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人才懂的Manglish!part 1

在国外留学的,或者工作打拼的,都有这种体验,听到家乡的manglish (Singlish 也可以啦)备感亲切。就算是那些努力“变调”扮假洋鬼子的,听到或说到以下这些特有的大马英文slangs时,立刻穿帮! 话说这英文程度,砂拉越人的英文程度在马来西亚成立以前是蛮有水准的,但是现在………很多大学生连简单的英文都说不出来,一些政府官员好像都没有说过英文。 根据国际语言学习机构─英孚教育(EF Education First)发布的报告,大马2019年英语水平指数降跌了四名,从此前的22名,降跌到如今的第26名。大马的得分是58.55,在亚洲国家中排名第三,在新加坡(66.82)和菲律宾(60.14)之后,依然是属于具有高(high)英语水平能力的国家。 许多政治人物都公认国人的英语水平差劲。以前可以骂过国阵,现有又忘了骂自己。教育部的重心是黑鞋啦、硬硬要介绍爪夷文啦,千万不要讲统考啦,如果还是万事以马来文为先,以赢取巫裔选票为教育政策的出发点,以下manglish应该会继续发扬光大。 看看以下十分大马的manglish,你不能不说的,有那些? 1. LengChai & LengLui  广东话直接翻译过来的靓仔(帅哥)和靓女(美女)在西马各族之间通用。 砂拉越人或许比较含蓄。对于年纪比较小的就叫小弟弟或小妹妹,年龄差不多的就叫小姐或先生,而有点年纪的就直接叫aunty或uncle! 很多西马的靓女来到古晋,突然变成aunty,还真不好意思呢! 2.Boss 在大马,任何人都可以成为boss,特别是在大马风味十足的mamak档。服务员称呼顾客为boss,顾客要埋单的时候也叫服务员:Boss, kira! 千万不要纠结称呼你的上司或老板为boss,在大马,boss只是服务员罢了! 3.Chia 这可不是健康食品chia seed! 生日的时候要chia,结婚的时候要chia,升职也要chia,这是福建话"请客”的意思,在砂拉越通用,还有人真的以为这是英文来的! 4.Gostan 当年在外国念书时,和友人同车去游玩,遇上紧急时刻脱口而出:Gostan, faster faster! 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gostan的英文字是什么?你想到了吗? 5. Topeng 这也是非常砂拉越的词汇,也不晓得西马人通用吗?就是“倒转”的意思,常用的是衣服穿topeng,帽子戴topeng,还有superman的底裤穿topeng。 6.Cincai 当砂拉越人在选择吃饭的时候说cincai,他其实并不是想吃青菜。  也不知这词汇源自何处,福建人说cincai,客家人说cincai,潮州人也说cincai,必达友人和伊班人也是cincai,同音同意,不是指青菜,而是“随便”的意思。 7.Bojio 这时下最in的社交媒体新词语,有朝一日收纳在牛津英文词典内,马来西亚人功不可没,意思是“没有约”。找找 #bojio,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8.Paiseh 这福建话在台湾新加坡等地也通用,在大马不同之处是,各族都明白。意思是“不好意思”,羞涩的意思。 9.Tapao 很多马来西亚人到国外就读或工作时,竟然忘了如何叫takeaway。同样的,一些外国人来马来西亚叫外卖时,说:"put in a doggie bag", 马来西亚的服务生会说: huh? you want tapao, right? 10. S4S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成为每个砂拉越人的特有词语:Sarawak … Continue reading 马来西亚人才懂的Manglish!part 1

