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砂拼命省钱,槟城乱乱花

希盟政府执政后,重新检讨许多国阵时期的发展计划合约,包括Pan Borneo Highway。之后,联邦政府宣布终止砂拉越Pan Borneo Highway项目交付伙伴(PDP)合约,财政部长林冠英大言不惭说,这可为中央政府节省了RM31亿。 他说,取消了PDP,使工程成本从219亿缩减至188亿,成本节省高达14.2%。但是,他却无法指出,取消PDP如何节省高达14.2%的成本。而工程部长Baru Bian在正式移交合约时也说,必须在结算后再确认终止工程合约可省多少?财政部长的专业,实在令人质疑。 而已经落实了一半的PDP被强制取消后,导致500人因此失业;林财长也没有什么表示。 林冠英的双重标准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联邦政府在砂拉越取消PDP以节省工程成本,但是在槟城却又委任PDP来进行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令人费解。 如果PDP只会增加成本,为何在槟城却依然继续进行PDP? The Edge 财经报导Gamuda将和槟城州政府签署槟城交通大蓝图PDP合约。 根据报导,Gamuda的子公司SRS将在近日和槟城州政府减速槟城交通蓝图计划的PDP合约。 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耗资460亿令吉,资金是Pan Borneo Highway的两倍。如果取消PDP可以节省高达14.2%的成本,那么槟城交通大蓝图取消PDP是不是省下60多亿呢? 身为砂拉越人的工程部长Baru Bian,也不敢对财政部长开声。 备受争议的槟城交通大蓝图,早在2015年8月当林冠英还是槟城首席部长时,就提PDP合约,工程资金从原本的270亿令吉增加至后来的460亿令吉。槟州政府颁布PDP给金务大(GAMUDA Bhd)、宏升产业集团和骆宝燕控股组成的SRS财团。 这个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包括填海计划和基础设施。槟城民间团体过去一再批评槟城交通大蓝图,指该计划对人民、对环境和当地社区造成影响。他们指出,填海计划是多余的,因槟城不需要更多土地兴建卖不出去的房屋,而环保组织也质问有关项目是否为了建造豪华住宅,完全没有惠及老百姓? 在反对浪潮下,槟城依旧进行这项庞大计划,资金是砂拉越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条highway的两倍以上。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林冠英所领导的槟城州政府认为PDP是可行的,为何Pan Borneo Highway 的PDP合约却被强制终止呢? 林冠英不公不实 根据Focus Malaysia的一个最新报导,林冠英为了要求槟城桥电缆独特的设计,不惜将成本提高数倍增加额外数千万令吉。这些钱可以在砂拉越乡区建设多少街灯为道路使用者照明而减少致命车祸? 林冠英不但对砂拉越的PDP持有双重标准,在其他方面也是不公不实,一直在砂拼命省钱,却在槟城肆意大花,这难道都是他林家的钱吗? Focus Malaysia 的报导揭露林冠英的属意塔架设计将槟城桥成本提高数倍。

