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和回教党,难兄难弟谁怕谁?

很多人很怕回教党,一听到回教党PAS好像是魔教还是十恶不赦那样,特别是华人。 不说你不知,西马很多人也是很怕行动党DAP,一听到行动党就好像也是魔教要杀死全家那样,特别是回教徒。 大家会怕的原因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无知,还有政敌渲染的偏见。 华人怕PAS,主要是因为害怕伊斯兰法。PAS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建立回教国和落实伊斯兰法,这是他们的政治奋斗宗旨。在伊斯兰法下,有人担心没有猪肉吃,被人强奸只有在4名男性回教徒的供证方可入罪,戏院理发分男女,还有没有酒喝。 PAS近日建议政府立即暂停所有生产及销售酒精饮料,为减少酒驾事故,就令人相当不安。 禁止销售啤酒真的可以减少酒驾事故吗? 马来人怕DAP,主要是怕所有生意机会等都被华人垄断,还有失去特权还有地位等,什么东西都被华人抢光。还有人竟然说,行动党是猪。  PAS不明白华人为何怕回教法 华人也不明白马来人为何怕DAP 这两个南辕北辙的党派,竟然曾经一度携手合作。最后也因为目标理念实在不同而分裂。后来PAS也分裂出Amanah,继续和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 砂拉越人是非常抗拒PAS的。这里大部分的是信奉基督教的土著,而且民风相当不同。过去选举PAS一直全军覆没的成绩足以让人明白,这个党在砂拉越没有出路。  以前DAP和PAS合作的时候,政敌便加油添酱和煽风点火,说DAP支持回教法。  那时,DAP说,回教党有什么可怕?费尽心机说PAS的好处。 2011年州选时,PAS精神领袖聂阿兹 Nik Aziz来到砂拉越到石角政治演说,我记得张健仁在台上大声说:你看,他有什么可怕?  现在很多华人没有那么怕回教党,归功于行动党。 2011年州选举已故回教党精神领袖Nik Aziz为行动党站台拉票 如今,PAS加入国盟,在联邦政府有4名部长。砂盟GPS也在国盟内,所以和PAS成为同事伙伴的关系,也成为砂反对党挑起的议题。  是谁出卖了砂拉越? 风水轮流转,行动党把矛头指向GPS,说GPS支持回教法。以前行动党为了选票就美化壮大回教党,如今来个360度大转;又是为了选票,把矛头指向GPS和其成员党,说他们出卖砂拉越。  已故首长阿德南曾经说过,砂州政府绝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案。他说,砂州乃至土保党都反对伊斯兰刑事法,因为砂拉越是个多元种族的州属,穆斯林仅占人口大约25%。 在维护砂拉越权益上,砂拉越政府的立场并不含糊。  但是,很多领袖却忘了自己以前说过什么,就像他们忘了他们的竞选宣言那样。但是伟大网络仍然有许多记载。“不偷不抢,你怕什么回教党” “ 回教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 '投回教 党一票就是投行动党一票'、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回教党可怕吗?行动党可怕吗?应该不比病毒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见风转舵不断U-turn,为了人民的选票,什么都可以骗的政客! 

电子钱包到底安全吗?