平安夜,失津贴

平安夜,失身夜,而马来西亚的一些公务员,即将失去的不是初夜,而是非常关键的津贴。事件严重发酵引起诸多讨论和政治人物关注,也揭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还有一些困扰人的问题:政府的钱到底都花去哪里了?  原来我国有那么多津贴! 公共服务局于12月20日宣布,2020年1月1日开始,新聘请公务员不再享有“关键服务津贴”(BIPK),受影响的包括医生、护士、药剂师、工程师、讲师等专业领域共33类职业的公务员, 根据报道,“关键服务津贴”只是政府取消的9项津贴之一,其他停付津贴为排污津贴、打爪夷文津贴、政府给于机要秘书与高级机要秘书的娱乐津贴、土地税助理官员特别津贴、发电操作员津贴、打字房主管津贴、三角测量津贴、英语水平津贴。 这些诸多百怪的津贴,一般平民百姓还真没有听闻,果然成为公务员后就是个“铁饭碗”! 部长的津贴原来是秘密! 政府取消这津贴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些职位目前没有出现人力资源短缺情况。也就是说,现在医务人员太多了。现在在读医的学生们,可以直接考虑到国外工作,不用回国了!😢 社交媒体日前流传一篇剪报,列明了我国内阁部长每月的薪资及津贴,其中包括了高达5700令吉的停车费津贴,多过任何一名医生的总收入。 许多部长已经否认澄清没有这停车费津贴。但是有关报导却让读者了解一件事。原来,部长和政府行政人员的薪俸和所获津贴总额资料是不对外公开的,因为属于《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的保护范围。希盟上台以来,新任老首相几乎飞了半个地球几圈,真好奇他的津贴有多少? 钱都花去哪里了? 高官们以上任以来减薪10%为鉴,说明财库吃紧而必须节源开流的无奈。但是在另一边厢,在一些特定项目,却不见缩水,反而还依然挥霍的样子。   比方说,政府计划在明年推行的大马@工作(Malaysians@Work)计划,凡失业至少12个月的毕业生一旦被雇用,将可获得每个月500令吉的薪酬奖掖,为期2年! 这个计划据称在5年内将耗资65亿令吉! 而砂拉越的破旧学校,虽然严重威胁学生的生命安全,但是在2020年的预算案内,却只有少过7亿令吉的翻修费用。 😡 耗资1亿令吉来研发的飞行车(OR无人机)计划,涉嫌使用公币2000万令吉。而第三大马车计划(见:真正“马”车:第三国产车),也不知“暗暗”用了多少人民的钱。 而直接入老马家人口袋的5年‘国家光纤化与连接计划’ National Fiberisation and Connectivity Plan (NFCP),耗资216亿令吉!!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在开源节流的前提下,牺牲的是砂拉越以及很多人的津贴,而其他涉及重要人物的计划却“亿亿”地前进,如今大马,还当真矛盾。

2019年砂拉越人被骗了什么?

2019年,你有被骗吗?马来西亚年度汉字“骗” 出炉后,有什么感想? 年度十大汉字:骗、厌、马、乱、忧、困、悔、税、霾、爪,除了“马”字,其他每个字都是负面意义的字。 见:大马人容易骗:5大骗局 而“马”当然不是“马到功成”那个马啦,你我都知道这个“马”是代表什么,所以呢,这十个汉字真的是大马人民今年的痛苦心声。 “骗”字是以最高票数6276票(24.62%)胜出,成为2019年度汉字。其次则是“厌”字2989票(11.72%),以及“马”字2688票(10.54%)。 主办单位说,2019年度汉字是全体人民为国家把脉诊断后,所总结出来的病情。 “这个字看起来负面,但从正面的意义来说是一件好事。早点发现自己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正面还是负面? 去年人们选了“变”字,完全符合国家改朝换代的国情,今年人们选了“骗”字,很大程度上与希盟政府在若干政策上的违诺与U转有关,虽然如此,也有人将矛头指向前首相,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人民对“骗人”的“马哈迪”希盟政府的“厌恶”。 举办单位不知道是乐观,还是担心被人秋后算账,解释说“骗”字的当选,并非针对任何人、团体或政府,只是普遍人民所选出的感受,可能因为经济方面没有好转,或者花红不如期待等问题,令一些人民深感失落,或有被骗的感觉。 “任何汉字的中选,只是心中一把尺,不论正面或负面,都必须要面对,并且继续向前走。” “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个字的负面,而有失落感,反之应以这个字为启示,再加把劲,将所有事情更努力做好;我们也期盼明年所选出的年度汉字,会是快乐和振奋人心。” 过去8年的年度汉字分别是2011年的“转”、2012年的“改”、2013年的“涨”、2014年的“航”、2015年的“苦”、2016年“贪”、2017 年的“路”,以及2018年的“变”。 砂拉越被骗最多 是人都看得出,这个“骗”无论如何解说,都是指向当今希盟政府。 无论是真心骗,无意的骗,因为没有想过会赢,现在赢了又怕失去马来选票,受伤害的都是那些曾经深信改变会为砂拉越争取权益的砂拉越人。 记得以前那些🚀代表,大大声喊砂拉越权益、归还20%石油税、大大声喊公平对待大马各族、要求透明施政、归还砂拉越的教育和医疗自主权等等。现在,居然以联邦为主、把马哈迪当神来拜、以西马高官的姿态,说一切都是因为前朝的错,他们已经比前朝好了,好像忘了马哈迪就是前朝的代表。 见:希盟说到做不到,就不要车大炮! 所以,有人这样诠释这个“骗”子:马篇百姓、马的欠骗、大马陈水扁。对砂拉越人而言,被骗的不只是选票也不是钱,而是砂拉越人的感情!

