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当自强:不向‘钱’看

联邦政府宣布经济领域在5月4日复工后引起激烈争论,而砂拉越政府翌日决定不跟随保持现状的决定犹如一剂强心针,砂拉越政府就是不一样! 说实在的,很多人都没有准备好上班,除了担心新冠病毒和生命安全之外,待在家里这段时间之后,还真的是没有心理准备仓促上班!既然将MCO延长至5月12日,为何又突然宣布开放经济领域,这让人不解,让人质疑是因为Raya的关系,而外国媒体却已经总结是因为经济危机的关系。 根据《澳洲人》报导,备受争议的Lynas已经宣布将在5月4日重启马来西亚的工厂。 大型工厂迫不及待重开。New York Times 说大马重启经济,但为了抵抗疫情把关注放在外国非法劳工。 大马安全了吗? 最令人担忧的是疫情会否反弹,让早前所有抗疫努力功亏一篑。 这和首相之前的言论前后矛盾。 此前,他说,停业一天大马损失24亿,但为了遏止新冠病毒疫情蔓延,阻止损失进一步扩大,政府别无选择。 反观砂拉越,是最早进行管制令的地方。但是第一宗死亡案件也是在砂拉越。在人口只有不到300万地广人稀的砂拉越,医疗设备相比之下也比较缺乏, 至今确诊案件虽然显著减少,但却总不能掉以轻心。 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在文告中宣布,砂拉越在考虑到砂拉越目前的冠病疫情、物流及卫生部门的能力,及地理环境情况,许多符合重新开放的经济活动不利于(not be conducive)砂拉越。因此,砂拉越政府决定维持现状,即在第一、第二及第三行管令下的指令依然生效。 现在全国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是砂拉越人了!不是因为砂拉越政府不断派钱派粮,也不是因为这里的人民比较快乐,而是这里的政府有自主权,不用跟随联邦的指示,随时做出附和砂拉越疫情的措施,万事以人民的利益为前提。 https://www.facebook.com/SCSarawak/posts/10158245816062118 这项决定也得到许多网民的嘉许,认为砂拉越政府“做的对,做的好,有脑!” “砂拉越不跟随马来亚解除行管令是对的,因为控制和消除新冠疫情比过马来年更重要!不要忘了中国也是不过年!” 砂州两个大佳节就来临了,如果解禁了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还有人搞笑说:“万能多多大马彩怎么办呀?梦里ah pek 给的号码不就见财化水了咯?”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20773524676235 在MCO结束后的退场计划,才是如今的焦点。学校会不会重启?大家的生活作息将会是如何? 大家有没有足够的保护设备?是时候开始宣导人民有关行管令结束后的“完整退场“计划了。 上班与否,上课与否,除了了心里准备之外,还需要很多准备的。如何保持社交距离、口罩和洗手液的供应等,增强检疫和如何有效追踪接触者等,都必须有完善的准备,不然,一旦疫情复发,大家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政客万岁,人民难睡

在举国抵抗疫情的同时,所有PN国盟国会议员或将掌握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一事,引起热议。虽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但是却足以让MCO期间的少数民众,包括笔者,难以安眠。 看到很多口是心非,以及虚伪政客的真面目,更加想吐。   政治酬庸在马来西亚政坛一直是一项很严重的陋习,也就是把自己人安排到政府相关公司内担任高职,管你会不会做工有什么能力,薪水照拿!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用阿公的钱,养一批“忠心的狗”,共享“肥水”! 从以前到现在,从国阵到希盟,从希盟到国盟,这种陋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来,GLC公司越来越多,除了一些非常关键的公司,也有许多不知实际功能是什么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要职,从巫统的手,转到土团的手,现在又转到土团另一批人的手。 早在国阵时代,人民已经非常厌恶这种陋习。希盟当时也意识到人民求变为求清廉政府的心态,将这列入竞选宣言内: 希盟竞选宣言承诺(22):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 岂知,希盟执政之后就立刻反口了,继续政治委任,包括在选举中败将,也被委任为政府机构董事。砂拉越内也有许多大家熟悉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被委任GLC的要职。希盟食言,不守承诺,还用诸多借口合理化这种政治委任。 很多希盟领袖在GLC的要职如今也随着换政府而没有续任。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很多希盟部长也强词夺理。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见:换联邦政府前文章,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见:希盟升官发财? 大部分政治委任也随着希盟的倒台后,陆续被踢走。 希盟下台,有人说是报应或是因果循环,或是因为内斗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政客,无论是来自什么政党或是什么阵营,基本上本质不变,只为自身利益,所以根本没有求变的决心,也根本无法割舍政治委任这块肥猪肉。 身为一名国会议员,就应该做一名国会议员应该的事,而不是去做什么政府投资公司的顾问或是油棕局的董事什么的。一,他有何能干可以管理公司吗?二,他有多余的时间吗? 三,真正有能干的专才还有机会吗? 这根本不就是利益冲突吗? 如今,PN还要将政治委任“发扬光大”到每名PN的国会议员,只要没有担任部长或副部长的,都将出任 GLC高职,令人难以置信。 这时,看到一些希盟领袖对这项GLC委任的评论,以五十步笑百步,简直是火上加油。Rafidah痛诉,议员们参选难到是为了官职?安华批评这是朋党的行为,是犯罪行为。 是,你们说的都对。为何希盟执政的时候不杜绝这陋习,为什么希盟就可以,其他人都不可以? 在大马,政客什么时候时候方可让能者居之。

COVID-19第一宗死亡案件– 能够骂就骂的火箭可以闭嘴了!

