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毒不死’政客

政治讲的是恐怖平衡,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有利益,阿猪阿狗都是最好的朋友! 在砂拉越众人努力抵抗新冠病毒的同时,“闲空”的政客们便在思量下一条路该怎么走,下届州选要如何重拾山河! 而作为全砂第二大反对党的公正党,新上任的砂主席正打算“清理门户”去除不顺眼的领袖。而敏派的砂公正党领袖,包括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却是密谋加入砂团党!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report/posts/3443073879052724 喜来登政变期间离开公正党后,前工程部长Baru Bian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砂拉越报告》却指,砂全民团结党(PSB),出金钱引诱拉拢他。 Baru Bian是Selangau国会议员及Ba'Kelalan州议员。 他在喜来登行动中跟阿兹敏和几名公正党国会议员一起退党,支持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不过当阿兹敏等人转而支持慕尤丁,他没有跟随大队,反而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任相。 和他一起退党的砂领袖包括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他们两人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 他们两人是不是已经随阿兹敏加入土团党,其两人未有正式解说。 会不会加入砂团党呢,也很难说。 砂公正党引狼入室 而在上届国选赢得Julau国席后才加入公正党的Larry Sng孙伟瑄如今取代Baru Bian成位砂拉越党主席。如今MCO得空期间如今欲清理门户,要求开除一批支部领袖,包括领导实旦宾区部的巴都林当区州议员施志豪。 施志豪和Baru Bian等领袖在砂公正党耕耘多年,因为安华“引狼入室”,搞到如今昔日同僚(如今支持孙)欲铲除自己,搞到没有容身之地,这就是政治,只有利益,没有朋友。而Baru Bian是否真的会加入砂全民党PSB呢? 旧闻再看: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见:从一届政府变成半届政府 失意联盟阵线 自称最大“单一”独立的政党的砂团党PSB不断招收前国阵失意人士,包括前Selangau议员Joseph Entulu,前国阵副部长Tiku Lafe等人。 而砂团党主席黄顺舸也是前人联党党要和前州政府部长。这个“失意联盟” 有意要攻下全砂,欲取代GPS成为下届砂拉越政府。 有人说是春秋大梦,而《砂拉越报告》竟然说是砂团党其实是砂州元首泰益玛目的政治工具,以试图重新掌控砂拉越。 砂团党确实有幕后金主支持,而且还不只一个伐木业家族。 砂团党驳斥《砂拉越报告》,说他们不曾献议Baru Bian任何报酬,无论是金钱上或其他方面,但是却没有否认拉拢Baru Bian加入砂全民党。 下届州选大混战 为了得到利益,昔日同僚可以反目成仇,昔日敌人可以化敌为友,这在政坛上司空见惯。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 砂拉越共有82个席位,未到最后一分钟,席位分配还可以再协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黄顺舸可以和Baru Bian合作,也可以和施志豪合作。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他也是可以和行动党张健仁合作,也可以和希盟合作,这就是政治。而这段MCO期间,他们还是不断地在搞政治!

在砂拼命省钱,槟城乱乱花

希盟政府执政后,重新检讨许多国阵时期的发展计划合约,包括Pan Borneo Highway。之后,联邦政府宣布终止砂拉越Pan Borneo Highway项目交付伙伴(PDP)合约,财政部长林冠英大言不惭说,这可为中央政府节省了RM31亿。 他说,取消了PDP,使工程成本从219亿缩减至188亿,成本节省高达14.2%。但是,他却无法指出,取消PDP如何节省高达14.2%的成本。而工程部长Baru Bian在正式移交合约时也说,必须在结算后再确认终止工程合约可省多少?财政部长的专业,实在令人质疑。 而已经落实了一半的PDP被强制取消后,导致500人因此失业;林财长也没有什么表示。 林冠英的双重标准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联邦政府在砂拉越取消PDP以节省工程成本,但是在槟城却又委任PDP来进行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令人费解。 如果PDP只会增加成本,为何在槟城却依然继续进行PDP? The Edge 财经报导Gamuda将和槟城州政府签署槟城交通大蓝图PDP合约。 根据报导,Gamuda的子公司SRS将在近日和槟城州政府减速槟城交通蓝图计划的PDP合约。 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耗资460亿令吉,资金是Pan Borneo Highway的两倍。如果取消PDP可以节省高达14.2%的成本,那么槟城交通大蓝图取消PDP是不是省下60多亿呢? 身为砂拉越人的工程部长Baru Bian,也不敢对财政部长开声。 备受争议的槟城交通大蓝图,早在2015年8月当林冠英还是槟城首席部长时,就提PDP合约,工程资金从原本的270亿令吉增加至后来的460亿令吉。槟州政府颁布PDP给金务大(GAMUDA Bhd)、宏升产业集团和骆宝燕控股组成的SRS财团。 这个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包括填海计划和基础设施。槟城民间团体过去一再批评槟城交通大蓝图,指该计划对人民、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影响。他们指出,填海计划是多余的,因槟城不需要更多土地兴建卖不出去的房屋,而环保组织也质问有关项目是否为了建造豪华住宅,完全没有惠及老百姓? 在反对浪潮下,槟城依旧进行这项庞大计划,资金是砂拉越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条highway的两倍以上。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林冠英所领导的槟城州政府认为PDP是可行的,为何Pan Borneo Highway 的PDP合约却被强制终止呢? 林冠英不公不实 根据Focus Malaysia的一个最新报导,林冠英为了要求槟城桥电缆独特的设计,不惜将成本提高数倍增加额外数千万令吉。这些钱可以在砂拉越乡区建设多少街灯为道路使用者照明而减少致命车祸? 林冠英不但对砂拉越的PDP持有双重标准,在其他方面也是不公不实,一直在砂拼命省钱,却在槟城肆意大花,这难道都是他林家的钱吗? Focus Malaysia 的报导揭露林冠英的属意塔架设计将槟城桥成本提高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