到底是谁要害安华?

安华的政治生涯看起来已经没有办法摆脱断袖之癖的印象了。纵然他有个爱他、敬他,为他走入群众、助他延续政治生命的妻子,但是他的每一个重新奋起的起点,都蒙上了不伦关系的污点。 从20年前,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把安华的床褥搬进法庭开始,安华似乎逃不出这个墨菲定律。 见:人生有多少个20年:安华2020年可任相吗? 安华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中,选择与亲手毁了他政治前途的马哈迪合作,形同将自己的灵魂交给恶魔以便得到自由。希盟成功改朝换代,安华也如愿出狱,制造补选当上国会议员。 和魔鬼合作的代价 但是,世事如棋局局新,他是否料到一切的发展并不是他所想象那样?马哈迪迟迟不肯把首相的棒子交给他,而他的得力副将阿兹敏也成了他的竞争对手。 安华走遍了马来西亚出席公正党大会,到最后阿兹敏都不给出席,安华到处去安抚党员,强调要党内团结,但当首相的心仍然不死。这个公正党代表大会的前奏,不仅没有得到大部分中坚领袖的支持,还传出了出席者每人可以得到200令吉的津贴。 于是,在公正党大会前夕,安华与阿兹敏演出了一场谅解会议,会议内容不得而知。岂料,随后就再次发生了揭发安华企图性侵他的男性助理研究员Yusoff事件。 一个不想退位的首相 在公正党即将举行党大会之际,前助理研究员Yusoff的法定声明书意图非常明显。安华作为“第一顺位”首相人选,聚光灯就在他的身上,他的前科更是触碰不得的禁区。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安华在走向政治生涯巅峰的路上可说是背腹受敌,在外有一个不想退位交棒的首相,在内则有一个想要将他取而代之,并得到很大部分支持的副手。 Yusoff究竟是在谁的指使下发出这项法定声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会对安华的党内竞选和支持度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对于他将后的拜相之路有着息息相关的结果。 安华是希盟政府力捧的首相人选,这亦是他浴火重生的机会,然而如阴影般随行的不伦关系丑闻,是否会导致安华从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被淘汰?

为什么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

90年代,很少东马的独中生前往拉曼升学。当年都是双联课程的天下,在本地念完几年的学院课程,再前往外国一两年,取获人生的第一个大学文凭。 为什么前往拉曼升学? 真的忘了。应该是学费便宜,文凭吃香。 所以,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我,不明白为何砂拉越人不能关心拉曼拨款的事项。最重要的是,为何不能关注我们选出来的政府如何善用,或滥用,我们的钱财和拨款。 当初,希盟说要减少拉曼拨款,是因为经济不好。同时也砍了很多前朝的大型计划。但是,玛拉保持37亿拨款,飞行车计划照跑,还有惠及首相马哈迪一家的五年光纤计划。 见:爱我廉洁大马?老马一家暴发户 后来,财政部长说只要马华放手拉曼,就立刻拨出3000万,再后来,又说可以提高拨款。 原来政府是有钱的,只是选择不要拨款给拉曼,以及修理砂拉越的残校。因为拉曼是马华创办的。如果这不是政治报复,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政教分离,大多数的人是同意的,真的没有人质疑。但是要求别人政教分离,自己却分不清什么是职责、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教育,一个要求两个标准,那就真的很有问题。 政治和教育分开真的没错 拉曼1969年创立后,不间断获得政府拨款。 2013年之前,其获得政府一元对一元的法定资助。在升格为大学学院之后,政府将一元对一元的资助转换成每年5000万的行政开销及1000万的发展开销拨款。 不过到了2017年,国阵政府在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有关拨款减半至3000万。这么多年来,拉曼累计共获得10亿1231万4910令吉行政拨款,发展拨款则有3亿4097万3642令吉。 拉曼是马华创办的没错,但拉曼可是专业由专人管理的学府,如今因为拨款的课题,搞到乱七八糟,连最不关心政治的学院生们都莫名其妙。 更离谱的是林财长神经错乱的说法“拉曼增加学费,就是惩罚学生“ “马华自私”“马华走火入魔”“马华不甘愿你当财长” 强词夺理又幼稚。 拨款是国家的钱,不是行动党的钱,用国家的钱来惩罚政敌,那可是滥用职权。 以前的行动党很会批评他人,现在人民看不惯行动党那样“霸道”,只是关心拉曼拨款的事情,却也被行动党骂成“帮凶,自私,卑劣”。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只有行动党才可以骂人,连人民要过问政府如何善用我们的钱都不行吗?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