没有人会责怪患上COVID-19的行动党议员散播新冠肺炎,因为他们也实在不是有意的。有关人等也在第一时间履行责任,前往医院检查,自我隔离。 但是,很多行动党议员在这个关头却不忘发表一些很不负责的话,令人真的很心痛。都什么时候了,人人都在努力抗疫,又做回反对党的火箭却不忘捞取政治资本! 第一位确诊的火箭议员是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据报导,他是从2月29日起﹐在吉隆坡出席系列会议回砂后感到不适而入院治疗。目前还在接受治疗。 与黄灵彪有接触的其他希盟领袖们也都纷纷自我隔离,及前往医院接受检查。 今日,身为医生的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岂知也中招。砂州卫生局的检验结果显示,利文的检测却呈阳性反应,而和他一同接触黄灵彪的行动党砂主席张健仁的却呈阴性反应。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818408314912757 所以,还真的是因人而异。最令人惊讶的是,俞利文完全没有任何症状,好在他小心前往检查。但是,在他前往检查和自我隔离前,他曾经参加许多公开活动,包括学校内的活动等。   俞利文曾在3月2日与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接触。不过在过去14天里,俞利文并没有出现任何冠状病毒的症状。因此,砂卫生局正追踪其他可能的接触和感染来源。 如今古晋砂拉越甚至是整个马来西亚全部人都人心惶惶,都减少任何活动,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大家也保佑确诊的火箭议员们早日康复。 令人遗憾的是,病毒今日夺走了砂拉越第一条生命。据悉是来自古晋的一名牧师。 在这种情况下,习惯什么事都怪他人的火箭议员,不要再捞取政治资本了,好吗?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818440351576220 希盟还没有上台的时候,火箭什么都怪政府。上台后,什么都怪前朝。如今下台了,又倒回来怪如今的政府。 病毒刚开始大家在抢口罩,口罩严重缺货的时候,希盟政府还在位。也不见GPS的 部长责怪希盟, Dr Sim从之前到现在每天都马不停蹄在工作,也不见他责怪任何人。 如今联邦政府换人了,已经不是贸消部副部长的张健仁就开始怪新上任的贸消部长,其他火箭议员也跟风,能够怪的就怪,能够骂就骂。 现在已经死人了,不要再怪来怪去了好吗?是时候做一名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民代议士了!  

大马政变:行动党太想上班!

上个礼拜大马人都很没有空,每天追新闻,上班时追、吃饭时追、大小便追… 真的很没有空。  这个闹剧的导火线,其实就是因为希盟的内斗。 整个情节的发展,就是因为大家都太想做政府,太想做部长,结果人民看到了最多的live 新闻发布会、最多的宣誓书、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多的U-turn、最肮脏的政治…  从最初的内斗内乱开始,才导致了后续故事的发展,并且还偏离了剧本,这样的结果,始作俑者就是行动党和公正党。  辜负了人民的委托,浪费了手上激情的一票!但是这些希盟的人却没有检讨自己,还要埋怨他人。 行动党在509成功执政后,一改往常态度将昔日的眼中钉当成偶像,成为老马最忠心的狗。 政变发动后,他们也有意继续挺马,好像只要有官位,根本就不抗拒加入UMNO和PAS成为联合政府。  但是后来老马宣布打算组成由所有现有政党组成的统一政府时,UMNO和PAS撤回了他们的支持,要求解散议会,因为他们不希望与DAP有任何关系。行动党意识到老马并没有得到太多支持,于是立即改变了方向,转而挺安华为首相。  后来其他政党居然挺Muhyiddin出任为首相,而行动党居然又挺老马了。是不是为了官位,要挺谁做首相都可以呢?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82538148499774 在关键时刻,绝望的行动党甚至恳求GPS来支持他们。GPS拒绝了,因为他们不想与行动党有任何直接关连。 为了保住官位,什么法宝都用尽了,拉拢任何政治青蛙、伪装宣誓书、违抗最高元首谕旨... 说什么为了人民为了砂拉越人,其实都是为了自己,为了官位。 这个闹剧的最后由Muhyiddin突围而出成为首相。 但是行动党却没有罢休,现在还是怪天怪地怪GPS。现在老马骂安华,安华骂老马,慢点大家撕破脸骂来骂去... 但是,他们却从来都没有怪自己。做政府的时候没有好好做政府,目中无人,又把人民的委托抛到脑后,现在做回反对党了又想念官位了,砂拉越的行动党,真的是太想去西马上班了!

