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国州选举年

40多年来,砂拉越州选没有和全国大选一起举行。今年,会不会迎来这个世纪第一场国州同选呢? 近日来,闪电大选的传闻不间断,即使安华和老马已经为了首相的位置而再度翻脸,首相慕尤丁或许不需要立即举行国选;坊间仍有闪电大选的传闻,老慕或许可以乘敌人内乱的时刻,让自己名正言顺坐正,给自己5年的时间稳坐首相位。 比连续剧精彩,只是主角都太老 至于巫统会不会过河拆桥把老慕踢出局,还言之过早。而老慕又会否再度支持老马?行动党会否继续紧抱老马大腿?在大马,政局变幻比连续剧更难料,人民恐怕已经司空见惯! 如今严重疫情已过,全国闪电大选会不会举行还要看老慕有没有这个信心。至于砂拉越州选,在明年9月之前势必举行。 如果进行闪电全国大选,砂拉越GPS政府预料也会同期举行州选。因为届时,西马反对党领袖忙于西马战情,而无暇兼顾砂拉越的情况,对GPS而言比较有利。 砂拉越是全国唯一没有和全国大选同期举行选举的州。这其实和砂自主权没有关系,也和砂拉越地理环境位置也没有关联。其实,这牵涉砂行动党张氏家族的”小气“和恩怨情仇。 最小气家族,见:背叛和绊脚石,黄锦河到底被谁害? 私人恩怨,成立砂行动党 马来西亚于1969年成立后的首两次大选,砂拉越州选和全国大选都是同期举行的。 所以关键是1978年的时候,砂拉越政府没有同步举行选举,而只是进行国选。州选是延后一年才举行。 1978年发生什么事情?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的砂首席部长是拉曼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 当年,人联党芦勃区立法议员张守江退党,引渡西马的行动党,在砂拉越成立第一个外来政党,也就是如今的火箭。因为担心砂拉越执政党的内乱影响战绩,耶谷将州选延迟一年。 君子报仇,30年未晚 据说,张守江是因为个人恩怨,所以一气之下引渡行动党。根据这篇报导,张守江觉得他被砂人联党领袖“出卖”,因为当时的党领袖致函给当时的州首长说他坏话,他怀恨在心而退出人联党。 据说,当时张守江在成立砂行动党的时候,是有咨询耶谷的。此前耶谷使用砂移民自主权,拒绝行动党强人林吉祥进入砂拉越。 据这个报导,耶谷告诉张守江,如砂拉越有行动党支部的话,他将允许林吉祥进入砂拉越。而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分化砂人联党在华人区的影响力。事实也确实如此,如今也只有华人区严重被分化。当年华人议席占了砂拉越全部议席差不多一半,如今只有不到20%!而砂人联党和行动党却只拼命在这少数城市议席拼个你死我活。 至于张守江是怎样被人联党“背叛”,据说是因为官位。他后来屡次三番在(泗里街)芦勃国州议席再战人联党,均失败收场。直到2011年行动党的另一名战将方成功拿下芦勃州议席。用了30多年的时间,方成功“报仇雪恨”!所以坊间流传,宁可得罪小人,千万不可得罪张氏家族!看那些“不听话”的前行动党领袖,如温利山、房保德、黄锦河,就知道了!

行动党和回教党,难兄难弟谁怕谁?

