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油的钱,就是来自砂拉越

国油公司(Petronas)总裁致辞,原来是因为他不同意联邦政府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此前,国家石油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Wan Zulkiflee Wan Ariffin突然致辞的消息震撼全城。 坊间流传他辞职的理由,与政府计划修正《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有关。 他将在下月调任为马航主席,而东姑莫哈末道菲将成为国油新主席。 拒绝缴付砂拉越石油销售税 如今路透社引述5名内幕消息来源,独家报导他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同意支付砂拉越的石油销售税。 知情人士指出,Wan Zulkiflee 不同意首相慕尤丁缴付砂拉越4.7亿美元销售税。 在新型冠状病毒抑制油价的同时,额外的付款将冲击国油和国家的预算。 国油是大马唯一一家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的公司,而Wan Zulkiflee已掌舵国油5年,并由2018年4月1日起续约3年。Wan Zulkiflee在1983年加入国油后,就以此为其毕生事业。 砂拉越开始征收石油销售税之后,石油一直拒绝缴付。希盟政府上台之后,双方控上法庭。国盟政府近日方和砂拉越达致协议,同意缴付石油销售税。 希盟的空头支票:20%石油税 砂拉越的自主权和石油税,是长期以来的课题。砂拉越和沙巴在南中国海水域拥有我国最丰富的石油与天然气储量。砂沙长期为大马贡献60%的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但仅获得5%的石油税。 希盟在上届国选以归还20%石油税作为竞选宣言, 捞取不少选票,岂知大选过后完全跳票,国油还入禀法庭拒绝缴付砂拉越一分一毫。 Wan Zulkiflee曾公开表示,砂拉越“没有法律权限”要求增加石油税,强力反对砂拉越要求增加石油税的要求。 马哈迪此前还是首相的时候表示,政府无法满足各州提出将开采税提高至20%的要求,并考虑出售能源巨头国家石油(Petronas)的股份,以便为负债累累的政府筹集资金。此举还可能让砂拉越和沙巴等州在国油的经营中拥有发言权。 由于油价暴跌,国油公司(PETRONAS)2020财政年首季(截至3月31日止)净利按年猛挫68%,至45亿令吉,去年同期为142亿令吉;营收从620亿令吉,按年倒退4%,至596亿令吉。 国油指出,虽然石油产量增加和美元走强,但首季业绩依然令人失望,归因于原油、石油产品和液化天然气(LNG)平均售价暴跌,再加上资产减值大增,导致净利大幅萎缩。

闪电大选后,更多青蛙到处跳

每天看国盟和希盟过招,“聪明”青蛙在肮脏池塘跳来跳去,来场闪电大选,真的能够让这些青蛙们专心工作吗?而人民的日子,会比较好过吗? 记得有人说,选举太花钱,预算估计介于7亿5000万至8亿令吉之间。如今新冠肺炎疫情未退,经济水深火热,劳民伤财举办费用庞大的全国大选,值得吗? 如今全国青蛙乱乱跳。主要是因为两方人数相差无几。砂公正党又有一名国会议员跳槽。不说不知,还忘了有这一号人物的存在。还又些人按兵不动,就是害怕搭错车! 首相慕尤丁在今年内举办闪电大选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据报导,此举是为了终结各造对慕尤丁任相资格的质疑,以及国盟政府是没有获得国会多数议席的“后门政府”的指控。 慕尤丁是在今年3月1日宣誓担任首相,国盟内部人士透露,国盟各政党已经达成共识,在来届大选中不会互相竞争。至于议席如何分配,还是一大难题。 其实,看到这些政治人物这样有完没了地“抢人”,民间也在呼吁“还政于民”,就是解散国会重新大选,让人民再选出自己心目中的领导人。  如果人民又多一次选择的权利,该如何选呢?  给希盟多一次机会  “希盟++”(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民兴党以及马哈迪派系的土团党)对首相人选课题未能达致协议,希盟提议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主席安华,但前首相敦马哈迪依然自荐要再当首相。 如果再给希盟一次机会,他们会履行承诺吗?姑且不谈谁会做希盟的首相,实在难保他们不会因为首相的位置,再次令国家政局动荡不安。 给慕尤丁一次机会 很多人说,慕尤丁是前首相纳吉的棋子。前首相老马在最新《南华早报》独家访问中就指出,纳吉为了逃脱罪名,逃过监狱之灾,而策划一切。还说,一旦纳吉无罪,还可以再度任相。 https://youtu.be/eEO__hnJrps 近日来有关1MDB的两宗案件的意外发展,即纳吉吉子无罪释放,以及沙巴前首相慕沙被撤销控状,应该都会是希盟挑起的议题。而纳吉的案件7月将会下判,如论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还可以相信老马吗? 关于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心里有数。但是还是有人会选择相信狼。在没有办法之下,很多人都会选择和老马合作,包括公正党、行动党。 而心灰意冷的选民们,觉得谁做政府很像都是一样。希盟执政后,青蛙在跳。国盟执政后,青蛙也在跳。 在闪电大选后,如论是谁做政府,青蛙还是要跳,所以还是省下力气,宁愿不投票,你说呢?

