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要害安华?

安华的政治生涯看起来已经没有办法摆脱断袖之癖的印象了。纵然他有个爱他、敬他,为他走入群众、助他延续政治生命的妻子,但是他的每一个重新奋起的起点,都蒙上了不伦关系的污点。 从20年前,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把安华的床褥搬进法庭开始,安华似乎逃不出这个墨菲定律。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安华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中,选择与亲手毁了他政治前途的马哈迪合作,形同将自己的灵魂交给恶魔以便得到自由。希盟成功改朝换代,安华也如愿出狱,制造补选当上国会议员。 和魔鬼合作的代价 但是,世事如棋局局新,他是否料到一切的发展并不是他所想象那样?马哈迪迟迟不肯把首相的棒子交给他,而他的得力副将阿兹敏也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安华走遍了马来西亚出席公正党大会,到最后阿兹敏都不给出席,安华到处去安抚党员,强调要党内团结,但当首相的心仍然不死。这个公正党代表大会的前奏,不仅没有得到大部分中坚领袖的支持,还传出了出席者每人可以得到200令吉的津贴。 于是,在公正党大会前夕,安华与阿兹敏演出了一场谅解会议,会议内容不得而知。岂料,随后就再次发生了揭发安华企图性侵他的男性助理研究员Yusoff事件。 一个不想退位的首相 在公正党即将举行党大会之际,前助理研究员Yusoff的法定声明书意图非常明显。安华作为“第一顺位”首相人选,聚光灯就在他的身上,他的前科更是触碰不得的禁区。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安华在走向政治生涯巅峰的路上可说是背腹受敌,在外有一个不想退位交棒的首相,在内则有一个想要将他取而代之,并得到很大部分支持的副手。 Yusoff究竟是在谁的指使下发出这项法定声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对安华的党内竞选和支持度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对于他将后的拜相之路有着息息相关的结果。 安华是希盟政府力捧的首相人选,这亦是他浴火重生的机会,然而如阴影般随行的不伦关系丑闻,是否会导致安华从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被淘汰?

为什么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

90年代,很少东马的独中生前往拉曼升学。当年都是双联课程的天下,在本地念完几年的学院课程,再前往外国一两年,取获人生的第一个大学文凭。 为什么前往拉曼升学? 真的忘了。应该是学费便宜,文凭吃香。 所以,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拨款的事项。最重要的是,为何不能关注我们选出来的政府如何善用,或滥用,我们的钱财和拨款。 当初,希盟说要减少拉曼拨款,是因为经济不好。同时也砍了很多前朝的大型计划。但是,玛拉保持37亿拨款,飞行车计划照跑,还有惠及首相马哈迪一家的五年光纤计划。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后来,财政部长说只要马华放手拉曼,就立刻拨出3000万,再后来,又说可以提高拨款。 原来政府是有钱的,只是选择不要拨款给拉曼,以及修理砂拉越的残校。因为拉曼是马华创办的。如果这不是政治报复,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政教分离,大多数的人是同意的,真的没有人质疑。但是要求别人政教分离,自己却分不清什么是职责、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教育,一个要求两个标准,那就真的很有问题。 政治和教育分开真的没错 拉曼1969年创立后,不间断获得政府拨款。 2013年之前,其获得政府一元对一元的法定资助。在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后,政府将一元对一元的资助转换成每年5000万的行政开销及1000万的发展开销拨款。 不过到了2017年,国阵政府在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有关拨款减半至3000万。这么多年来,拉曼累计共获得10亿1231万4910令吉行政拨款,发展拨款则有3亿4097万3642令吉。 拉曼是马华创办的没错,但拉曼可是专业由专人管理的学府,如今因为拨款的课题,搞到乱七八糟,连最不关心政治的学院生们都莫名其妙。 更离谱的是林财长神经错乱的说法“拉曼增加学费,就是惩罚学生“ “马华自私”“马华走火入魔”“马华不甘愿你当财长” 强词夺理又幼稚。 拨款是国家的钱,不是行动党的钱,用国家的钱来惩罚政敌,那可是滥用职权。 以前的行动党很会批评他人,现在人民看不惯行动党那样“霸道”,只是关心拉曼拨款的事情,却也被行动党骂成“帮凶,自私,卑劣”。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只有行动党才可以骂人,连人民要过问政府如何善用我们的钱都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