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不再:从烈火莫熄到奄奄一息

自从砂3名公正党出卖人民“跳槽”之后,砂拉越公正党的国州代表只剩下2人:即Julau 国会议员孙伟瑄以及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  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最后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而另外2名国会议员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则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见:病毒‘毒不死’政客 上届国选后方加入公正党的孙伟瑄,被委任为砂公正党主席。之后便开始清理门户,将Baru Bian的党羽开除,如今全砂各个支部的要员陆续退党,开始了砂公正党成立至今最大的退党潮。 如今已经有超过百人退党,预料还有很多人会继续退党。这样下去,这个曾经自称多元化以公正为号召的最大反对党,到底还会剩下什么人? 安华坐牢时,公正党最团结 20年前,当时是首相的马哈迪革除安华副揆及财长职,后来也将安华逐出巫统。安华掀起“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一时声势浩大。 后来安华被扣捕,被控滥权和渎职罪名,还有轰动全球的”肛交”案。 安华坐牢的时候,“烈火莫熄“ 在其夫人旺阿兹莎领导下,日益壮大,也成功地拉拢回教党和行动党共组“替代阵线”。 烈火莫熄将马来西亚学生运动推向高潮。如今许多年轻的公正党领袖,都是昔日烈火莫熄时期,学运出生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 反对党在接下来的大选成绩也并不大理想,直到2008年才见曙光。 安华于2004年被释放出狱,他成为在野党的领导人,并率领在野党组成人民联盟,参加了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 后来安华再度惹上官司,也是控以鸡奸罪,于2015年最终被判刑5年,直到希盟上台获特赦。 在安华第二次坐牢的时候,希盟成立并成功夺下联邦政权。 这些年来,安华坐牢的日子多,是牢狱之灾改变了他的心,还是奠定了他要做首相目标,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他坐牢的日子,公正党还真的算是一个团结的政党。  引狼入室,排除异己  安华再度出狱后,努力巩固自己的势力,从党内斗到党外。砂拉越的导火线,因为就是开始接纳孙伟瑄为党员开始。 孙伟瑄来自政治世家,曾经一度是砂拉越最年轻的助理部长。他曾经是砂达雅党最高理事 (PBDS) 后来是PBDS分裂出来的砂人民党的主席,后来成立砂工人党。 在砂拉越的政治卷内,其家族的名声并不太好,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也是分裂者,不断地分裂土著党,先是达雅党,后来是人民党。 两年前的509后,他在Julau胜出,他说,(并不是公正党的)马哈迪亲自打电话给他邀请他加入公正党。 最具争议的是,公正党党选前夕,他招纳逾万名支持者入党。他获委最高理事上台领取文件时,遭到台下代表狂嘘。 见: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如今砂拉越公正党的分裂,导火线就是接纳孙伟瑄Julau区部党员突增开始。 如今,砂公正党大部分党员出走,奄奄一息的公正党,唯有找昔日的党员回来助阵,也可以吸纳砂劳工党、前人民党等昔日战友。在接下来的州选,应该很难重整旗鼓。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67029878737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55073128737

砂盟加入国盟,是大势所趋还是自掘坟墓?