很多人很怕回教党,一听到回教党PAS好像是魔教还是十恶不赦那样,特别是华人。 不说你不知,西马很多人也是很怕行动党DAP,一听到行动党就好像也是魔教要杀死全家那样,特别是回教徒。 大家会怕的原因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无知,还有政敌渲染的偏见。 华人怕PAS,主要是因为害怕伊斯兰法。PAS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建立回教国和落实伊斯兰法,这是他们的政治奋斗宗旨。在伊斯兰法下,有人担心没有猪肉吃,被人强奸只有在4名男性回教徒的供证方可入罪,戏院理发分男女,还有没有酒喝。 PAS近日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为减少酒驾事故,就令人相当不安。 禁止销售啤酒真的可以减少酒驾事故吗? 马来人怕DAP,主要是怕所有生意机会等都被华人垄断,还有失去特权还有地位等,什么东西都被华人抢光。还有人竟然说,行动党是猪。  PAS不明白华人为何怕回教法 华人也不明白马来人为何怕DAP 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党派,竟然曾经一度携手合作。最后也因为目标理念实在不同而分裂。后来PAS也分裂出Amanah,继续和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 砂拉越人是非常抗拒PAS的。这里大部分的是信奉基督教的土著,而且民风相当不同。过去选举PAS一直全军覆没的成绩足以让人明白,这个党在砂拉越没有出路。  以前DAP和PAS合作的时候,政敌便加油添酱和煽风点火,说DAP支持回教法。  那时,DAP说,回教党有什么可怕?费尽心机说PAS的好处。 2011年州选时,PAS精神领袖聂阿兹 Nik Aziz来到砂拉越到石角政治演说,我记得张健仁在台上大声说:你看,他有什么可怕?  现在很多华人没有那么怕回教党,归功于行动党。 2011年州选举已故回教党精神领袖Nik Aziz为行动党站台拉票 如今,PAS加入国盟,在联邦政府有4名部长。砂盟GPS也在国盟内,所以和PAS成为同事伙伴的关系,也成为砂反对党挑起的议题。  是谁出卖了砂拉越? 风水轮流转,行动党把矛头指向GPS,说GPS支持回教法。以前行动党为了选票就美化壮大回教党,如今来个360度大转;又是为了选票,把矛头指向GPS和其成员党,说他们出卖砂拉越。  已故首长阿德南曾经说过,砂州政府绝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案。他说,砂州乃至土保党都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因为砂拉越是个多元种族的州属,穆斯林仅占人口大约25%。 在维护砂拉越权益上,砂拉越政府的立场并不含糊。  但是,很多领袖却忘了自己以前说过什么,就像他们忘了他们的竞选宣言那样。但是伟大网络仍然有许多记载。“不偷不抢,你怕什么回教党” “ 回教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 '投回教 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回教党可怕吗?行动党可怕吗?应该不比病毒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见风转舵不断U-turn,为了人民的选票,什么都可以骗的政客! 

正义不再:从烈火莫熄到奄奄一息

自从砂3名公正党出卖人民“跳槽”之后,砂拉越公正党的国州代表只剩下2人:即Julau 国会议员孙伟瑄以及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  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最后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而另外2名国会议员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则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见:病毒‘毒不死’政客 上届国选后方加入公正党的孙伟瑄,被委任为砂公正党主席。之后便开始清理门户,将Baru Bian的党羽开除,如今全砂各个支部的要员陆续退党,开始了砂公正党成立至今最大的退党潮。 如今已经有超过百人退党,预料还有很多人会继续退党。这样下去,这个曾经自称多元化以公正为号召的最大反对党,到底还会剩下什么人? 安华坐牢时,公正党最团结 20年前,当时是首相的马哈迪革除安华副揆及财长职,后来也将安华逐出巫统。安华掀起“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一时声势浩大。 后来安华被扣捕,被控滥权和渎职罪名,还有轰动全球的”肛交”案。 安华坐牢的时候,“烈火莫熄“ 在其夫人旺阿兹莎领导下,日益壮大,也成功地拉拢回教党和行动党共组“替代阵线”。 烈火莫熄将马来西亚学生运动推向高潮。如今许多年轻的公正党领袖,都是昔日烈火莫熄时期,学运出生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 反对党在接下来的大选成绩也并不大理想,直到2008年才见曙光。 安华于2004年被释放出狱,他成为在野党的领导人,并率领在野党组成人民联盟,参加了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 后来安华再度惹上官司,也是控以鸡奸罪,于2015年最终被判刑5年,直到希盟上台获特赦。 在安华第二次坐牢的时候,希盟成立并成功夺下联邦政权。 这些年来,安华坐牢的日子多,是牢狱之灾改变了他的心,还是奠定了他要做首相目标,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他坐牢的日子,公正党还真的算是一个团结的政党。  引狼入室,排除异己  安华再度出狱后,努力巩固自己的势力,从党内斗到党外。砂拉越的导火线,因为就是开始接纳孙伟瑄为党员开始。 孙伟瑄来自政治世家,曾经一度是砂拉越最年轻的助理部长。他曾经是砂达雅党最高理事 (PBDS) 后来是PBDS分裂出来的砂人民党的主席,后来成立砂工人党。 在砂拉越的政治卷内,其家族的名声并不太好,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也是分裂者,不断地分裂土著党,先是达雅党,后来是人民党。 两年前的509后,他在Julau胜出,他说,(并不是公正党的)马哈迪亲自打电话给他邀请他加入公正党。 最具争议的是,公正党党选前夕,他招纳逾万名支持者入党。他获委最高理事上台领取文件时,遭到台下代表狂嘘。 见: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如今砂拉越公正党的分裂,导火线就是接纳孙伟瑄Julau区部党员突增开始。 如今,砂公正党大部分党员出走,奄奄一息的公正党,唯有找昔日的党员回来助阵,也可以吸纳砂劳工党、前人民党等昔日战友。在接下来的州选,应该很难重整旗鼓。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67029878737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55073128737

