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醉,砂政党大炒禁酒课题

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禁酒课题,已经从原本的酒醉驾驶交通问题,演变成种族课题、最有效的政治武器、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刑事案件。   上个月,还在CMCO期间,发生了数宗涉及酒醉车祸的事件。伊斯兰党通讯主任嘉玛鲁占便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以减少日益攀升的酒驾事故,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同时,伊党也要求海关和地方政府当局暂停所有在24小时便利店公开出售的所有酒精饮料的执照。 他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来显示大马人爱喝酒。WHO将大马列为全球酒精消费量清单的前10名中, 2016年大马国人在酒精饮料上的消费超过20亿令吉,平均每人均饮用15升。  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有21宗醉驾车祸,夺走8条人命。但与其他成因相比,酒驾只占大马车祸命案的0.0008%。 华社反对禁酒 最先表态的是华总,表明支持修法严惩酒驾,但是反对为了对付酒醉驾驶而“暂停所有酒类生产、业务及销售”,因为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多元国情。 伊党也不是第一次提出禁酒的课题,如今该党在联合执政联邦政府内,应该还会陆续有来。 近日的数宗酒后驾驶车祸,再次给了伊党机会“借题发挥“。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表示,因为如今的政局对立情况,这个酒醉课题也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工具,以马来人为主的PN联邦政府,针对以华人主导的最大反对党行动党。  新国的网络媒体《红蚂蚁》更搞笑,竟然这样形容马来西亚的高官: “至于是暂时之举还是要持续停发执照,抑或要等加重酒驾刑罚修正后再商议,不得而知。就算你问当事人,很可能也是无解,因为马国部长或部门即兴发言而没有详细研究是常见的事。” 又回到种族政治课题 马来政党用禁酒课题来获得支持,而行动党却以这个课题来评击联邦政府。 几乎所有砂拉越的火箭议员都努力“大炒特炒”这个课题,说支持PN的砂GPS政府和PAS为伍,对禁酒课题没有表态,还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各方每天努力发文告,为行动管制令期间版面空空的报纸免费撰文。 而退出砂内阁后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语气和行动党同调,培养出反对党对课题的敏感度,立刻表态反对。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课题在多元种族和蔼融洽的砂拉越,竟然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刑事案!!! 古晋国会俞利文在其社交网站专页上,针对伊党建议禁售酒精饮品以解决酒驾事宜分享看法,不料遭到一群极端网民在他在帖文中,发表具有种族歧视和分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等过分言论。 这种事情在砂拉越是很罕见的,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些极端网民或许并不是砂拉越人。 虽然州选要到了,难得有课题可以让反对党发挥,但是可以不要越炒越过分,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种族课题吗?

