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O唱的歌

世界真的变了样! 在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的今天,不得不承认,,疫情对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或远了或近了。人情冷暖,社会繁荣,我们的自由,有了不同的诠释。 在马来西亚行动管制令期间,我们看到很多人雪中送炭、看到伟大的前线人员无私的付出、砂拉越许多部长和官员们任劳任怨贡献自我、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党派的“政治秀”。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共同抵抗疫情,而不是乘机“做乱”,人民是看得到的! 我们也看到很多马来西亚人录制各类歌曲,为前线人员打气,或奉劝所有人都留在家里,因为,我们要努力打赢这场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bMFTdOW62Y 沙巴的乐团四千斤,也改编叮当主题曲《Doreamon 猫出门》,以客家话劝人留在家. https://youtu.be/yOIZl8XWwgg 如果用华语叫你们待在家还听不懂的话,就改用客家话来唱给你听吧! 来自砂拉越古晋的歌手林宇中也写了一首歌Wira Hatiku向前线人员致谢。 https://youtu.be/kp_cxGOeSnA 网上还有许多歌曲和太多搞笑改编视频,来自社会各阶层,不单单只是歌手或网红,还有医务人员、学生甚至是市长。没错,真的是市长,还是古晋南市市长黄鸿圣。 搞笑英文版本可以看这里,或这个目前非常红的COVID-19 Blues. 太闲空的市民或政治人物也不妨效仿,唱唱歌,剪剪片,播发正能量!非常时期,不搞政治!

病毒‘毒不死’政客

政治讲的是恐怖平衡,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有利益,阿猪阿狗都是最好的朋友! 在砂拉越众人努力抵抗新冠病毒的同时,“闲空”的政客们便在思量下一条路该怎么走,下届州选要如何重拾山河! 而作为全砂第二大反对党的公正党,新上任的砂主席正打算“清理门户”去除不顺眼的领袖。而敏派的砂公正党领袖,包括前砂公正党主席Baru Bian,却是密谋加入砂团党! https://www.facebook.com/sarawakreport/posts/3443073879052724 喜来登政变期间离开公正党后,前工程部长Baru Bian选择自立,成为独立国会议员,《砂拉越报告》却指,砂全民团结党(PSB),出金钱引诱拉拢他。 Baru Bian是Selangau国会议员及Ba'Kelalan州议员。 他在喜来登行动中跟阿兹敏和几名公正党国会议员一起退党,支持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不过当阿兹敏等人转而支持慕尤丁,他没有跟随大队,反而签署法定声明支持马哈迪任相。 和他一起退党的砂领袖包括Ali Biju 和 Willie Mongin, 他们两人选择支持慕尤丁,如今都成为PN政府的成员,分别担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和原产业部第二副部长。 他们两人是不是已经随阿兹敏加入土团党,其两人未有正式解说。 会不会加入砂团党呢,也很难说。 砂公正党引狼入室 而在上届国选赢得Julau国席后才加入公正党的Larry Sng孙伟瑄如今取代Baru Bian成位砂拉越党主席。如今MCO得空期间如今欲清理门户,要求开除一批支部领袖,包括领导实旦宾区部的巴都林当区州议员施志豪。 施志豪和Baru Bian等领袖在砂公正党耕耘多年,因为安华“引狼入室”,搞到如今昔日同僚(如今支持孙)欲铲除自己,搞到没有容身之地,这就是政治,只有利益,没有朋友。而Baru Bian是否真的会加入砂全民党PSB呢? 旧闻再看:南敏北华~砂公正党内部狂斗 见:从一届政府变成半届政府 失意联盟阵线 自称最大“单一”独立的政党的砂团党PSB不断招收前国阵失意人士,包括前Selangau议员Joseph Entulu,前国阵副部长Tiku Lafe等人。 而砂团党主席黄顺舸也是前人联党党要和前州政府部长。这个“失意联盟” 有意要攻下全砂,欲取代GPS成为下届砂拉越政府。 有人说是春秋大梦,而《砂拉越报告》竟然说是砂团党其实是砂州元首泰益玛目的政治工具,以试图重新掌控砂拉越。 砂团党确实有幕后金主支持,而且还不只一个伐木业家族。 砂团党驳斥《砂拉越报告》,说他们不曾献议Baru Bian任何报酬,无论是金钱上或其他方面,但是却没有否认拉拢Baru Bian加入砂全民党。 下届州选大混战 为了得到利益,昔日同僚可以反目成仇,昔日敌人可以化敌为友,这在政坛上司空见惯。见:72变,敌人也是朋友! 砂拉越共有82个席位,未到最后一分钟,席位分配还可以再协商,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黄顺舸可以和Baru Bian合作,也可以和施志豪合作。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他也是可以和行动党张健仁合作,也可以和希盟合作,这就是政治。而这段MCO期间,他们还是不断地在搞政治!