COVID-19下的新常态,加速了无现金交易的使用。根据报道,电子钱包平台估计单单在行管令期间,注册电子钱包的商家增加了约20%。这种情况在砂拉越也同样显著。如今在一些菜市场,也可以看到Sarawak Pay砂支付的通行。 除了“零”接触之外,保持安全距离之外,电子钱包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有回扣! 见:用电子钱包赚钱? 不过,仍然有一些商家选择不用电子钱包。并不是他们不会用,而是他们担心钱进了一个“看不到“的钱包,没有安全感,担心他们的血汗钱会不翼而飞,所以宁愿不用。 到底电子钱包有什么潜在危机,我们来分析一下。 电子钱包的钱被骇客偷走 很多大妈刚开始使用电子钱包的最大忧虑就是担心钱不见了!不对吗,平时出门的时候包包都要抱紧紧,更何况这是看不到的“钱”,后来在回扣的利诱下,方使用砂支付来换水电费,赚下高达5%的回扣,长年累月可是不少的数目。 如今越来越多人用电子钱包,感觉也就比较安心了;不过为了安全第一,只是放少少钱在电子钱包内。有需要用到的时候,如缴付电单的时候,方加入几百块。 况且电子钱包也保证,如果钱包被骇客偷走,将全额赔偿给受害者。不过使用至今,还没有听说有人的电子钱包被偷了。 那么大费周章来偷几十块,也太不实际了吧! 电话不见了怎么办? 比起被骇客偷钱,其实最担心的还是电话不见了。虽然可以设密码(电话和电子钱包),电话不见后,找回的几率也非常低。 而且上传身份证私密证件,是否有泄漏个人信息安全的隐忧?特别是电话被偷走后,那不是什么私隐都没有了? 如今的电话设置可以取消所有DATA,如果真的是那么不小心,也就只好这样了。 太多电子钱包怎么办? MCO期间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自然就光顾网购平台。而这些著名的网购平台,如Shoppe 和Lazada,或是淘宝,是不接收Sarawak pay, Boost Pay 或是 Grab Pay的。 没错,前朝政府给的30大元,竟然不能上网购物!见:政府大派钱:怎样拿政府钱? 要在这些平台购物,使用他们的各自的电子钱包Shopee Pay, Lazada Pay 才能享有优惠。 要叫外卖Grab Pay,则必须使用Grab Pay。 其他电子钱包还有Samsung Pay, Touch n Go Pay,但砂拉越没有那么通用。 最通用的电子钱包Boost,存额度从原本RM1500变成RM4999,但是钱包如今不能过账到银行户口。 那么多电子钱包,入钱容易,出钱难,虽然勉强而言可以当作是贮蓄,但是没有利息,而且增加消费的几率。精明的大妈们还是看着来小心用。要买什么必要的东西,放刚好的钱就好了。   骗子盯上电子钱包 使用电子钱包最大的危机不是怕骇客、电话不见或是有太多电子钱包,而是提防老千和骗子。 手法是雷同的,说你中奖,获得巨额奖金之类的,被选中荣获免费电话等等,只是如今是针对电子钱包用户。很多人都收到这类的短讯,千万不要按进短信内的链结,以免“失手”失财。 如果Sarawak Pay 要送钱给你,直接过账就好了,比如砂拉越政府给全砂小贩的RM1500救援金,就是通过Sarawak Pay。并不会要求你进入其他管道,输入个人资料等。小心驶得万年船,就有疑问,直接联络Sarawak Pay或Boost,而不是听信陌生人的短讯。   若有一天,砂拉越人人使用Sarawak Pay, 将后联邦政府给援助金的时候,用过砂支付就好,这样就可以避免郊区没有ATM或银行的困处,民众也不需要在疫情严重的时期到银行烈日下排队整天来领钱!

疫情下的大马:司法公正、民主和议员素质

最近大马有不少新闻登上外国媒体,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的继子无罪释放的案件,备受争议的一天国会让反对党无法提呈不信任动议,以及纳吉的贪污案件续审,还有近日的首相因接触新冠病毒患者而居家隔离。除了各大外国媒体的新闻报导之外,也有一些评论分析,将所有事件链接在一起,令人茅舍顿开,也实在有些难堪。 Asia Times 一篇有关纳吉官司的完整报导中,标题大胆预测 “马来西亚纳吉或在1MDB案件中无罪释放“ 副标题是:纳吉的继子无罪释放后,其涉贪案件引发司法廉正的问题 内容详述案件的来龙去脉以及多人对此案件的看法,特别强调政治因素“影响”了案件的进展。 Asian Times 报导纳吉或会无罪释放 New York Times 这篇报导涵盖了上述4个新闻,即纳吉继子无罪释放、纳吉前往国会后再到法庭接受审讯、首相慕尤丁居家隔离。 这名驻在泰国曼谷的作者把焦点放在如今的新政府,重拾昔日作风让民主大倒退,在其标题中Democracy Fades in Malaysia as Old Order Returns to Power 显而易见。 其副标题更直接:马来西亚的新政府像从前丑闻缠身的旧政府那样。使用新冠病毒作为借口,将对对敌禁声。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22/world/asia/malaysia-politics-najib.html 经济人说大马需要合法的政府来抵抗疫情 在经济人这篇评论中,以最高元首在国会的献词开头,却指明说慕尤丁的政府上任的两个月半内始终没有证明他有多数支持,而导致无止境的政治戏码。 很多人说,慕尤丁避免不信任动议,因为他担心会输。作者说,最直截了当的做法是由慕尤丁来亲自证明他人是错,也就是证明他有多数的支持。 文章直截了当说,不信任动议可以迫使国会议员们表态,或通过选举来解决一切窘境,也未尝不是办法。这样一来,国会议员或许是“良心发现“而不是见钱眼开。民主和我国国会议员的素质,这些外国媒体还真开得起玩笑!

