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局暗潮汹涌

随着疫情暂缓,首相慕尤丁宣布开放经济活动,再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如今外媒的焦点都是在即将展开的国会,以及马哈迪安华再度联手,欲憾倒PN国盟政府的新局势。 《南华早报》报导说,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接纳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呈的不信任动议后,马国政坛顿时“热”了起来。文章引述一名政治分析家,提到希盟如果没有长久的计划,还会重滔覆辙进入无法运作和无止境的内斗。 文章也提到,很多希盟成员,包括马哈迪自己,都预料这不信任动议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因为慕尤丁已经“买”了大部分国会议员。 马新社照片。 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则把焦点放在马哈迪和安华再度联手。这两人的“爱恨情仇”在希盟倒台之后一直反反复复,新仇旧恨还有多年来的心病不断被挑起。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可以再度联手,也在509发表联合声明,但过去的事端告诉大家,心里的那根刺,还是会浮现的! 《澳洲人》深入报导指,94岁强人马哈迪在全球疫情肆虐期间,欲发动政治危机来挑战他的继承人。老马对该媒体表示,他“梅开三度”并不是因为政治抱负或报复。他说: “我多两个月就95岁,我没有欲望再成为首相。话虽如此,我党内的人和公众人物忧心,再叫我出来帮忙。”老马对澳洲媒体坦诚年事已高,但是很多人要求他出来帮忙。 Channel News Asia这篇来自居住澳洲的古晋人James Chin的分析报导指,老马的不信任动议应该会不见天日,主要因为时间不允许。 他预料GPS会继续支持PN政府。PN政府执政的这两个月期间,有不少重大发展,而疫情严重影响了大马的经济,如今大马最欢迎人物是卫生总监阿山哥,至于政治,大马人基本上不关心。 他也直接地说,如果又换回政府,老马肯定是首相人选,但是,却没有人提到老马的95岁高龄!

到底是谁要害安华?

