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罩:未来的时尚配饰

行动管制令刚开始的时候,口罩严重短缺,政府订的顶价也不时更动,还有很多人网购口罩而陷入骗子的圈套,被骗了很多钱。还好砂拉越政府派了一些口罩应急一下。 现在市面上口罩供应充足。很多人用了口罩乱乱丢,垃圾也一大推,非常不环保。  即环保又好看,很多设计师如今推出非常时尚,可以重复使用的布制口罩。 砂拉越社会企业Tanoti House 别出心裁,使用砂拉越森林内的野生藤,由原住民亲手制作藤制口罩,100%环保。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个口罩都有制者的名字,收入也将归他们所有,非常有意义。 https://www.facebook.com/tanotihouse/posts/4413223382082501 一些著名的时尚设计师也推出了时尚口罩,如大马著名设计师Jovian的Swarovski 水晶系列, 大方美丽,可和不同衣服配搭,价格和藤制口罩差不多。 记得MCO期间国防部长Sabri Ismail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色彩斑斓的Batik上衣吗?就是出自他的女婿,也就是Jovian mask的设计师。真可惜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戴这些漂亮的口罩。 https://www.facebook.com/SinChewDaily/posts/3487440504647699 其实可以自己动手做口罩,网络上也有一些视频教人如何制作,看不起也不是太难。 至于有没有效?除了数层保护之外,其实也要呼吸顺畅。无论如何,应该还是要保持安全距离,和勤洗手。 至于金做的口罩呢?可以呼吸吗?有效吗?  印度一名富商,对黄金制品格外痴迷,全身上下披金戴银。他斥资30万印度卢比(约4000美金)专门打造了一款定制的纯金口罩,重55克黄金。为保证呼吸通畅,金匠还在口罩上面打了几个小孔。 至于有洞的金口罩有没有用?还真不知道,不过,全球都看到了!

2020年国州选举年

40多年来,砂拉越州选没有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今年,会不会迎来这个世纪第一场国州同选呢? 近日来,闪电大选的传闻不间断,即使安华和老马已经为了首相的位置而再度翻脸,首相慕尤丁或许不需要立即举行国选;坊间仍有闪电大选的传闻,老慕或许可以乘敌人内乱的时刻,让自己名正言顺坐正,给自己5年的时间稳坐首相位。 比连续剧精彩,只是主角都太老 至于巫统会不会过河拆桥把老慕踢出局,还言之过早。而老慕又会否再度支持老马?行动党会否继续紧抱老马大腿?在大马,政局变幻比连续剧更难料,人民恐怕已经司空见惯! 如今严重疫情已过,全国闪电大选会不会举行还要看老慕有没有这个信心。至于砂拉越州选,在明年9月之前势必举行。 如果进行闪电全国大选,砂拉越GPS政府预料也会同期举行州选。因为届时,西马反对党领袖忙于西马战情,而无暇兼顾砂拉越的情况,对GPS而言比较有利。 砂拉越是全国唯一没有和全国大选同期举行选举的州。这其实和砂自主权没有关系,也和砂拉越地理环境位置也没有关联。其实,这牵涉砂行动党张氏家族的”小气“和恩怨情仇。 最小气家族,见: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私人恩怨,成立砂行动党 马来西亚于1969年成立后的首两次大选,砂拉越州选和全国大选都是同期举行的。 所以关键是1978年的时候,砂拉越政府没有同步举行选举,而只是进行国选。州选是延后一年才举行。 1978年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的砂首席部长是拉曼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 当年,人联党芦勃区立法议员张守江退党,引渡西马的行动党,在砂拉越成立第一个外来政党,也就是如今的火箭。因为担心砂拉越执政党的内乱影响战绩,耶谷将州选延迟一年。 君子报仇,30年未晚 据说,张守江是因为个人恩怨,所以一气之下引渡行动党。根据这篇报导,张守江觉得他被砂人联党领袖“出卖”,因为当时的党领袖致函给当时的州首长说他坏话,他怀恨在心而退出人联党。 据说,当时张守江在成立砂行动党的时候,是有咨询耶谷的。此前耶谷使用砂移民自主权,拒绝行动党强人林吉祥进入砂拉越。 据这个报导,耶谷告诉张守江,如砂拉越有行动党支部的话,他将允许林吉祥进入砂拉越。而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分化砂人联党在华人区的影响力。事实也确实如此,如今也只有华人区严重被分化。当年华人议席占了砂拉越全部议席差不多一半,如今只有不到20%!而砂人联党和行动党却只拼命在这少数城市议席拼个你死我活。 至于张守江是怎样被人联党“背叛”,据说是因为官位。他后来屡次三番在(泗里街)芦勃国州议席再战人联党,均失败收场。直到2011年行动党的另一名战将方成功拿下芦勃州议席。用了30多年的时间,方成功“报仇雪恨”!所以坊间流传,宁可得罪小人,千万不可得罪张氏家族!看那些“不听话”的前行动党领袖,如温利山、房保德、黄锦河,就知道了!

