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尊严大会

朋岭区YB杨薇讳说,既然砂盟(GPS)政府认为砂拉越人有尊严,不需要拐杖政策的扶持,那阿邦佐哈里就该命令他的马仔不要再对预算案2020呱里呱叫! 依据杨薇讳的逻辑,砂拉越人有尊严,所以不需要联邦的援助,包括金钱援助。从杨薇讳的言论逻辑,凡是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有不同意见的人,都是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的马仔;凡是支持希盟的人,都不可以反对希盟政府制定的财政预算案;希盟的财政预算案不许人民(阿邦佐哈里的马仔也是持有马来西亚身份证的马来西亚人)呱里呱叫;希盟是高高在上,不会出错的政府;有错的,都是前朝。 Violet Yong 在FB的帖文。 杨薇讳的语气逻辑,显示了她那高高在上和希盟不容被质疑的地位,显示了她的阶级是主,人民是卑微的。 支持希盟,就不可呱里呱叫? 身为马来西亚的公民和砂拉越的子民,我担忧着国家的未来,担忧着政治的走向,担忧着砂拉越被希盟政府忽略,更担忧着华社在希盟政府领导的国家里失去了尊严却不自知。 这些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些担忧都显现在财政部长林冠英提呈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华小获得5000万令吉拨款,华中获得2000万令吉,独中获得1500万令吉,总共8500万令吉拨款。 反观国小在2020年获得拨款3亿令吉,全寄宿学校5000万令吉,玛拉初级理科学院5000万令吉,政府资助宗教学校5000万令吉,宗教学校5000万令吉,民办宗教学校和私立宗教学校2500万令吉注册宗教私塾学校2500令吉,玛拉教育机构13亿令吉,土著学生贷款20亿令吉,土著教育领导基金专业文凭课程1亿9200万令吉,总计40亿4200万令吉。 说好的平等伙伴呢? 而砂拉越2020年的特别拨款3200万令吉,沙巴5340万令吉,5年后沙巴的特别拨款可以翻倍到1亿680万,而砂拉越5年后可怜兮兮的只得5400万令吉;另外,砂拉越的发展开销44亿令吉,沙巴51亿令吉。 砂拉越的面积全马最大,发展最落后,迫切需要发展。以砂拉越和沙巴的面积比例和发展程度,砂拉越所得的拨款有公平可言吗? 也许希盟执政让杨薇讳的地位暴涨了,砂拉越政府也得礼遇三分,但是请别让自大蒙蔽了双眼,无视砂拉越受到打压,还对联邦政府吹捧到底,请记得选你的人民都是来自砂拉越,你捍卫了自己的选民的权益了吗? 是的,人民的权益是人民代议士的责任,还记得吗,行动党曾经告诉选民,选民是老板、YB是仆人。如果人民代议士有为人民传达信息,人民何须为自己的权益发言? 当YB叫阿邦佐哈里的马仔不要呱里呱叫的时候,逻辑上也等于叫砂拉越人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当YB为华小、独中的少少拨款而欢呼的时候,逻辑上也等于放弃了身为华人的尊严。

在2020年发达的3件事

在万众期待下,希盟政府宣布了执政以来的第二个财政预算案。去年,希盟刚执政的时候,一直说没有钱;今年花钱“驱动发展”,达到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公平成果,共享繁荣”。 很多人说,这次预算案算是一个让人觉得有希望的财政预算案。其实,人民看的还是口袋有没有钱。而aunty看的,却是3项怪怪的奇事。  第一:忘了平等 希盟政府通过2020财政预算案,以行动证明他们正视‘马来人尊严大会’的诉求,给土著非常多优惠,以提升土著的经济。 首先,土著议程的拨款为RM8 bil,MARA 玛拉工业大学等土著机构就得到RM6 bil 。而且政府还规定所有政府工程包括大马城,确保30%工程必须给与土著承包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拨款如伊斯兰教发展、宗教学校、国民中小学以及土著企业家等的专项拨款。 相对而言,华社中小型企业拨款为RM100mil、华中RM20mil,独中获得RM15 mil 、拉曼大学学院RM1mil 全部加以来都不到土著议程的5%,这种分配,真是奇怪的公平和共享! 第二:要生多多   对于aunty而言,这次的预算案还蛮贴心的,无论是不能生或太难生,政府都难得考虑在内,鼓励让妇女们敢敢生。产假增加到90天,孩子送往幼儿园所得税可扣RM2000,正视求助孕的需求(可从EPF提RM10k、税务减免)重返职场也获得奖掖,很多aunty已经迫不及的等待政府公布详情了。  此前降低油价的竞选曾诺已经 comfirm U-turn! 如今的机制是B40群体(不包括砂拉越)将获得每公升30sen的补贴,最高RM30 (聊胜于无,但好过没有!)。最耐人寻味的是,年收入10万以下的18岁以上的公民 (也就是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可获得RM30电子钱包! 30大元,可够吃3碗大虾kolo面?! 或是存够20年来买一台电话?   第三:砂拉越的心   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砂州是获得第二多联邦政府拨款的州属,即高达RM4.4 bil ,仅次于沙巴,所以他说他不懂为何砂拉越人仍然不满。 这个特别拨款是《马来西亚合约》订下的。 自1969年以来就没有经过检讨并维持不变。林冠英很骄傲地说,联邦政府重视东马两州的需求,明年起提高沙巴及砂拉越两州应得的特别拨款一倍,即沙巴获得RM53.40mil,砂拉越则得到 RM32mil。 大家都知道,希盟在竞选宣言内‘白字黑字’,答应给砂拉越的是什么? 政客很常都会变脸。以前国阵时代,无论政府提出什么,行动党都说不好。如今希盟政府说什么,砂拉越的行动党领袖都说好。那些消遣人民的曾诺,石油税石油现金以及归还税收、修理残校等恢复平等伙伴关系,现在都变得不再重要。 砂人现在不满,就是因为之前太好骗。一旦履行曾诺,砂真正发达了,保证没人不爽!