” “ 回教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 '投回教 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回教党可怕吗?行动党可怕吗?应该不比病毒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见风转舵不断U-turn,为了人民的选票,什么都可以骗的政客! 

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黄锦河回归公正党,他说他最终目的是为了协助该党度过目前的危机,还有为了砂拉越人民!又是一句“为了砂拉越人民”,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为所有政治人物的口头禅了!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41414625945458 不说你不知,当年砂拉越权益还没有抬头的时候,黄锦河是少数鼓吹砂拉越权益、和庆祝916马来西亚日的人物。在数名支持者的陪同下,他在916当天到古晋独立广场升起国旗和唱国歌。大批警察来到要阻止他的时候,他站得挺挺干瞪眼,坚持不让步!马来西亚是在2010年方将916日正式列为马来西亚日。 没有什么支持者围绕,也没有什么人缘,有牛一般的劲,不会和警方周旋,在朝在野的朋友也不多,还到处得罪人,这就是黄锦河! 不断惹官非 黄锦河如今是砂人民愿望协会(SAPA)的主席,这是一个人权组织,为数不多。 他是一名律师,也是砂拉越公正党前主席,在2006年州选中选为浮罗岸州议员,成为砂公正党第一名州议员。 2008年308国会选举的时候,黄锦河为公正党Stampin候选人施志豪站台拉票时,讲了张守江的坏话。 之后,砂行动党张氏父子(也就是创党元老张守江,和其儿子即现任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算账”,到法庭控告黄锦河毁谤。 意气用事的黄锦河也反回来控告张健仁,因为张健仁说他是“绊脚石”。最后黄锦河输了被判赔堂费。张氏父子还“乘胜追击”上庭要求增加赔款数额,还限定他要在一个星期内还钱,不然就控告他破产,要黄锦河永远翻身的机会,不能再上阵选举。 结果,黄锦河发动筹款,后来乖乖地拿了筹足10万令吉的零钱,到张氏的律师楼还钱。当时,很多人是非常同情黄锦河的,被“盟友”和昔日战友欺负成这个样子。 “衰多口” 或口臭,逞一时之强。但是,“祸从口出”的黄锦河显然没有学乖。2017年,他竟然说“法官不公平”,被法官宣判坐牢1天及罚款3万令吉或入狱3个月取代。 黄锦河曾经加入2个政党,第一个是行动党(1983年到1998年),当时应传奇人物已故沈观仰的邀请,后来跟着他到公正党(1999年到2011年),即16年在行动党、12年在公正党,一共是28年。 被人害,离开公正党? 在2011年州选时,行动党将巴都林当选区与公正党的浮罗岸区交换,导致原任议员温利山和黄锦河双双被各自政党除名,这招“一石二鸟”,除去了张氏父子的两个眼中钉。 温利山当时说尊重党的决定,后来淡出政坛,去年凭着砂肯雅兰全民党东山再起。但小气的张健仁还是对他穷追猛打。 见:砂行动党为何针对温利山? 当年,不甘心的黄锦河退出公正党后,以独立人士上阵州选。黄锦河当时指,背后插刀的人是施志豪和Baru Bian。在政治演说时哭着说,被自己人出卖最恐怖,他咽不下那口气。他说,“我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还扬言:在多角战中的得票最低,便将会退出政坛,绝对不食言。 结果黄锦河真的战死三角战,仅获得439张票 - 低到不能再低,行动党候选人黄庆伟得票11956张、国阵候选人沈坚石得票4073张。当时的狠话,黄锦河可能不记得了,但网络记载一大堆!难到他食言,也是为了人民? 得罪最毒政治家族 如今黄锦河重回公正党,好戏还在后头。到底是为了人民,还是为了上阵来届州选,很快就有答案。 黄锦河说他已经原谅那些曾经背叛他的人。他指的或许是被公正党开除的施志豪等人。但是他忘了,真正害他的人,还有砂行动党领导人。 这些小气鬼会让他东山再起,有机会竞选Batu Lintang席位?黄锦河好像还是没有学乖,真的是太低估张氏父子了!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宅在家的日子,小道资讯特别丰富,每天WhatsApp传来得图文视影录音,比报纸新闻甚至面子书都还快。这些资讯真真假假,你分得清楚吗? 记得潮州大妈的录音吗?这个有潮州口音的aunty说哪里哪里有病毒,敦促人们不可以去那里。很多理性的人虽然会质疑这些消息的真伪,但是因为安全理由,还是会避免去这些地方。大妈我本身就是例子。还有很多“好人“或蠢人,就会传发这些讯息。 事实上,这些资讯也影响人们的判断,大量的垃圾资讯污染了我们的思维,如今很多人是什么都不相信,也有很多人是“宁可信其有”。 社交媒体平台如面子书,以及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根本无法知道究竟什么人以及有多少人看过某则假资讯。也没有办法向看过相关假资讯的人士澄清。最后的结果是,一人传十,十人传百,就算是假话,也有人相信了! 废人制造假新闻 如今全球受疫情严重影响,全世界都人心惶惶,到底是什么“废人”有这些闲情来制造“假新闻”。在这点上,这些人更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载老婆去医院而被警察罚款的穷苦平民。 网络上流传着不少关于冠病的预防方法和民间疗法。其实很多也是没有根据的假新闻。 星洲日报也设立了“求真”版,厘清一些流传的假新闻。但是,事实或真相如何,很多人都不在意了。就算知道是假新闻,很多人也不以为然,就算事后获得澄清,人们多已不在意,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已造成。 很多人相信或不加质疑假新闻,或许这些资讯迎合其偏见和刻板印象,就认为是真的,或不在意是否为真。 政客不断炒新闻 除了废人制造假新闻之外,也有政客不停地炒新闻。 这些垃圾资讯,一样荼毒人民的思维。不同的是,这些“做乱”的炒新闻,并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否想过,如果一般大妈都可以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潮州大妈的语音, 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蓄意抹黑,将会如何影响人民的心态?  在抵抗疫情方面,各单位都尽能力做到最好。很多前线人员不幸染上病毒,大家都给予祝福,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砂拉越很多YB前线都不幸感染病毒,而行动党的前议员却借此“炒新闻”评击砂政府抗议差强人意,令读者看了难受。 身为公众人士,言行举止要慎重。再查看陈长峰的面子书,负面言论甚多,正面的资讯和播放正能量的帖文少之又少。 https://www.facebook.com/tingtiongchoon/posts/10213104238599719 蓄意毁谤假新闻    在MCO期间,行动党不断消费砂政府的努力,并努力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虽然疫情当前,但是这些政客并没有忘了州选即将到来的事实,火箭并不能放下打倒敌人(砂人联党)的最终目标。 这是火箭的一贯伎俩,如今站在前线的沈桂贤医生(人联党主席)深获人民拥戴,行动党当然不可以放过任何机会,不能让人联党打动人民的选票。所以,一有机会,火箭就会把矛头和责任推到人联党身上。 在政府的食物援助计划上,目的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通过政府委员会来派送食物。只要能够帮到人民,虽然那些扛米的照片很像政治秀,怎样说都是好事。 但是火箭却不断把矛头指向沈桂贤个人,指他滥用赈灾资金,而不是责问政府或其他单位,或有关单位的办事能力。说白了,根本就是为了打击个人的形象,为州选做准备! 娱乐新闻  很多西马的高官- 妇女部长、卫生部长、高教部长,以为天天都是愚人节。尤其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创意”,所闹的笑话不仅让马国人全都“恼”了,还红到国外去,成为全球笑柄。 多国和地区的媒体和新闻网站皆报导大马妇女部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冠病19)疫情肆虐期间,提供给国内女性的相关劝告,其中包括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台湾《台北时报》、沙地阿拉伯《 Arab News》、新加坡《海峡时报》、“路透社”和香港《南华早报》等。 卫生部长频频失言,虽然没有红到国外去,也足以让人民笑翻天。 庆幸砂拉越的部长们还有保持清晰的思维,保持办事能力, 千万不要效仿西马部长们那样沦成笑柄,也不要像火箭那样不断炒新闻,现在最重要的是齐心抗疫。砂拉越加油!