砂盟加入国盟,是大势所趋还是自掘坟墓?

国盟政府看样子是暂时保住了江山。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政变、在抵抗疫情的同时,见证了政治青蛙的弹性后,很多人都对政治再次反感,两年前的热情难以重燃,大部分的人还真的是懒得理了。 就如最高元首的“训诫”那样,政治人物不要再次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边缘,尤其在大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人民面对诸多问题以及艰难的未来。 这些政治青蛙在上届大选时说,是为了国家的将来人民的未来,结果跳来跳去,竟然还有面目说:是为了人民??   犹如元首陛下所说,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 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元首陛下 事与愿违,如今几乎全部政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下届选举可以胜出。 https://www.facebook.com/mkinicn/posts/10157946782550465 国盟6个执政集团正式成立国民同盟PN,就是为了巩固地位,至于在下届国选中可以如愿胜出,还要看议席怎样分配,毕竟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很多议席都是重叠的。 联合文告当中,六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主席制订“国盟共识备忘录”(Memorandum Persefahaman Perikatan Nasional),提出五大要点,向正式成立国盟迈进。 这篇文告是由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州政党联盟(GPS)主席AbangJo、沙巴团结党(PBS)麦西慕(Maximus Johnity Ongkili)和沙巴国家团结党(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简称STAR,前称作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联合签署。 备忘录也提到,国盟制定加强马来西亚半岛与沙巴、砂拉越之间的共享精神,以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目标和愿景。 砂拉越的GPS此前也在国阵中数十载,无法取回砂拉越的权益是一直以来的争议。后来退出国阵之后,还信誓旦旦说可以义无反顾地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一切以砂拉越为先 Sarawak First !  在GPS成立初期,努力和西马政党划清界线,全砂走透透宣传GPS这个“独立”属于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人奋斗的本土政党联盟。  在和希盟政府周旋的期间,GPS并没有多大成效,无可厚非。希盟政府虽然承诺归还20%石油税,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和西马的同等地位,但是却食言,欺骗了选民的辜负了人民的支持。 如今GPS 又加入了PN,犹如重怀国阵怀抱,和西马的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宗教种族色彩浓厚的西马政党合作,以他们马首是瞻,这基本上和国阵时代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很多政治分析家质疑,加入PN并不会为GPS加分,现在更加不是搞联邦政治的时候,因为砂拉越的州选即将到来,与其和西马政党挂钩,应该专注应付州选。 而砂拉越土保党副主席Abdul Karim却澄清说,GPS并非注册政党正式成立PN,只是联盟的关系。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60414744045446 这和砂GPS秘书长Alexandra Linggi的说辞有出入。根据报导,他说,“GPS确实是PN的一份子,因为我们认为国盟比希盟更加适合。”  砂盟正式加入国盟,就给了反对党一个最好攻击的理由,就像以前攻击国阵一样:出卖砂拉越!  在上届大选会支持BN的还是会支持PN,但是不投国阵的人,会不会更加不投PN呢?而那些大部分的支持砂拉越权益的选民,又会怎么想?GPS,到底是被慕尤丁逼着摆明立场,还是自掘坟墓?