又一宗性丑闻!如今的新马来西亚实在太龌龊,花太多的时间精神稿一些和人民国家没有关系的性事。而如今涉入其中的不是他人,而是经验丰富被控告及入狱多次的候任首相安华。 再普通的平民百姓都会想,那么多前车之鉴的安华,怎么又会傻到“重犯”?就算是重犯,怎么又会再让人抓到痛脚?再深入想想,国家那么多重要大事和民生问题,而国际社会上有许多关键的课题,包括贸易战和刻不容缓的气候问题等等,为何马来西亚的领袖偏偏执意关注‘断袖之癖’的肛门问题? 见:马来西亚政坛十大性丑闻 连续不断的肛门问题 这也是续不了了之的男男性爱短片之后,希盟执政期间的第二个性丑闻。但是却没有劲爆的男男A片,只有一名貌不惊人的年轻男子,在面子书新设的专页 (solidariti Buat Muhammed Yusoff) 上发布的新闻发布会片段,以及他自己的法定宣誓书。而这个所谓的记者会片段,长达8分钟多,只见一个麦克风和一台录音机,然后所谓的‘受害者’低头读稿。 新闻曝光之后,公正党的内斗问题再度成为焦点,许多人互相指责、否认和提出阴谋论等等,也有人指此类的断袖性丑闻在马哈迪的领导之下司空见惯,已经是烂到不能烂的超级烂招。很明显地,这个所谓的性丑闻,应该不会掀起如‘男男性爱短片’的轩然大波,因为有关指控实在有点虚拟。 见:马哈迪是性爱短片最大受益者 首先,让我们先了解一些有关受害者和所谓的性侵指责。 受害者: 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Muhammad Yusoff Rawther,26岁,负责社会经济课题和政策的研究,也负责写安华的演讲稿。 根据有关法定声明,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2018年9月23: 安华前往拜访Yusoff过世的祖父。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安华给了Yusoff他的手机号码,叫Yusoff来跟他工作。此后,安华几乎每天都Whatsapp Yusoff.  2018年9月25日:Yusoff在安华办公室开始上班,互动频密。 2018年10月2日: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Yusoff前往安华住家送讲稿。后来在安华的书房,安华亲吻其脸颊,后来还在他耳边轻声说:give me a blow job (帮我口交)。后来安华自己脱裤把阳具拿出来放到Yusoff的手中,问他:you suka? (你喜欢吗?)。 据Yusoff的宣誓书,他说他害怕,他说‘不’,他收回自己的手,安静站一旁并摇头。 接着下来,安华继续挑逗,包括拥抱摸屁股,要揭开Yusoff的裤子和爱抚他的阳具,但被Yusoff坚持婉拒。 安华并没有放弃。他在Yusoff的耳边轻声细语说:I want to fuck you (我要XX你)。之后安华还用强的,转过一个年轻伙子的身子,要上演霸王硬上弓。 Yusoff推开安华,生气道:stop being a fucking cibai (不要像cibai那样)! 强的不行,安华就“软硬兼施”,展示他硬硬的阳具求说:please lah Yusoff, just a blowjob。 而这时的Yusoff却走向上锁的房门。 他说,安华凶神恶煞一脸怒容地将鸟鸟放好穿好裤子,置入密码将门打开。 最奇妙的是Yusoff临走前和安华的剖心对白: Anwar: I want to do this … Continue reading 新的马来西亚,还是不断走后门(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