正义不再:从烈火莫熄到奄奄一息

自从砂3名公正党出卖人民“跳槽”之后,砂拉越公正党的国州代表只剩下2人:即Julau 国会议员孙伟瑄以及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  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最后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而另外2名国会议员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则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见:病毒‘毒不死’政客 上届国选后方加入公正党的孙伟瑄,被委任为砂公正党主席。之后便开始清理门户,将Baru Bian的党羽开除,如今全砂各个支部的要员陆续退党,开始了砂公正党成立至今最大的退党潮。 如今已经有超过百人退党,预料还有很多人会继续退党。这样下去,这个曾经自称多元化以公正为号召的最大反对党,到底还会剩下什么人? 安华坐牢时,公正党最团结 20年前,当时是首相的马哈迪革除安华副揆及财长职,后来也将安华逐出巫统。安华掀起“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一时声势浩大。 后来安华被扣捕,被控滥权和渎职罪名,还有轰动全球的”肛交”案。 安华坐牢的时候,“烈火莫熄“ 在其夫人旺阿兹莎领导下,日益壮大,也成功地拉拢回教党和行动党共组“替代阵线”。 烈火莫熄将马来西亚学生运动推向高潮。如今许多年轻的公正党领袖,都是昔日烈火莫熄时期,学运出生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 反对党在接下来的大选成绩也并不大理想,直到2008年才见曙光。 安华于2004年被释放出狱,他成为在野党的领导人,并率领在野党组成人民联盟,参加了2008年及2013年的大选。 后来安华再度惹上官司,也是控以鸡奸罪,于2015年最终被判刑5年,直到希盟上台获特赦。 在安华第二次坐牢的时候,希盟成立并成功夺下联邦政权。 这些年来,安华坐牢的日子多,是牢狱之灾改变了他的心,还是奠定了他要做首相目标,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他坐牢的日子,公正党还真的算是一个团结的政党。  引狼入室,排除异己  安华再度出狱后,努力巩固自己的势力,从党内斗到党外。砂拉越的导火线,因为就是开始接纳孙伟瑄为党员开始。 孙伟瑄来自政治世家,曾经一度是砂拉越最年轻的助理部长。他曾经是砂达雅党最高理事 (PBDS) 后来是PBDS分裂出来的砂人民党的主席,后来成立砂工人党。 在砂拉越的政治卷内,其家族的名声并不太好,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也是分裂者,不断地分裂土著党,先是达雅党,后来是人民党。 两年前的509后,他在Julau胜出,他说,(并不是公正党的)马哈迪亲自打电话给他邀请他加入公正党。 最具争议的是,公正党党选前夕,他招纳逾万名支持者入党。他获委最高理事上台领取文件时,遭到台下代表狂嘘。 见: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如今砂拉越公正党的分裂,导火线就是接纳孙伟瑄Julau区部党员突增开始。 如今,砂公正党大部分党员出走,奄奄一息的公正党,唯有找昔日的党员回来助阵,也可以吸纳砂劳工党、前人民党等昔日战友。在接下来的州选,应该很难重整旗鼓。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67029878737 https://www.facebook.com/larrysng/posts/10157555073128737

砂盟加入国盟,是大势所趋还是自掘坟墓?