COVID-19第一宗死亡案件– 能够骂就骂的火箭可以闭嘴了!

没有人会责怪患上COVID-19的行动党议员散播新冠肺炎,因为他们也实在不是有意的。有关人等也在第一时间履行责任,前往医院检查,自我隔离。 但是,很多行动党议员在这个关头却不忘发表一些很不负责的话,令人真的很心痛。都什么时候了,人人都在努力抗疫,又做回反对党的火箭却不忘捞取政治资本! 第一位确诊的火箭议员是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据报导,他是从2月29日起﹐在吉隆坡出席系列会议回砂后感到不适而入院治疗。目前还在接受治疗。 与黄灵彪有接触的其他希盟领袖们也都纷纷自我隔离,及前往医院接受检查。 今日,身为医生的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岂知也中招。砂州卫生局的检验结果显示,利文的检测却呈阳性反应,而和他一同接触黄灵彪的行动党砂主席张健仁的却呈阴性反应。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818408314912757 所以,还真的是因人而异。最令人惊讶的是,俞利文完全没有任何症状,好在他小心前往检查。但是,在他前往检查和自我隔离前,他曾经参加许多公开活动,包括学校内的活动等。   俞利文曾在3月2日与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接触。不过在过去14天里,俞利文并没有出现任何冠状病毒的症状。因此,砂卫生局正追踪其他可能的接触和感染来源。 如今古晋砂拉越甚至是整个马来西亚全部人都人心惶惶,都减少任何活动,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大家也保佑确诊的火箭议员们早日康复。 令人遗憾的是,病毒今日夺走了砂拉越第一条生命。据悉是来自古晋的一名牧师。 在这种情况下,习惯什么事都怪他人的火箭议员,不要再捞取政治资本了,好吗?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818440351576220 希盟还没有上台的时候,火箭什么都怪政府。上台后,什么都怪前朝。如今下台了,又倒回来怪如今的政府。 病毒刚开始大家在抢口罩,口罩严重缺货的时候,希盟政府还在位。也不见GPS的 部长责怪希盟, Dr Sim从之前到现在每天都马不停蹄在工作,也不见他责怪任何人。 如今联邦政府换人了,已经不是贸消部副部长的张健仁就开始怪新上任的贸消部长,其他火箭议员也跟风,能够怪的就怪,能够骂就骂。 现在已经死人了,不要再怪来怪去了好吗?是时候做一名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民代议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