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根据2018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砂拉越人口 279万,男人比女人多,分别是52%和48%。但在参政的代表中,砂拉越女性还不到10%! 在上届砂拉越州选举当中,很多政党(砂人联党SUPP、砂人民党PRS,民进党SPDP)的候选人甚至是清一色男人! 为什么女性参政的代表那么少?明明砂拉越有差不多一半的人都是女人,难到是女人不喜欢参政吗?还是女性的根本没有机会上位? 根据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在全球149个国家当中名列101,所得的平均分只有0.7%,甚至还排在泰国、越南和新加坡之后。其中最大的影响事项,就是在于我国女性的政治赋权和代表性依然缺乏! 马来西亚成立前的女中豪杰  在马来西亚成立前,也就是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前,砂拉越政坛其实有数名非常著名女性领袖。 她们极力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在战后反对砂拉越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她们走上街头,拿布条示威抗议,参加政治演说。 这些当代巾帼让当时的英国人惊讶,但是如今要找关于这些女中豪杰的资料,还真是难找。她们是 Ajibah Abol 和 Hafsah Harun 。 Ajibah Abol后来在1972年也成为砂拉越第一位女部长。如今,在网络上,根本找不到她的照片或相关资料,唯一找到的,就是古晋的Jalan Ajibah Abol,政府为了纪念她的贡献,以她的名字来命名那条路,这条路就是市中心Dormani酒店的位置。除了这条路,也不知道有多少砂拉越人还记得这位女中豪杰!  Ajibah Abol在1976年去世后,Hafsah Harun取而代之在1976直到1986之间成为砂第二名女部长。她如今是砂公正党顾问,前朝希盟政府副首相也委任她为东马特别官员,见报率并不高。 砂拉越传奇伊班女性  砂拉越第一名女州议员Tra Zehnder曾经在政坛风云一时。她在马来西亚成立前, 1960年当选为州议会代表(也就是如今的YB)直到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  当年的议会选举和如今的非常不同,分为三级,即由县议会至省议会到州议会。先选全砂24个县议会,共429名县议员,后由24个县议会选出5个省的省议会,共109名省议员,后再由各省议会选出36名议员。 她在Cobbold Commission 中代表达雅人对于参组马来西亚的意愿。  如今在Ebay上售卖的20年代婆罗洲明信片。 她也是砂拉越首位女性天猛公(并没有叫天猛婆)。她成立达雅女性组织,在捍卫女性和土著权益上不留余力。因为她,砂拉越才没有将半裸伊班女性的照片做为明星片来推销砂拉越的旅游。因为她,6月1日才成为如今公认的达雅庆典。 她在2011年与世长辞,其贡献和努力,至今仍然令后人津津乐道。 砂拉越的华裔议员  砂拉越81名州议员当中,华裔只占了18.5%(共15名)。而女性州议员只有7名,华裔代表有2个半! 为什么是两个半?慢慢看下去你就懂了。 这7人分别是砂妇女福利部长Fatimah Abdullah, 两名助理部长Sharifah和Rosey, Lingga州议员Simoi Peri, Tanjung Datu州议员Jamilah Anyu,朋岭区议员杨薇讳和Bukit Assek州议员郑爱鸰。 Sarawak state assemblywomen 砂拉越女性州议员 其中,Jamilah是已故最爱前首长阿德南的妻子,而郑爱鸰是已故砂行动党主席黄和联的妻子,两人都是在丈夫去世后代夫从政。 Fatimah Abdullah是续Hafsah Harun之后,砂拉越的第三位女部长。自2010年被委任至今,口碑甚佳,努力工作,为女性为儿童请命。    Fatimah的华文名是陈赛明,这身上流着华裔血统的女部长自小由巫裔家族领养长大。所以怎样说,也可以算是半个华裔代表!只要她会工作,其实种族背景有时也不是那么重要。 陈赛明@Fatimah时常衣冠得体,通常都是Baju Kurung,化整妆和头巾笼在梳到美美的头发上,就算是疫情期间也不马虎,在外走动时也会穿便装布裤,很接地气。 最爱美的议员 各花入各眼,谁也不敢断定谁才是最美的华裔议员。但是说到最爱美,肯定非“小辣椒”莫属! 外号小辣椒杨薇讳在2006州选举初出茅庐,小刀撼大树,击败人联党强人中央秘书长沈庆辉。当时只年纪轻轻的她非常嫩和清纯,也是砂拉越火箭第一名女议员。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辣椒爱上夸张式发型,看起来比较成熟,而这“贵妇”头也从此成为她的象征,在ceramah唱歌的时候挺着这个头、无论白天黑夜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这个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洗头。 如今许多政治人物到处派送物资给有需要帮助的人,杨薇讳也是同一发型。 … Continue reading 砂最美的女性代表

你还敢出门买菜吗?