安华的政治生涯看起来已经没有办法摆脱断袖之癖的印象了。纵然他有个爱他、敬他,为他走入群众、助他延续政治生命的妻子,但是他的每一个重新奋起的起点,都蒙上了不伦关系的污点。 从20年前,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把安华的床褥搬进法庭开始,安华似乎逃不出这个墨菲定律。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安华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中,选择与亲手毁了他政治前途的马哈迪合作,形同将自己的灵魂交给恶魔以便得到自由。希盟成功改朝换代,安华也如愿出狱,制造补选当上国会议员。 和魔鬼合作的代价 但是,世事如棋局局新,他是否料到一切的发展并不是他所想象那样?马哈迪迟迟不肯把首相的棒子交给他,而他的得力副将阿兹敏也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安华走遍了马来西亚出席公正党大会,到最后阿兹敏都不给出席,安华到处去安抚党员,强调要党内团结,但当首相的心仍然不死。这个公正党代表大会的前奏,不仅没有得到大部分中坚领袖的支持,还传出了出席者每人可以得到200令吉的津贴。 于是,在公正党大会前夕,安华与阿兹敏演出了一场谅解会议,会议内容不得而知。岂料,随后就再次发生了揭发安华企图性侵他的男性助理研究员Yusoff事件。 一个不想退位的首相 在公正党即将举行党大会之际,前助理研究员Yusoff的法定声明书意图非常明显。安华作为“第一顺位”首相人选,聚光灯就在他的身上,他的前科更是触碰不得的禁区。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安华在走向政治生涯巅峰的路上可说是背腹受敌,在外有一个不想退位交棒的首相,在内则有一个想要将他取而代之,并得到很大部分支持的副手。 Yusoff究竟是在谁的指使下发出这项法定声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对安华的党内竞选和支持度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对于他将后的拜相之路有着息息相关的结果。 安华是希盟政府力捧的首相人选,这亦是他浴火重生的机会,然而如阴影般随行的不伦关系丑闻,是否会导致安华从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被淘汰?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又一宗性丑闻!如今的新马来西亚实在太龌龊,花太多的时间精神稿一些和人民国家没有关系的性事。而如今涉入其中的不是他人,而是经验丰富被控告及入狱多次的候任首相安华。 再普通的平民百姓都会想,那么多前车之鉴的安华,怎么又会傻到“重犯”?就算是重犯,怎么又会再让人抓到痛脚?再深入想想,国家那么多重要大事和民生问题,而国际社会上有许多关键的课题,包括贸易战和刻不容缓的气候问题等等,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偏偏执意关注‘断袖之癖’的肛门问题? 见: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连续不断的肛门问题 这也是续不了了之的男男性爱短片之后,希盟执政期间的第二个性丑闻。但是却没有劲爆的男男A片,只有一名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在面子书新设的专页 (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上发布的新闻发布会片段,以及他自己的法定宣誓书。而这个所谓的记者会片段,长达8分钟多,只见一个麦克风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所谓的‘受害者’低头读稿。 新闻曝光之后,公正党的内斗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许多人互相指责、否认和提出阴谋论等等,也有人指此类的断袖性丑闻在马哈迪的领导之下司空见惯,已经是烂到不能烂的超级烂招。很明显地,这个所谓的性丑闻,应该不会掀起如‘男男性爱短片’的轩然大波,因为有关指控实在有点虚拟。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些有关受害者和所谓的性侵指责。 受害者: 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Muhammad Yusoff Rawther,26岁,负责社会经济课题和政策的研究,也负责写安华的演讲稿。 根据有关法定声明,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8年9月23: 安华前往拜访Yusoff过世的祖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安华给了Yusoff他的手机号码,叫Yusoff来跟他工作。此后,安华几乎每天都Whatsapp Yusoff.  2018年9月25日:Yusoff在安华办公室开始上班,互动频密。 2018年10月2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Yusoff前往安华住家送讲稿。后来在安华的书房,安华亲吻其脸颊,后来还在他耳边轻声说:give me a blow job (帮我口交)。后来安华自己脱裤把阳具拿出来放到Yusoff的手中,问他:you suka? (你喜欢吗?)。 据Yusoff的宣誓书,他说他害怕,他说‘不’,他收回自己的手,安静站一旁并摇头。 接着下来,安华继续挑逗,包括拥抱摸屁股,要揭开Yusoff的裤子和爱抚他的阳具,但被Yusoff坚持婉拒。 安华并没有放弃。他在Yusoff的耳边轻声细语说:I want to fuck you (我要XX你)。之后安华还用强的,转过一个年轻伙子的身子,要上演霸王硬上弓。 Yusoff推开安华,生气道:stop being a fucking cibai (不要像cibai那样)! 强的不行,安华就“软硬兼施”,展示他硬硬的阳具求说:please lah Yusoff, just a blowjob。 而这时的Yusoff却走向上锁的房门。 他说,安华凶神恶煞一脸怒容地将鸟鸟放好穿好裤子,置入密码将门打开。 最奇妙的是Yusoff临走前和安华的剖心对白: Anwar: I want to do this … Continue reading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公正党内斗延烧到砂拉越,昔日20年来与安华abang adik,或者把安华当神来拜的战友们,今天摆明立场与Azmin敏派同一阵线;为了西马领导人的恩怨导致砂拉越公正党四分五裂,上演砂公正党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内讧。 砂公正党大会本订于本月23日在美里举行,不过,砂公正党领袖此前发表联合文告,取消在美里举行的砂公正党大会。但是,砂北部的领袖却说,党主席安华已经指示砂州大会如期举行。那么,到底这个星期六的砂公正党大会还举行吗?会有多少人出席?后果又会如何? Tanjung Piai 补选火辣辣一巴掌 虽然砂公正党大会和刚刚结束的Tanjung Piai 补选成绩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却有一个重大的关联。首先,看看希盟领袖们怎样分析形容Tanjung Piai的惨败成绩。  安华说,我们也需要通过兑现承诺,重新赢取人民对希盟所落实政策的信心。公正党副主席阿兹敏说,不应互相指责而是应该继续挺马哈迪。原以为国阵的多数票不会超过2000张的老马,说他会认真、深入和诚实去检讨这次败选的真正原因。而大方和Zakir吃饭的土团党青年团总团长赛沙迪却在面子说上向马来西亚人深深致歉,并指希盟要以行动来回答所有的悲愤。 希盟在上届大选中胜出,确实很多曾诺没有实现,在打击贪污、远离种族政治和降低物价等方面恍如一场春秋大梦。白字黑字的竞选宣言“不是圣经”直接侮辱选民的智慧。不承认统考文凭、爪夷文事件、不兑现砂拉越的承诺、继续老马时代的朋党主义、推行第三国产车、飞行车、很多很多等等。如今这些希盟领袖们以为人民只是不满“改变的步伐”而惩罚希盟, 还真好笑。  选民是要惩罚希盟,因为希盟骗人、不听民意、走回老马时代旧路。  政客忙着做爱搞政治 希盟整天忙着内斗,争权夺利,从男男性爱短片事件到如今的砂公正党内讧,有完没了地搞政治动作,在大事小事上把人民付托的重任放在脑后,也是真正原因之一。 (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砂公正党高层取消在美里举行的砂公正党大会,是因为要和Azmin战在同一阵线,以行为抗议阿兹敏不被邀请出席公正青团大会及主持开幕礼。 这敏派都是砂拉越公正党的重要人物,包括公正党砂州主席巴鲁比安、署理主席Baharudin、第一副主席Willie Mongin、第二副主席Nicholas Badwin、第三副主席兼全国妇女组副主席温夏妮、第四副主席兼砂妇女组主席Nurhanim、砂州选举委员会主任施志豪,以及全国副主席Ali Biju。 而北部支持安华的派系包括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及Julau国会议员孙伟瑄,共20个区部主席,他们直批恫言取消砂大会的一些砂州领袖傲慢,还忘了安华昔日的战斗。 为了挺敏走火入魔 公正党北部领袖呼吁党员们全力站在党主席安华背后,继续推动党斗争。张有庆也说,党员们已准备好出席大会,若一些领袖因为搞政治动作,扼杀基层党员的机会是残酷的行为。而且,一些代表们已买机票、安排好住宿及交通工具,临时取消大会对他们不公平。 砂公正党内部纠纷,自从去年党选爆发内斗至今长达一年仍未平息。当时是Azmin VS Rafizi,而如今是安华 VS Azmin。  一些区部领袖在安华到古晋时拒绝前往机场迎接,让场面看起来很少人,反之Azmin到来时却盛大欢迎,还有人挂Azmin任相的横幅。 Baru Bian 州主席地位不保? 一些区部已经联署拉倒公正党砂委员会主席Baru Bian,表明不支持Baru Bian 及Azmin的立场。这项保密的联署已经见报多次,据说许多区部已经安排签名及各别寄给吉隆坡党中央,一旦党中央收集到足够的签名就会撤换砂委员会。这个星期六的党大会或或许会有‘好戏’上演。 砂公正党的内讧,进一步证实了希盟领袖的重心,还是不断的政治活动,罔顾党员和人民,Tanjung Piai人民给希盟的“教训“无论是多么地强烈,对于这些政客而言,都没有自己的利益来的更加重要。