国油的钱,就是来自砂拉越

国油公司(Petronas)总裁致辞,原来是因为他不同意联邦政府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此前,国家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突然致辞的消息震撼全城。 坊间流传他辞职的理由,与政府计划修正《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有关。 他将在下月调任为马航主席,而东姑莫哈末道菲将成为国油新主席。 拒绝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如今路透社引述5名内幕消息来源,独家报导他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同意支付砂拉越的石油销售税。 知情人士指出,Wan Zulkiflee 不同意首相慕尤丁缴付砂拉越4.7亿美元销售税。 在新型冠状病毒抑制油价的同时,额外的付款将冲击国油和国家的预算。 国油是大马唯一一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公司,而Wan Zulkiflee已掌舵国油5年,并由2018年4月1日起续约3年。Wan Zulkiflee在1983年加入国油后,就以此为其毕生事业。 砂拉越开始征收石油销售税之后,石油一直拒绝缴付。希盟政府上台之后,双方控上法庭。国盟政府近日方和砂拉越达致协议,同意缴付石油销售税。 希盟的空头支票:20%石油税 砂拉越的自主权和石油税,是长期以来的课题。砂拉越和沙巴在南中国海水域拥有我国最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砂沙长期为大马贡献60%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但仅获得5%的石油税。 希盟在上届国选以归还20%石油税作为竞选宣言, 捞取不少选票,岂知大选过后完全跳票,国油还入禀法庭拒绝缴付砂拉越一分一毫。 Wan Zulkiflee曾公开表示,砂拉越“没有法律权限”要求增加石油税,强力反对砂拉越要求增加石油税的要求。 马哈迪此前还是首相的时候表示,政府无法满足各州提出将开采税提高至20%的要求,并考虑出售能源巨头国家石油(Petronas)的股份,以便为负债累累的政府筹集资金。此举还可能让砂拉越和沙巴等州在国油的经营中拥有发言权。 由于油价暴跌,国油公司(PETRONAS)2020财政年首季(截至3月31日止)净利按年猛挫68%,至45亿令吉,去年同期为142亿令吉;营收从620亿令吉,按年倒退4%,至596亿令吉。 国油指出,虽然石油产量增加和美元走强,但首季业绩依然令人失望,归因于原油、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LNG)平均售价暴跌,再加上资产减值大增,导致净利大幅萎缩。