《寄生虫》:砂拉越穷人的味道

在看完这部神爆的《寄生虫》后,我顿然领悟,或者说,惊觉身为砂拉越人的抱歉身份。原来,我们也流露一股强烈的穷酸味。 这部史上首部获得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原创剧本奖的亚洲电影Parasite,在台湾翻译成《寄生上流》,在香港翻译成“上流寄生族”,在马来西亚则沿用大陆的翻译《寄生虫》。这部电影也获得最佳导演奖和最佳国际影片奖(原名最佳外语片奖),瞬时声名大噪,大家都成了影评,全球很多人都是韩语专家,叙述着自己对寄生虫的看法,大妈我也不例外。   神乎其神的导演,如此荒诞的故事,还以这种幽默的方式表达贫富悬殊的社会现实,我也不晓得自己是否了解电影要表达的全部。但是感觉却又如此真实:身为砂拉越穷人,真的很悲哀,我们是低下的寄生虫吗?随后一想,砂拉越也像是被“上流寄生虫”吸着血的无知有钱人... 生为穷人,你是什么味道? 注: 以下内容会有剧透!!! 电影的前大半段很搞笑,不要误会,这不是低俗喜剧,这里没有取笑穷人的意思。故事讲述一户住在城市破旧公寓的底下室的金家一家四口。一家过得穷困潦倒,但却生性乐观。为了上网那一幕,我想到在砂拉越乡区人民为了打电话而跑上山顶的。这种滋味,砂拉越乡下的人是知道的,同样也是一样非常乐观看待。 这一家人都没有正业,或是已经失业,靠散工活口,生活朝不保夕。上网,就是为了看网络影片如何快速折pizza盒,以赚取更多收入,结果得不偿失。 见:其实,我们都很穷! 寄生虫,也是有付出的 转捩点是长子的好友出国留学开始。他伪造文凭,接替成为富裕朴家的女儿的英文老师。后来他妹妹冒充美国著名艺术学院毕业生,成为朴家自闭儿子的艺术治疗老师。所有有关治疗的本领,都是上网学来的。后来他们用计,成功踢走原有的管家和司机,由其父母上任。 就这样,他们暂时告别简陋的地下室,走到地面上有庭院有阳光的豪宅,成为上流寄生虫。虽说是寄生,他们在帮这一富人家工作时,也算尽责,并没有白白拿薪水。 嚣张上流人 VS 默默低阶层 他们一家四口人通过底层人民的小伎俩,像蟑螂一样寄生在豪门,立刻便腰杆倍儿硬,仿佛自己真的也成为了能够跻身于上流社会的人物。影片开头,这家人面对在自家窗前撒尿的醉汉敢怒不敢言,跻身成为上流寄生虫之后,马上胆量和勇气随之而来,直接跟醉汉硬碰硬 – 这就是“暴发户”嚣张! 换了衣裳,重新包装,但却怎么也不能覆盖身上的味道。金家这家人身上流露出一种同样地味道。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呢?电影中虽有讨论过,但是却没有点明,是香皂、洗衣粉、地下室的味道、早晨拥挤地铁车厢内的味道?其实,这就是穷人的味道,一种身份的象征。朴家看似善良,容易被人骗,但是他们很抗拒穷人的味道。 砂拉越人不一样的味道? 我顿时间想到一些西马人对砂拉越的看法:我们落后、懒散、308不能变天是因为砂拉越、不开化、全马就只有这里没有变天、住在树上面。隔了南中国海,我们的“味道”真的就不一样吗? 富豪一家出门露营,金家干脆一家住入豪宅,享受梦寐以求的生活。忽然,朴家的前管家在大门前按铃,说走得太匆忙,欲取回地下室所遗留的重要东西。原来,豪宅的地下室内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 这里真的是有一个真正的寄生虫,还寄生了一段非常长的时间。这个寄生虫并没有工作没有付出。但是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以另外一种方式来报答朴家。他为男雇主开灯,最后为他牺牲自己的性命。 不一样的寄生虫 开始的时候,我不明白司机为何要杀了雇主,这可是给你一家人好日子的恩公啊!雇主在靠近寄生虫拿车钥匙的感到噁心,抗拒这个“味道”,践踏了穷人的自尊心。身为上流寄生虫,也是有自尊心的。司机刺向雇主的这一刀,推着他的是“穷人”阶层。 所以,《寄生虫》的故事究竟向我们表达了什么?谁才是寄生虫?是为有钱人拼死拼活工作赚取薪水的穷人们是寄生虫?还是依靠着穷人的服务才快乐生活的有钱人是寄生虫?  而身为砂拉越人的我们,到底是流露什么味道的寄生虫?还是吸取我们资源的才是真正的上流寄生虫? 这个问题可能谁也回答不出来。很多时候,电影是人们逃避现实的港湾,也是现实的写照。有的寄生虫最后杀了宿主,有些寄生虫却愿意为宿主付出生命,而砂拉越人,到底是哪一种寄生虫呢?

大马更新Lynas执照3年 人民真的上当了!

根据路透社的报导,希盟政府内阁已经铁定更新Lynas的营业执照3年。那些因为反对Lynas而把选票投给希盟的选民们,这次真的是上当了! 一些媒体很早就预料Lynas的执照必定会被更新,Lynas的股价也随着暴涨10%。 根据报导,政府去年延长Lynas执照6个月的时候,设下三个条件,而据说Lynas已经完全符合这个条件,所以获得延长执照3年。 这三个条件是: (1)必须提交计划书,将“裂解和浸取”(Cracking and Leaching)的过程撤离大马; (2)必须在6个月内确定永久废料库存槽,并要获得州政府书面同意; (3)必须终止所有有关将放射性废料(WLP)制成为肥料的研发。 据报导,Lynas已经获得彭亨州州政府的同意,在武吉吉胆兴建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 根据星洲日报的报导,内阁成员透露说:“内阁讨论了莱纳斯课题。我们是政府,我们要确保留住投资者。我们已做了一切向公众解释,告诉民众莱纳斯的运作是安全的。因此政府决定继续让莱纳斯留在大马。 509国选前,希盟胜选后关闭Lynas的承诺言犹在耳。之后有关部长还坚持Lynas一定要将废料运出国,出国谈判,还扬言不惜和Lynas公堂相见。一转眼,Lynas突然又是绝对的安全了,再度证明了政客的虚伪和伪装。 虽然有人民将政府控上法庭,挑战他们更新Lynas执照6个月的决定;但如今6个月已过,很快也将获得更新3年执照,这个官司恐怕也是无阻Lynas的继续运作。 见:2020年值得关注的5件官司 下届国选,Lynas还是竞选课题吗?要再来关Lynas吗?