国盟政府看样子是暂时保住了江山。 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政变、在抵抗疫情的同时,见证了政治青蛙的弹性后,很多人都对政治再次反感,两年前的热情难以重燃,大部分的人还真的是懒得理了。 就如最高元首的“训诫”那样,政治人物不要再次将国家陷入政治动荡边缘,尤其在大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人民面对诸多问题以及艰难的未来。 这些政治青蛙在上届大选时说,是为了国家的将来人民的未来,结果跳来跳去,竟然还有面目说:是为了人民??   犹如元首陛下所说,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 国会议员应该不时展现出成熟的政治表现,包括瞭解人民的痛苦、捍卫人民的福祉、秉持公正原则以及奉行乾淨的政治文化,而不应触碰宗教、民族乃至马来统治者的主权和地位敏感课题。元首陛下 事与愿违,如今几乎全部政客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在下届选举可以胜出。 https://www.facebook.com/mkinicn/posts/10157946782550465 国盟6个执政集团正式成立国民同盟PN,就是为了巩固地位,至于在下届国选中可以如愿胜出,还要看议席怎样分配,毕竟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很多议席都是重叠的。 联合文告当中,六个政党或政党联盟主席制订“国盟共识备忘录”(Memorandum Persefahaman Perikatan Nasional),提出五大要点,向正式成立国盟迈进。 这篇文告是由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砂州政党联盟(GPS)主席AbangJo、沙巴团结党(PBS)麦西慕(Maximus Johnity Ongkili)和沙巴国家团结党(Parti Solidariti Tanah Airku,简称STAR,前称作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Jeffrey Kitingan)联合签署。 备忘录也提到,国盟制定加强马来西亚半岛与沙巴、砂拉越之间的共享精神,以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的目标和愿景。 砂拉越的GPS此前也在国阵中数十载,无法取回砂拉越的权益是一直以来的争议。后来退出国阵之后,还信誓旦旦说可以义无反顾地争取砂拉越的权益,一切以砂拉越为先 Sarawak First !  在GPS成立初期,努力和西马政党划清界线,全砂走透透宣传GPS这个“独立”属于砂拉越人,为砂拉越人奋斗的本土政党联盟。  在和希盟政府周旋的期间,GPS并没有多大成效,无可厚非。希盟政府虽然承诺归还20%石油税,承认砂拉越和沙巴和西马的同等地位,但是却食言,欺骗了选民的辜负了人民的支持。 如今GPS 又加入了PN,犹如重怀国阵怀抱,和西马的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宗教种族色彩浓厚的西马政党合作,以他们马首是瞻,这基本上和国阵时代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很多政治分析家质疑,加入PN并不会为GPS加分,现在更加不是搞联邦政治的时候,因为砂拉越的州选即将到来,与其和西马政党挂钩,应该专注应付州选。 而砂拉越土保党副主席Abdul Karim却澄清说,GPS并非注册政党正式成立PN,只是联盟的关系。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960414744045446 这和砂GPS秘书长Alexandra Linggi的说辞有出入。根据报导,他说,“GPS确实是PN的一份子,因为我们认为国盟比希盟更加适合。”  砂盟正式加入国盟,就给了反对党一个最好攻击的理由,就像以前攻击国阵一样:出卖砂拉越!  在上届大选会支持BN的还是会支持PN,但是不投国阵的人,会不会更加不投PN呢?而那些大部分的支持砂拉越权益的选民,又会怎么想?GPS,到底是被慕尤丁逼着摆明立场,还是自掘坟墓?

Covid Trace,开始追踪病毒了吗?

砂拉越政府开放的病毒追踪程序Covid Trace,你下载了吗? 这个手机追踪病毒程序,之前只能在苹果iOS下载,如今也可以在Android下载了,步骤很容易,很简单,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aunty们已经开始在流传着这个追踪病毒的神奇功能了! 怎样都无法追踪的神秘人 这个COVID Trace可在手机下载,开着蓝牙(这是重点),就会和其他用户(也是有下载COVID Trace和开着蓝牙)交换讯息。简单来说,只要你有下载这个程序和手机开着蓝牙,就会知道你接触过什么人! 前提是:必有有一台“像样”的手机。第二,必须安装这个程序,第三,蓝牙必须是开启的,而且是可以运作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有用户确诊,便可以协助追踪到曾经接触的人,以便尽快进行检测和治疗。 如果不能确保所有接触的人都是COVID Trace用户,这个应用程序就如同虚设。当局真的有必要大事宣传并“强制”砂拉越人都安装这个程序。除了Dr Sim在面子书上大力鼓励民众下载这个程序之外,其他部门和领袖们也必须配合大力宣传,才能事半功倍。 砂拉越政府开创的另一个app iAlert 是宣布官方新冠病毒资讯的平台,竟然在这里都没有宣传Covid Trace,或提供衔接,实在... 太对不起政府的用心,还有纳税人的贡献! 开斋节的20人open house有用吗? 如今最令人争议的政策,便是不能open house,但可以20人群聚欢庆佳节的措施。如果“不开门”,只算人数,每次最多20人,每当1人离开,另1人便可以进入,这样行吗? 如果再加上量体温,还有每人都是安装COVID Trace,这样是否万无一失呢? 这个病毒很狡猾,不但没有症状,有些还是检验很多次以后放检测到,而且复阳的几率非常高。这个佳节,还是电子open house, 用Sarawak Pay给青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