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黄锦河回归公正党,他说他最终目的是为了协助该党度过目前的危机,还有为了砂拉越人民!又是一句“为了砂拉越人民”,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为所有政治人物的口头禅了!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41414625945458 不说你不知,当年砂拉越权益还没有抬头的时候,黄锦河是少数鼓吹砂拉越权益、和庆祝916马来西亚日的人物。在数名支持者的陪同下,他在916当天到古晋独立广场升起国旗和唱国歌。大批警察来到要阻止他的时候,他站得挺挺干瞪眼,坚持不让步!马来西亚是在2010年方将916日正式列为马来西亚日。 没有什么支持者围绕,也没有什么人缘,有牛一般的劲,不会和警方周旋,在朝在野的朋友也不多,还到处得罪人,这就是黄锦河! 不断惹官非 黄锦河如今是砂人民愿望协会(SAPA)的主席,这是一个人权组织,为数不多。 他是一名律师,也是砂拉越公正党前主席,在2006年州选中选为浮罗岸州议员,成为砂公正党第一名州议员。 2008年308国会选举的时候,黄锦河为公正党Stampin候选人施志豪站台拉票时,讲了张守江的坏话。 之后,砂行动党张氏父子(也就是创党元老张守江,和其儿子即现任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算账”,到法庭控告黄锦河毁谤。 意气用事的黄锦河也反回来控告张健仁,因为张健仁说他是“绊脚石”。最后黄锦河输了被判赔堂费。张氏父子还“乘胜追击”上庭要求增加赔款数额,还限定他要在一个星期内还钱,不然就控告他破产,要黄锦河永远翻身的机会,不能再上阵选举。 结果,黄锦河发动筹款,后来乖乖地拿了筹足10万令吉的零钱,到张氏的律师楼还钱。当时,很多人是非常同情黄锦河的,被“盟友”和昔日战友欺负成这个样子。 “衰多口” 或口臭,逞一时之强。但是,“祸从口出”的黄锦河显然没有学乖。2017年,他竟然说“法官不公平”,被法官宣判坐牢1天及罚款3万令吉或入狱3个月取代。 黄锦河曾经加入2个政党,第一个是行动党(1983年到1998年),当时应传奇人物已故沈观仰的邀请,后来跟着他到公正党(1999年到2011年),即16年在行动党、12年在公正党,一共是28年。 被人害,离开公正党? 在2011年州选时,行动党将巴都林当选区与公正党的浮罗岸区交换,导致原任议员温利山和黄锦河双双被各自政党除名,这招“一石二鸟”,除去了张氏父子的两个眼中钉。 温利山当时说尊重党的决定,后来淡出政坛,去年凭着砂肯雅兰全民党东山再起。但小气的张健仁还是对他穷追猛打。 见:砂行动党为何针对温利山? 当年,不甘心的黄锦河退出公正党后,以独立人士上阵州选。黄锦河当时指,背后插刀的人是施志豪和Baru Bian。在政治演说时哭着说,被自己人出卖最恐怖,他咽不下那口气。他说,“我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还扬言:在多角战中的得票最低,便将会退出政坛,绝对不食言。 结果黄锦河真的战死三角战,仅获得439张票 - 低到不能再低,行动党候选人黄庆伟得票11956张、国阵候选人沈坚石得票4073张。当时的狠话,黄锦河可能不记得了,但网络记载一大堆!难到他食言,也是为了人民? 得罪最毒政治家族 如今黄锦河重回公正党,好戏还在后头。到底是为了人民,还是为了上阵来届州选,很快就有答案。 黄锦河说他已经原谅那些曾经背叛他的人。他指的或许是被公正党开除的施志豪等人。但是他忘了,真正害他的人,还有砂行动党领导人。 这些小气鬼会让他东山再起,有机会竞选Batu Lintang席位?黄锦河好像还是没有学乖,真的是太低估张氏父子了!