国盟政府,大马的一项排名竟然跌了25名

今年是有趣的一年,除了是听了数十年的“2020年宏愿年” Wawasan 2020终于到来之外,也是四年一度的闰年。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历时365天5小时48分46秒,而我们采用的公历中只有365天,也就是说,每隔4年日历上就要多出将近一天的时间。下一次可要在2024年! 今年的2月有29天 结果在这个闰年,执政未达两年的希盟政府窝里反,马来西亚见证了诡异的政变。 最后在卷席全球的流行病COVID-19在马来西亚还未严重爆发的时候, 慕尤丁成为我国第八任首相,新国盟PN政府成立。 随后疫情爆发,人民的焦点已从政变的连续剧,转到严重爆发的夺命疫情。 回顾这持续数周的“政治突变”,给大马带来多方面的负面影响,经济受冲击股市跌破1500点、形象受损害、政府运作受阻碍等。不说你不知,换了政府之后,马来西亚的一项排名,竟然一夜之间从第一名,跌到第25名。 马哈迪的世界第一 现年94岁的前首相马哈迪在辞职前,除了验收“2020宏愿国”并延迟到2030年之外,其实也留下许多世界记录。 见:你不知道的Malaysia; 全球最老’油条’ – 马哈迪! 马哈迪从1981年到2003年的第一次首相任期,已经写下马来西亚历史上,首相任期最长的记录。后来,在2018年5月10日,马哈迪以92岁高龄,回锅担任希望联盟政府的首相,成为全球年纪最大的国家领导人。 而如今,这个世界第一的排名榜,由Cameroon喀麦隆的总统毕亚Paul Biya居首。1933年2月13日出生的Paul Biya现年85岁,自1982年开始执领导这个非洲国家至今。 根据这项特别报导,新上任的大马首相慕尤丁,现年72岁,全球领袖年龄排行榜内排名第25名。 这个报导指,3月2日走马上任的慕尤丁是世界最新的首相。上任后的挑战便是对抗COVID-19新冠病毒。在政治上却面临双重挑战,即敌对阵营质疑其政府的有效性,以及党内的反对浪潮。