两年后的509,大马版权力游戏s 2将上映!

两年前509,那天晚上是举国上下多少人睡不着觉,整晚守着手机,等最高元首宣布新首相。 结果两年过去,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最高元首不见踪影。如今的最高元首,是首位会为媒体打包McD的高人气阿都拉夫妇;首相也换人,90多岁变成70多岁,虽然还是来自土团党,但是执政联盟却从希盟变成国盟。 两年后的509,大家7点后都乖乖在家里,或许也守着手机,但马来西亚政坛Games of Thrones的Seasons 2,还要等下个星期!  下一个星期一,砂拉越将召开州议会,虽然前第一财长(如今反对党)近日对财政预算案和石油税死咬不放,但是只为期一天的议会,预料并不没有太多时间。 唯一的看头是看目前还是独立人士的Baru Bian和施志豪会不会靠拢黄顺舸,而黄顺舸会不会和行动党领袖张健仁搞什么关系,搞个反对党联盟什么的。 见:砂拉越反对党联盟  81名州议员,再加上工作人员,媒体人员们,那可是超过百人的集会! 真的是要多多保重!不要辜负了我们这段时间的MCO! 见:新冠病毒让女人更“难瘦” 见:MCO期间,YB们在做什么? 如今砂拉越政府和国油达致协议,将缴付砂拉越20亿石油消费税。虽然很多人质疑也不满这项协议,但这总比前朝的时候来得好。 两年前,希盟白字黑字表明执政后将归还砂拉越20%石油税,最后反口。后来砂拉越政府根据权限征收石油产品消费税,还被国油控上庭! 希盟政府对砂拉越如何,大家心照!所以砂拉越GPS的国会议员,在Season 2应该不会变节,不会支持希盟了! 剧情的重心在于5月18日的国会,马哈迪对首相慕尤丁提呈的不信任动议,已经被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阿里夫接纳。 在Season 1,Sheraton政变后,慕尤丁联合巫统、伊党、砂州政党联盟GPS,以及阿兹敏阵营的国会议员夺权,最终在国家元首的决定下,由慕尤丁担任首相,国民联盟上台执政。 慕尤丁的新政府也面对许多内忧外患,除了安华和老马的攻势,还有巫统的公开不满,因为慕尤丁明显比较照顾土团党和联手推倒希盟的阿兹敏派系。 后来暴发了大城堡清真寺的疫情炸弹,举国上下的焦点转到对抗疫情。如今,MCO变成CMCO,大家好像要重新开动了,虽然疫情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没有,但是这些政客已经迫不及待进行他们在MCO冷静期间的所有部署了。  马哈迪此前说过,希盟已经争取到114名议员的支持,比简单多数所需的112席还多了两席。这个算术到底怎么算,请守候Season 2: 大马最会跳的青蛙!