花钱买醉,砂政党大炒禁酒课题

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禁酒课题,已经从原本的酒醉驾驶交通问题,演变成种族课题、最有效的政治武器、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刑事案件。   上个月,还在CMCO期间,发生了数宗涉及酒醉车祸的事件。伊斯兰党通讯主任嘉玛鲁占便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以减少日益攀升的酒驾事故,直至政府有新措施来防止酒后驾驶。 同时,伊党也要求海关和地方政府当局暂停所有在24小时便利店公开出售的所有酒精饮料的执照。 他也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来显示大马人爱喝酒。WHO将大马列为全球酒精消费量清单的前10名中, 2016年大马国人在酒精饮料上的消费超过20亿令吉,平均每人均饮用15升。  根据警方的数据显示,今年首5个月有21宗醉驾车祸,夺走8条人命。但与其他成因相比,酒驾只占大马车祸命案的0.0008%。 华社反对禁酒 最先表态的是华总,表明支持修法严惩酒驾,但是反对为了对付酒醉驾驶而“暂停所有酒类生产、业务及销售”,因为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多元国情。 伊党也不是第一次提出禁酒的课题,如今该党在联合执政联邦政府内,应该还会陆续有来。 近日的数宗酒后驾驶车祸,再次给了伊党机会“借题发挥“。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表示,因为如今的政局对立情况,这个酒醉课题也成为最有力的政治工具,以马来人为主的PN联邦政府,针对以华人主导的最大反对党行动党。  新国的网络媒体《红蚂蚁》更搞笑,竟然这样形容马来西亚的高官: “至于是暂时之举还是要持续停发执照,抑或要等加重酒驾刑罚修正后再商议,不得而知。就算你问当事人,很可能也是无解,因为马国部长或部门即兴发言而没有详细研究是常见的事。” 又回到种族政治课题 马来政党用禁酒课题来获得支持,而行动党却以这个课题来评击联邦政府。 几乎所有砂拉越的火箭议员都努力“大炒特炒”这个课题,说支持PN的砂GPS政府和PAS为伍,对禁酒课题没有表态,还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各方每天努力发文告,为行动管制令期间版面空空的报纸免费撰文。 而退出砂内阁后的砂团党主席黄顺舸,语气和行动党同调,培养出反对党对课题的敏感度,立刻表态反对。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课题在多元种族和蔼融洽的砂拉越,竟然从政治课题演变成刑事案!!! 古晋国会俞利文在其社交网站专页上,针对伊党建议禁售酒精饮品以解决酒驾事宜分享看法,不料遭到一群极端网民在他在帖文中,发表具有种族歧视和分裂,甚至发出死亡威胁等过分言论。 这种事情在砂拉越是很罕见的,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些极端网民或许并不是砂拉越人。 虽然州选要到了,难得有课题可以让反对党发挥,但是可以不要越炒越过分,演变成不可收拾的种族课题吗?

疫情下的大马:司法公正、民主和议员素质

最近大马有不少新闻登上外国媒体,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的继子无罪释放的案件,备受争议的一天国会让反对党无法提呈不信任动议,以及纳吉的贪污案件续审,还有近日的首相因接触新冠病毒患者而居家隔离。除了各大外国媒体的新闻报导之外,也有一些评论分析,将所有事件链接在一起,令人茅舍顿开,也实在有些难堪。 Asia Times 一篇有关纳吉官司的完整报导中,标题大胆预测 “马来西亚纳吉或在1MDB案件中无罪释放“ 副标题是:纳吉的继子无罪释放后,其涉贪案件引发司法廉正的问题 内容详述案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多人对此案件的看法,特别强调政治因素“影响”了案件的进展。 Asian Times 报导纳吉或会无罪释放 New York Times 这篇报导涵盖了上述4个新闻,即纳吉继子无罪释放、纳吉前往国会后再到法庭接受审讯、首相慕尤丁居家隔离。 这名驻在泰国曼谷的作者把焦点放在如今的新政府,重拾昔日作风让民主大倒退,在其标题中Democracy Fades in Malaysia as Old Order Returns to Power 显而易见。 其副标题更直接:马来西亚的新政府像从前丑闻缠身的旧政府那样。使用新冠病毒作为借口,将对对敌禁声。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22/world/asia/malaysia-politics-najib.html 经济人说大马需要合法的政府来抵抗疫情 在经济人这篇评论中,以最高元首在国会的献词开头,却指明说慕尤丁的政府上任的两个月半内始终没有证明他有多数支持,而导致无止境的政治戏码。 很多人说,慕尤丁避免不信任动议,因为他担心会输。作者说,最直截了当的做法是由慕尤丁来亲自证明他人是错,也就是证明他有多数的支持。 文章直截了当说,不信任动议可以迫使国会议员们表态,或通过选举来解决一切窘境,也未尝不是办法。这样一来,国会议员或许是“良心发现“而不是见钱眼开。民主和我国国会议员的素质,这些外国媒体还真开得起玩笑!