自3月18日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MCO)以抑制COVID-19至今,马来西亚已有超过2万名违反行管令的人士被捕,多人被控上法庭。  在行管令下,当局规定民众只有在购买生活必需品、药物或就医时才能离开家园范围,且不能超过住家的10公里,同时只能单独出门。 根据2020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条规(在疫区措施)》第7(1)条文下,违反限行令若罪成将面对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最高监禁6个月,或两者兼施。 在砂拉越,每天均有多人被捕和被控。被逮捕的原因很多,包括群聚喝酒聊天、打麻将、斗鸡等,还有近日开档卖Buka Puasa 食物的被警方逮捕。 为了买菜而坐牢? 所谓民以食为天,被捕的平民百姓很多都是因为“吃”惹的祸!其中包括老夫妇一早起来去买菜,去买鱿鱼给怀孕的太太解馋、叫朋友载送去ATM提钱买吃。是的,这样也被警察抓!警方的效率,还真是前所未有的高效严厉!  疫情当前,大家必须严守条例一共抵抗,但是,真的有必要那么严厉吗? 60多岁老夫妇去买菜就不能给予口头警告吗?  整版都是被逮捕的新闻。问你怕了没有? 反观西马,很多政治人物完全不理会行动管制令,还上载到社会媒体上炫耀,真是让砂拉越的普通老百姓情何以堪! 没错,就是指卫生部副部长Noor Azmi Ghazali与霹州行政议员 Razman Zakaria 。他们两人涉嫌违反限行令的风波爆发超过1周之后,公开道歉,如今将上庭面控。 Noor Azmi Ghazali在4月17日在面书上载一组照片,显示他率团拜访霹州玲珑一所宗教学校,更与主人家围坐共食,同时交流聊天。这种违反限行令的情节,引起网民和朝野政治领袖的抨击。 虽然该贴文之后已在面书删除,但贴文截图在社交媒体上广传。当时,Razman Zakaria 也陪同在侧。Razman Zakaria 也是霹州伊党主席。随后,两人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 只许官兵Party,不许百姓买菜 身为国家官员,理应以身作则,必须为他们的“坏榜样”负上政治责任。就像英国苏格兰首席医疗官考尔德伍德(Catherine Calderwood)那样,4月初因被拍到违反当地隔离令,和丈夫及小孩离家前往度假屋度假而宣布请辞。另外还有新西兰卫生部长克拉克(David Clark),因违反封城令,开车离家20公里带自己的家人去海滩散步,而被该国总理降职处理。 尚未被控的还有前副首相、现任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长女,努鲁希达雅因(Nurul Hidayah Ahmad Zahid)。她是IG红人,有将近10万人追随。 这名没有任何官职或公务在身的权贵之女在MCO期间,去拜访了负责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和环境部副部长,还把自己和两位正副部长的合照上传到Instagram。 出门派粮做政治宣传 隔了南中国海的砂拉越,很多部长们都尽最大努力还站在前线一同努力抗疫,大部分领袖都以身作则,可许可嘉! 一些政治人物也不断派粮,照片数量大到惊人,好像每派一卢人家,都要摆pose拍很多照片或也视频放上网。这些工作人员成群结队,虽然有戴口罩,但是却明显没有保持社交距离。还有脱下口罩一起吃饭的照片,令人咂舌! 是的,帮助有需要帮助的民众,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是可贵的。但是搞到很像政治秀那样,那也实在太做作了! 见: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MCO期间的Ramadhan,你不得不知的5件事