国盟政府看样子是暂时保住了江山。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政变、在抵抗疫情的同时,见证了政治青蛙的弹性后,很多人都对政治再次反感,两年前的热情难以重燃,大部分的人还真的是懒得理了。 就如最高元首的“训诫”那样,政治人物不要再次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边缘,尤其在大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人民面对诸多问题以及艰难的未来。 这些政治青蛙在上届大选时说,是为了国家的将来人民的未来,结果跳来跳去,竟然还有面目说:是为了人民??   犹如元首陛下所说,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 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元首陛下 事与愿违,如今几乎全部政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下届选举可以胜出。 https://www.facebook.com/mkinicn/posts/10157946782550465 国盟6个执政集团正式成立国民同盟PN,就是为了巩固地位,至于在下届国选中可以如愿胜出,还要看议席怎样分配,毕竟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很多议席都是重叠的。 联合文告当中,六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主席制订“国盟共识备忘录”(Memorandum Persefahaman Perikatan Nasional),提出五大要点,向正式成立国盟迈进。 这篇文告是由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州政党联盟(GPS)主席AbangJo、沙巴团结党(PBS)麦西慕(Maximus Johnity Ongkili)和沙巴国家团结党(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简称STAR,前称作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联合签署。 备忘录也提到,国盟制定加强马来西亚半岛与沙巴、砂拉越之间的共享精神,以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目标和愿景。 砂拉越的GPS此前也在国阵中数十载,无法取回砂拉越的权益是一直以来的争议。后来退出国阵之后,还信誓旦旦说可以义无反顾地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一切以砂拉越为先 Sarawak First !  在GPS成立初期,努力和西马政党划清界线,全砂走透透宣传GPS这个“独立”属于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人奋斗的本土政党联盟。  在和希盟政府周旋的期间,GPS并没有多大成效,无可厚非。希盟政府虽然承诺归还20%石油税,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和西马的同等地位,但是却食言,欺骗了选民的辜负了人民的支持。 如今GPS 又加入了PN,犹如重怀国阵怀抱,和西马的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宗教种族色彩浓厚的西马政党合作,以他们马首是瞻,这基本上和国阵时代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很多政治分析家质疑,加入PN并不会为GPS加分,现在更加不是搞联邦政治的时候,因为砂拉越的州选即将到来,与其和西马政党挂钩,应该专注应付州选。 而砂拉越土保党副主席Abdul Karim却澄清说,GPS并非注册政党正式成立PN,只是联盟的关系。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60414744045446 这和砂GPS秘书长Alexandra Linggi的说辞有出入。根据报导,他说,“GPS确实是PN的一份子,因为我们认为国盟比希盟更加适合。”  砂盟正式加入国盟,就给了反对党一个最好攻击的理由,就像以前攻击国阵一样:出卖砂拉越!  在上届大选会支持BN的还是会支持PN,但是不投国阵的人,会不会更加不投PN呢?而那些大部分的支持砂拉越权益的选民,又会怎么想?GPS,到底是被慕尤丁逼着摆明立场,还是自掘坟墓?

Covid Trace,开始追踪病毒了吗?

砂拉越政府开放的病毒追踪程序Covid Trace,你下载了吗? 这个手机追踪病毒程序,之前只能在苹果iOS下载,如今也可以在Android下载了,步骤很容易,很简单,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aunty们已经开始在流传着这个追踪病毒的神奇功能了! 怎样都无法追踪的神秘人 这个COVID Trace可在手机下载,开着蓝牙(这是重点),就会和其他用户(也是有下载COVID Trace和开着蓝牙)交换讯息。简单来说,只要你有下载这个程序和手机开着蓝牙,就会知道你接触过什么人! 前提是:必有有一台“像样”的手机。第二,必须安装这个程序,第三,蓝牙必须是开启的,而且是可以运作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有用户确诊,便可以协助追踪到曾经接触的人,以便尽快进行检测和治疗。 如果不能确保所有接触的人都是COVID Trace用户,这个应用程序就如同虚设。当局真的有必要大事宣传并“强制”砂拉越人都安装这个程序。除了Dr Sim在面子书上大力鼓励民众下载这个程序之外,其他部门和领袖们也必须配合大力宣传,才能事半功倍。 砂拉越政府开创的另一个app iAlert 是宣布官方新冠病毒资讯的平台,竟然在这里都没有宣传Covid Trace,或提供衔接,实在... 太对不起政府的用心,还有纳税人的贡献! 开斋节的20人open house有用吗? 如今最令人争议的政策,便是不能open house,但可以20人群聚欢庆佳节的措施。如果“不开门”,只算人数,每次最多20人,每当1人离开,另1人便可以进入,这样行吗? 如果再加上量体温,还有每人都是安装COVID Trace,这样是否万无一失呢? 这个病毒很狡猾,不但没有症状,有些还是检验很多次以后放检测到,而且复阳的几率非常高。这个佳节,还是电子open house, 用Sarawak Pay给青包吧!