病毒‘毒不死’政客

政治讲的是恐怖平衡,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有利益,阿猪阿狗都是最好的朋友! 在砂拉越众人努力抵抗新冠病毒的同时,“闲空”的政客们便在思量下一条路该怎么走,下届州选要如何重拾山河! 而作为全砂第二大反对党的公正党,新上任的砂主席正打算“清理门户”去除不顺眼的领袖。而敏派的砂公正党领袖,包括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却是密谋加入砂团党!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report/posts/3443073879052724 喜来登政变期间离开公正党后,前工程部长Baru Bian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砂拉越报告》却指,砂全民团结党(PSB),出金钱引诱拉拢他。 Baru Bian是Selangau国会议员及Ba'Kelalan州议员。 他在喜来登行动中跟阿兹敏和几名公正党国会议员一起退党,支持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不过当阿兹敏等人转而支持慕尤丁,他没有跟随大队,反而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任相。 和他一起退党的砂领袖包括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他们两人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 他们两人是不是已经随阿兹敏加入土团党,其两人未有正式解说。 会不会加入砂团党呢,也很难说。 砂公正党引狼入室 而在上届国选赢得Julau国席后才加入公正党的Larry Sng孙伟瑄如今取代Baru Bian成位砂拉越党主席。如今MCO得空期间如今欲清理门户,要求开除一批支部领袖,包括领导实旦宾区部的巴都林当区州议员施志豪。 施志豪和Baru Bian等领袖在砂公正党耕耘多年,因为安华“引狼入室”,搞到如今昔日同僚(如今支持孙)欲铲除自己,搞到没有容身之地,这就是政治,只有利益,没有朋友。而Baru Bian是否真的会加入砂全民党PSB呢? 旧闻再看: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见:从一届政府变成半届政府 失意联盟阵线 自称最大“单一”独立的政党的砂团党PSB不断招收前国阵失意人士,包括前Selangau议员Joseph Entulu,前国阵副部长Tiku Lafe等人。 而砂团党主席黄顺舸也是前人联党党要和前州政府部长。这个“失意联盟” 有意要攻下全砂,欲取代GPS成为下届砂拉越政府。 有人说是春秋大梦,而《砂拉越报告》竟然说是砂团党其实是砂州元首泰益玛目的政治工具,以试图重新掌控砂拉越。 砂团党确实有幕后金主支持,而且还不只一个伐木业家族。 砂团党驳斥《砂拉越报告》,说他们不曾献议Baru Bian任何报酬,无论是金钱上或其他方面,但是却没有否认拉拢Baru Bian加入砂全民党。 下届州选大混战 为了得到利益,昔日同僚可以反目成仇,昔日敌人可以化敌为友,这在政坛上司空见惯。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 砂拉越共有82个席位,未到最后一分钟,席位分配还可以再协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黄顺舸可以和Baru Bian合作,也可以和施志豪合作。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他也是可以和行动党张健仁合作,也可以和希盟合作,这就是政治。而这段MCO期间,他们还是不断地在搞政治!

乖乖宅在家:不搞政治

为了共同抗COVID-19疫情,政府施行行动限制令,很多人的饭碗都受到影响。 很多人是日工的,没工开,没收入,哪里还有钱去买食物囤货? 做生意的也头痛,没收入,还要给员工的无薪假。旅游和婚礼相关的更是进入严峻的考验,分分钟破产结业。 在这种关键时刻,看到中国领事馆为砂提供抗疫物资的新闻,非常感动。 有关向银行暂缓供款的资讯,非常实用。 https://www.facebook.com/khoteckwan/posts/680927246008493 联邦政府也和反对党的州属一同配合,放下政治包袱,一同携手抗疫情,非常给力! 在这关键时刻,应搁置政治分歧,而专注在全面对抗新冠肺炎疫情。 所以,看到一些反对党议员依然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做政治宣传,非常失望。 身为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张健仁,在面子书的这个帖子,在这种关口‘唯恐世界不乱’,被网友骂翻天! 有人就大胆指出,曾经做过副部长的张健仁,应该有经验和应该了解政府部门的运作,就是工作人员上班前都已进行体检。就算是不懂,也应该去问或求证,而不是煽风点火。 身为人民代议士,张健仁应该慎言。看到网上的留言,明白也有很多忠实火粉,无论张健仁说什么他们都会相信。在这种关键时刻,就不要再搞政治了! 叫你乖乖在家,不是叫你搞政治,妖言惑众!我们已经够怕了!

老鼠老虎都分不清吗?