花钱买醉,砂政党大炒禁酒课题

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禁酒课题,已经从原本的酒醉驾驶交通问题,演变成种族课题、最有效的政治武器、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刑事案件。   上个月,还在CMCO期间,发生了数宗涉及酒醉车祸的事件。伊斯兰党通讯主任嘉玛鲁占便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以减少日益攀升的酒驾事故,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同时,伊党也要求海关和地方政府当局暂停所有在24小时便利店公开出售的所有酒精饮料的执照。 他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来显示大马人爱喝酒。WHO将大马列为全球酒精消费量清单的前10名中, 2016年大马国人在酒精饮料上的消费超过20亿令吉,平均每人均饮用15升。  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有21宗醉驾车祸,夺走8条人命。但与其他成因相比,酒驾只占大马车祸命案的0.0008%。 华社反对禁酒 最先表态的是华总,表明支持修法严惩酒驾,但是反对为了对付酒醉驾驶而“暂停所有酒类生产、业务及销售”,因为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多元国情。 伊党也不是第一次提出禁酒的课题,如今该党在联合执政联邦政府内,应该还会陆续有来。 近日的数宗酒后驾驶车祸,再次给了伊党机会“借题发挥“。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表示,因为如今的政局对立情况,这个酒醉课题也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工具,以马来人为主的PN联邦政府,针对以华人主导的最大反对党行动党。  新国的网络媒体《红蚂蚁》更搞笑,竟然这样形容马来西亚的高官: “至于是暂时之举还是要持续停发执照,抑或要等加重酒驾刑罚修正后再商议,不得而知。就算你问当事人,很可能也是无解,因为马国部长或部门即兴发言而没有详细研究是常见的事。” 又回到种族政治课题 马来政党用禁酒课题来获得支持,而行动党却以这个课题来评击联邦政府。 几乎所有砂拉越的火箭议员都努力“大炒特炒”这个课题,说支持PN的砂GPS政府和PAS为伍,对禁酒课题没有表态,还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各方每天努力发文告,为行动管制令期间版面空空的报纸免费撰文。 而退出砂内阁后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语气和行动党同调,培养出反对党对课题的敏感度,立刻表态反对。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课题在多元种族和蔼融洽的砂拉越,竟然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刑事案!!! 古晋国会俞利文在其社交网站专页上,针对伊党建议禁售酒精饮品以解决酒驾事宜分享看法,不料遭到一群极端网民在他在帖文中,发表具有种族歧视和分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等过分言论。 这种事情在砂拉越是很罕见的,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些极端网民或许并不是砂拉越人。 虽然州选要到了,难得有课题可以让反对党发挥,但是可以不要越炒越过分,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种族课题吗?

行动党和回教党,难兄难弟谁怕谁?

很多人很怕回教党,一听到回教党PAS好像是魔教还是十恶不赦那样,特别是华人。 不说你不知,西马很多人也是很怕行动党DAP,一听到行动党就好像也是魔教要杀死全家那样,特别是回教徒。 大家会怕的原因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无知,还有政敌渲染的偏见。 华人怕PAS,主要是因为害怕伊斯兰法。PAS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建立回教国和落实伊斯兰法,这是他们的政治奋斗宗旨。在伊斯兰法下,有人担心没有猪肉吃,被人强奸只有在4名男性回教徒的供证方可入罪,戏院理发分男女,还有没有酒喝。 PAS近日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为减少酒驾事故,就令人相当不安。 禁止销售啤酒真的可以减少酒驾事故吗? 马来人怕DAP,主要是怕所有生意机会等都被华人垄断,还有失去特权还有地位等,什么东西都被华人抢光。还有人竟然说,行动党是猪。  PAS不明白华人为何怕回教法 华人也不明白马来人为何怕DAP 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党派,竟然曾经一度携手合作。最后也因为目标理念实在不同而分裂。后来PAS也分裂出Amanah,继续和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 砂拉越人是非常抗拒PAS的。这里大部分的是信奉基督教的土著,而且民风相当不同。过去选举PAS一直全军覆没的成绩足以让人明白,这个党在砂拉越没有出路。  以前DAP和PAS合作的时候,政敌便加油添酱和煽风点火,说DAP支持回教法。  那时,DAP说,回教党有什么可怕?费尽心机说PAS的好处。 2011年州选时,PAS精神领袖聂阿兹 Nik Aziz来到砂拉越到石角政治演说,我记得张健仁在台上大声说:你看,他有什么可怕?  现在很多华人没有那么怕回教党,归功于行动党。 2011年州选举已故回教党精神领袖Nik Aziz为行动党站台拉票 如今,PAS加入国盟,在联邦政府有4名部长。砂盟GPS也在国盟内,所以和PAS成为同事伙伴的关系,也成为砂反对党挑起的议题。  是谁出卖了砂拉越? 风水轮流转,行动党把矛头指向GPS,说GPS支持回教法。以前行动党为了选票就美化壮大回教党,如今来个360度大转;又是为了选票,把矛头指向GPS和其成员党,说他们出卖砂拉越。  已故首长阿德南曾经说过,砂州政府绝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案。他说,砂州乃至土保党都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因为砂拉越是个多元种族的州属,穆斯林仅占人口大约25%。 在维护砂拉越权益上,砂拉越政府的立场并不含糊。  但是,很多领袖却忘了自己以前说过什么,就像他们忘了他们的竞选宣言那样。但是伟大网络仍然有许多记载。“不偷不抢,你怕什么回教党” “ 回教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 '投回教 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回教党可怕吗?行动党可怕吗?应该不比病毒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见风转舵不断U-turn,为了人民的选票,什么都可以骗的政客! 

