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马哈迪主义:老马才是实权财长

如果老马是实权财长,那么林冠英是什么? 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发表掷地有声的研究报告GLC Monitor 2019: State of Play Since GE14 report,指财政部辖下9家主要公司的掌控权,直接移交给首相署的经济事务部丶企业发展部和乡区发展部。 IDEAS Terence Edmund 指马哈迪才是实权财长。 IDEAS研究员Terence Edmund直截了当指出,马哈迪才是掌握“实权”财政部长,而林冠英的财政部实际上只是政府财政支出的监管者。 财政部管辖范围内的主要政府企业,包括国库控股Khanazah和国民投资公司(PNB)已移交给首相署。林财长也负责监督一些表现不佳的公司。 “联邦土地发展局环球创投控股(FGV)纳入经济事务部,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RISDA)由乡区发展部管辖,企业发展部则控制着占据国内98%企业的中小企业。” 这些部门辖下的公司几乎涵盖马来西亚整个公司领域。 “其中,企业发展部丶乡区发展部都是由土团党部长所领导,企业发展部长是“飞行车”Redzuan Yusof,而乡区发展部长则是Rina Mohd Harun;而经济事务部则由公正党的Azmin Ali所领导。” 全部都是老马的心腹。虽然Azmin还是公正党领袖,但是已经慢慢变红了。 换句话说,马哈迪是实权财长,土团是中央政府,如假包换。 这和国阵政府时候的文化,几乎是同出一辙的,只是名义上的财政部长如今是负责“常年财政预算案开支的看管者”的林冠英。 林冠英立刻在国营电视澄清,说他不是傀儡。很遗憾,他没有举出任何实际证据来反驳IDEAS研究报告的所有论点。换句说,该报告所指出的都是事实。林财长唯一的反驳是,其他人欲中伤希盟。 希盟竞选时,曾经做出很多承诺,其中包括首相不兼任财长,政治人物不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职位。 结果,老马就“无何奈何”之下将财长的职位让给了华裔林冠英,但把最重要的管钱单位移到首相署,同样重要的移给亲信,而政府相关公司,从巫统的手,换到土团的手。 关于政治委任自己人进入官联公司,各部长都否认。Redzuan说纯属巧合,林冠英说只有少少10%而已,西华拉沙说得更直接:希盟没承诺废除政治委任。 只有老马直言不讳,此前回应自己政治秘书的妻子祖乃达,受委马来西亚计划信托基金(Amanah Ikhtiar Malaysia)主席问题时就说,希盟会继续政治委任。 见:希盟升官发财? 看到这种“新马来西亚”,还是这个贴切:笑骂从汝,好官须我为之 ( 意即:要耻笑要唾骂随便你,这油水肥肥官位我坐定啦 )! https://www.facebook.com/kwkohmy/posts/716181198863623

老马得罪全世界,人民迟早吃草

马哈迪曾说,他最讨厌新加坡已故总理李光耀“没完没了说教”。如今相爱相杀的故人都不在了,只有老马继续“说教”,说华人、马来人、土著、新加坡人、犹太人、印度人、美国人,还有“间接”批评中国人。 他再度上任后不断抨击和谴责他不喜欢的每个国家,似乎世界围绕着他而旋转。他抨击了美国,香港,印度,以色列,新加坡甚至缅甸。他侮辱了印度教徒、中国人、犹太人、美国人以及几乎所有非穆斯林。 老马:懒惰马来人;钩鼻犹太人  对于希盟政府继续扶持的马来族群,马哈迪也是常常批评的。老马一边说马来人懒惰,可是在政策上和行动上仍然偏帮马来人,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最新的财政预算案,也写明了这一点。 他参与马来人尊严大会光明正大讨论种族议程,是他身为马来人的权力,但董教总商议爪夷文课题,老马却说人家是种族主义者。 见:先对付‘种族主义’董总,或“恐怖分子”Zakir? 马哈迪对犹太人的憎恨是举世闻名的。他甚至人身攻击,说 “钩鼻” 的犹太人,是让中东局势混乱的始作俑者。他也质疑600万犹太人在二战被杀,发表许多仇恨犹太人的争议性课题。   面对他人的批评,老马是不能接受的。当他人批评老马对犹太人的言论时,他说他有“言论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在国内也一样,土团党的Rais Hussin说:“立刻大选希盟会输”,老马立刻扬言对付破坏组织形象的领袖。 近日,火箭的刘天球批评老马,说马哈迪是“纸老虎”,且说即使少了土团党,希盟依然可以组成一个政府。刘天球看样子很多会被火箭“牺牲”,因为现在的火箭和当年的马华一样,很怕老马。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很少人敢说老马了。连昔日的张健仁(砂希盟主席和砂火箭主席)如今也是看老马脸色做人。 敢敢得罪印度 大家都知道马哈迪有印度血统,但是他对印度也一样性不改,继续煽风点火。 现在大马印度的外交风波已经是全球热搜。刚刚挨过寒冬的大马油棕,如果印度真的杯葛,大马很多人会更恨老马,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因为老马 – 他那张臭嘴,还有维护Zakir的代价。  马哈迪指责新德里“入侵并占领”Kashmir,印度政府表明不满大马干预印度内政。印度商人发起杯葛大马粽油运动。这将可能会压低价格并损害农民收入。棕油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农业出口产品,而印度是最大的客户。很多部长都冒冷汗寻找方策,但是老马就是老马,他拒绝道歉,据对收回言论。 还有,马哈迪顽固而傲慢地选择保护Zakir Naik,也触怒了印度。Zakir是印度的通缉犯,涉嫌散布仇恨言论,洗黑钱和资助恐怖主义;但是老马坚决庇护Zakir.   见:为了Zakir,老马眼花记忆差! 在世界舞台上“口不择言”  他应该非常想念他首次担任首相的光芒(从1981年至2003年)。当时,他被视为反对西方的穆斯林英雄。 老马说以色列是侵害巴勒斯坦人的犯罪国家。他谴责缅甸人民对罗兴亚穆斯林的待遇。他曾间接抨击中国镇压,压迫和压制穆斯林维吾尔人。他好像期待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世界的鼓掌和欢呼,但是:什么都没有。 很奇怪地,老马不敢直接讲中国不好。他利用Zakir来谴责中国对罗兴亚穆斯林的不公对待。但是他却多事地介入香港内政,说香港特首应辞职。 新加坡,中国和美国是马来西亚的三个最大出口目的地。另一方面,印度是马来西亚在2018年的第七大贸易伙伴。香港去年是马来西亚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毫无意外,马哈迪已经以某种方式冒犯了这些所有国家。 而这得罪全世界的代价,或许就是我国经济贸易一落千丈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