 全世界数千万名穆斯林的迎来今年‘与众不同’的斋月 (Ramadan/ Ramadhan) 这是集中精力祈祷念经的一个月,除了老人、病人、儿童和外出旅游的人可以不斋戒,穆斯林从凌晨到傍晚不吃不喝、不抽烟、戒房事,直到日落后才能饮食,深夜欢庆的一个月。 每年的这一月中,也是马来西亚美食嘉年华,戒斋月市集的美食包罗万象,酒店的开斋自助餐也是很多人的常年活动。 然而,如今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各地,几乎整个世界的人都保持社交距离,人民日常生活都受到了巨大影响,对于集体礼拜、祈祷的穆斯林,影响更是无比巨大,今年的斋月,前所未有。 1.在MCO期间的穆斯林要怎样斋戒? 如今,全世界各国包括马来西亚都颁布了相关禁令,禁止大规模聚集,取消集体膜拜,鼓励民众在家隔离,避免外出,以免新冠病毒的蔓延与传播。 马来西亚的MCO行动管制令自3月18日开始至今,很多人都一直期待会在戒斋月前结束,更多人担忧疫情在戒斋月期间会严重爆发。如今,首相慕尤丁宣布MCO延长至5月12日,或许还会再度延长,也意味着全国的穆斯林将在家度过前所未有的戒斋月。   斋月也是自我约束的一种锻炼。严守教规的穆斯林在整个斋月期间每一天从凌晨到傍晚的时间里都会滴水未进,不吃任何事物。如今不能外出的穆斯林们不能聚集膜拜,一切只能在家中进行!真正为难的是那些穆斯林前线人员,真是幸苦了! 2.穆斯林在那里"开斋"呢? 日落祷告后,穆斯林会和家人和朋友共享开斋 Buka Puasa盛宴。 从传统上来说,穆斯林需要按照先知默罕默德1400年前的做法开斋,在日落后喝一口水,并食用一些枣子。第一口水是一天中令人最期待的时刻。 在大马,Buka Puasa是一种社交活动,也是享用美食或暴饮暴食的最佳借口。在马来西亚,包括砂拉越,很多餐馆推出开斋盛宴,而酒店也推出排场十足价格不菲的自助晚餐。 https://www.instagram.com/p/BVLl1MrjO4-/?utm_source=ig_web_copy_link 对很多餐饮业而言,斋月是个很好的商机,或一整年的最高收入。今年,这些聚集开斋活动都被禁止,生意当然受到影响,自助餐今年是吃不了的。今年的开斋,只能在家中进行,还是各自在各自的家中。如首相所言那样,“活命比吃不到美食更重要 ”。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PressCP/posts/3020765308015894 3.戒斋市集还办不办? 砂拉越在4月初就宣布取消今年全砂斋戒月市集活动,以全力抵抗冠状病毒病疫情。 在砂拉越,除了斋戒月市集之外,达雅节市集(达雅节Gawai是在6月1日和2日)也办不成了。  砂拉越首长鼓励穆斯林及达雅族推动电子市集,透过线上销售斋戒月及达雅节美食,并外送到消费者府上,达到更佳的防疫效果。 虽然砂政府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斋戒月市集摆卖,却准许民众在住宅范围售卖食物至晚上10时。但是,这项宣布获得民众大力反对。在反对浪潮下,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更改指南。 如今,商家只获准使用e-Bazar Ramadhan,以线上方式售卖食品。获准许的营业时间为:早上7时至傍晚7时。 4. 戒斋月会有购物狂潮吗? 每年斋月临近前,都会有购物狂潮。在砂拉越,并没有囤积物资抢购一空的现象,物资供应在目前为止没有什么问题。如今行动管制令期间,也真难为那些不能开店的商家,是时候改变了! 商店都关门,能够的只有上网购物,shoppee 和Lazada已经开始Raya大促销了!网购如今已是大家的精神寄托! 对于贫穷的家庭或陷入困境的家庭,政府部门和很多组织或政党目前仍在努力救济。如果发现有需要帮助的人,可联络政府热线。 5.开斋节还庆祝吗? 在斋月结束之后,便是开斋节庆典。  开斋节的第一天穆斯林会依照平常做晨礼(Solat Subuh),晨礼后他们便会吃一些东西,这是因为开斋节的第一天穆斯林是不允许斋戒的。 