最爱自拍的MP

行动管制令的首14天内,很多人都变成了厨神或自拍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异常活跃。代表人民的议员们也一样,不能到处走,只有在社交媒体上的“工作”。 见:MCO期间,YB们在做什么? Watching Malaysia 观察议员们在面子书的帖文和活动,如今要选出砂拉越华裔国会议员中,最活跃、最不活跃以及最爱自拍的议员。 砂拉越的华裔国会议员 不说你不知,砂拉越31国会议员(Member of Parliament, 简称MP)中,只有8名华裔代表,当中只有1名女性。 当中有5名来自行动党,2名来自公正党,1人来自民进党也就是砂拉越GPS的唯一代表。 在上届国会选举中,代表砂拉越华裔的人联党在强势的反风中几乎全军覆没,唯有西连连任议员Richard Riot成功保住席位。所以,如今GPS在联邦政府中的唯一华裔代表,是来自民进党的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 公正党的华裔MP是新上任的砂公正党主席孙伟瑄,他代表的是Julau选区,只有5%的选民是华裔,大部分选民是伊班人,所以他在面子书上的帖文很多都是以伊班文书写。另一名公正党的华裔MP是美里的张有庆医生。 行动党的MP包括Stampin MP 张健仁、Kuching MP愈利文、Sarikei MP黄灵彪、Lanang MP刘强燕、Sibu MP 林财耀。 在MCO首两周内,属行动党的议员们在面子书上最活跃,也不忘批评“后门”政府,不时政治性的帖文评击PN政府或GPS政府的不好。 Kuching MP俞利文 17日确诊进行隔离。他在医院隔离期间通过FB Live以及帖文,让民众了解医院的食物和情况等,包括在隔离期间需不需要戴口罩等知识,也因为他民众才得知。他也是砂拉越首个出院的确诊病人。他的帖文非常正面,就算是敌对阵营卫生部长说喝温水可以抗病毒,这名医生也没有像他的同僚那样,取笑或乘机捞取政治资本,而是奉劝人民,喝水其实非常重要,但是却不是有效的防疫方式,不能忽略了其他防范措施。就算是PN的经济配套,他也解释这和财政预算案的不同,而不是像其他行动党议员那样说这个不好说那个不好,说后门政府不好,只有希盟最好。 最爱搞政治的国会议员 https://www.facebook.com/ChongChiengJen/posts/3368677229827106 Stampin MP 砂行动党主席身兼国州议员张健仁的面子书由数位admin贴文管理比较多, post 的很多都是中英新闻稿。MCO 刚开始的时候常常搞政治,对砂拉越政府诸多挑剔批评,不过这种心态后来有了显著的改善,把关注放在协助穷困需要协助的人民,并把有需要协助的民众名单交给砂州政府,配合GPS单位一同合作来协助人民。 无论是不是政治宣传,只要是有公众利益都是正面的。做惯反对党,机会来时还是要博宣传一下,张健仁也不忘评击新政府的配套,是国会华裔议员当中最会(也最喜欢)搞政治的。 不用Facebook的国会议员 Sarikei MP  砂行动党泗里街国会议员黄灵彪是我国首位受感染的政治人物。目前还在医院的他在社会媒体没有任何活动,存属正常。祝福他早日康复! 至于另外一位完全没有帖文的MP 张有庆,其面子书是私人的,看不到他的活动。但是他的页面还是使用no GST的照片,难道美里的选民都不使用面子书和他沟通吗? 真是让人百思不解。 Sibu MP  林财耀并不是每天都有post。政治性的帖文不多,有也是比较正面的,比如呼吁政府设热线解答人民的疑惑、呼吁政府提早颁发救援金。负面的帖文也是谴责假新闻的post。其他都是捐赠食物、救需品、医疗物品等。就连所有行动党议员拿来当笑话的小叮当和喝温水避免新冠病毒事件他都没有帖文,这是一位在面子书公共专页上非常认真的议员。 砂唯一女性华裔国会议员 Lanang MP 刘强燕 -  不说你不知。这是砂拉越唯一的女华裔国会议员。她的面子书非常人性化、她分享孩子的欢乐繁忙时间,协助其他弱势女性和单亲家庭、也是唯一一名前往捐血的议员。她非常正面,在面子书上不搞政治。唯一的负面posting也是谴责假新闻,唯一的政治性帖文也是因为卫生部长喝温水,而关于妇女部之“小叮当”的帖文也太好笑了。 Bintulu MP 张庆信是GPS的唯一代表。他谴责希盟也谴责卫生部长,不管是什么阵营的他都没有理会,非常符合他的作风。他在这段期间协助当地的居民不留余力力,难怪深受人民爱戴。 最爱自拍的国会议员 Julau MP孙伟瑄虽然也喜欢FB ive,但是和俞利文比较,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俞利文在FB 分享自己的经验,也受邀到各平台分享自己的经验。他自拍,分享自己年轻时头发长的照片,还笑说自己在影片中有点胖。最爱自拍的国会议员,非他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