最新:砂拉越反对党联盟

世事难以预料,特别是在无情的政坛上。在抵抗疫情的同时,砂拉越政党其实都不断在为即将来临的州选部署。 第12届州选下半年举行? 2016年的州选在前最爱首长阿迪南的领导下,砂国阵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81个州议席中,贏得72席,并成功收复一些华人选区。 来届州选最迟必须在2021年6月前举行,而新冠病毒的肆虐,或许打乱了很多人的如意算盘。州选会不会在下半年举行,还要看疫情如何。 阿迪南病逝后,阿邦佐哈接任第6任首长。这是他接任首长后首次领军迎战砂州选举,所以是关键战役。 从国阵到GPS, BN到PH到PN 过去半个世纪,砂拉越人民尤其是內陆居民,对国阵等于政府的思维已根深柢固,甚至在选举时,都认为没有投国阵,就等于反政府。 如今中央政府已不再是国阵。砂拉越政府也脱离国阵,自立门户成立GPS。而中央政府,从国阵变成希盟,再变成国盟PN。对于砂拉越内陆居民而言,对于这些变来变去的政党到底有什么意义? 很多政治分析家均认为,郊区内陆大家都是投选“自己人”,而最有效的竞选策略,还是银弹攻略。 州议会内最大的反对党  自2006年开始,火箭一直是砂州议会那最大的反对党。加上上届州选的3名公正党议员,希盟是州议会内最大反对党,而砂希盟领袖张健仁便是其代表。 但时事难以预料… 中央政府政变, 砂拉越前公正党主席Baru Bian和令两名国会议员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e,随着前署理主席阿兹敏变节。公正党近日陆续开除敏派系领袖,包括前砂州公正党副主席施志豪(也是Batu Lintang州议员)。 Baru Bian 也是BaKelalan 州议员, Ali Biju 也是Krian州议员。 获得官职的Ali Biju已经加入土团党。 所以,如今州议会内已经没有公正党的代表。 火箭原本有7名代表, 但是今年2月,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在联邦法院9司以7票对2票,被裁决为不是合法的州议员,丧失其州议员资格。 所以,原本是最大反对党联盟的希盟,如今只剩6人。  而GPS方面则有68名代表,分别是PBB 土保党47人,PRS人民党11人,SUPP人联党7人和 PDP民进党 3人。   新冒起最大反对党  另外一个新冒起的反对党,便是去年辞去砂内阁部长职务的黄顺舸,所率领的砂全民团结党PSB。 在去年的砂州议会会议,其议会座位仍与砂政党联盟议员并列。黄顺舸也是峇旺阿山区州议员。 砂团党其实只有4名代表,除了黄顺舸之外,另3人为Opah欧州议员Ranum Mina、Engkilili州议员Johnical Rayong及都东区州议员张泰卿。 这个阵营原本还有一名Jerip Susil的,但是最后为了保住官位而变节。政坛上就是这样,变数多得令人难以预料。 不断招拦失意人士 有财团做为后盾的PSB,财力雄厚,不断招拦许多前国州议员,很多都是败选或是表现差劲没有机会在上届披上战袍的失意人士。 虽然人才少少,但是PSB志气很高。 砂全民团结党(PSB)放眼在来届砂拉越选举出战至少60个州议席,并有信心取代砂政党联盟(GPS),组成新政府。 而前公正党的两名议员,也有意加入PSB。 巴鲁比安在个人脸书上说,他评估了所有在砂运作的政党后,尤其是与国阵或砂政党联盟(GPS)对立的政党后,砂团党目标是相当具有吸引力。 而目前也是独立人士的施志豪,网传也有可能加入PSB。 一旦成功招揽这两名议员,PSB便可成为州议会内的最大反对党,和行动党有一样多的议员。 局势难料,黄顺舸是否会和昔日宿敌张健仁联手,成立新反对党联盟,真的很难说? 黄顺舸和张健仁同调 近日,黄顺舸和张健仁在砂财政的课题上也有互动,力挺对方。 陈长锋会丧失议员资格其实是因为黄顺舸。当时还是砂第二财政部长黄顺舸于2017年5月12日,在砂立法会议上,指陈长峰拥有大马及澳洲双重国籍的证据,于是提呈动议,要求撤销陈长峰的州议员资格。后来陈长锋入禀古晋高庭挑战砂立法会议的决定,才展开冗长的案件,最终失去议员资格。 但是政党上是没有永远的敌人。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 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利益,这两个党的实力都是在中区华裔议席,这个西瓜要怎么分,还真不好说? 要怎么合作,如何取舍,才是难题。风云多变幻,更多戏码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