接着他们就会穿戴整齐与家人一同到清真寺做开斋节的礼拜,礼拜之前,家里的担当或父亲必须确保自己按照家里的人头还清天课(Zakat Filtri), 在大马,Raya 团拜或开放门户是惯例,至于今年还会有庆典吗?恐怕大型集会是能免则免。和亲朋好友们欢聚一堂共享开斋美食,还是个未知数。 灾难面前,人人平等。不论我们信仰何种宗教,此时此刻,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直面病毒挑战,齐心协力,共同抗击病毒带来的挑战,共渡难关。 祝大家 Ramahan  斋戒吉庆,健康快乐!

马来西亚最爱读书的领袖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全称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自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月23日为“世界读书日”,致力于向全世界推广阅读、出版和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据说,“世界读书日”的设立,还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一个传说有关:一位公主被恶龙困在深山,勇士乔治只身打败恶龙,解救了公主;公主回赠给乔治的礼物是一本书。从此书成为胆识和力量的象征,4月23日成为“圣乔治节”,这个地区的人们有赠送玫瑰和图书给亲友的习俗。 实际上,4月23日也是莎士比亚出生和去世的纪念日,也是很多著名作家的生日。 世界读书日的主旨是,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 如今宅在家的MCO期间,没有什么比看书更加合适了。  但很遗憾的是,并不见领袖们鼓吹民众利用这个时期来看书。看书到底有什么好处,来看看我们最爱看书的领袖们就知道了! 书不离手马哈迪  根据这个网站,马哈迪一共超过50本书籍,很多都是他自己写的,包括给各国领袖的书信、对世界观的看法、前进的看法、很多关于马来人的书籍、部落客手记、自传等,有英文和马来文。也有一些是和其他作家一同撰文的。 这名两度前首相,时常鼓吹大家看书,自己也很爱看书。不做首相的时候看书,做首相的时候也看书,动完手术后立即看书。他也曾经多次公开说,看书是他保持思维清晰的方法!如果他在任职首相的时候都能抽空每天看书,我们如今MCO期间宅在家的日子,难到抽不出时间来看书? 老马令人诟病的事情确实不少,特别是令人失望的希盟政府,但是他的智慧和长寿无人能比,所以大家应该向他看齐,多多看书! 最爱首长已故阿迪南 没错,阿迪南也是书虫。从中学时期就喜欢看书,特别是那些和考试没有关系的书籍,他最看爱。他喜欢人物自传和历史书籍,最喜欢的小说家是James Michener。 他说过他很想写书,结果他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砂拉越人民身上,努力争取砂拉越的权益。没有阿迪南,很多砂拉越人都懵懵懂懂不知自己的权益。 半届政府希盟在竞选宣言中阐明恢复砂拉越同等伙伴地位,以及归还20%石油税等多项承诺,但是上台后却没有履行承诺,如今下台了或许还会再“循环”旧曾诺。和阿迪南的说到做到比较,很多政客真的是把人民当没有看书的傻瓜来看待,能够骗就骗。要看清政客的真面目,还要多多看书! GPS领袖看书找灵感 佐哥AbangJo除了喜欢高科技、努力拼砂拉越的数码经济之外,其实也很爱看书。他曾经说过,他鼓励内阁成员和议员们都看书,来增强自己的知识,并找寻更好治理砂拉越的政策。 在努力抵抗疫情的日子,大家乖乖呆在家,在家读书!配合读书日,砂图书馆在这段时间推出许多一起阅读活动 ,还有免费电子书籍。 https://www.facebook.com/pustaka.sarawak/posts/10157425377116267 一起看书吧!