一位在新加坡生活了将近20年的老同学,他在那里工作、结婚、生子,在10年前得到了新国永久居留权。而不久前,他在脸书上告别了马来西亚的护照,因为他得到了新加坡公民权。 我问他,既然有了永久居留权,你为何还要申请公民权,放弃马来西亚的国籍呢?因为永久居民和公民所能享有的权利和福利截然不同,就以教育来说,公民的孩子可享有非常低的教育费。 这一个实际的例子,很大的程度上解释了在Pujut前州议员陈长峰事件中,行动党砂拉越州主席张建仁制造的误区。 陈长峰在澳洲生活了30年,最后因为孩子的教育选择申请澳洲的公民权,并于2010年获得澳洲公民权。他在2015年返回砂拉越,2016年出战砂拉越州选。在2016年4月4日,州选提名的数个星期前,他放弃了澳洲公民权,上阵州选。 且不论他在成为州议员之时是否还是澳洲公民,在2010至2016年的6年之间,是否他持有双重国籍,享受着2个国家给予的权益?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51998561553733 当一个人获得第二个国家的公民权,他是否该放弃第一个国家公民权?事实上,这并不是选择题,而答案是肯定的。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2个公民权。 忠于国家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要求,就好像我的老同学,选择成为新国公民的那一刻就放弃了马国的公民权,尽管不舍,但那是现实的抉择。 一个为民为国的人民代议士,最需要的是忠诚与爱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而持有双国籍,这样的州议员靠谱吗? 而行动党一再的为陈长峰辩护,张健仁除了表明法官对法律的诠释不同,甚至提出了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有着相同的地位,将矛头指向了曾在澳洲生活的拿督沈桂贤。 从以上的实例,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无论是在法律权益和实际生活层面上是决然不同的。 公民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需付出公民义务,也享有公民的权益,只要不放弃,就是一辈子的事。而永久居留权就像受邀的客人,因个人杰出的表现,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以及奉公守法的行为,所以可以长久居留在那里。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离开。 张健仁将公民和永久居留权混为一谈,是因为群众们看起来很好唬烂的样子吗?

2019年砂拉越人被骗了什么?

2019年,你有被骗吗?马来西亚年度汉字“骗” 出炉后,有什么感想? 年度十大汉字:骗、厌、马、乱、忧、困、悔、税、霾、爪,除了“马”字,其他每个字都是负面意义的字。 见:大马人容易骗:5大骗局 而“马”当然不是“马到功成”那个马啦,你我都知道这个“马”是代表什么,所以呢,这十个汉字真的是大马人民今年的痛苦心声。 “骗”字是以最高票数6276票(24.62%)胜出,成为2019年度汉字。其次则是“厌”字2989票(11.72%),以及“马”字2688票(10.54%)。 主办单位说,2019年度汉字是全体人民为国家把脉诊断后,所总结出来的病情。 “这个字看起来负面,但从正面的意义来说是一件好事。早点发现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正面还是负面? 去年人们选了“变”字,完全符合国家改朝换代的国情,今年人们选了“骗”字,很大程度上与希盟政府在若干政策上的违诺与U转有关,虽然如此,也有人将矛头指向前首相,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人民对“骗人”的“马哈迪”希盟政府的“厌恶”。 举办单位不知道是乐观,还是担心被人秋后算账,解释说“骗”字的当选,并非针对任何人、团体或政府,只是普遍人民所选出的感受,可能因为经济方面没有好转,或者花红不如期待等问题,令一些人民深感失落,或有被骗的感觉。 “任何汉字的中选,只是心中一把尺,不论正面或负面,都必须要面对,并且继续向前走。” “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字的负面,而有失落感,反之应以这个字为启示,再加把劲,将所有事情更努力做好;我们也期盼明年所选出的年度汉字,会是快乐和振奋人心。” 过去8年的年度汉字分别是2011年的“转”、2012年的“改”、2013年的“涨”、2014年的“航”、2015年的“苦”、2016年“贪”、2017 年的“路”,以及2018年的“变”。 砂拉越被骗最多 是人都看得出,这个“骗”无论如何解说,都是指向当今希盟政府。 无论是真心骗,无意的骗,因为没有想过会赢,现在赢了又怕失去马来选票,受伤害的都是那些曾经深信改变会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砂拉越人。 记得以前那些🚀代表,大大声喊砂拉越权益、归还20%石油税、大大声喊公平对待大马各族、要求透明施政、归还砂拉越的教育和医疗自主权等等。现在,居然以联邦为主、把马哈迪当神来拜、以西马高官的姿态,说一切都是因为前朝的错,他们已经比前朝好了,好像忘了马哈迪就是前朝的代表。 见: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所以,有人这样诠释这个“骗”子:马篇百姓、马的欠骗、大马陈水扁。对砂拉越人而言,被骗的不只是选票也不是钱,而是砂拉越人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