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黄锦河回归公正党,他说他最终目的是为了协助该党度过目前的危机,还有为了砂拉越人民!又是一句“为了砂拉越人民”,这句话几乎已经成为所有政治人物的口头禅了!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41414625945458 不说你不知,当年砂拉越权益还没有抬头的时候,黄锦河是少数鼓吹砂拉越权益、和庆祝916马来西亚日的人物。在数名支持者的陪同下,他在916当天到古晋独立广场升起国旗和唱国歌。大批警察来到要阻止他的时候,他站得挺挺干瞪眼,坚持不让步!马来西亚是在2010年方将916日正式列为马来西亚日。 没有什么支持者围绕,也没有什么人缘,有牛一般的劲,不会和警方周旋,在朝在野的朋友也不多,还到处得罪人,这就是黄锦河! 不断惹官非 黄锦河如今是砂人民愿望协会(SAPA)的主席,这是一个人权组织,为数不多。 他是一名律师,也是砂拉越公正党前主席,在2006年州选中选为浮罗岸州议员,成为砂公正党第一名州议员。 2008年308国会选举的时候,黄锦河为公正党Stampin候选人施志豪站台拉票时,讲了张守江的坏话。 之后,砂行动党张氏父子(也就是创党元老张守江,和其儿子即现任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算账”,到法庭控告黄锦河毁谤。 意气用事的黄锦河也反回来控告张健仁,因为张健仁说他是“绊脚石”。最后黄锦河输了被判赔堂费。张氏父子还“乘胜追击”上庭要求增加赔款数额,还限定他要在一个星期内还钱,不然就控告他破产,要黄锦河永远翻身的机会,不能再上阵选举。 结果,黄锦河发动筹款,后来乖乖地拿了筹足10万令吉的零钱,到张氏的律师楼还钱。当时,很多人是非常同情黄锦河的,被“盟友”和昔日战友欺负成这个样子。 “衰多口” 或口臭,逞一时之强。但是,“祸从口出”的黄锦河显然没有学乖。2017年,他竟然说“法官不公平”,被法官宣判坐牢1天及罚款3万令吉或入狱3个月取代。 黄锦河曾经加入2个政党,第一个是行动党(1983年到1998年),当时应传奇人物已故沈观仰的邀请,后来跟着他到公正党(1999年到2011年),即16年在行动党、12年在公正党,一共是28年。 被人害,离开公正党? 在2011年州选时,行动党将巴都林当选区与公正党的浮罗岸区交换,导致原任议员温利山和黄锦河双双被各自政党除名,这招“一石二鸟”,除去了张氏父子的两个眼中钉。 温利山当时说尊重党的决定,后来淡出政坛,去年凭着砂肯雅兰全民党东山再起。但小气的张健仁还是对他穷追猛打。 见:砂行动党为何针对温利山? 当年,不甘心的黄锦河退出公正党后,以独立人士上阵州选。黄锦河当时指,背后插刀的人是施志豪和Baru Bian。在政治演说时哭着说,被自己人出卖最恐怖,他咽不下那口气。他说,“我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还扬言:在多角战中的得票最低,便将会退出政坛,绝对不食言。 结果黄锦河真的战死三角战,仅获得439张票 - 低到不能再低,行动党候选人黄庆伟得票11956张、国阵候选人沈坚石得票4073张。当时的狠话,黄锦河可能不记得了,但网络记载一大堆!难到他食言,也是为了人民? 得罪最毒政治家族 如今黄锦河重回公正党,好戏还在后头。到底是为了人民,还是为了上阵来届州选,很快就有答案。 黄锦河说他已经原谅那些曾经背叛他的人。他指的或许是被公正党开除的施志豪等人。但是他忘了,真正害他的人,还有砂行动党领导人。 这些小气鬼会让他东山再起,有机会竞选Batu Lintang席位?黄锦河好像还是没有学乖,真的是太低估张氏父子了!