在砂拼命省钱,槟城乱乱花

希盟政府执政后,重新检讨许多国阵时期的发展计划合约,包括Pan Borneo Highway。之后,联邦政府宣布终止砂拉越Pan Borneo Highway项目交付伙伴(PDP)合约,财政部长林冠英大言不惭说,这可为中央政府节省了RM31亿。 他说,取消了PDP,使工程成本从219亿缩减至188亿,成本节省高达14.2%。但是,他却无法指出,取消PDP如何节省高达14.2%的成本。而工程部长Baru Bian在正式移交合约时也说,必须在结算后再确认终止工程合约可省多少?财政部长的专业,实在令人质疑。 而已经落实了一半的PDP被强制取消后,导致500人因此失业;林财长也没有什么表示。 林冠英的双重标准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联邦政府在砂拉越取消PDP以节省工程成本,但是在槟城却又委任PDP来进行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令人费解。 如果PDP只会增加成本,为何在槟城却依然继续进行PDP? The Edge 财经报导Gamuda将和槟城州政府签署槟城交通大蓝图PDP合约。 根据报导,Gamuda的子公司SRS将在近日和槟城州政府减速槟城交通蓝图计划的PDP合约。 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耗资460亿令吉,资金是Pan Borneo Highway的两倍。如果取消PDP可以节省高达14.2%的成本,那么槟城交通大蓝图取消PDP是不是省下60多亿呢? 身为砂拉越人的工程部长Baru Bian,也不敢对财政部长开声。 备受争议的槟城交通大蓝图,早在2015年8月当林冠英还是槟城首席部长时,就提PDP合约,工程资金从原本的270亿令吉增加至后来的460亿令吉。槟州政府颁布PDP给金务大(GAMUDA Bhd)、宏升产业集团和骆宝燕控股组成的SRS财团。 这个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包括填海计划和基础设施。槟城民间团体过去一再批评槟城交通大蓝图,指该计划对人民、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影响。他们指出,填海计划是多余的,因槟城不需要更多土地兴建卖不出去的房屋,而环保组织也质问有关项目是否为了建造豪华住宅,完全没有惠及老百姓? 在反对浪潮下,槟城依旧进行这项庞大计划,资金是砂拉越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条highway的两倍以上。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林冠英所领导的槟城州政府认为PDP是可行的,为何Pan Borneo Highway 的PDP合约却被强制终止呢? 林冠英不公不实 根据Focus Malaysia的一个最新报导,林冠英为了要求槟城桥电缆独特的设计,不惜将成本提高数倍增加额外数千万令吉。这些钱可以在砂拉越乡区建设多少街灯为道路使用者照明而减少致命车祸? 林冠英不但对砂拉越的PDP持有双重标准,在其他方面也是不公不实,一直在砂拼命省钱,却在槟城肆意大花,这难道都是他林家的钱吗? Focus Malaysia 的报导揭露林冠英的属意塔架设计将槟城桥成本提高数倍。

老鼠老虎都分不清吗?

一位在新加坡生活了将近20年的老同学,他在那里工作、结婚、生子,在10年前得到了新国永久居留权。而不久前,他在脸书上告别了马来西亚的护照,因为他得到了新加坡公民权。 我问他,既然有了永久居留权,你为何还要申请公民权,放弃马来西亚的国籍呢?因为永久居民和公民所能享有的权利和福利截然不同,就以教育来说,公民的孩子可享有非常低的教育费。 这一个实际的例子,很大的程度上解释了在Pujut前州议员陈长峰事件中,行动党砂拉越州主席张建仁制造的误区。 陈长峰在澳洲生活了30年,最后因为孩子的教育选择申请澳洲的公民权,并于2010年获得澳洲公民权。他在2015年返回砂拉越,2016年出战砂拉越州选。在2016年4月4日,州选提名的数个星期前,他放弃了澳洲公民权,上阵州选。 且不论他在成为州议员之时是否还是澳洲公民,在2010至2016年的6年之间,是否他持有双重国籍,享受着2个国家给予的权益?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51998561553733 当一个人获得第二个国家的公民权,他是否该放弃第一个国家公民权?事实上,这并不是选择题,而答案是肯定的。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2个公民权。 忠于国家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要求,就好像我的老同学,选择成为新国公民的那一刻就放弃了马国的公民权,尽管不舍,但那是现实的抉择。 一个为民为国的人民代议士,最需要的是忠诚与爱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而持有双国籍,这样的州议员靠谱吗? 而行动党一再的为陈长峰辩护,张健仁除了表明法官对法律的诠释不同,甚至提出了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有着相同的地位,将矛头指向了曾在澳洲生活的拿督沈桂贤。 从以上的实例,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无论是在法律权益和实际生活层面上是决然不同的。 公民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需付出公民义务,也享有公民的权益,只要不放弃,就是一辈子的事。而永久居留权就像受邀的客人,因个人杰出的表现,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以及奉公守法的行为,所以可以长久居留在那里。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离开。 张健仁将公民和永久居留权混为一谈,是因为群众们看起来很好唬烂的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