电子钱包到底安全吗?

COVID-19下的新常态,加速了无现金交易的使用。根据报道,电子钱包平台估计单单在行管令期间,注册电子钱包的商家增加了约20%。这种情况在砂拉越也同样显著。如今在一些菜市场,也可以看到Sarawak Pay砂支付的通行。 除了“零”接触之外,保持安全距离之外,电子钱包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有回扣! 见:用电子钱包赚钱? 不过,仍然有一些商家选择不用电子钱包。并不是他们不会用,而是他们担心钱进了一个“看不到“的钱包,没有安全感,担心他们的血汗钱会不翼而飞,所以宁愿不用。 到底电子钱包有什么潜在危机,我们来分析一下。 电子钱包的钱被骇客偷走 很多大妈刚开始使用电子钱包的最大忧虑就是担心钱不见了!不对吗,平时出门的时候包包都要抱紧紧,更何况这是看不到的“钱”,后来在回扣的利诱下,方使用砂支付来换水电费,赚下高达5%的回扣,长年累月可是不少的数目。 如今越来越多人用电子钱包,感觉也就比较安心了;不过为了安全第一,只是放少少钱在电子钱包内。有需要用到的时候,如缴付电单的时候,方加入几百块。 况且电子钱包也保证,如果钱包被骇客偷走,将全额赔偿给受害者。不过使用至今,还没有听说有人的电子钱包被偷了。 那么大费周章来偷几十块,也太不实际了吧! 电话不见了怎么办? 比起被骇客偷钱,其实最担心的还是电话不见了。虽然可以设密码(电话和电子钱包),电话不见后,找回的几率也非常低。 而且上传身份证私密证件,是否有泄漏个人信息安全的隐忧?特别是电话被偷走后,那不是什么私隐都没有了? 如今的电话设置可以取消所有DATA,如果真的是那么不小心,也就只好这样了。 太多电子钱包怎么办? MCO期间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自然就光顾网购平台。而这些著名的网购平台,如Shoppe 和Lazada,或是淘宝,是不接收Sarawak pay, Boost Pay 或是 Grab Pay的。 没错,前朝政府给的30大元,竟然不能上网购物!见:政府大派钱:怎样拿政府钱? 要在这些平台购物,使用他们的各自的电子钱包Shopee Pay, Lazada Pay 才能享有优惠。 要叫外卖Grab Pay,则必须使用Grab Pay。 其他电子钱包还有Samsung Pay, Touch n Go Pay,但砂拉越没有那么通用。 最通用的电子钱包Boost,存额度从原本RM1500变成RM4999,但是钱包如今不能过账到银行户口。 那么多电子钱包,入钱容易,出钱难,虽然勉强而言可以当作是贮蓄,但是没有利息,而且增加消费的几率。精明的大妈们还是看着来小心用。要买什么必要的东西,放刚好的钱就好了。   骗子盯上电子钱包 使用电子钱包最大的危机不是怕骇客、电话不见或是有太多电子钱包,而是提防老千和骗子。 手法是雷同的,说你中奖,获得巨额奖金之类的,被选中荣获免费电话等等,只是如今是针对电子钱包用户。很多人都收到这类的短讯,千万不要按进短信内的链结,以免“失手”失财。 如果Sarawak Pay 要送钱给你,直接过账就好了,比如砂拉越政府给全砂小贩的RM1500救援金,就是通过Sarawak Pay。并不会要求你进入其他管道,输入个人资料等。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有疑问,直接联络Sarawak Pay或Boost,而不是听信陌生人的短讯。   若有一天,砂拉越人人使用Sarawak Pay, 将后联邦政府给援助金的时候,用过砂支付就好,这样就可以避免郊区没有ATM或银行的困处,民众也不需要在疫情严重的时期到银行烈日下排队整天来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