马国政局暗潮汹涌

随着疫情暂缓,首相慕尤丁宣布开放经济活动,再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如今外媒的焦点都是在即将展开的国会,以及马哈迪安华再度联手,欲憾倒PN国盟政府的新局势。 《南华早报》报导说,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接纳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呈的不信任动议后,马国政坛顿时“热”了起来。文章引述一名政治分析家,提到希盟如果没有长久的计划,还会重滔覆辙进入无法运作和无止境的内斗。 文章也提到,很多希盟成员,包括马哈迪自己,都预料这不信任动议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因为慕尤丁已经“买”了大部分国会议员。 马新社照片。 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则把焦点放在马哈迪和安华再度联手。这两人的“爱恨情仇”在希盟倒台之后一直反反复复,新仇旧恨还有多年来的心病不断被挑起。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可以再度联手,也在509发表联合声明,但过去的事端告诉大家,心里的那根刺,还是会浮现的! 《澳洲人》深入报导指,94岁强人马哈迪在全球疫情肆虐期间,欲发动政治危机来挑战他的继承人。老马对该媒体表示,他“梅开三度”并不是因为政治抱负或报复。他说: “我多两个月就95岁,我没有欲望再成为首相。话虽如此,我党内的人和公众人物忧心,再叫我出来帮忙。”老马对澳洲媒体坦诚年事已高,但是很多人要求他出来帮忙。 Channel News Asia这篇来自居住澳洲的古晋人James Chin的分析报导指,老马的不信任动议应该会不见天日,主要因为时间不允许。 他预料GPS会继续支持PN政府。PN政府执政的这两个月期间,有不少重大发展,而疫情严重影响了大马的经济,如今大马最欢迎人物是卫生总监阿山哥,至于政治,大马人基本上不关心。 他也直接地说,如果又换回政府,老马肯定是首相人选,但是,却没有人提到老马的95岁高龄!

两年后的509,大马版权力游戏s 2将上映!

两年前509,那天晚上是举国上下多少人睡不着觉,整晚守着手机,等最高元首宣布新首相。 结果两年过去,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最高元首不见踪影。如今的最高元首,是首位会为媒体打包McD的高人气阿都拉夫妇;首相也换人,90多岁变成70多岁,虽然还是来自土团党,但是执政联盟却从希盟变成国盟。 两年后的509,大家7点后都乖乖在家里,或许也守着手机,但马来西亚政坛Games of Thrones的Seasons 2,还要等下个星期!  下一个星期一,砂拉越将召开州议会,虽然前第一财长(如今反对党)近日对财政预算案和石油税死咬不放,但是只为期一天的议会,预料并不没有太多时间。 唯一的看头是看目前还是独立人士的Baru Bian和施志豪会不会靠拢黄顺舸,而黄顺舸会不会和行动党领袖张健仁搞什么关系,搞个反对党联盟什么的。 见:砂拉越反对党联盟  81名州议员,再加上工作人员,媒体人员们,那可是超过百人的集会! 真的是要多多保重!不要辜负了我们这段时间的MCO! 见:新冠病毒让女人更“难瘦” 见:MCO期间,YB们在做什么? 如今砂拉越政府和国油达致协议,将缴付砂拉越20亿石油消费税。虽然很多人质疑也不满这项协议,但这总比前朝的时候来得好。 两年前,希盟白字黑字表明执政后将归还砂拉越20%石油税,最后反口。后来砂拉越政府根据权限征收石油产品消费税,还被国油控上庭! 希盟政府对砂拉越如何,大家心照!所以砂拉越GPS的国会议员,在Season 2应该不会变节,不会支持希盟了! 剧情的重心在于5月18日的国会,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呈的不信任动议,已经被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接纳。 在Season 1,Sheraton政变后,慕尤丁联合巫统、伊党、砂州政党联盟GPS,以及阿兹敏阵营的国会议员夺权,最终在国家元首的决定下,由慕尤丁担任首相,国民联盟上台执政。 慕尤丁的新政府也面对许多内忧外患,除了安华和老马的攻势,还有巫统的公开不满,因为慕尤丁明显比较照顾土团党和联手推倒希盟的阿兹敏派系。 后来暴发了大城堡清真寺的疫情炸弹,举国上下的焦点转到对抗疫情。如今,MCO变成CMCO,大家好像要重新开动了,虽然疫情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没有,但是这些政客已经迫不及待进行他们在MCO冷静期间的所有部署了。  马哈迪此前说过,希盟已经争取到114名议员的支持,比简单多数所需的112席还多了两席。这个算术到底怎么算,请守候Season 2: 大马最会跳的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