州选备战:‘赈灾济贫’炒新闻

宅在家的日子,小道资讯特别丰富,每天WhatsApp传来得图文视影录音,比报纸新闻甚至面子书都还快。这些资讯真真假假,你分得清楚吗? 记得潮州大妈的录音吗?这个有潮州口音的aunty说哪里哪里有病毒,敦促人们不可以去那里。很多理性的人虽然会质疑这些消息的真伪,但是因为安全理由,还是会避免去这些地方。大妈我本身就是例子。还有很多“好人“或蠢人,就会传发这些讯息。 事实上,这些资讯也影响人们的判断,大量的垃圾资讯污染了我们的思维,如今很多人是什么都不相信,也有很多人是“宁可信其有”。 社交媒体平台如面子书,以及即时通讯程式如WhatsApp,根本无法知道究竟什么人以及有多少人看过某则假资讯。也没有办法向看过相关假资讯的人士澄清。最后的结果是,一人传十,十人传百,就算是假话,也有人相信了! 废人制造假新闻 如今全球受疫情严重影响,全世界都人心惶惶,到底是什么“废人”有这些闲情来制造“假新闻”。在这点上,这些人更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载老婆去医院而被警察罚款的穷苦平民。 网络上流传着不少关于冠病的预防方法和民间疗法。其实很多也是没有根据的假新闻。 星洲日报也设立了“求真”版,厘清一些流传的假新闻。但是,事实或真相如何,很多人都不在意了。就算知道是假新闻,很多人也不以为然,就算事后获得澄清,人们多已不在意,但对当事人的伤害已造成。 很多人相信或不加质疑假新闻,或许这些资讯迎合其偏见和刻板印象,就认为是真的,或不在意是否为真。 政客不断炒新闻 除了废人制造假新闻之外,也有政客不停地炒新闻。 这些垃圾资讯,一样荼毒人民的思维。不同的是,这些“做乱”的炒新闻,并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可否想过,如果一般大妈都可以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潮州大妈的语音, 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蓄意抹黑,将会如何影响人民的心态?  在抵抗疫情方面,各单位都尽能力做到最好。很多前线人员不幸染上病毒,大家都给予祝福,希望他们早日康复。 砂拉越很多YB前线都不幸感染病毒,而行动党的前议员却借此“炒新闻”评击砂政府抗议差强人意,令读者看了难受。 身为公众人士,言行举止要慎重。再查看陈长峰的面子书,负面言论甚多,正面的资讯和播放正能量的帖文少之又少。 https://www.facebook.com/tingtiongchoon/posts/10213104238599719 蓄意毁谤假新闻    在MCO期间,行动党不断消费砂政府的努力,并努力把矛头指向砂人联党。虽然疫情当前,但是这些政客并没有忘了州选即将到来的事实,火箭并不能放下打倒敌人(砂人联党)的最终目标。 这是火箭的一贯伎俩,如今站在前线的沈桂贤医生(人联党主席)深获人民拥戴,行动党当然不可以放过任何机会,不能让人联党打动人民的选票。所以,一有机会,火箭就会把矛头和责任推到人联党身上。 在政府的食物援助计划上,目的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通过政府委员会来派送食物。只要能够帮到人民,虽然那些扛米的照片很像政治秀,怎样说都是好事。 但是火箭却不断把矛头指向沈桂贤个人,指他滥用赈灾资金,而不是责问政府或其他单位,或有关单位的办事能力。说白了,根本就是为了打击个人的形象,为州选做准备! 娱乐新闻  很多西马的高官- 妇女部长、卫生部长、高教部长,以为天天都是愚人节。尤其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创意”,所闹的笑话不仅让马国人全都“恼”了,还红到国外去,成为全球笑柄。 