暗势力阻止‘同性恋首相’就任?

雪州伊斯兰高庭近日判处5名同性恋者监禁、鞭刑和罚款,而引起社会关的注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  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宗教法中,肛交和同性恋是非法的,公正党主席及“候任”首相安华就曾经在鸡奸被控入狱,不是第一,而是两次。(见:M’sia Top 10 sex scandals 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去年8月,瓜拉登嘉楼州首次公开鞭笞一对女同性恋伴侣,而成为国际新闻头条。在今年4月,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而遭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判处罚款3300令吉以及鞭打 这对年龄32岁和22岁的女同性恋,试图在车内发生性行为,认罪后被罚公开鞭笞长达16分钟,以及监禁,以作为这对女同性恋和对公众的一个提醒。 据了解,这对女同性恋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们也认为比起与男子发生性关系,同性关系更加有安全感。在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还在车内搜出司机驾驶座上,有一具人造的男性生殖器官。 在马来西亚的做爱危机 无论是男男或是女女,企图发生性行为,被人知道之后,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令人不禁想到数个月前的登上国际头条的男男性爱短片事件。(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性爱短片“真”的,那又怎样?。 事情闹大后,一名公正党成员承认自己男主角之一,在警方多月的专业调查后以“不能够确定另一男主角的身份”早早了事。虽然有视频为证,但却没有人受到对付,那是被判坐牢和鞭笞的同性恋者一定很不甘,真是同人不同命。 无所不在的暗势力? 近日,《砂拉越报告》网站报道,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被一家旅行社告上法庭,指他未偿还所欠下约33万令吉的旅行费,不仅包括他与家人今年元旦期间到摩洛哥旅游,以及5月赴山打根政治演讲的行程。这也是该男男性爱短片的事发地点。 砂拉越报告在这个时候张贴此闻,让人不禁联想到近日马哈迪澄清阿兹敏不是他的继承人,2020年不交棒,以及有关“暗势力”的消息。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这男男性爱短片的流传,是暗势力在操作?但是,有关的视频至今无法证实也没有人受到对付,是不是也是暗势力,《砂拉越报告》这时的帖文意味着什么,到底谁才是暗势力? 林冠英公开说,行动党人被指涉及淡米尔之虎恐怖组织,在国安法令下被逮捕,是暗势力的运作。如今涉虎案未控先撤,是不是也是暗势力了?希盟执政年代,有“暗势力”要对付现任政府。这个暗势力要对付行动党,要对付阿兹敏,是否也是要对付安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说是暗势力,现在这个政府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