老鼠老虎都分不清吗?

一位在新加坡生活了将近20年的老同学,他在那里工作、结婚、生子,在10年前得到了新国永久居留权。而不久前,他在脸书上告别了马来西亚的护照,因为他得到了新加坡公民权。 我问他,既然有了永久居留权,你为何还要申请公民权,放弃马来西亚的国籍呢?因为永久居民和公民所能享有的权利和福利截然不同,就以教育来说,公民的孩子可享有非常低的教育费。 这一个实际的例子,很大的程度上解释了在Pujut前州议员陈长峰事件中,行动党砂拉越州主席张建仁制造的误区。 陈长峰在澳洲生活了30年,最后因为孩子的教育选择申请澳洲的公民权,并于2010年获得澳洲公民权。他在2015年返回砂拉越,2016年出战砂拉越州选。在2016年4月4日,州选提名的数个星期前,他放弃了澳洲公民权,上阵州选。 且不论他在成为州议员之时是否还是澳洲公民,在2010至2016年的6年之间,是否他持有双重国籍,享受着2个国家给予的权益? https://www.facebook.com/seehuadailynews/posts/2751998561553733 当一个人获得第二个国家的公民权,他是否该放弃第一个国家公民权?事实上,这并不是选择题,而答案是肯定的。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2个公民权。 忠于国家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要求,就好像我的老同学,选择成为新国公民的那一刻就放弃了马国的公民权,尽管不舍,但那是现实的抉择。 一个为民为国的人民代议士,最需要的是忠诚与爱国的心。为了个人利益而持有双国籍,这样的州议员靠谱吗? 而行动党一再的为陈长峰辩护,张健仁除了表明法官对法律的诠释不同,甚至提出了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有着相同的地位,将矛头指向了曾在澳洲生活的拿督沈桂贤。 从以上的实例,永久居留权和公民权无论是在法律权益和实际生活层面上是决然不同的。 公民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需付出公民义务,也享有公民的权益,只要不放弃,就是一辈子的事。而永久居留权就像受邀的客人,因个人杰出的表现,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以及奉公守法的行为,所以可以长久居留在那里。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离开。 张健仁将公民和永久居留权混为一谈,是因为群众们看起来很好唬烂的样子吗?

特朗普还是老马先下台?

首相马哈迪自再度上任出国官方超过30次费用高达2096万令吉,但是外交和外资不不见得有何改善,反而因为他变本加厉口不遮拦的恶习,陆续得罪了多个大国。 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续维护回教传教士Zakir撒谎之后,老马还大言不愧评击Kashmir事件激怒了印度,导致印度抵制棕油在內的马来西亚产品。这让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油棕价格因为开罪印度而雪上加霜。说人说,这是因为老马的孩子没有涉及种植园投资,所以他毫不忌惮。 失策吉隆坡峰会,老马风光不再 去年的吉隆坡峰会,大马得罪了阿拉伯国家,选择和一些涉及恐怖主意的国家靠拢。根据印度的报导,当时因为“听朋友劝告”而缺席吉隆坡峰会的巴基斯担,为了“赔罪”而造访大马。巴基斯担首相 Imran Khan也曾诺将向大马以比较廉价的价格购买油棕。在大马粽油的出口当中,巴基斯坦只占22%。大马希望可以提高到60%。 去年,在引渡法案的广泛抗议中,老马要求香港领导人林郑月娥辞职,侥幸他的言论并未受到中国的强烈反对。 老马得罪全世界,人民迟早吃草 马来西亚一直以来强烈反对以色列,马哈迪从未错过任何机会来表达自己对以色列的不满和憎恨,以及进行人身攻击。 如今,老马严厉评击美国Middle East peace plan 中东和平计划,说这没有咨询巴勒斯坦的计划 不能接受和不公正,并表示这将给中东带来更多冲突,因此促请特朗普下台。 老马竟然叫特朗普辞职 美国驻马大使馆随后在官方推特表示不满,对马哈迪要求特朗普下台的言论感到失望。那里知道,马哈迪还不罢休,续而说到,他的这项辞职的建议是针对特朗普,而不是美国人。他说,他叫特朗普下台,是为了拯救美国 除了担心引起美国的不满和贸易战之外,网民表示老马也应该和特朗普一样辞职。此言论掀起议论纷纷,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就表态说,要求特朗普辞职的马哈迪,本人更应该同样下台,以拯救马来西亚!  “许多人要求Mahathir兑现GE14之前的,公开宣布的PH协议的承诺和精神:在2020年5月前辞职并拯救马来西亚”。 “他本人是一位年迈的养老金领取者,却不想辞职。” “马哈迪一直都是这样。总是做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这个国家的人们一直在要求他辞职,但他可以告诉特朗普辞职。” PM,我声明您也辞职以拯救马来西亚是否公平?是的,请辞职并拯救我们心爱的国家。” https://twitter.com/GEanalyst/status/1226748223718490112