马国政局暗潮汹涌

随着疫情暂缓,首相慕尤丁宣布开放经济活动,再宣布延长行动管制令,如今外媒的焦点都是在即将展开的国会,以及马哈迪安华再度联手,欲憾倒PN国盟政府的新局势。 《南华早报》报导说,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接纳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呈的不信任动议后,马国政坛顿时“热”了起来。文章引述一名政治分析家,提到希盟如果没有长久的计划,还会重滔覆辙进入无法运作和无止境的内斗。 文章也提到,很多希盟成员,包括马哈迪自己,都预料这不信任动议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因为慕尤丁已经“买”了大部分国会议员。 马新社照片。 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则把焦点放在马哈迪和安华再度联手。这两人的“爱恨情仇”在希盟倒台之后一直反反复复,新仇旧恨还有多年来的心病不断被挑起。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可以再度联手,也在509发表联合声明,但过去的事端告诉大家,心里的那根刺,还是会浮现的! 《澳洲人》深入报导指,94岁强人马哈迪在全球疫情肆虐期间,欲发动政治危机来挑战他的继承人。老马对该媒体表示,他“梅开三度”并不是因为政治抱负或报复。他说: “我多两个月就95岁,我没有欲望再成为首相。话虽如此,我党内的人和公众人物忧心,再叫我出来帮忙。”老马对澳洲媒体坦诚年事已高,但是很多人要求他出来帮忙。 Channel News Asia这篇来自居住澳洲的古晋人James Chin的分析报导指,老马的不信任动议应该会不见天日,主要因为时间不允许。 他预料GPS会继续支持PN政府。PN政府执政的这两个月期间,有不少重大发展,而疫情严重影响了大马的经济,如今大马最欢迎人物是卫生总监阿山哥,至于政治,大马人基本上不关心。 他也直接地说,如果又换回政府,老马肯定是首相人选,但是,却没有人提到老马的95岁高龄!

新冠病毒让女人更“难瘦”

MCO在家的日子,很多人都变成了厨神,腰围也不知不觉粗了,还有不能出外运动的借口,所以很多女人的MCO exit plan,其实就是:拼减肥! 为什么女人难瘦?其实是有科学根据的。那是因为荷尔蒙的关系。 根据美国生理期刊的研究,运动后女性体内的「饥饿素」(ghrelin) 会快速上升,「瘦素」(leptin) 则会直直落,男性则不会有这样的荷尔蒙变化。所以在运动后女生会吃得多一点,变胖的风险自然也比较高。 虽然每天在家煮饭做家务,但其实消耗的热量并不多。(强调:不是教你做小叮当!) 在加上这段在家的日子,更难忍受零食的诱惑。还有,就是这段时期有太多时间在家烘培糕点。做完的糕点又不能送人吃,最后总把自己的“成就感”送入肚子內。 难瘦是难瘦,其实新冠病毒更加揭露了男女之间的不平等,也就是女人“难受”的事实。 见: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根据The Asean Post的报导,在许多亚洲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新冠病毒的死者多为男性。 这或许是因为男性日常的生活习惯,或是女性抗疫的能耐比较强。 在全球抵抗疫情的成绩来看,女性领导人的表现也比较出色和成功。 联合国指,疫情加剧了现有的不平等现象,尤其是对妇女和女童的毁灭性影响。 大流行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压力,以及对行动的限制,导致几乎所有国家中都出现了遭受虐待的妇女和女童的数量激增的现象,包括砂拉越。 传统的性别定型认为,女性对孩子和家庭的责任比较大,也需要照顾年长的家庭成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资料显示,在疫情危机前,世界各地的女性所做的无偿照顾工作是男性的3倍,而这类工作现正以“几何级数倍增”。 这篇“疫情下,女性更脆弱”的文章所指的这些“第一世界的问题”,其实也发生在马来西亚。那个妈妈不是担着大部分的无薪照顾工作,照顾孩子老人还有家里的一切。 不论在健康还是财务层面,女人都比男性承受更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