多国和地区的媒体和新闻网站皆报导大马妇女部在2019冠状病毒疾病(冠病19)疫情肆虐期间,提供给国内女性的相关劝告,其中包括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台湾《台北时报》、沙地阿拉伯《 Arab News》、新加坡《海峡时报》、“路透社”和香港《南华早报》等。 卫生部长频频失言,虽然没有红到国外去,也足以让人民笑翻天。 庆幸砂拉越的部长们还有保持清晰的思维,保持办事能力, 千万不要效仿西马部长们那样沦成笑柄,也不要像火箭那样不断炒新闻,现在最重要的是齐心抗疫。砂拉越加油!

政客万岁,人民难睡

在举国抵抗疫情的同时,所有PN国盟国会议员或将掌握政府相关公司GLC高职一事,引起热议。虽然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涟漪,但是却足以让MCO期间的少数民众,包括笔者,难以安眠。 看到很多口是心非,以及虚伪政客的真面目,更加想吐。   政治酬庸在马来西亚政坛一直是一项很严重的陋习,也就是把自己人安排到政府相关公司内担任高职,管你会不会做工有什么能力,薪水照拿!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用阿公的钱,养一批“忠心的狗”,共享“肥水”! 从以前到现在,从国阵到希盟,从希盟到国盟,这种陋习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来,GLC公司越来越多,除了一些非常关键的公司,也有许多不知实际功能是什么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要职,从巫统的手,转到土团的手,现在又转到土团另一批人的手。 早在国阵时代,人民已经非常厌恶这种陋习。希盟当时也意识到人民求变为求清廉政府的心态,将这列入竞选宣言内: 希盟竞选宣言承诺(22):提升官联公司的管理至国际标准 岂知,希盟执政之后就立刻反口了,继续政治委任,包括在选举中败将,也被委任为政府机构董事。砂拉越内也有许多大家熟悉的行动党国州议员被委任GLC的要职。希盟食言,不守承诺,还用诸多借口合理化这种政治委任。 很多希盟领袖在GLC的要职如今也随着换政府而没有续任。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很多希盟部长也强词夺理。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见:换联邦政府前文章,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见:希盟升官发财? 大部分政治委任也随着希盟的倒台后,陆续被踢走。 希盟下台,有人说是报应或是因果循环,或是因为内斗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政客,无论是来自什么政党或是什么阵营,基本上本质不变,只为自身利益,所以根本没有求变的决心,也根本无法割舍政治委任这块肥猪肉。 身为一名国会议员,就应该做一名国会议员应该的事,而不是去做什么政府投资公司的顾问或是油棕局的董事什么的。一,他有何能干可以管理公司吗?二,他有多余的时间吗? 三,真正有能干的专才还有机会吗? 这根本不就是利益冲突吗? 如今,PN还要将政治委任“发扬光大”到每名PN的国会议员,只要没有担任部长或副部长的,都将出任 GLC高职,令人难以置信。 这时,看到一些希盟领袖对这项GLC委任的评论,以五十步笑百步,简直是火上加油。Rafidah痛诉,议员们参选难到是为了官职?安华批评这是朋党的行为,是犯罪行为。 是,你们说的都对。为何希盟执政的时候不杜绝这陋习,为什么希盟就可以,其他人都不可以? 在大马,政客什么时候时候方可让能者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