2020年值得关注的官司

随着Pujut YB 陈长锋一案落幕,即联邦法院维持砂拉越州立法会议上的决定,撤销陈长锋的州议员资格,2020年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案件呢? 以下为Watching Malaysia 为读者整理2020年不可错过的官司: Indira VS IGP  很多人告警方,成功控告警方的案例也很多,但是这宗案件特别值得关注。除了索求RM1亿赔偿之外,这是一宗家庭悲剧,一名母亲的悲痛,一个超过10年无法见到爱女的深深剧痛。 这个震撼国际社会的案件,经过冗长的斗争,原本随着法庭的多次裁决,理应落幕。但是法庭的裁决却没有受到多方面的遵守,包括警方。 2009年,Indira的前夫改信伊斯兰后,也擅自替3名子女改教,当时只有11个月大的幼女也被其前夫带走。  民事高庭已在2010年把子女抚养权判给Indira,并在2014年发出职务履行令(mandamus order),指示时任全国总警长卡立在7天内逮捕英迪拉的前夫,并将幼女归还母亲。联邦法院于2018年1月做出标杆性裁决,裁决其前夫单方面为孩子改信伊斯兰无效。  至今,警方仍未有行动。 所以,Indira决定入庭起诉警方。最令人气愤的是,总警长竟然说他知道其前夫的位置,还说希望此事可以有个“圆满结局”。难道警方的权力在法庭之上吗? Indira的幼女,还记得母亲吗?  Sarawak VS Petronas  大家都知道,砂拉越资源丰富,生产石油天然气造就了富有的Petronas傲人的KLCC,但是砂拉越的乡区学校却依旧残旧还是危楼。 原本承诺的20%石油税又成了‘谎言’。砂拉越政府开始征收的5%州销售税,但是Petronas却成为唯一一家没有缴纳销售税的油气公司。 于是,砂拉越政府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入禀公堂取回公道和💰💰。  法庭程序涉及许多法律知识条款,平民百姓虽然不懂技术上的那些司法检讨,但是却明白砂拉越都应该站在同一阵线。之前一直说支持砂取回权益的行动党张健仁和同僚,至今未有表态。 Petronas针对砂拉越政府征收销售税所提出的司法检讨申请一案,高庭法官定3月13日作出裁决。 人民 VS LYNAS  去年,本来说大选后就关掉Lynas的希盟政府最终允许Lynas更新执照,人民好像被浇了一盆盆的冷水。 见:官字两个口:Lynas不毒了,电讯塔无辐射了? 根据报导,拯救大马委员会(SMSL)主席和另2民众入禀高庭,控告Lynas和大马政府。 他们在上个月获得庭令,以进行司法审核,挑战内阁于去年议决延长莱纳斯稀土厂营运执照6个月的决定,并把包括首相在内的4方列为答辩人。 答辩人包括首相代表的内阁、能源科艺环境部长杨美盈、原子能执照局(AELB)及Lynas。内阁是因为篡权,部长则是失责,AELB则没有履行职责及Lynas莱纳斯是利益关系者。 历年来Lynas也面对不少官司,所有控告都被驳回,其工厂从前朝到新政府仍然是所向无敌,如今仍然运作如故。而乱乱指控Lynas, 还会吃官司被告毁谤呢! Malaysia VS Najib  不知不觉,这个“世纪审讯”的案件就快要一年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可告一段落,也不知大马可以拿回被“盗取”的钱财吗! 官司开始的时候像看戏那样,但是随着日子越拖越久,人民关心的热度难免有点下降。想不到的是,Najib竟然因此成为搞笑版的网红!虽然如此,这个仍在进行的审讯,造就了许多大马人茶余饭后的佳话,或国际笑话。 Jho Low下落仍然成谜,Najib真的是听老婆话。在案子结束前,唯有继续看戏吧! Malaysia VS Rosmah  终于,Rosmah也被控上庭了。Rosmah于2018年11月15日在地庭面临2项在砂拉越369所乡区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中,索贿1亿8750万及收贿150万的指控,惟她皆不认罪。 她于2019年4月10日在地庭面对1项加控罪状,指她在上述合约中,收贿500万令吉,她同样否认有罪。 除了她的膝盖的伤势之外,人民其实对她的衣着和容貌、发型、身型,更有兴趣。你又什么重大发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